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影音微信公众号文章 >电影派微信文章 >国产战争剧的巅峰,成就了「妖孽」段奕宏

国产战争剧的巅峰,成就了「妖孽」段奕宏

2017年11月13日10时51分来源:电影派

点击关注电影派

从此过上没羞没臊的观影生活


电影派
Vol.985

在刚刚结束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段奕宏凭借《暴雪将至》,捧得了影帝殊荣。



在戏中的老段,时而邪魅,时而癫狂;


有着让人为之疯狂着迷的魅力。


一人千面的演技,让他成为许多人眼中的「戏妖」。



算下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加冕国际A类电影节最佳男主角。


早在2003年,他就凭借《二弟》中的偷渡客,拿下了印度国际电影节的影帝;



2015年,他又凭借《烈日灼心》,加冕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帝。



在一次采访中,段奕宏也说道,自己自己最喜欢的两部片子;


其中之一就是《烈日灼心》。


而另一部,就是让许多人开始迷上这个「妖孽」的抗战神剧——


《我的团长我的团》(2009)



夸它是一部神剧,一定都不夸张。


再多的溢美之词,都无法形容这部剧当年带给派爷的震撼。


除了《亮剑》,这是唯一一部派爷愿意刷上N次的国产抗战剧。


在派爷心中,它就是史上最佳国产战争剧。



可是令人不理解的是;


这部剧就像段奕宏一样,虽然有着让人无法自拔的魅力,却始终没有火起来。


豆瓣8.9的评分,足以证明这部剧有多出色。



有的豆友甚至评价:


“说这是中国版《兄弟连》,那是抬举了《兄弟连》。”



然而标记看过的人,还不到3万人。


2009年首播的时候,《团长》的收视率也是一路下滑。


甚至在某些地方频道;


这部剧播出还未过半,就因为低迷的收视率,被电视台从晚间黄金档撤离。


虽然这部剧很优秀,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欣赏得来。



不论从题材还是讲故事的方法来看,它都有些曲高和寡。


《团长》是国内首部关注远征军题材的抗战剧。


1942年开始,由于战事节节败退,远征军开始分批退守回滇西。


在中缅边境一个叫禅达的小城中,一群老弱残兵苟且躲在收容站内。



他们要么是战场的逃兵,要么是部队全军覆没后的幸存者。


这群人来自五湖四海,组成了几乎没什么战斗能力的炮灰团。


士气低落的散兵,像是在战场上丢了魂魄一样,浑浑噩噩。



炮灰们希望能在战争中苟活下来,不过他们更希望能够上阵杀敌。


于是当正规军团长虞啸卿,带着豪华装备出现的时候;


他们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编制,重新投入战斗。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他们被送到缅甸参加战斗,可是飞机中途失事。


虞啸卿承诺的那些武器弹药补给,统统没有。


他们在异国他乡的雨林中,开局只有一条裤衩。



其他装备,全靠捡。


不过走运的是,他们遇上了冒牌团长,老段饰演的龙文章。



虽是假团长,但却是妖孽”。


龙文章虽然没有学过打仗,却是个天赋极高的军事天才。


在他的带领下,炮灰团一路上捡破烂般吸纳了许多波溃逃的士兵;


带着他们活着回到了中国。



虞啸卿爱惜人才,饶了龙文章冒充团长的罪名。


后来,龙文章带着传令官孟烦了潜伏在敌阵三天三夜,洞穿了日军的阵地布防。



为了胜利,他执意领兵先行,企图改变战局。


200人的精锐老兵队摸进了日军的堡垒,反客为主。


他们在树堡里坚守着,等待着里应外合。

可原本说好四小时便出兵的虞啸卿,却因为上峰的命令,取消了进攻计划。



他们做到了里应,却迟迟没有等到外合。


直到第38天,炮灰团中大部分人都已经奄奄一息的时候;


他们这才迎来了救赎的曙光。



这场战役,历史上是有原型的,叫做松山会战。


期间,日军和国军的死亡比例是1:7。


7000多名战士壮烈牺牲,埋骨他乡。


影片的制作班底,基本延续了《士兵突击》的阵容。


导演康洪雷,编剧兰晓龙;


