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健康微信公众号文章 >健康生活百科微信文章 >女人满足后,男人千万不要马上出来……

女人满足后,男人千万不要马上出来……

2017年10月12日09时11分来源:健康生活百科

01

从我辞职后,我老公余谦就变得特别忙碌。

一转眼加班半个多月,累得瘦了一大圈。

看他这么努力为我们的小家拼搏,我特地给他炖了鸡汤送到公司去。

我和余谦两年前私奔到海城后,一直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公司的一切我都十分熟悉。

大门密码还是原来的密码,我懒得给老公打电话让他来开门,直接输了密码走进去。

整个办公区黑漆漆的,我刚想开灯,结果脚下踩到什么东西软软的。

我捡起来,借着窗外的微光一看,发现是我老公的内裤。

我懵了,这加着班好好的,怎么内裤会突然掉到地上?

我放下鸡汤,蹑手蹑脚往老公办公室走去,结果没走两步,又从地上捡起一个玫红色胸罩。

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不由自主疾步朝老公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似乎门背后有一股什么力量在撞击一般,门一直在不停晃动。

办公室的灯光一闪一闪,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屏住呼吸走过去,突然从门背后伸出一只涂着猩红色指甲的手,那只手用力把住了门框。

门的晃动幅度更加猛烈起来,然后我就听到一个男人在低吼:“老婆,老婆你喜欢吗?”

“喜欢!老公我好喜欢你!”女人扶着门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尖叫。

门不停晃动,清晰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我的大脑刹那间一片空白,心里没有一点点防备。

我可以肯定里面的男人是余谦没有错,结婚这么多年,他的声音化成灰我也认识。

我很讨厌他这一点,所以从不配合。不过现在,里面那女的配合得很嗨皮。

“办公室每个角落我们都做了!你家我家也都做过了!下次你想在哪里做?”

“我要……要你当着你老婆的面……你敢吗?”

“有什么不敢!她我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

女人的声音像是要断气一样,男人则特别亢奋。

两人浑然不觉我已经站在门外,正情不自禁说着不堪入耳的话语。

门虚掩着,我看不到里面的一切,但光这对话已让我心如刀绞。

我气得身体瑟瑟发抖,牙齿拼命咬着嘴唇不出声,直到把嘴唇咬破了皮。

不敢想象,发誓会爱我一辈子的男人,竟然在办公室里和别的女人胡搞,语气里还对我那么不屑!

两天前我还问过他,你天天这么加班莫非外面有了,当时他还和我开玩笑。

他说他余谦就算是日天日地日空气,也不可能搞别的女人。

言犹在耳,可是出轨……就这么在我眼前赤果果的发生。

门突然被他们关上,我再也忍不了,直接推开门闯了进去。

办公室里一片狼藉,地上A4纸和文件到处都是,地上散落好几个T。

那个女人光着身体躺在余谦的办公桌上,余谦肩扛着她的两条腿,脸上满是红晕。

我推开门的时候,还看到他带着一脸餍足的笑容,那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余谦,你……”我惊呆了,那个当下难过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余谦愕然回头,他身下的女人坐起来用手勾住他的脖子。

她不慌不忙坐在那里,神态镇定自若,一点也不像被正室捉奸的小三。

女人缓缓抬起头来,我一看到她那张脸,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

这女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之前的女上司,本色集团分部的新任总经理郁菁菁。

她媚眼如丝看着我,纤细修长的大腿死死盘住余谦的腰。

两R如蜜桃一样鲜艳欲滴,两粒凸起上似乎还沾着余谦的口水,看上去湿漉漉的。

我望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一股热血往头上涌,手脚都控制不住,不停发抖。

我和余谦一度和郁菁菁关系很好,半年前我出差,余谦还邀请过郁菁菁去我们的新家参观。

当时余谦还特地搂着郁菁菁拍照片,故意发给我看,问我吃不吃醋。

我只当他是开玩笑,从未往深想。

就连我这次辞职,也因为郁菁菁一直找我谈话,不断给我做思想工作。

再加上余谦私下里也一直劝我,让我辞职回家安心备孕,想和我生个宝宝,我才答应辞职。

郁菁菁仗着自己有背景和后台,的确在公司里风闻很不好。但是我从没想过,她会和余谦搅在一起。

一切原本那么美好,可是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

“穆念白,你来这里做什么?回去回去!”余谦呆愣了一小会儿,随后开始不耐烦的驱赶我。

他走过来就开始推搡我,他没穿衣服,下面那东西软绵绵荡来荡去,上面还粘着一小撮纸巾和白色的液体,龌蹉又恶心。

“余谦,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惊慌失措望着他,他这么一推搡,更让我的心跌入地狱。

