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出海:催了一遍坏账率还超20%,没钱就拿摩托车抵债

2017年12月13日09时43分内容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现在大家都觉得这里有很大的市场,是一个蓝海,有很多钱赚,我看到的全是风险和恐惧。”

本文共计4207字,阅读时间8分钟。



记者 | 刘景丰

编辑 | 赵力

“我准备再干一个月就撤了,已经有这个计划了,风险太高,市场太热。”印度尼西亚某现金贷平台创始人徐波(化名)对寻找中国创客记者说。


12月1日,国内监管部门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对国内现金贷平台、网络小贷平台进行全面整顿,持牌经营、利率限制、催收规范,停发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一条条规范就像一个个“紧箍咒”套在现金贷平台上。


紧随其后,12月8日银监会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办公室印发《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决定严格网络小额贷款资质审批,规范网络小额贷款经营行为,打击和取缔非法经营网络小额贷款的机构,并要求2018年1月底前完成摸底排查。对于不符合相关规定的已批设机构,要重新核查业务资质。


在此形势之下,出海成了国内一些现金贷平台的救命稻草。


根据国内出海服务平台蓝船出海的数据显示,不完全统计,今年10月底国内出海东南亚的现金贷平台不超过30家,目前这一数字要超过40家。而印尼国内从事现金贷的平台(包含当地企业和中国出海企业)数量要超过50家。


现金贷企业数量的增加,直接导致当地企业竞争的加剧。首先流量成本成倍上升,从20元左右翻升至百元以上;其次技术设施薄弱,人才紧缺,运营成本上升导致盈利周期加长;此外,当地目前还没有出台明确的监管政策,导致现金贷借贷利率混乱。金融科技出海热下,中国的现金贷平台未来机遇还有多少?


现金贷出海,已有70家企业赴当地考察


“国内认识的做现金贷的都来了,粗略估算,现在在印尼做现金贷业务的和考察打算做现金贷的企业得有100家左右了,其中约90%是中国的企业出海到这里来的。”徐波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


徐波是一家在印度尼西亚做现金贷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创始人。


2016年,中国的现金贷正如火如荼,徐波另辟蹊径,来到东南亚的印尼,按照中国的模式做起了金融业务,包括消费分期和现金贷。


在他之后陆续有十余家中国现金贷企业来到印尼,包括一些在中国从事现金贷业务的从业者直接来到印尼创业。


“我们是在今年才来到印尼的,产品上线2个月下载量就超过5万,注册人数接近5万,这还是在没有做任何推广、靠自然流量和口碑传播实现的获客。”印尼现金贷创业者刘唐(化名)说。


这样的成绩,在今年的中国现金贷市场是不敢想的。据了解,截至今年下半年国内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接近3000家,新手入局很难再分一杯羹了。


而印尼不同。数据显示,2.65亿人口的印尼,19-27岁的蓝领人口有7000万规模。从收入上看,当地普通公务员的收入约为1500-2000元人民币,大多数人的工资只能负担日常开销。而且他们的借贷渠道也十分有限。数据显示,印尼仅有36%人口拥有银行账户,持信用卡的人仅有2%,银行借贷利率在12%左右。现金贷平台更是少之又少。


种种迹象表明,这会是一个非常具有潜力的市场。


“潜力的确有,但是再大的市场也无法承受一窝蜂地开发。”徐波说,他已经在印尼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现金贷热潮。


首先是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平台数量的不断增加;第二是相关的金融科技服务公司、风控数据公司、流量平台等一波一波冒出来。


一家在中国注册的名为“纵情向前科技”的平台也在印尼开展了现金贷业务,“能够感受到,印尼的现金贷企业的确多了,目前在当地落地的中国现金贷企业在30家左右,如果加上最近这一个月从国内去考察准备做现金贷业务的企业,这一数字可能在100家左右。”纵情向前科技创始人兼CEO雷厚义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


企业数量的增加,一个新的矛盾产生了。“我们的投资人明确告诉我们,不允许接受媒体采访,任何的发声只会引来更多的参与者让竞争恶化。”一位在印尼做现金贷业务的创业者颇无奈地说。


这种情况下,出海印尼的国内企业被分成了两个阵营:在抢滩中占得先机的创业公司,拥有了部分客户,风控、数据正在积累,面对越来越多的国内同行的到来,他们试图让后来者冷静对待,而不要一窝蜂地迎来;另一方则是对这个偌大蓝海市场的向往者,在他们看来,国内现金贷的先驱已经做出了榜样,能抓住印尼这波现金贷浪潮,就能再造财富神话。


