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阅读微信公众号文章 >悦读有道微信文章 >一个想跟你白头到老的男人,是这样的!

一个想跟你白头到老的男人,是这样的!

2017年10月21日09时36分来源:悦读有道

点击上方"悦读有道"免费关注

第一章 话不投机

痒,好痒,迷迷糊糊中,杨莹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上有什么在滑动,湿湿的,热热的,弄的她好痒。

“啪”杨莹莹就给了那东西一巴掌。

苏圣杰可没有防备,正在吻着杨莹莹的身体,却无缘无故的挨了一巴掌。

这个女人!还不能对她太客气了,苏圣杰的怒气上来了,他粗鲁的把杨莹莹身上仅剩的几块布给撕裂了,扔在了地上。

布帛的撕裂声,把杨莹莹给吓醒了,加上身体的燥热,她慌乱的睁开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教,教,教授?”杨莹莹看着眼前放大的完美的俊脸,不可思议的喊出了声儿。

苏圣杰没有理杨莹莹,扯完了杨莹莹的衣服,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直到看到苏圣杰健壮的上身,杨莹莹才惊醒过来。

“教授,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你欠我的事!你欠了我的,我今天要连本带利的都要回来。”苏圣杰把健硕的身体压了上去。

杨莹莹本能的想推,可是又觉得贴着很舒服,她的身体越来越热,迫切的需要什么。

“我欠你的?啊!”在没有什么前戏和征兆的情况下,杨莹莹就被苏圣杰刺穿了,那撕裂的疼痛,让她有了片刻的清醒。

昨晚她在“帝豪”酒吧推销啤酒的时候,为了多卖一扎,跟客人打赌喝了一杯,后来就觉得头晕,那个时候可没有看到苏圣杰。

“你这个女人,太不负责任了,哼。”苏圣杰一边做着他喜欢的运动,一边嘴里还在发泄着怨气。

杨莹莹被身体的创伤痛的都要晕过去了,苏圣杰说的话她也没功夫去理会了,她的药效完全发作了,她突然想苏圣杰就这样,就这样,不要停下来。

杨莹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浑身的酸痛,她有点儿断片了,她好像看到教授了,不过教授好像不是以前的冷冰冰的样子,而是,而是……

哎,杨莹莹闭着眼去床头抓手机,被一只胳膊抓住了。

“啊!”杨莹莹吓的尖叫了起来。

“大清早的叫什么叫?”苏圣杰皱起了眉头。

杨莹莹看着面前的人,确实就是教授,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

原来刚才自己想起来的都是真实的,自己失身了,而且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人,可是她却一点儿都不开心。

“教授,真的是你?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虽然杨莹莹爱着苏圣杰,可是却也不能接受他用这样的方式对她。

“你还好意思问?杨莹莹,你真的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昨天晚上要不是遇到我,你是不是又会跟其他男人上床?”苏圣杰起了身,厌恶的看着杨莹莹。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杨莹莹拉着被子,遮住自己身上的草莓印。

“哼,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的很,不要在这里装圣女了!你这样装,无非就是想多要一点儿钱,放心,我会给足你的。”说完苏圣杰就去洗澡了,好像杨莹莹是有多脏似得。

真是莫名其妙的,自己是招谁惹谁了?被强的人是她好不好,怎么看着想苏圣杰被强了似得。

掀开被子,看着床上那红色的花朵,杨莹莹的眼泪落了下来,她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的眼里,是这样看自己的。

第二章 做我的情人

杨莹莹看着地上被扯的七零八落的自己的裙子,叹了口气,可怎么办,没有衣服穿,怎么出去?