以及包括段奕宏、张译、张国强、邢家栋在内的主演们,共同创作出了那部现象级的军旅作品。



但是和《士兵突击》不同的是,《团长》选择了不容易让人理解的叙事方式。


剧中的台词,基本都不是它本来的意思;


充满了舞台式的矫情和哲学式的反思。



这就相当于在普通观众面前,架起了一座观剧门槛。


但是也正因如此,它才能拍出和其他抗战剧不一样的质感。


影片的战争特效,请来的是当年制作过《集结号》的韩国特效团队;


这也让整个战争场面非常真实。



夸张的镜头和色调,以及跳脱时间线的杂耍蒙太奇;


都让这部国产剧,充满了电影的质感。


故事经常在战场上紧张的厮杀,和禅达闲适的生活中不断转换;


张弛之间,反而会让观众真正反思,战争带给人类的伤害。



而且,这部剧在细节上的“真”,绝对堪称良心。


比如炮灰们穿的军服,又脏又破。


在战场上,这样的破旧反而十分符合军人们当时的状况。



战斗中用的枪械,在还原真实方面,做到了极致。


而且其中不少道具,都是真家伙。


张译也在知乎上回答过: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所使用的英国-恩菲尔德步枪、中国-中正步枪、日本-三八式步枪、美国-卡宾枪等等,在中近景别里,全都是真的。


轻机枪要换枪管,重机枪配副射手,马克沁是水冷。


这些细节,派爷只在这部国产战争剧中看到过。



放到那些抗日雷剧中,它们就会统统变成无限弹药模式。


当然,仅有电影的质感和好评的细节,《团长》不会在派爷心中封神。


这部剧最牛的是,它没有为我们塑造英雄;


而是把英雄打下神坛,变成一群在战争中挣扎、落荒而逃的狗熊。



剧中的每一个人物,都那么鲜活。


如同兰晓龙所说;


这部剧没有主演,每个人都是主演。


从邪魅疯狂的冒牌团长龙文章;


玩世不恭、牢骚满腹的小太爷孟烦了。



看似混不吝却又无比仗义的东北汉子迷龙;


到天生乐观,嚷嚷要打小东洋的不辣。



从能把脚气治成截肢,有他不多、缺他不行的郝兽医;


军校毕业却从未上过战场,爱好萎靡之音的上海长官阿译。



他们都是鲜活的人,而不是带着脸谱的标签。


就算是反派唐基,他也会和郝兽医手拉手唠家常。


他之所以阻止虞啸卿接应炮灰团;


也是出于政治上的顾虑,从大局出发,担心虞啸卿的安危。


这一点就足够说明,他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坏人。



这些鲜活的人物身上,承载的是一个宏大又沉重的话题。


《团长》就像鲁迅的小说一样;


用着看似荒诞的笔触,毫不留情地撕扯开中国人的弱点,展示给观众们看。


从龙文章嘴中说出的金句,不胜枚举。


英国鬼死于狭隘和傲慢,中国鬼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


中国人死都不怕,也要安逸。



正是因为渴求安逸,我们付出了太多代价。


山河沦陷,同袍流离失所,甚至惨遭屠杀。


就算是敌人的枪口架在了城外;


依然有人幻想着,躲在屋子中就可以逃过此劫,换来暂时的安逸。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安逸,险些杀死了中国人。



更难得的是,这部剧让许多观众,认识了一批优秀的青年演员。


比如妖孽段奕宏。


他饰演的龙文章,无疑是这部剧的主心骨。


相比于《士兵突击》的袁朗,龙文章的性格要更加鲜明。



他有狡诈、虚荣、甚至市侩的一面,也有智慧、癫狂的一面。


这是一个极具个人魅力的角色。


而在段奕宏倾尽全力的演绎下,龙文章的形象,变得更加妖孽了。



这个角色不好驾驭,但同时也具有很大的可塑性。


段奕宏把握住了这个机会,贡献了生涯中,最为精彩的表演之一。


然而段奕宏和这部剧一样。


谁看了都说好,但是就是没有大火。


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


派爷相信,这个妖孽,总有一天会闪耀出更为妖艳的光芒。






手动点击米其林乘用车轮胎给派爷加鸡腿


我们都曾扮演过“关键先生”,当他人最需要你时,你是否会为这一刻出发?每一次出发,米其林与你一路前行。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