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新闻微信公众号文章 >新京报评论微信文章 >超七成公司“低缴”社保,看到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超七成公司“低缴”社保,看到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2017年8月13日12时47分来源:新京报评论

这不科学!

▲不是超七成公司合规,而是“违规”。


文/社论


国内最大的社保第三方专业机构“51社保”近日发布了2017《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白皮书调研显示,受经济下行、成本压力影响,从2016年开始,中国企业社保合规的压力增大,今年基数合规的企业比例继续下滑,社保缴费基数完全合规的企业仅占24.1%。


▲为什么呢?


超七成企业“低缴”员工社保,意味着给员工缴社保时,没按其正常工资收入缴纳而是以更低的工资标准来计算的企业,占到了大多数。这也说明了某些问题。


作为在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中居于核心地位的保险机制,社保的意义毋庸赘述。从劳动关系角度来说,企业降低缴纳社保自然对员工不利。


可现实中我们能看到,大多数人对于“低缴”社保的公司行为采取默许态度。这一方面和单一劳动者本身的议价能力有关,另一面折射的是,从职工利益看,当下的社保相关制度设计仍有改进空间。



相信许多人都有体会,扣除社保和个人所得税,到手的钱要比工资单上所呈现的大量减少。而农民工等流动性较强的低收入群体,甚至会为了多挣些“到手工资”,而与企业协商放弃缴纳社保。


早在几年前人社部有调研数据显示,当年累计中断缴社保的人有3800万,占城镇职工参保的一成还多,且这种趋势还在持续。



从企业端来看,高昂的用人成本,也一直是实体经济的沉重负担之一。


之前有报道指出,如果一名员工公司所承诺的月薪为1万的话,扣除五险一金个税,员工实际到手为7454元,但企业端实际付出的成本为14410元,近乎是员工收入的两倍。有数据显示,目前社保缴纳费用,已占到企业用人成本的40%到60%之多。


对社会而言,不必因现有的问题对社保机制加以否定,它需要“系统升级”,而非推倒重来。


而要“系统升级”,就得给既有的漏洞打上补丁:鉴于社保缴纳基数的下限比最低工资还要高,导致的“工资越低,社保占企业总成本的比重越大”的问题,或许有必要从费率和基数层面,为企业探索年金等补充保障制度提供转圜空间。


▲这是2015年跟2016年企业缴纳社保数据对比,2016年合规情况不增反降。


而针对社保资金大量趴账沉淀的症结,让社保基金在保障资金安全的同时实现灵活运用、有效投资,或者进行一部分收益返还设计,也是个可待思考的问题。


这些“补漏”,这些年来其实也在进行。伴随着经济下行,以往为高增长所掩盖的企业负担,确实正成为影响实体经济的重要原因。


近年来,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为企业“减税降负”。仅今年上半年国务院就已出台5批减税降费措施,发放“全年为企业减负超过1万亿元”的政策大礼包,其中包括社保费率的下调。目前的五险总费率也已从41%降到了39.25%,降低了1.75个百分点。


这也让个人低收入和企业高成本中间的差额大量沉没在社保缴费中的局面,得到了改善。



超七成企业“低缴”社保,不是对社保制度本身的置否,而是对合理制度中欠合理地方改善的敦促。


就目前看,要真正解决企业用人成本难题,又保障民生的基本福利、提升社保的含金量,实现社保基金的良性循环,既要社保费率的下调,更要有进一步的制度改革,探索让社保缴纳更科学合理、让市场和社会都更有获得感的新算法。

编辑:仲鸣


推荐阅读:

微博与今日头条开战,一切才刚刚开始 | 新京报快评

“公诉人加班致儿子坠亡”,这哪里是什么正能量!| 新京报快评

偷排垃圾汤被罚6000万,让天价罚单给污染者以震慑丨新京报社论

亲历者:留德学生李洋洁被奸杀案宣判,我们的抗议没白费

网络作家频陷抄袭风波,网文生产机制也该“背锅”


特别提示:留言如入选新京报A03版“微言大义”,请在后台回复您的“真实姓名+银行卡号”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