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财经微信公众号文章 >三声微信文章 >女性情感刚需、娱乐“甜甜圈”、投资安全垫—永恒之光玛丽苏

女性情感刚需、娱乐“甜甜圈”、投资安全垫—永恒之光玛丽苏

2017年10月12日11时01分来源:三声


“玛丽苏的内容是有它的市场和有意思的地方的,我并不觉得市场就不需要甜甜圈。虽然没营养,但是大家吃点甜食,心情会好。”


作者 | 邵乐乐


在女性成为娱乐市场绝对消费主体后,幻觉化的快感加上简单易读的剧情,让玛丽苏贯穿在影视剧、网文、漫画、游戏等大众文化产品中。

在相对程式化的创作模式下,这种拥有大量女性受众的剧相对容易操作,数据和收益相对稳定,看起来是一个可以稳定地、规模化地生产的安全品类。

很少有剧集公司愿意放弃这个几乎稳赢的生意。对于慈文、华策、欢瑞等大型剧集生产公司来说,玛丽苏偶像剧是每年都会推进的固定品类;对于中小型剧集公司唐人、嘉行、乐漾等影视公司及编剧于正来说,玛丽苏风格的偶像剧是支撑其估值及品牌的核心内容品类。

作为文化市场的一道“永恒之光”,玛丽苏式内容由来已久。“玛丽苏”译介自国外的同人小说圈,一个完美女主角和不少于两个为之倾倒的高富帅成为固定的套路。如果追根溯源,《聊斋志异》、鸳蝴派小说、金庸的武侠和琼瑶的言情剧在内的古老文学内容还都是流行的“玛丽苏”(或男性视角的“杰克苏”)内容的鼻祖。

在较低门槛的网络文学兴起之后,大量女性网文写手通过角色代入和自我宣泄,创造了大量霸道总裁体的玛丽苏小说。尤其在IP成为娱乐市场的“通行货币”后,蔚为壮观的玛丽苏网文改编的电影、电视剧、网剧和网游展现出绝对的市场号召力。


例如,《太子妃升职记》以24亿点击量成为2015年第一网剧,“甜宠苏”的《双世宠妃》播放量已经超过30亿,“豢养系”的《我的前半生》甚至引起了全民讨论;电影《何以笙箫默》、《微微一笑很倾城》分别取得了超过3.5亿和2.7亿的票房。而《武媚娘传奇》、《芈月传》、《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乔传》在内的玛丽苏电视剧无一例外成为爆款。

相比单一的谈情说爱,《楚乔传》等内容带有强烈的“大女主”色彩。励志、自强和成长成为固定标签,再夹杂上女权色彩的“玛丽苏”情节,往往能够引起广泛的情感投射。而剧中的完美男设“贺涵”、“夜华”、“宇文玥”也可以成为传播眼,持续占据社交网络焦点。

不过,很多玛丽苏内容因为没有类似《甄嬛传》般扎实缜密的困境支撑,使得“女主开挂”的能力和“人人都爱我”的主角光环被看作是一种刻意迎合女性观众的“变体玛丽苏”,很容易引起负面争论。

正因如此,很多创作者在言语和包装中对“玛丽苏”有了一种避之不及的倾向。台湾导演陈铭章就更愿意用“拍给成人的偶像剧”来指称自己的作品。在台湾工作时,陈铭章执导了很多爆款的现代偶像剧,例如《王子变青蛙》、《放羊的星星》、《命中注定我爱你》,无一不是霸道总裁与贫家女之间恋爱故事的标准程式。

爱奇艺上的玛丽苏网大


动漫、网大和游戏等新媒介和新内容的出现,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这门古老生意进一步成为流量担当。倒回到今年暑期档,你会发现爱奇艺在其网大版块策划推出了“玛丽苏气质”的网络电影专题:包括《腹黑少爷小冤家》、《冷血长官放开我》、《总裁的特工宠妻》等成为点击量排在头部的网大作品。

相比之下,新的内容生产者和运营者对这一标签显示出了更多的包容度甚至坦率的迎合。

用户数量快速突破1亿的快看漫画,一度被认为靠的是《纯情丫头火辣辣》、《凤求凰》等“玛丽苏”漫画而迅速崛起的,快看漫画创始人陈安妮也并没有回避这个标签,“很多人说快看上有不少玛丽苏,我一点不避讳,因为玛丽苏是永恒之光啊”。

