微信文章 >影音微信公众号文章 >影视工业网微信文章 >专访制片人张家振:在拍摄现场导演才是灵魂  | 制片专访17期

专访制片人张家振:在拍摄现场导演才是灵魂  | 制片专访17期

2017年8月12日11时10分来源:影视工业网

“在现场导演就是一个将军,就是一个灵魂。每个人有他的方位,你请的这个导演,你就要尊重他,更要尊重他的决定,所有的一切前期大家都可以沟通好的。”—张家振


张家振先生


张家振生于1949年,著名的制片人,身兼监制、执行监制和出品人多职超过30年。在纽约大学修读电影制作后,他在1978年回港担任两部嘉禾电影的制片经理,分别是《神偷妙探手多多》(1978年)和《死亡塔II》(1981年)。


他在丽的呼声电视台工作两年后,在1981年加入麦当雄制作有限公司,监制《靓妹仔》(1982年)、《神探光头妹》(1982年)和《停不了的爱》(1984年),后者还入选1984年康城影展导演双周。在1986至1988年间,他在德宝电影公司担任发行总监,捧红了李国豪和杨紫琼两位巨星。他在1988年加入徐克电影工作室担任总经理,为多套当代经典作品担任执行监制,包括《喋血双雄》(1989年)、《笑傲江湖》(1990)、《中日南北和》(1988年)、《天罗地网》(1988年)、《英雄本色3夕阳之歌》(1989年)、《倩女幽魂II人间道》(1990年),成功把这些电影推到国际。


在1990年,张家振和导演吴宇森合组新里程电影有限公司,两人携手打造《纵横四海》(1991年)和《辣手杀探》(1992年)等电影。同时,他也担任亚洲巨星周润发和著名作家兼编剧李碧华的经理人。1993年,吴宇森以《终极标靶》(1993年)进军好莱坞,张家振则担任联合监制。1994年,他和吴宇森合组二人的首家好莱坞制作公司WCG Entertainment,出品《断箭》(1996年)、《变脸》(1997年)、《替身杀手》(1998年)、《好胆别走》(1998年)、《再战边缘》(1999年)、《不可能的任务2》(2000年)和《安娜与国王》(1999年)等耳熟能详的电影。


在《太平轮》之后,他开始和更多的年轻创作人合作,《侠盗联盟》也是他诸多尝试中新的一部。也是因为新片上映的机会,影视工业网有机会专访了张家振先生和《侠盗联盟》编剧罗耀辉。张家振先生说,《侠盗联盟》最初的起源是他想翻拍《纵横四海》,因为版权问题只好新写了一个故事。然后,《侠盗联盟》经历过开拍前替换主角的“事故”,这个问题也差点导致《侠盗联盟》的流产,所以,针对演员,张家振先生也表达了他的看法。当然,针对张家振先生,我们询问更多的则是制片方面的问题,他是有名的制片人,并且他的经验和经历在国内制片人里面非常少有。从合作方式到合作过程,都可以给你很多参考的经验。


影视工业网:《侠盗联盟》在国外拍摄,并且工作人员也是国外的,对于你们来说就是怎么会有信心去做这样一个项目?


张家振:对于我说也不是第一次了,因为以前就是说我27年前就在法国拍过,《纵横四海》也是大部分在海外拍的,所以对我来说不一个难事。我们在法国跟捷克拍,你不可能请国内的工作人员,因为用当地的效率比较高嘛。


影视工业网:对于这个故事的定位和主题是什么?

张家振:就是一个让观众看得开开心心的戏,娱乐观众。当然我们希望票房能够不错。


罗耀辉:最主要是给观众一个很娱乐性、非常棒的观影感受。就是一种类型片,然后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元素,所以应该对于观众来说也是一种娱乐片。其实主题就是在我立场上就是信任。就是每个人、每个队员之间的一种信任。


影视工业网:一个故事一定要有属于他自己的看点,你们属于《侠盗联盟》的看点是什么?


张家振:我觉得还是人物吧,因为人物非常成功。一方面是张丹、小宝、叶红他们三个人,另一方面是皮埃尔跟Amber要抓他们,这里有戏剧的冲突。而且Amber又是张丹的前的女朋友,他们之前的关系很复杂,而张丹要复仇,所以戏剧冲突非常丰富,我觉得挺好看的。


影视工业网:那怎么看待就是几个人物的性格特点。


罗耀辉:张丹(刘德华)是里面最聪明、冷静的一个。叶红(舒淇)是比较可爱型,她就会有很多不同的装扮,在这个团队里面也是比较活泼的那种。然后小宝(杨祐宁)就是比较利用科技的那种。所以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作用在,这样就组成了一个团队了。


影视工业网:电影最后其实是个反转,最后怎么去设计这个反转的?