她看着苏圣杰的衬衣,也没想什么,就拿过来穿上了。

苏圣杰洗了澡出来,就看到杨莹莹穿着自己的衬衣,露出白皙的长腿和半个翘臀,正在把地上的破布收拾了。

看着那香艳的画面,苏圣杰的喉头一紧。

“你在做什么?谁让你穿我的衣服的?”苏圣杰围着浴巾走了过去,俯视着杨莹莹。

“我的衣服破了,我没有衣服穿。”杨莹莹指了指地上的破布。

“我会让人给你送来,把我的衣服脱下来!”苏圣杰把脸扭到了一边,不敢看杨莹莹现在的模样。

杨莹莹知道苏圣杰有洁癖,她知道他嫌自己脏,默默的脱下了苏圣杰的衬衣。

脱了衣服的杨莹莹,拉开了被子,再一次钻进了被窝,她往里挪了挪,想避开那团令她伤心的红色。

她这一举动,正好被苏圣杰看在了眼里,还以为她是生气自己占了她的第一次。

“做这个花不了几个钱吧?”苏圣杰看了一眼那团红。

“教授,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如果曾经对你的死缠烂打让你嫉恨,那么我对你说一声儿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我也就当做没有发生,我们就两清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再一次的侮辱,彻底的激怒了杨莹莹,她扯下了床单,裹住了自己,就要离开。

“站住!那床单也是酒店的,你不能拿走,等一下,会有人给你送衣服。”苏圣杰的脸黑的像煤炭一样。

已经走在门口的杨莹莹,停住了脚步,好像他也不是那么坏,还知道让人给自己送衣服。

见杨莹莹停在了门口,苏圣杰悠闲的坐在了沙发上,用手指磕着茶几。

“杨莹莹,你的脾气还是那么的倔,我听说你现在很缺钱,是不是当年的那个老男人把你给甩了?你妈妈在医院每天都会用很多的钱吧,这个钱我可以给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苏圣杰很喜欢看杨莹莹气急败坏的样子,这个时候她就跟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咪一样。

“什么条件?”杨莹莹对着门,以为苏圣杰会帮自己出主意,结果她没有想到,苏圣杰说出的话,就像一把匕首插进了她的心口。

“做我的情人。”苏圣杰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直盯着背对着他的杨莹莹。

杨莹莹转过身来,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苏圣杰,她的眼里有着痛楚。

苏圣杰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痛,不过他很快的就调整好了,对于这样的女人,他是不应该心疼的。

“教授,谢谢你给我这样的机会,不过,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那好,我就看你能倔到什么时候。”苏圣杰没有再提这件事,他知道,她会来求他的。

两人僵持的时候,有人来敲门,苏圣杰应了一声儿,那人推开门,把一个纸袋放到了门口就退出去了。

“穿上吧,想通了就来找我,这是我的电话。”苏圣杰站了起来,把纸袋拎起来放在了杨莹莹的手里,还有他的名片。

第三章 没钱住院

杨莹莹如同僵尸一样机械的穿上了衣服,曾经她心中的男神,把她看成了最低贱的女人,她的心里在滴血。

穿好了衣服,杨莹莹把苏圣杰的名片扔在了一旁,想了想,又把名片捡了回来。

走出了酒店,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可是杨莹莹的心却被一朵乌云压的死死的,压的她都喘不过气来了。

她打了个电话,让好友丁当给自己请了个假,她是没有心情去上班了,她现在的这个状况,也没法集中精力工作了。

杨莹莹想回自己的出租房,好好的痛哭一次,自从当年家里的公司破产,她辍学,父亲被抓,母亲生病以来,她都没有哭过。

她用她幼小的肩膀,不停的去打工,就为了给母亲挣钱治病。被人冤枉过,被人嘲笑过,最可怜的时候,她为了节约一块钱的饭钱,在垃圾桶里找过吃食,她都没有哭过。

可是今天,她想哭,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把这两年心里的憋屈都发泄一下。

坐在公交车上,杨莹莹一直都呆呆的,直到那电话铃声,把她唤回了神。

杨莹莹一看是医院陆医生的电话,陆医生是妈妈的主治医生。

她急忙接起了电话:“你好,陆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

“莹莹,咳咳,你妈妈已经欠费三十万了,如果再不缴费的话,就要停药了。我和你妈妈多年的关系,也只能这样了,再欠下去,医院也不会给我面子了。”陆医生艰难的说,她也没有办法了,虽然知道杨莹莹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她妈妈每天的治疗费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好的,好的,陆医生,我去想办法。”本来想大哭一场的杨莹莹,被这消息把泪水又给憋回去了。

