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情感微信公众号文章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微信文章 >下跪、忏悔、多干活,丈夫揍你要忍着:到底谁在开“女德班”?

下跪、忏悔、多干活,丈夫揍你要忍着:到底谁在开“女德班”?

2017年12月07日04时07分来源: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本文封面配图选自《尊严殖民地》,艾玛·沃特森主演,她为女性独立和争取男女平等所做的努力有目共睹。内文配图选自“女德班”媒体报道相关图片。


点击下方音频即可收听童尧老师的温情朗读



最近,辽宁抚顺一个“女德班”火了。


网上几段高点击量的视频,曝光了这个女德班的雷人语录——




“女强人下场都不好”;


“女子点外卖不刷碗,就是不守妇道”;


“浓妆艳抹是违背女子的性德”;


“婚姻四项基本原则:打不还口,骂不还手,逆来顺受,坚决不离婚!”

女讲师一边徒手擦洗便池,一边语重心长:“女人啊,一定要少说话多干活,闭上自己的嘴。”


▲女德班言论


学员们跪着擦地板,耳边传来女讲师的教诲:“男为天,女为地。女子不应该往上走,就应该在最底层。”


▲女德班言论


下跪、磕头、忏悔,是女德班的标配。一名女孩长跪痛哭:我再也不看黄色录像了……


被父母送来的少女,失去最后一点尊严和隐私。


洁身自好、尊重爱情的价值观,在女德班里,变成这样天雷滚滚的警告——


“三精成一毒,专伤不洁女!”


▲三精成一毒


说女子与三个以上男友发生过性关系,精液混合在体内产生剧毒,就会患宫颈癌,换男友会送命的!


有人调侃:这是三精葡萄糖酸钙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这些言论,是不是特别耳熟?


没错,今年夏天,“女德大师”丁璇频繁出现在各大高校、企业讲坛上,风头无二。


▲“女德大师”丁璇


她说: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


“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


“丈夫打你一定要忍,总挨揍的人身体好,不容易闹病”;


“被强奸的女性是辱没了先祖,整容的女性是为了勾引男人”;


“长得漂亮的,喜欢打扮的,就是狐媚相,克丈夫,克家庭,克子女,招灾啊!”


▲忏悔浓妆艳抹


丁女士的种种观点,与抚顺这个女德班,完全是一个妈生的。


只不过,这家女德班像进化了的新物种,言论更加浮夸、疯狂。


开设“女德班”的抚顺市传统文化教育学校校长康金胜,自曝当过黑帮大哥,受到《弟子规》感召,浪子回头,弘扬传统文化。他哥哥康金利自称捅死过人,在监狱蹲了16年,也是被“传统文化”拯救了。


▲女德班创始人康金利、康金胜兄弟


两个来历不明、满嘴跑火车的男人,勒令女人跪下,服从他的“女德”。


可是这个锅,怎么就甩到“传统文化”头上了?!


媒体曝光后,抚顺市教育局回应:“女德班”系无证授课,将予停办,所有学员遣散。


变味的“女德班”像韭菜,一茬割完,又来一茬。


前两年,某地“女德班”就流出令人震惊的观点:


恢!复!裹!脚!


吓得我头都掉了。


▲一些女德班甚至鼓励为孩子裹脚


那么,就顺着女德班的思路,聊聊裹脚这回事吧。


下面几段场景,可能会让你有点不适。


女孩会在4-9岁之间接受这场酷刑。幼嫩的骨骼还没发育完全,更容易“塑造”。


母亲或仆妇抱紧女孩,把她的脚趾往脚掌方向扳,用力压到足底,直到骨头断裂,仅一层皮相连。


女孩撕心裂肺地哭喊求饶挣扎,而身为母亲,依然做着这场刑罚的帮凶。


▲裹脚


她或许忍着泪说服自己:不这么做,女儿长大就没人要。姐姐、母亲、祖母,一代代女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最可悲的事,就是受害人变成施暴者的帮凶。


伤残的脚,用缠足布裹紧,细细密密缝起来。穿上尖头布鞋,三天拆开一次,再把脚趾往下压,终日血肉模糊。


更惊心的是,有的人家会给女孩的脚压上石板、裹进碎瓷,故意让脚化脓溃烂,这样会裹得更小。


清代小说的代表作《夜雨秋灯录》说:“人间最惨的事,莫如女子缠足声,主之督婢,鸨之叱雏,惨尤甚焉。”


更恶心的是,女性的残肢,被男权社会奉为性感的标志。


三寸叫金莲,四寸叫银莲,五寸叫铁莲。越小、越畸形,越具有女性美。


太可怕,不是吗?