罗耀辉:电影里其实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坏人,金刚(曾志伟)也是觉得张丹要离开他,所以才找舒淇过来,他需要一个可以信任人,来取代他的位置。所以那个反转我觉得作为整部电影来讲就是一个高潮期,考验到了他们队员之间的一种信任,所以我觉得在那个反转就是一定要有的。然后曾志伟的那个角色,我也觉得在电影里面就是最关键的一个角色。




影视工业网:那我想问张老师一个问题,现在在创作上就是你这边会和导演那边会怎么去分工?


张家振:我27年前我拍过一个戏叫做《纵横四海》,其实我想翻拍《纵横四海》。但是版权方不肯卖给我,提出的条件非常不合理,所以我就想弄一个新的故事。

我找了另外一个编剧好就交给了导演,导演接手就跟罗耀辉导演还有另外一位编剧合作他们的版本。因为我那个剧本是比较单面的,也比较夸张一点,他们反而把它弄的非常好,非常人性。拍摄的时候,除了摄影师之外的其他班底都是我找来的,在配合上我尽量去配合导演的要求。


影视工业网:那故事的创作方向你会参与吗?


张家振:一点点。事前大家有一个认同的方向,对导演我也非常放心,我就没有太多对他去干扰,我觉得我干扰了反而不好。事先大家沟通了方向,那我就把工作交给监制和导演,因为我每天在拍摄现场,所有的状况我也看得到,也没有发生我必须要去干扰的状况。有些人可能说干扰创作,我从来不会干那种事,在现场导演就是一个将军,就是一个灵魂,每个人有他的方位,你请的这个导演你就要尊重他,更要尊重他的决定,所有的一切前期大家都可以沟通好的。


影视工业网:那在致敬和创作之间,《侠盗联盟》如何掌握这条线?


张家振:冯德伦导演掌握的非常好,这个电影只是某一些镜头是在致敬,但整个故事是不一样的。比如三人开车的镜头,还是两方拿枪对峙的镜头。《纵横四海》讲的是三角关系,它的灵感也是从法国片《祖与占》那个戏偷过来的。今天去看《纵横四海》,其实它的缺点特别多,非常那个风格不统一。其实当年拍摄的时候不是一个导演拍的,而且我们拍的时候没有剧本,从开拍第一天就商议是两个方向,这个电影成功的是它的情怀和浪漫的情调,这部电影也是当时吴宇森导演最受女性观众喜欢的一个电影。


影视工业网:制片人的工作有的时候在国内工业里体现有点混乱,职能上有些说不清楚,就制片人张家振老师有没有一个新的解读?


张家振:在中国一向走导演中心制,所以很多方面所谓制片人就是投资人,他们只需要出钱,其他都是导演说了算。但是因为我们现在比较关注票房,在这种情况下,导演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是不可能的,需要多方面去考量,要找一个平衡。你可以拍的很贵,但是你希望这个戏将来的票房是怎么样?这就需要有制片方面的知识。


还有就是制片和导演之间的关系,比如说在创作方面,有时候因为制片人的失误太多了,他没有办法兼顾太多事情,也不可能每一天都在现场盯着,所以也就需要监制的出现,监制和制片在美国是没有分的,但是中国是有区别。比如说《侠盗联盟》导演本身也是监制,刘德华先生也是监制,刘德华在剧本方面我是相信他有很多建设性意见的。


影视工业网:所以说《侠盗联盟》你们其实是形成一个创作三角制,制片人、监制、导演。监制在创作管理上可能会多一些,制片人在这个财务管理方面就会比较明细一些。您从78年开始做制片人,那个时候跟现在这个比较的变化最大的是什么?


张家振:那时候的戏比较简单,没有那么复杂,因为要求没有很高,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一个戏。那个时候拍的港片大部分都很简陋。但现在不一样了,观众看太多好莱坞电影,他们会有一个比较,所以要求就提高了。


影视工业网:那《侠盗联盟》这部电影,在制片人的角度来讲,难度最大的在什么地方?


张家振:资金对于我们没有问题,因为很多人想投。如果非要说的话,最难的是找演员。老实说,我们跟很多人都谈过。但是就是没有演员,当时我们就真的差一点停了这个戏,就是因为演员已经签了约、拿了钱,临时就不拍了。因为电视剧给的钱多嘛。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不健康的现象。比如我听说一个剧追着某一个演员,给了2亿去拍,这真的太可怕了。

导演晒更换演员带来的困扰


影视工业网:您认为这个不健康形成的原因是?