杨莹莹摸出了自己的钱包,现金也只有五百块了,卡上有三千块,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就算是找丁当借,也只能借几千块钱。

丁当就算是会借给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借了,丁当的家庭不是很好,一家人都是工薪阶层,她已经找她借了钱,到现在都还没有还上呢。

这可怎么办,三十万,三十万。

杨莹莹揉着自己的头发,脑袋都要被想爆了。

杨莹莹匆忙的下了车,也不顾身体的疼痛,她又急忙的转乘去医院的车。

到了医院,杨莹莹把卡里的钱取了出来,交给了陆医生。

陆医生看着手上的钱,苦笑一下,这点钱,只够三天的费用,就算是交了进去,也是杯水车薪。

“莹莹,要不你先把你妈妈接回去,这点钱,可以生活一段时间的,至于欠的钱,就先欠着吧。”陆医生叹了口气,把钱还给了杨莹莹。

“可是陆医生,我妈妈要是停了药,会怎么样?”杨莹莹没有接钱。

“这结果谁也预测不到,你妈妈的这个病,全靠药来控制,如果停了药,她会很痛苦,可是没钱在这里也是会停药的,住一天也是几百块,还不如回家去住呢。”陆医生给杨莹莹建议道。

“莹莹,你来了?快来,让妈妈看看,都瘦了。”章彩凤躺在床上,看着女儿,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妈妈,你好点了吗?”杨莹莹看着妈妈,妈妈当年可是个大美女,可是这几年被病痛折磨着,头发也掉光了,眉毛也没了,昔日的美丽已不在了。

“妈妈挺好的,妈妈想莹莹了,我们出院吧,和莹莹在一起,妈妈就觉得很幸福。”章彩凤知道欠了医院很多钱,院长也来催过了,说是明天就要停药了。

“妈妈,都是我不好,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杨莹莹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你很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儿,不过妈妈不想一个人在医院呆着,不管怎样,我都想跟莹莹在一起。”章彩凤抱着自己的女儿,以前一直吵着要减肥的女儿,现在都可以摸到骨头了。

第四章 一分钱逼死英雄汉

没有办法,杨莹莹只能给妈妈办了出院手续,叫了辆车,把妈妈接回自己的出租屋。

出租屋在A市的贫民区里,一栋又旧又破的楼房二楼。很小很小,就只有一间房,还有一个和厕所在一起的厨房。

杨莹莹把妈妈扶到了床上,把妈妈的药都检查了一遍,无非就是陆医生给的一些儿不要钱的维生素片,那些对妈妈的病没有什么用处,可是那对病有用处的药,她又买不起。

“妈妈,你先睡一会儿,我去买点儿菜回来。”杨莹莹把妈妈安顿好,摸了摸自己口袋里不多的钱。

还好陆医生让自己欠着医药费,这三千块钱也够生活到发工资了。

杨莹莹轻轻的关上了门,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去了。

想着妈妈的身体需要营养,杨莹莹买了条鱼,又买了只鸡,还买了些肉,反正家里的小冰箱也空了,买一次可以吃好几天。

买完了菜,杨莹莹又去看了看水果,那些水果都好贵,狠了狠心,杨莹莹买了几斤苹果给妈妈吃,她已经很久没有买过水果了。

回到了小区里,刚走到了楼下,一楼就出来了一个女人,头发上都裹着卷发器,穿着睡衣,脸上由于长年的熬夜皮肤都下垂了。她看到了杨莹莹脸上很是不高兴。

“哎,我说,你家里在做什么,弄的噼里啪啦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梁姐姐,我都没有在家,怎么会弄的响呢?”杨莹莹笑吟吟的看着梁姐,都是住在一起的人,也没有什么瞧的起瞧不起的。