某现金贷平台在印尼当地进行地推


流量成本翻10倍,盈利周期拉长


但是神话并没有那么美好。


现金贷参与者数量的暴增,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让流量成本飙升


“10月以前,我们一个通过(放款审核)的用户成本大概是20-30元人民币;而从11月下旬到现在,获客成本最低是120元人民币,最高的能达到400元人民币,流量成本翻了10倍。”徐波说。


对于现金贷从业者来说,“流量”一词并不陌生。所谓流量,就是平台获取的借贷人的数量。在印尼,现金贷的借贷人,主要通过第三方代理公司、广告公司、Facebook、Google Play、工具类APP、现金贷导流平台等获得。


据徐波估算,目前在印尼有约50家现金贷平台在流量平台买流量。“我们的流量费是按照竞价排名方式计算的。之前是一二十家平台在买流量,可现在突然变成四五十家平台在买流量,费用自然就升上去了。”徐波说。


尽管认同流量价格的上升趋势,但雷厚义并不认为价格已经高到天际。“我们的平台还有一周多就上线了,按照我们的了解,印尼那边的获客成本在50元人民币左右是正常的,超过100元人民币的说法不排除虚高的成分。”


他认为,把流量价格夸大,一方面有可能是创业者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给后来者降温,“毕竟市场容量就那么大,如果竞争者从100家升到500家,企业会很难做。”而另一方面,也不排除是因为企业运营的关系导致流量成本高,“市场还处在起步阶段,平台会压低通过率,这也会抬高自己的流量成本。”雷厚义说。


流量成本高升,同时也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当地基础设施薄弱,征信、数据、电信都需要重新搭建或者提升。“一般每家现金贷企业投入期为5个月时间,仅注册公司就要花四五个月时间。”徐波说。许多时候,都是边注册公司,边搭建体系,甚至没等证件下来就开始营业了。


不仅徐波,在记者采访的多位印尼现金贷创业者的经历中,这几乎是出海现金贷创业公司无法避免的。


“很明显我们是亏损的。”徐波表示。现金贷公司仅投入期就是5个月,这段时期公司属于全部投入,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处于“裸奔”状态。


这种亏损状态并非一家,而是市场普遍状态。“据我们了解,还没有哪一家现金贷平台说自己已经实现盈利了。”国内出海服务平台蓝船出海COO金祥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


所以流量成本就扼住了现金贷平台盈利的喉咙。“现在流量成本这么高,利润会被直接吸走,没有盈利空间,只能不断买量、不断做用户、不断打新。至少需要八到九个月才能赚回来,盈利周期至少被延长了半年。”徐波称。


尽管如此,这一波浪潮却并未就此减弱。金祥称,目前向他们咨询国外现金贷现状和预约出海服务的现金贷平台数量也在十余家,“这波浪潮还在延续,短时间内不会消停。”


“现在的流量成本都这么高,下个月会是多少呢?没人敢预测。最后这个市场应该是被几家公司垄断,新来的公司很多将会成为炮灰。”一不愿具名的印尼现金贷创业者称。


线上风控靠人工,坏账率超过20%


即便拿下流量,风控和后期催收也是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国内现金贷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风控和催收体系,而印尼的状况则落后许多,“相当于3年前中国的水平。”徐波说。


就算一些做得比较好的平台,也没有能力搭建纯线上风控。“实际上当地所有现金贷平台的风控都是非常原始的状态。”雷厚义说。


这是在因为在当地,既没有征信数据,也没有成规模的风控公司,自动化很难,大多时候都是各个公司自己搭建风控体系。“所谓的线上审核,实际上是申请人线上填完资料,公司再由人工线上审核,甚至还要电话核实借款人信息。”徐波说。至于更多细节,他称不方便透露。


这种风控,其作用也可想而知。徐波透露,当地现金贷平台M1(30日内)的坏账率为25%-30%;催过一轮的坏账率还在20%左右。


在当地做催收,一定要找当地人组建团队,这是当地现金贷公司的铁律。“这里不同于国内,印尼是一个宗教国家,经常会有一些游行,所以催收需要很谨慎。我们经常碰到一些这样的情况,借款人去世了,款项催不回来;找不到借款人的地址,无法催收;碰到当地一些比较特殊的人,也没法儿催收。最后这些钱只能打水漂了。”徐波说。