张家振: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投资方、发行方不接受。比如说我现在有一个项目要找某一个演员,这个演员刚好上了一个戏不卖钱,戏不卖钱并不是因为演员的关系,但是我要用他,所有人就会反对。说:“他不卖钱你怎么可以用他。”他们怕万一我用了一个新人,或者一个不卖钱的演员,戏不卖怎么办?但是看看吴京在《战狼》之前,他是演男2、男3那种,但是他拍一个戏叫做《战狼》,当时没有人愿意发行,最后结果卖了5个多亿,到现在的《战狼2》已经不用多说什么了。


印度的阿米尔·汗,之前国内只有影迷知道他,但是他拍了《摔跤吧!爸爸》,现在每一个中国制片人去找他去拍戏。所以只要戏拍的好,只要演员适合演那个角色,不管他是新人或者曾经某一个戏不卖钱,其实都是没有关系的。


影视工业网:在制片人的管理上,就是会出现的问题也好,或者能够帮助这个项目能够比较完美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希望张制片能够给我们讲一讲。


张家振:《侠盗联盟》拍摄的非常顺利,因为我们用的工作人员非常好,而且导演非常好,导演他非常了解制作,所以他非常配合,《侠盗联盟》这个戏我们拍完之后,非但没有超支,还有钱剩下来,这非常难得。


我们之所以能够做到,最主要的就是导演肯合作,没有发生说到了现场去改剧本,或者临时说我变成怎样怎样来拍。以前我常常碰到这种情况,这是非常不健康的。但是因为冯德伦非常了解美国的那一套,因为他懂,所以他非常非常配合。比如说我们就根据演员给到的档期排了一个排期表,然后就按照这个方式就去拍,是没有办法拖期的,但是因为我们选的工作人员非常好,非常专业,所以都顺利的完成了。工作的每个人都专注自己的岗位,把它做的最好。而不是说我是大师,我就喜欢怎样就怎样,不是这样子的。工作人员不是为一个人服务,是为了一个项目服务。


影视工业网:有些人认为制片人最好不要参与创作,只要负责好工作管理和财务管理,有些人会觉得制片人需要参与,了解一些情况后,去更好的去融入进去。你认为哪种更好?


张家振:这个要看具体的项目和问题。比如说我去年另外的一个戏就参与比较多,因为我看到有些情况不大对,这时候我就一定要参与进来,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那就不吹参与到创作,我参与不是要显示我的地位怎么样,这个绝对不会发生。


影视工业网:那在监制和制片这块,对《侠盗联盟》起到的推进作用是在哪些方面?比如你刚刚说的,财务管理上有了一个良性的工作,那在其他方面还有哪些?

张家振:《侠盗联盟》我是就是给了导演和监制一个非常好的创作的环境,给他们去发挥,就是这样子。


罗耀辉:张老师很放手的那种,作为导演和编剧很喜欢和张老师合作,因为他真的给很多空间给导演和编剧。


张家振:因为电影毕竟是导演的作品,不是制片人的作品。我作为制片人刚入行的时候,就告诉我你不能有一个自我的东西,制片的工作就是别人看不见你,你只是服务的,在服务的同时你要控制,但是需要你无形的控制。


比如说举个例子,这个电影最初构想的是在一个影展,因为影展的人很多,很活跃,戛纳偷东西的贼很厉害的。最初我们还没决定在捷克拍,我们最开始打算全部在法国拍摄,因为那一年刚好有恐怖分子,戛纳不让我们拍,怕出事。戛纳不让拍之后,我们当时还考虑要不要去意大利威尼斯什么的,因为有考虑过。后来我们就觉得第一次看景的时候,看捷克有些街道很像巴黎,那我们要不要把捷克当成巴黎来拍?后来我们想想不要了,就当那是捷克吧。因为让·雷诺是个法国警察,法国警察跑去捷克好像不太合理,所以故事上就需要找一个合理的理由让他过去,这样就免得因为你要把捷克当巴黎很多东西不能拍,给绑住这样子。所以这是在制片角度上和那个摄影角度上综合考虑下的一个结果。决定了这么做,其他我就交给了他们了,让他们去发挥。


影视工业网:你已经有这么多年的这么一个经验了。能不能分享一些制片人的经验,可以让年轻制片人更轻松地完成一个电影项目?


张家振:其实我觉得我刚入行的时候,有一个我前一辈的制片人,他跟我讲过两句话,你说,你当制片最主要记住两件事。第一,你想办法把那个大的困难弄成小的困难,小的困难弄到没有。去想办法怎么去解决问题,不是要创造问题而是解决问题。有些人不应允我,我就发脾气,其实这个没用的,这样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第二点你永远不要把ASSUME,变成Ass, U, Me。比如人家说你给我去买一个苹果,那我就去买一个苹果,结果没有问清楚,我自以为就是一个红苹果。结果要的绿苹果,就是我假设了一个答案才会这样子。这是他教我的两个东西,我到现在还在用。


商务合作:17710343057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