由AVG游戏改编的电视剧《逆袭之星途璀璨》


在AVG游戏(文字冒险游戏)平台橙光游戏有一款火爆的游戏《逆袭之星途璀璨》就是标准的玛丽苏游戏,它的点击次数超过了3000万后,被顺利改编为了同名电视剧。《逆袭》中包含了很多“玛丽苏”经典梗,比如废柴逆袭,英雄救美,或者霸道总裁爱上我,“这些都是大众情感需求的体现,大部分人能在之上找到情感满足。”《逆袭》的作者“我是YT”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

在橙光游戏上,八成的游戏作品为女性向,而这个平台上早期走红的几款作品也大多为宫斗、言情和明星类,这些游戏给橙光带来了很多女性玩家。

国产玛丽苏甚至有能力风靡国外市场。编剧公司蓝蓝蓝蓝常务副总裁邵静分享道,他们将自己出品的“玛丽苏”网大上传到YouTube,点击量在可查阅的范围内,一直高居全球榜首。邵静的一位朋友告诉她,有一个哈佛回来的博士非常沉迷于《白衣校花与大长腿》。

“我自己也很纳闷,天呐!”

市场“甜甜圈”:“大家都爱吃甜食”


雄孩子传媒的合伙人陈倏盈


“玛丽苏的内容是有它的市场和有意思的地方的,我并不觉得市场就不需要甜甜圈。虽然没营养,但是大家吃点甜食,心情会好。”网剧公司“雄孩子传媒”的合伙人陈倏盈对《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说道。

网剧公司“雄孩子传媒”主要针对年轻观众打造精品剧集。一方面他们尝试了《镇魂街》等挑战性更强的工业级产品,另一方面将一大部分制作力量放到偶像剧的创作上。“这类内容的传播度能上到什么程度不敢说,但是它确实有很大的市场需求,在市场接受度上有个基本分,不会太掉。”陈倏盈说。

在加入雄孩子传媒之前,陈倏盈曾是耀客传媒的副总裁,是剧版《幻城》的制片人和《离婚律师》的总策划,也曾参与《兰陵王》、《千金女贼》等玛丽苏电视剧的策划工作。

被称为“全球最大的玛丽苏工厂”的编剧公司蓝蓝蓝蓝就生产了大批量与网文时代的女频小说风格相似的剧本。包括公司正式编剧、合伙编剧和线上远程编剧在内,蓝蓝蓝蓝拥有150多个编剧,还在天津建立了北方最大的编剧创作基地,为编剧提供从办公到住宿的所有创作资源,并对接资金、拍摄团队和播放平台。

邵静透露,蓝蓝蓝蓝除了少量的影视项目投资,剧本制作费是其营收的主要来源,其公司网大剧本的报价已经从2016年的5万上涨到今年的50万,动画电影剧本甚至高达300万,而剧本的毛利至少在成本一倍以上。

对于玛丽苏元素的极端化、戏谑化使用,使得蓝蓝蓝蓝的部分内容在吐槽和年轻成为主基调的网络平台迅速走红。


《白衣校花与大长腿》系列网剧是蓝蓝蓝蓝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也被很多人看作“玛丽苏巅峰神剧”。在这部剧中,霸道总裁男一号拥有与多国国王同宗的贵族血统,玛丽苏校花女主角则就读于皇家明星学院的“劈叉系”,剧中后期合成的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等PPT风格的场景随处可见。

“简单粗暴”和“雷到极致”的玛丽苏剧情成为大部分女性观众吐槽的焦点。这是玛丽苏剧的一个最显而易见的好处:赢得女性观众的关注,更加有利于一部剧的社交传播。玛丽偶像剧以丰富女性想象空间为主要目的,其受众恰好大多数是女性,她们在娱乐市场里是主流,比男性观众拥有更强烈的传播和讨论意愿。

雄孩子传媒合伙人陈倏盈同样强调了相似的观点。“在娱乐产业里面,女生的声量比男生大。女观众喜欢传播,因为我们得聊天,所以我们会特别乐意把自己看的东西传播给你。为什么偶像剧传播特别快?因为朋友圈里大家都爱聊,群里面也聊。男人是不分享男性向的戏的,除非到《战狼》这个体量。”她说道。

也正因此,在造星产业链中,玛丽苏剧同时成为其中的重要一环。杨幂、刘诗诗、郑爽等此前名气有限的新生代明星都依靠着这些强流量、强粉丝属性的玛丽苏剧一炮而红。对于唐人、于正工作室等剧集制作单位来说,这些女性向的玛丽苏内容一度是其剧集+艺人模式的重要载体。

视频平台也正在保证自己平台上玛丽苏内容的充分、连续和品质。因为这类内容在增强用户付费意愿和黏性方面优势明显,明显例证是腾讯视频在暑假时期推出的《双世宠妃》,这部剧在播出后逐步攀升至S级的头部等级,会员拉新成绩优异。