他也经历过一个既好笑又无奈的事情:催收人员在当地催收,对方没钱还了,结果催收员收回来一辆摩托车。“很有当地特色。”


印尼当地催收人员催收回一台摩托车


年利率超300%,监管政策至今未明


运营成本的抬高,似乎可以预见,当地的现金贷利率也必然高涨。


印尼一名第三方公司负责人称,当本地银行的年存款利息为6%,年贷款利息超过12%,比中国的银行利息高出一倍。在这种情况下,现金贷平台自然也将利率定在比较高的水平。


尽管普通工薪阶层收入并不高,月工资在2000元人民币左右,但是他们对现金贷的接受程度比较高,部分白领、蓝领人群是现金贷的主要客户,一些没有固定工作的打工者也开始接触现金贷,主要集中在繁华地域。


“不像国内,印尼本地没有出台利率的限制政策,所以现金贷平台的利息多是自己定的,常见平台的年化利息在300%左右。”徐波说。


“在这里有些做现金贷的企业给人的感觉就是赌博,比国内还混乱,月利息20%、30%的砍头息,中国早期的那一套全都搬到了印尼市场。”徐波说。


一名在印尼当地做现金贷业务的工作人员向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展示了一张微信群聊的截图。一名现金贷从业者称,“关于当地的法律法规,我们都不清楚”“所以犯不犯法,具体哪方面违法我们都不清楚,现在我们都是以身试法”。


某现金贷出海群聊截图


这种现象的存在,一方面是参与者增加导致了市场混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地政府对现金贷监管的疏忽。


公开资料显示,印尼金融监管部门包括当地央行和OJK(金融服务监管局)。目前印尼对金融科技公司只颁发两种牌照,一种是支付牌照,一种P2P借贷牌照。而从事经营现金贷业务,后者必不可少。


但当地的现金贷,并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有知情人士称,印尼当地监管部门已经在着手制定小贷方面的牌照,原定于12月底出台,但目前还没有确切政策。


尽管目前政府对现金贷监管不严,但未来无法避免“翻旧账”的风险。“如果政策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有可能会对中国出海的现金贷企业造成很大的影响,钱进来之后不能流动,封闭在当地。甚至贷出去的款也可能打了水漂。到那时,必死无疑。”刘唐称。


转型、撤退,出海的现金贷还能维持多久?


“我觉得最后的情况就是,要么跑出两三家,或者政策一刀切后一拥而散,全部都撤掉。”徐波略带悲观地说。


但是好在有一点,一些公司并不只是做现金贷业务,还开展消费分期的业务。印尼当地年轻人对电子产品比较热衷,分期消费未来或将成为一个爆发点。


“如果不让搞了,肯定还得回去。因为现金贷就是一个来得快、去得快的项目。”刘唐说。这样的心理,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一家在印尼做现金贷一站式落地服务的公司也感觉到了一些变化。该公司主要为印尼的现金贷初创公司提供代注册、系统搭建、牌照申请等服务。“有客户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我们已经接到100家业务了,一定要告诉他,他要立马撤退。”该公司负责人称。


“我准备再干一个月就撤了,有这个计划了,风险太高,太热了。现在大家都觉得这里有很大的市场,是一个蓝海,有很多钱赚,我看到的全是风险和恐惧,我以前是胆子比较大的人,现在经历了现金贷这一波浪潮以后,我胆子越来越小了。”徐波说。


与徐波观点相同的是一名关注东南亚金融科技的某投资机构投资经理:“我对目前这波中国现金贷出海形势并不看好,我在那里观察了好几个月,发现他们大多都是去做短期的,团队、模式、产品都不行。”


但也有一些人对撤退的说法表示怀疑。“竞争是比较激烈,但没有到达谈撤退的地步。目前印尼当地已经上线的现金贷平台也就50多家,但的确开始热了。”雷厚义称。他加入的现金贷出海的群聊中,以前每天仅有一两个人咨询出海的事情,现在每天有七八个人在问海外现金贷的发展情况。


“去的人太多了,就会导致当地整个生态急剧恶化,所以这种担忧是有道理的。但是最终是否撤退,不仅要看竞争程度,还要看不同公司的体量和实力。他说。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