“那才奇了怪了,明明是很响的,不过你也确实不在家。”梁姐姐狐疑的看着杨莹莹,不会是闹鬼了吧。

杨莹莹才猛然想起,妈妈在家呢,那声音,哎呀不好。

杨莹莹在那个女人的注视下,疯了一样的跑了上去。

用颤抖的手,摸出钥匙,对着锁洞半天都塞不。

好不容易的打开了门,杨莹莹就看到了有很多的红色的液体在地板上。

妈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周围那红色的液体就是妈妈的血。

杨莹莹把东西扔在了一边,扑了过去。

“妈妈,妈妈,你醒醒,你醒醒。”杨莹莹检查着妈妈的伤势。

妈妈的头上摔了一个洞,那血从洞里流了出来。

妈妈没有动静,应该是失血过多了。

杨莹莹掏出手机,打了120,在救护车来之前,妈妈都没有醒来,杨莹莹吓的哭了起来。

到了医院,妈妈进了抢救室,可是杨莹莹却被拦在了外面。

“你好,清问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去把钱交一下。”一位女护士对杨莹莹说。

“哦,好,好。”杨莹莹跑到了收费处,把身上剩下的二千多交了进去。

“你这家属怎么回事,病人这么重的病为什么不送医院?在家里多危险,要是晚来一会儿,血都流干了,去交钱吧,给病人输血。”两个小时后,妈妈被推了出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那护士看着杨莹莹,脸上都是责怪。

“刚才才交的二千多就没了吗?”杨莹莹一听又要交钱,头都大了,那两千多块钱可是家里所有的钱了。

“病人的病那么重,就只是抢救和输液的费用都不够,现在她流了那么多的血,要输血了,里面已经没有钱了。”护士把收费清单拿给了杨莹莹看。

“那可不可以抽我的血?”杨莹莹把自己的胳膊送了过去。

“可以啊,那要匹配一下,如果可以的,你还是要去交输血费。”护士鄙夷的看了杨莹莹一眼。

第五章 我真的没钱

面对着护士不屑的眼神,杨莹莹摸了摸自己包里还剩下的二十块钱,这是在超市买东西剩下的了,也就是她全部的家当了,再一摸,摸到了一张纸片。

她掏出了纸片,看到了苏圣杰那三个字,还有双腿间的酸痛,那些事情让她刻骨铭心。

“做我的情人。”苏圣杰的话还在她的耳边萦绕,那句话也是对她的侮辱,可也是她的救命符。

做他的情人,除了没有尊严以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她有钱可以给妈妈治病了。

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名片,苏圣杰,苏圣杰,她的嘴里默默的念着,曾经的男神已经变成了恶魔。

“喂,你到底去不去交钱啊,病人还等着输血呢。”护士又大声的说着。

周围的人都看着杨莹莹,杨莹莹的脸红了。

“护士小姐,可不可以晚点再交啊?”杨莹莹艰难的说着,她还是有点儿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可以啊。”护士小姐点了点头。

杨莹莹一听可以,心里一喜。

“那也就不用输血了,把病人接回去吧。”护士小姐见杨莹莹没有钱,就不想再跟她废话了,拿着本本走了。

杨莹莹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妈妈,咬了咬牙,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起了,里面传来了苏圣杰磁性的声音。

“想通了?”他只简单的说了三个字。

“嗯,我答应你,不过你现在要尽快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杨莹莹也不再觉得难为情,为了妈妈她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把自己卖了。l

“好,一百万,我马上打到你的账户上,你交了钱就立刻来我的别墅,地址我发给你。”苏圣杰说的很干脆,也很霸道。

“可是,我……”杨莹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的苏圣杰就挂了电话。

电话刚挂,就有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一百万已经到账了,这个男人是已经把钱准备好了的吧,这么快?