“穆念白,这里是公司!我说了我在加班!你没事跑来做什么?”余谦当着郁菁菁的面,对我大声吼。

余谦气得脸上青筋暴起,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他有这样的一面。

我惊得张大了嘴巴,他又用力一推,我一下跌落在沙发上。

我手自然往后撑,结果一不小心摸到沙发上黏糊糊的一团……

我慌忙把手挪开,不忍细想那是什么。

女上司用不屑的目光看着我,她现在一丝不挂的样子与她之前高高在上的形象形成莫大的反差。

我不禁问她:“郁菁菁,作为堂堂老总,勾引下属合适吗?”

郁菁菁从办公桌上慵懒地爬起来,余谦慌忙拿起自己的衬衫帮她穿上。

洁白的衬衫下,她那两条修长纤细的大腿前后晃动,一开一合的缝隙之中,我隐隐能够瞥见那小小一簇黑。

她毫不避讳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对我说:“穆念白,你老公床上功夫不错,搞得我很爽。我打算犒劳下他,把我那辆旧奔驰给他开。”

余谦一听到“奔驰”两个字,激动得两眼都冒金光。区区一辆挂在别人名下的奔驰,竟让他这么兴奋。

我突然不明白自己当初到底看上了余谦什么,以至于为他拒绝了家族联姻,宁愿跟着一无所有的他私奔至今。

我咬着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来:“郁菁菁,我总算明白了,当初你拼命劝我我辞职,为的就是方便你们两在公司胡搞,对吗?”

“是啊,你不走,我们哪有这大半个月的性福生活?其实你应该高兴我用了你的男人才对,我免费帮你开发,还让他升职加薪,你应该谢谢我。”郁菁菁拿眼瞟了瞟我,完全对我不屑一顾。

“郁菁菁,你……你……简直不要脸。”我气得昏头,语无伦次。

郁菁菁趾高气昂,根本就把我放在眼里。

她说:“穆念白,你是聪明人,最好想清楚怎么做对大家都好。我先回家了,你们慢慢沟通。”

那一刻,我感觉尊严已经被人踩到脚底,再也忍无可忍。

于是拽住她的胳膊,在她回头之际,我下意识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我哭着大声问他们:“你们难道不为自己感觉到羞愧吗?”

“余谦,你老婆居然敢打我?!”郁菁菁捂着脸,脸一下黑沉下来。

“你疯够了吗?敢打郁总,我看你是不耐烦了!”余谦暴跳如雷,往我脸上狂甩好几个耳光,然后把我推倒在地上。

02

被他打得耳朵嗡嗡作响,我坐在地上。他们要多嚣张有多嚣张,而我,反而好像成了那个出轨的人。

“我还从没被人扇过耳光,余谦,我现在很不爽,你说怎么办?”郁菁菁抱着双手,目光里透着对我无尽的藐视。

“郁总,你哪里不爽,我立马让你爽。”余谦贱贱凑上去,竟当着我的面,把手伸进郁菁菁的衣服里。

“哎呀,讨厌!”郁菁菁原本还傲慢的声音一下娇滴滴起来。

我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无耻,于是从地上站起来,举起一把椅子,想往郁菁菁身上砸去。

我还没来得及砸过去,椅子的腿不小心噌到了郁菁菁的小腿,郁菁菁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贱货!长本事了还!你敢伤郁总,你看我不打死你!”余谦见我想砸他们,于是一把扯过我手里的椅子,狠狠砸在我的身上,还连砸了好几下。