蓝蓝蓝蓝出品的《白衣校花与大长腿》一度是爱奇艺日播放量排行第一的网剧,《霸心将军爱上小百合》尽管只是一部几百张照片的“照片剧”,但依然与“白衣校花”如出一辙,《盲少爷的小女仆》和《豪门少女寂寞心》两部网大在爱奇艺获得了总计超过1700万的票房分账。2017年8月,在爱奇艺的点击量排行榜中,蓝蓝蓝蓝负责编剧的8部网大进入TOP20。

2017年,蓝蓝蓝蓝与爱奇艺、优酷等平台签署了供剧协议,开始分别定向向两个平台提供150部原创网络电影,这其中玛丽苏内容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虽然并没有回避“全球最大的玛丽苏工厂”这一标签,但是邵静更愿意将蓝蓝蓝蓝定位成一家专门生产女性题材的编剧平台。

首席编剧胭脂的作品《蝴蝶飞飞》、《爱上单眼皮男生》作为标准的偶像剧,曾被改编为国内第一套全电脑漫画绘本,并以法文德文等文字外销至欧洲全境,邵静认为这些创作经验是蓝蓝蓝蓝做女性题材的基因她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蓝蓝蓝蓝目前是全国产能第一的编剧平台,生产线提供的剧本每天有超过5个在全球各地同时拍摄。除了要去各个拍摄地出差,邵静现在每天都要应对几拨有投资意向的投资人,尽管蓝蓝蓝蓝从来不宣传自己,也很少参加行业会议。

如何更时髦:“不好看的东西要统统拿掉”


蓝蓝蓝蓝常务副总裁邵静


在不同的故事结构中,“从一而终的爱情”是蓝蓝蓝蓝在剧本层面坚持的核心诉求。

“这个说起来简单,写起来可难了。尤其写电视剧,一个题材40集,从一开始两个人恋爱,男女一号相继都出场,观众从第一集开始就期待你俩怎么样在一起,这个很难很难,哪有那么多爱情的东西可以写。”邵静向我们分析道说。

在她看来,爱情戏十分考验编剧的功底,创作难度甚至超过了某些烧脑罪案剧。在蓝蓝蓝蓝的办公室里,编剧们每天开会都会穷尽脑汁搭建不同的人物结构和故事结构,做玛丽苏剧本故事类型和模型的整体研发。

即使如此,这些女性向的内容一直被认为只有符合某种程式,才能获得女性观众的关注。比如,一切人设的设定和故事的发展都以简单易懂、符合期待和增强满足感为首要目标,爱情是美好的、女主是不断成长的、不同类型的完美男性都爱女主,再加上玄幻、穿越、外星人等不断更新的叙事元素。

代入感强是玛丽苏得以长期流行的重要因素。因此,玛丽苏、少女心的内容在漫画、游戏等创作门槛更低、互动性更强的内容上表现亮眼。

“我是YT”在设计AVG游戏《逆袭》过程中加强了玩家代入感,再配合游戏载体视觉上直观的立绘画面、听觉上同步情绪节奏的配乐。她想达到的效果是:在“游戏载体和言情小说”的结合之下,对角色代入感和感情互动的极大加成,充分满足玩家的少女心。

“比如,做一场吻戏,直接做个场景安排吻戏,玩家的兴奋度大概在3点,如果前期有比较精彩的情节铺垫,慢慢引导玩家情绪,在情绪代入到最高点时安排吻戏,玩家兴奋值能达到9点。”

在“我是YT”看来,创作出一部比较高级的、能充分满足玛丽苏少女心的作品并不容易。“大部分低级苏主要是因为缺乏逻辑,逻辑完善之后可以归为中级苏,高级苏除了新颖的设定之外,还需要作者有更多的生活阅历和开阔的视野,先把’苏’落实到符合人情的细节上再进行升华。”

雄孩子传媒正在拍摄的玛丽苏剧《我的王》


雄孩子即将推出的偶像剧《我的王》,描绘了3个来自不同时代的古代男性穿越到现代,和女主结缘的故事。“从偶像剧的角度出发,玛丽苏的确是刚需啊,但是我们想的肯定是怎么让玛丽苏变得更新颖、更有趣。”陈倏盈如是介绍。

相比女主的全能光环,陈倏盈把“少女心”看作玛丽苏剧的核心要素,而玛丽苏剧对应的标准品类就应该是少女心偶像剧,与之相近的品类还有用偶像剧包装的悬疑剧、正剧等,比如《琅琊榜》、韩剧《Iris》等。