苏圣杰的手指还在手机上,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这个电话打来,转账只是一秒钟的事情。

杨莹莹收到了钱,就去忙着把钱交了,妈妈也住上了院,杨莹莹也放了心,她忙来忙去的,完全都没有想到那个苏圣杰是怎么知道她的账号的?

她忙完了,妈妈还没有醒过来,医院已经给妈妈打上了点滴,用上了药。

手机嘀的一声儿,一条短信发过来了,杨莹莹打开一看,是苏圣杰发来的地址。

杨莹莹左右看了看,感觉苏圣杰好像就在自己的身边,忙的时候,他没有发短信,这刚一闲下来,他的短信就来了。

想着自己也要上班,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妈妈,她请一位护工帮着照顾妈妈。

一切都安排好了,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打了个的,去苏圣杰发给她的地方,她已经实在是走不动了。

盛世华庭是A市最豪华的住宅区,住在这里的人不仅仅是有钱,你有钱还不一定可以买到这里的房子。

这里环境优美,独门独院,苏圣杰所在的别墅名字叫做“听风苑”。

当杨莹莹坐车来到了盛世华庭的“听风苑”的时候,苏圣杰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第六章 卖身救母

“你来了?”苏圣杰端着茶杯,站在门口,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五官精致,眼眸深邃,太阳的光辉撒在他的身上,远远的看着,就好像是一个天使。

只有杨莹莹知道,他是一个恶魔。

“嗯,教授,我来了。”杨莹莹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小脸由于一天的奔波显得有些儿疲惫,红红的小嘴抿着,似嗔似怒,让苏圣杰身体一紧。

这丫头,总是能不经意的撩拨起他的情/欲。

“进来吧,来看看合同。”苏圣杰喝了一口茶,他此时已经口干舌燥了。

说完苏圣杰转身进了屋,杨莹莹也只能跟着进去了。

屋里的奢华让杨莹莹咋舌,家里没有破落的时候,也在A市算的上的家族,可是也没有如此的奢华。

屋子里是全欧式的家具和摆设,白色真皮的意大利沙发,羊绒的地毯,水晶吊灯,红木的家具。还有周围全落地的玻璃窗。

想着自己以前还以为苏圣杰是一个贫穷的教书的教授,经常送他的那些东西,真的是自以为是,看看他现在的排场,甩了自己家几条街。

“你看看合同吧,觉得合适就签了。”苏圣杰把拟好的合同放在了茶几上。

杨莹莹坐了下来,把合同拿起来仔细的看着。

合同上面要求杨莹莹做苏圣杰的地下情人,直到苏圣杰结婚为止,期间不能和其他的男人有瓜葛,苏圣杰负担杨莹莹母亲所有的治疗费用和杨莹莹的生活费每个月一万。

杨莹莹不得干涉苏圣杰的事情,也不能吃醋,不能纠缠,苏圣杰说停就停,一切的主权都在苏圣杰的手上。

杨莹莹觉得这些条件都不算苛刻,反正她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现在可以卖自己来救母亲,还算是卖的价钱高的,她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拿过笔,杨莹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苏圣杰在整个过程里,只是冷眼的看着杨莹莹,他知道她会同意的。

签了字,杨莹莹把合同,不,自己的卖身契交还给了苏圣杰。

苏圣杰满意的接过了合同,看了一下,然后告诉杨莹莹:“你做我苏圣杰的地下情人,肯定不能再住那么破烂的房子。”

苏圣杰扔了一串钥匙出来。

“这是这里的钥匙,你搬过来住,你必须每天晚上都要住在这里,有活动不能超过十二点,我有需求的时候,会到这里来找你。”