“余谦,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我痛得无力招架,肝肠寸断的问。

“穆念白,你给我滚出去!”余谦指着我的鼻子,无比冷漠吼我。

可是转眼,他又连忙笑嘻嘻扶着郁菁菁坐在沙发上,然后不停用手摸着郁菁菁的小腿,一个劲问她疼不疼。

“把你老婆给我绑在椅子上!她敢伤我,我要让她眼睁睁看着我们做!”郁菁菁在沙发上摸到自己的丝袜,于是把丝袜递给余谦。

“好!”余谦狞笑着走过来,竟真的用丝袜把我绑在椅子上。

然后,他当着我的面,把郁菁菁摁在沙发上,抬起她的大腿,迅速扶住那东西,狠狠刺入郁菁菁体内……

“啊!”郁菁菁发出超高分贝的叫声,同时扭过头得意又猖狂的看着我。

我倍觉羞辱,恨不能杀了他们。可是,我手脚不能动,只能被迫忍受着漫长的一分一秒。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终于结束了。郁菁菁满足地从沙发上起来,朝着我走了过来。

她狠狠捏着我的下巴说:“穆念白,我爽完了。我知道你心里不爽,如果余谦还有力气,让他回家好好让你爽爽。”

她说完,狂笑着走出办公室,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郁总,我送你!等等我!”余谦竟顾不得穿衣服,光着身体迅速追了出去。

我不敢相信我深爱的男人,竟像癞皮狗一样追着别的女人跑。

办公室里一片狼藉,郁菁菁的黑色蕾丝内裤还挂在余谦的电脑上。

我望着这乱糟糟的场面,欲哭无泪。心痛得彻底麻木,连吵架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想,我需要时间来好好思考这段婚姻,好好审视这个我为他放弃一切、背井离乡陪他同甘共苦的男人。

余谦折返回来,胡乱收拾下办公室之后,把我解了绑。

他扯着我头发把我拽出办公室,塞进车里,死活逼我回家。

回家后,他一句解释都没有,反倒让我好好反省。

然后,他反锁了卧室的门,把我一个人扔在客厅。

我望着这一百四十平米的婚房,想到他们之前说在这里也搞过,脑袋顿时“嗡”了一声。

一低头,还真在沙发上捻起一根长卷发,很明显不是我的。

这个无耻的混蛋!

余谦的呼噜声从卧室里里传来,这个家我再也待不下去了。

我拎着包出了门,漫无目的在街上走。

走着走着,看到从前未婚时很爱光顾的蓝度酒吧,于是下意识走了进去。

两年前,我就是在蓝度认识余谦的。认识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穷大学生,在蓝度酒吧里兼职吧员。

那段时间我心情不好,因为我爸和我后妈非得逼我嫁给某集团总裁的大公子。

我悄悄打听过,据说对方是个满脸横肉、体重高达200斤的大胖子。

我不喜欢我爸为我包办婚姻,更不想和一个胖子在一起,我甚至连他面都不想见,可是我爸还是迅速为我定下婚期。

我忤逆不了我爸和我后妈的意思,心里十分郁闷,于是天天在蓝度买醉。

每一次喝醉,余谦都会照顾我,后来我们就熟悉了,我跟他诉说我的烦恼。

渐渐的,我情窦初开,爱上了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婚礼当天,当我穿上婚纱的那一刻,余谦给我发短信表白。

他说他爱我,愿意照顾我一生一世,还说他就在酒店后门等我。

如果我愿意,他就带着走,让我过我想要的生活。

那个当下我被感动得落泪,我于是在婚礼前落跑,跟着余谦在婚礼当天私奔,从锦城来到海城。

我们毅然相爱,并同居在一起。

我的做法让父亲丢尽脸面,我和余谦私奔后不久,我父亲就宣布和我断绝关系,并且把我从家族里除名。

那时候我不在乎,我觉得只要余谦爱我就已经足够,我相信余谦会给我想要的未来。

可是,如今发生这样的事,往日真情都化为泡影。我坐在吧台越想越绝望,一不小心就喝多了酒。

酒入愁肠,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突然从我的心里升腾出来:余谦你敢这么对我,我就让你尝尝戴绿帽的滋味!

心里这个念头一起,我搜索了一下酒吧里的男人。

我看到不远处有个男人坐在卡座独自饮酒,他一直盯着我看。

这个男人脸蛋看上去不错,身材比例也不错。这个时间点,单身坐在酒吧待价而沽的,恐怕也只有牛郎了。

我于是敲了敲桌子对老板喊:“老板,我要找牛郎!那边那个就不错!给我叫过来!”

