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趣玩微信公众号文章 >beebee星球微信文章 >这是成都最野的美食,外地的朋友远看都以为食客在排号吃屎

这是成都最野的美食,外地的朋友远看都以为食客在排号吃屎

2017年10月12日11时02分来源:beebee星球

从没想过,生性恬淡的天府之国竟流传着这样不讲道理的美食,外地来的朋友看到招牌都以为里面的人在吃屎。

“憋了一泡老翔的我冲进了前方最亮眼的厕所,却发现里面的人都在吃东西。”

“第一次看见拉屎还要排号的,我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共享茅厕又拿着资本的钱烧补贴呢,走近了才察觉不对劲。”

“这真的太出格了,不过我喜欢。”

很多朋友纷纷唏嘘不已,有一种“终于见了世面”的别样感触。

如果说北京的卤煮是炮制方式的原生态,那成都的厕所串串就是食用方式的放浪形骸。

“从没见过名字里带厕所的饭店!”

“在坐下去准备吃的时候我的心理是忐忑的,我一度怀疑里面是不是有排泄物成分。”

来自广州的李sir出差到成都,身为广东人,硬是要吃最野的食物。于是他得到了最野的。

就算是最不羁的食客,看到“厕所”二字也一改大胆行事的本色,对其抱着观望的心态,但是浓郁的香气又让他难以抵御这种非凡的诱惑。

它让敞开心扉拥抱味蕾的心系上了一股忧郁的情结。

“上世纪末,原本开在茅房一旁的无名串串店,因其美味而独特的口感招揽了大批食客。久而久之,‘厕所串串’口口相传,成了它的本名。”

你可以在任何一家厕所串串店内大厅看到这样的故事介绍。就像是江湖传说,又像是野史秘闻,透着一股源远流长,是最local的厕所文化。

但是时光荏苒,多年过去,你也难寻最初的那间厕所。

串串熬制的香气混合十几米开外的公厕散发出的臭气产生出奇妙的化学反应。每一个刚从厕所排泄完的路人都感觉自己掏空的身体急需被填满。

“在臭味的烘托下,串串的香味更明显了。红花还需绿叶衬。”

“每天门口都在打挤。火爆的时候,店里面100多人在吃,店外面200多人在等!”

端着茶杯叼根烟的哥老倌犹记得当年的峥嵘岁月。

自从厕所串串火了之后,很多faker也纷纷涌现,真假难辨。

其中,最大的beef当属帅记和陈记两大派系。认定它诞生于纱帽街的和认为它起源于北顺城街的食客划分阵营,分别都说自己吃的是最原生态的串串。

忠实的食客各自拥护自己的厕所,这是属于他们的骄傲。

当然,享誉全国的厕所串串不仅仅靠招牌吸引眼球,让人垂涎欲滴的独特美味才是让其赢得尊重的关键。

拥有独特配方的串串底料经过大火加热文火慢熬,不同步骤几番炮制,香气四溢。

食材新鲜,每一串都是精华。放入盛有花生黄豆的干碟里蘸一圈,入口,唇齿留香。

撸完一串喝口唯怡豆奶,这是天府之国的美味秘诀。

美食面前,食客已然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环境早已不重要,这是在法国餐厅吃蜗牛的浪子永远无法体会的野生意境。

垃圾桶是装签签的,卫生纸放心丢地上。如雪的白色的纸团黏在油腻的地板上,来往客人的践踏使它看上去就像刚擦过屁股。

板凳都是最便宜的塑料凳,一屁股坐烂了换一个就行。老板不会向你索赔,他心里有底。

因为在老板眼里,这些都是次要,一门心思做好串串才是王道。

“越脏的厕所串串越正宗!”老食客张哥深谙其道。

“那些装潢得荣华富贵的厕所串串脱离了厕所的本质,他们居然管厕所叫卫生间!”

龙华北路街头的狭窄门面摆不下几张桌子,扩展面积能有多大店面就有多大。

没有边界,没有束缚,这是自由的厕所,也是人民的串串。

还没有电子叫号的年代,睿智的老板能清楚记得食客排位的顺序。纠纷不会产生,每一位食客都能获得应有的尊重。

人多的时候菜品基本靠抢,等到后面食材不够的食客也不会失落而归,老板大不了少算你几串,随意而走心。

在厕所串串生意越做越大的现在,你甚至能在兰州、贵州等其他省市吃到它。

豪华的店面装潢,尊贵的顾客体验,早已不复厕所之神韵。

那些经历了风雨,也没见到彩虹的浪子,总会在沧桑过后回味深藏在心底的那一份异香。

“唯有老成都的厕所串串能让人饮水思源。”


贤者时间

来成都的话,我请你上厕所,能吃多少算你的本事。

------

beebee可能是你见过的最野的公众号了

关注我,要不不给弹JJ

你看着办吧宝贝儿


回复【壁纸】,每天领取一个花臂大妞

ps:都他妈点个吧,点了让你弹鸡鸡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