杨莹莹听说要住在这里,头都大了,从外面打的到盛世华庭还可以,可是要从盛世华庭出去上班,可没有公交车站,要走路都要走半个小时才有车站。

“可不可以你有需求的时候我再过来?”杨莹莹提议道。

“不行,怕没车是吧?院子里有一台车,挺适合你现在的身份的。”苏圣杰指了指院子里。

杨莹莹转身到了院子,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哪里有车,除了停在那里的那辆布加迪,她可不会认为那车是苏圣杰给自己准备的。

“你好好看看,就在你身后。”苏圣杰也跟了出来,懒懒的靠着门口,指挥着杨莹莹。

杨莹莹这才回头看到了在院子的角落里,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停着一辆蓝色的电瓶车。

“那个?”杨莹莹不可置信的指着那电瓶车。

“要不你以为呢?比走路还是强了许多。”苏圣杰虚着他深邃的眼眸,杨莹莹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但她可以确定,他肯定脑子里没想什么好事。

第七章 受气包

“这个?我骑到公司得要一个多小时吧?我现在住的地方到我的公司,走路才半个小时。”杨莹莹对于骑一个多小时的车去上班,可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你可以做主了?”苏圣杰皱起了眉头。

“其实骑一个多小时的车去上班挺好的,不但可以看看一路的风景,还可以段炼身体,不错,不错。”杨莹莹见金主不高兴了,赶快改变话题。

“那还差不多,明天会有人去帮你搬东西的,今天晚上你先回去,收拾一下,顺便去看看你母亲。”苏圣杰这次没有再为难杨莹莹了。

“好,那这车我就骑走了。”杨莹莹想着可以省了出去打车的钱,还是挺高兴的,她就是那么的容易满足。

“没充电。”苏圣杰说完了就进了屋。

“靠,没充电你不早说!”杨莹莹对着苏圣杰的背影嘟喃了一句。

“你说什么?”苏圣杰回头,这人怎么耳朵那么灵。

“教授,您今天穿的这身衣服真好看。”杨莹莹说完,都想给自己一耳光,这没钱的感觉还真的不好。

“我一会儿要出去,可以顺便带你出去。每个月初我会把你妈妈的治疗费打到医院里,你的生活费也是在同一天发放。”苏圣杰进屋拿了衣服,看都没看杨莹莹,就朝车子走去。

杨莹莹在后面跟着,能搭顺风车最好,要不还没办法回去。

苏圣杰把杨莹莹甩在了一个公交车站,就扬长而去。

杨莹莹对着他的车尾,竖了个中指,然后就到站台上等车去医院。

来到医院的时候,妈妈还没有醒,医生说是病的太重了,断药也断的太久了,才导致病人身体极度虚弱。

要想病人醒过来,必须坚持给病人用药,不能断药,如果再断了药,病人就有性命之忧了。

杨莹莹抚摸着妈妈瘦削的脸,妈妈,只要能治好你的病,我做什么都愿意。

又给护工交代了几句,杨莹莹就从医院回到了自己的家,她把妈妈流的血收拾干净,把买来的菜都做了,反正妈妈还吃不了,自己也带不走,就只有全部的装在了肚子里。

从十指不沾阳春水,到现在的可以做一顿丰盛的美食,只需要短短的两年时间。

很快杨莹莹就把买来的菜都做成了美味,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好久好久都没有如此的奢华了,为了节约钱,她基本都是吃面条。

月初发工资的时候,就把面条买回来,再买一些儿油、盐、酱、醋,有闲钱就再买一点儿老干妈或者下饭菜,然后就每天煮面条吃。连吃泡面都是一种奢望。

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杨莹莹觉得自己可能吃不完,为了不浪费,干脆把好友丁当喊过来,一起吃。

“叩叩叩。”门响了,很熟悉的敲三次,杨莹莹暗笑,这想丁当,丁当就来了,她的家只有丁当知道,而这敲三下也是他们的约定。

“才说给你打电话,你就来了。”杨莹莹打开了门,却没有看到丁当的身影,反而被门口站的这个人给吓了一大跳。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