03

人一听有人喊,很主动走了过来,坐在我的旁边,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我。

这男人的目光让我莫名身体燥热,我解开衬衫的扣子,对男人说:“帅哥,我心乱得很,你用手帮我捋捋。”

我拽着男人的手就往我胸前放,这男人应该是老牛郎,很解女人风情。

我这么一拉,他的手立马就放在不该放的地方。

我颤栗不已,突然一下清醒。

我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再低头看了看他的动作,一下明白过来他在干什么。

男人森冷的目光让我有些害怕。

我的理智迅速回归,我迅速推开他的手说:“不好意思我喝多了,我不需要服务了,你就去服务别人吧。”

他的嗓音特别低沉,他说:“我可不是你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男人,请神容易……送神可就难了。”

他的语气暧昧,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带着一股勾神摄魄的力量。我的心,一下如小鹿一般乱撞起来。

“我……我真不需要服务了,你们赚钱也不容易,我没带多少现金,这500都给你,你去服务别人吧!我……我要回家了!”

我感觉到危险,于是把钱往他手里一塞,生怕被他勾引,慌慌张张往外走。

没想到这“牛郎”特别拽,他死死拖住我的手不放我走。

他说:“既然付了费,不感受下我的服务岂不可惜?放心,我会让你尝一尝销魂蚀骨的滋味。”

他不但要坚持服务,还干脆直接把我扛上了肩,带着我往外走。

我没想到会遇到这么霸道的牛郎,心一慌,顿时大喊大叫起来。

他嫌我太吵,走到吧台的时候,顺手拽下吧台上方装饰用的球形灯泡,直接塞进我的嘴里!

我被迫闭了嘴,就这么被他堂而皇之扛出酒吧,把我扔进了一辆房车。

我没想到这年头牛郎这么有钱,不仅穿着考究,居然还开着房车,车里还配了司机。

我上了车后,司机直接锁住了所有的车门,开着车在路上狂飙起来。

男人把我往后座一丢,我嘴里卡着灯泡,想吐吐不出,想说话说不了。

他摁住我的双手,一双星目闪闪发光。

我使劲挣脱,男人非但不放开,反而还幸灾乐祸问我:“怎么?心又乱了?还需要我来帮你捋吗?”

我拼命摇头,但他置若罔闻。

他把我抱过去坐在他腿上,两只手从背后伸过来,直接揉上了我的胸。

他像情场高手一般,轻轻拨弄着我胸前的两粒凸起。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服务现在开始,喜欢我这样服务吗?”

这男人真的很懂女人,三两下,就把我弄得酥酥麻麻,体内的欲望全被他唤醒。

算起来,我和余谦,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过了……每一次我想,他都说他累。

现在才明白,他都在郁菁菁身上使劲。

我包里的电话这时候响了起来,铃声响彻车厢,他从我的包里拿出电话看了一眼。

上面赫然显示“老公”两个字,

男人不动声色看着穆念白:“老公?看来,你是已婚少妇……”

他大力揉捏着我,控制着我的身体,让她无法行动自如。

他用舍绕着我的耳廓轻轻旋转:“那正好,也让你老公感受一下我服务是否到位。”

说完,他直接按了接听键。

我拼命去夺手机,他却把手机一脚踢到座位底下。

然后,他飞快拽掉我的内裤,一下顶入我的身体!

巨大的冲击让我一下把嘴里的灯泡喷出来,我终于呼吸顺畅,身体的疼痛让我情不自禁大叫了一声!

“穆念白!你他妈人呢?跑哪里去了?在鬼叫什么?”余谦在电话里大吼起来。

“我在外面,我想一个人走走。”我强装镇定,这男人却故意使坏,使得我又叫了一声。

“大半夜你鬼叫什么?你不会在和野男人鬼混吧?”余谦又咆哮起来。

“没有,我在吃辣条……好……好辣。”我支支吾吾的说。

“没事早点回家!郁总让我陪她出差几天!这几天我不在家!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余谦吼完,就把电话挂了。

这两年来我安安分分跟着余谦,余谦大概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我,竟对我丝毫没有怀疑。

“你男人不在家?不如,我们去你家继续……”男人在我耳边蛊惑我。

身下的男人开始猛烈的撞击,我扶住前面的座椅,根本承受不住体内一波又一波的热浪。

我的心跳陡然加快,心里无限羞愧的同时,竟莫名有……一丝丝的兴奋。

余谦竟然又去找郁菁菁了,而且还要陪着她出差。我怒火中烧,内心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报复欲。