更可怕的是,当陋习成为规则,受害者竟变得甘之如饴。


康熙在位时,觉得缠足对女性实在残忍,于是颁布法令禁止,但无济于事。慈禧太后也曾下诏,仍未能彻底废止。


▲网友评论


客观地说,留下无数骂名的慈禧太后,比如今 “女德班”这些讲师开明多了。


被洗脑,是比残疾更可怕的事。


当现代女性只能在博物馆里看见曾祖母辈的裹脚时,另一种精神 “裹脚”却仍在束缚着姑娘们。



洗脑常用金句“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被一群人奉为真理,把女性价值等同于婚姻市场价值。


按照年龄、长相、身高、罩杯、体重、学历、性格、家境等“八项标准”考量女生。一切概括为:让女人更有“嫁值”。


听过一个毁三观的故事:


一个姑娘打胎四次,越来越发现男友十分自私,纠结要不要分手。


面对姑娘的犹疑,“情感专家”答复:“如果你才22岁,那么你还有任性的资本,可现在你都27岁了,还打过那么多次胎,除了他,你还能嫁谁呢?”


女友锦溪,亲身经历过女德班内幕。


几年前,锦溪辞了职。难得有大把时间,加上一直对国学兴趣浓厚,于是交了一笔钱,报了当地一个据说很火的“女子古典德学培训班”。


▲女德班


那时,女德班还没有被曝光,笼罩着神秘圣洁的色彩。


锦溪想象中的课程,是身穿汉服,焚香泡茶,弹琴诵经,琴棋书画。她心里充满了期待。


女德班设在一个陈旧的酒店多功能厅里。学员们坐满后,大门从外面“咔嚓”锁上。按照要求,统一穿上灰色布袍。


满屋子女人,有主妇,有学生,有白领,20多岁到50多岁都有。有的是被丈夫或父母送去“进修”,有的是被公司送去“培训”。像锦溪一样奔着充电去的,是少数。


女人们有的离过婚,有的堕过胎,或遭遇丈夫家暴,或与父母关系冷漠。


讲师厉声说,这些都是她们自己的罪孽,对祖宗不敬重,对丈夫不顺从。


▲女德班言论


接下来种种言论,和今天被曝光的女德班如出一辙。


有个三四十多岁的女子,身体虚弱。讲师教诲她:“这是你的罪孽。夫妻生活,男人有要求,女人不顺从,当然会腰疼。”


台上,讲师慷慨激昂。台下,女人们以头抢地,忏悔自己妇德有亏。


▲女德班言论


痛哭声此起彼伏,夹在一群情绪亢奋的人们中间,锦溪如坐针毡。


▲女德班学员必须严格忏悔


“就像进了传销窝点,后悔得要死,想赶紧逃走,可大门锁着,手机被统一没收了,和软禁没什么区别,想逃也逃不掉。”


锦溪度日如年,苦苦挨了几天之后,终于熬到“结业”。


“花了一大笔钱,买了几天的噩梦。”锦溪懊悔不迭。


《红楼梦》有云: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洗脑只是幻象,背后的真金白银才是本质。


调查仍在继续,女德班里的权力魅影、市场潜规则,终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而对女人来说,在乱七八糟的世界里保持清醒,始终是第一位的。


● 电台配乐:周杰伦《迷迭香》


妍妍的唠叨:


闺蜜最近气的不行。


老太太病了,问题不大不小,就是拖着不去住院,和几个老姐妹寻访什么乡野中医,又是针灸又是放血,跑来跑去,光折腾体力了。


两代人吵起来。


老太太说:"单方气死名医,高手在民间,你懂个屁。"


闺蜜也气:"这话说的是以前,现在有网络,什么神医神药不被立刻发现,还等着被你挖掘!"


我们确实有很多"老话""老传统",但它们的存在,是适合当时的社会环境,和今天已经完全不匹配。


不能把"传统"一律当高帽顶头上,你也知道去洗抽水马桶,而不是号召全家人上旱厕。所以,女德班这样的"学习",我只能呵呵了。


妍妍


● 听说点赞的人会更美 ●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