在相对程式化的结构下,陈倏盈希望雄孩子制作的玛丽苏偶像剧能够在人设、表达等方面做更多的尝试,做出更加新颖、质感更好的玛丽苏偶像剧。

“故事一定会有多个男人,如果只有一个的话,少女心的满足力度不够大。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希望把那么多男人都爱你的缘由更合理化一些,为什么他们爱你,你为他们做出了什么,你在这些情感里面获得了什么,你有什么样的成长。当这些内容能够涵盖在里面的时候,我觉得它就不仅仅是一个满足少女yy的东西。”陈倏盈进一步解释道。

《我的王》中三个古代帝王分别是勇者、花瓶和智者设定,陈倏盈希望不同喜好的观众可以在剧里找到不同的喜欢的人。在她看来,人物的建立是所有玛丽苏剧最重要的环节,这些剧比拼的是哪个剧里面的男人更有魅力,进而决定了故事是否新鲜、剧情是否精彩。

在男主人设变化史上,最受欢迎的偶像剧男主经历了从过去千篇一律的霸道总裁,到盛极一时的古代帝王,近期收割最多少女心的则是《来自星星的你》中有外星超能力的都教授和《太阳的后裔》中乘着直升飞机跑来跑去的特种兵。

“大部分观众是在看人设,不是看剧情,角色立住了,他做什么观众都接受。” 导演陈铭章如此认为。

人设之外,极致的视觉要求也是偶像剧制造浪漫想象和代入感的关键要素,这种视觉效果受拍摄场地和服化道等要素的直接影响。所以,《我的王》要确保所有的演员和画面呈现满足偶像剧的每个要求。

陈倏盈给《我的王》找来的导演既是《我的前半生》的B组导演,也是广州有名的广告导演,“他对塑造人物有非常精准独到的把握,能够让角色立得住,这是最重要的;同时导演对画面的把握也非常准,有拍摄美的经验和能力。”

2010年左右,曾经是亚洲玛丽苏偶像剧领军力量的台湾偶像剧就囿于影视投资成本和制作人员的断层,逐步陷入衰落。

“当年我们物质生活贫乏,所以看港台偶像剧造梦。那个环境既有些接近我们,又高于我们,是抽离的。为什么现在看台湾以往的偶像剧模式不行了,因为影视制作成本有限,导致它的制作很难突破天花板,但是以我们现在的生活水平和审美眼光,已经不觉得它美了,不能给观众浪漫的假象。” 陈倏盈说道。

不过,陈倏盈同时强调,相比国内古装偶像剧和韩国偶像剧成熟的服化道配置,国产现代偶像剧的发展需要在人物真实感塑造、造型经验和造星体制等方面进一步提升。陈铭章在拍摄《克拉恋人》的时候就发现,韩国演员Rain在剧中的部分服装都是演员个人与国际大牌合作自带进组的,这种模式通行于韩国影视圈。

包括陈铭章、刘俊杰、林合隆在内的台湾导演开始批量进入内地市场后,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大陆市场在造型、灯光等方面的落后。

陈铭章认为,少女心的偶像剧在音乐、摄影、场景、美术、服装等方面有自己独特的需求:有距离感的包装、画面一定要美,因为“偶像剧是给人做梦的”。

导演陈铭章在《人间至味是清欢》拍摄现场


进入大陆市场工作后,陈铭章相继执导了《杜拉拉升职记》、《遇见王沥川》等多部现代偶像剧。陈铭章发现,很多妈妈都在看《遇见王沥川》,这些妈妈还有浪漫的情怀,只是市场上没有太多给她们看的偶像剧产品。

2015年,陈铭章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配备了固定的执行导演、服化道设计师等合作班底,这些人在营造偶像剧的气质和距离感方面驾轻就熟。“偶像剧就是一门学科,我是有社会责任的,我不拍偶像剧,这个剧种就没法儿看了。”

陈铭章表示自己从来不去影视基地拍戏,有时候选一个主角的场景,两周都选不到他所中意的。实属无奈,在不好看的街道上拍摄时,陈铭章的解决办法是——拍仰角、拍天空,“不好看的东西要统统拿掉”。在拍摄王珞丹版《杜拉拉升职记》时,为了保证调性的高级感,陈铭章拒绝了很多日常生活用品的植入,所有非全球500强的合作品牌也都被排斥在外。

“你是导演,就是得挡住啊。”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范冰冰|鹿晗|无意义节|白夜追凶|爱奇艺龚宇|卓伟|冯小刚|毛不易|东方好莱坞|视频社交|嘻哈|童玮亮|蜻蜓FM|国庆档|街机拳皇|晟道投资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