鬼使神差的,我真的把牛郎带回了家。

男人一进我的家门就把我摁在沙发上疯狂继续,我联想到之前郁菁菁散落在沙发上的长发,突然觉得膈应。

“我们换个地方吧。”我搂着男人的脖子说。

“不如试试阳台,一定很刺激……”男人说完,竟真的抱着我往阳台上去。

我海淘回来的地毯放在阳台上晾晒还没来得及收,男人随意一扯,往地上一铺,随后把我摁在地上。

他真的很会玩,自始至终他那玩意儿就没离开过我的身体,我趴在阳台上,他在我背后用力的怼……

那个当下,我脑海一片空白,一切烦恼都被抛之脑后,只剩下了放纵的快感。

男人用手一下又一下拍打着我的臀部,声音出奇地大,导致隔壁好几户的阳台感应灯都亮了。

我倍觉羞愧,他不但没有半点要停止的意思,反而扯着我的头发把我摁在阳台上,逼我把半截身体伸出阳台外,然后再一次没入我的体内。

我趴在阳台上,依稀能够看到楼下小区里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突然,我看到余谦晃晃悠悠从小区的过道往家的方向走来……

“我老公回来了!”那一刻,我浑身猛烈颤抖,下意识就想停止。

男人非但不放开我,反而把我抱得更紧,他双手从背后伸过来在我的胸上大力揉捏,漫不经心问我:“那又怎样?”

“被他发现我们就惨了!你赶紧放开我!快点从我家出去!”我急得团团转,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却更迅速抽动起来,惹得一股热流从我身体内流出……他幽幽在我耳边说,“你明明很兴奋,不如,让你男人回来看我们做?”

“别开玩笑了行吗?他很快就上楼了!”我苦苦央求。

他用力在我的背上种下一颗又一颗的草莓印,不慌不忙的说:“噢?没关系啊,让他上来好了。”

这时候,我已经听到了客厅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男人非但不放开我,反而又猛拍了几下我的屁股,巨大的声音让我心惊胆颤!

“快躲起来!求你了!要不然我们都玩完了!”我苦苦小声央求。

他这才从我的身体里抽离,迅速穿上裤子。

“快!他马上就把门打开了!”我惊慌失色的喊,眼睁睁看着门随时可能被打开。

男人目光嘲讽望着我,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淡定往阳台另一侧的窗帘旁躲去。

我来不及穿内裤,幸好身上还有裙子护体。我于是连忙站起来,从地上卷起地毯,佯装淡定从阳台抱进客厅。

就在这时候,余谦打开门走了进来,一下打开灯,见我抱着地毯,于是皱着眉头恶狠狠问我:“在家他妈的怎么不开灯?”

“不是说要陪那贱女人出差么?怎么回来了?”我拢了拢头发,强装冷静的问。

“回来看看你有没有在外面野!你手里抱着什么?刚才屋里什么声音?”他冷冷问我。

“之前海淘的地毯,我不收都没人去收。”我生气地把地毯往沙发上一扔,然后气呼呼的说,“能有什么声音,被蚊子咬了拍几下而已!”

“穆念白,你少他妈对我发脾气!”余谦见我态度恶劣,于是对我吼道。

“你回来正好,我们谈谈吧!”我看着他,强装淡定说道。

阳台上一阵风吹来,我连忙捂住裙子,顺势坐在沙发上。

我往阳台一撇,看到窗帘被风吹开一丝丝缝隙,男人赫然露出衬衫一角!

那个瞬间,我吓得心脏都快从胸口蹦出来!

“鬼他妈有心思和你谈!老子要睡觉!妈的说去出差,结果又说不用我去!害得老子白跑!”

好在余谦并没有注意到阳台的方向,他被郁菁菁放鸽子后心情不好,冷冷说完后,随后走进卧室,又“砰”地关上了门。

我不禁手捂住心脏,好险!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男人竟从阳台走出来,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我,故意轻轻咬我的耳垂。

我唯恐余谦听到什么,压根就不敢说话。

男人看穿我害怕的心理,于是开始上下其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竟抬起我的腿,又往我身体里塞……

因篇幅限制请点击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