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法律是公正的,但结果却未必

2017年12月13日11时27分内容来源:闺友


最近几天,江歌案开庭审理。原定五天的庭审时长,让人的一颗心就像放在跷跷板上,七上八下,不知道最终局面会向哪方倾斜。

原本,在我们平头百姓的认知里,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陈世峰杀人伏法,既然已经被抓获,自然有法律会来惩罚他。大众除了联名上书,其他也操不上什么心。

而刘鑫因为没有直接责任而不必负法律责任,但因其忘恩负义,所作所为太令人齿寒,故而大家都把舆论的枪口对准了她,想让她在律法之外,受到道义上的指责,付上她应付的代价。

但是,这两天的庭审下来,大家开始发现一个原本板上钉钉现在却岌岌可危的可能。

那就是:原本陈世峰杀人是显而异见的事实,但是,在辩护律师的巧舌如簧下,他不但很大程度上不会被判死刑,甚至还有可能逃脱重罪。

在庭上,他的辩护律师称,陈世峰并没有蓄谋杀人,他是在与江歌起争执时一时情绪不稳而导致激情杀人,只能算误杀。江歌被刺中第一刀时就已经毙命,并不是其后补的那么多刀才致她于死地,所以不存在故意杀人。

这种操蛋的逻辑,听着是不是觉得很荒诞很愤怒也很无语?

没办法,日本的法律承认这样的辩护逻辑。

目前,证据的关键在于致江歌于死地的那把刀,究竟是陈世峰带来的,还是刘鑫递给江歌让她自卫的。

如果是前者,还能证明陈世峰蓄谋杀人。如果是后者,那结果就悬了......

前两天,各个自媒体为了搏眼球效应,纷纷拿陈世峰的供词做标题:刘鑫,是你把刀给了陈世锋......

唉,殊不知这样的舆论导向,等于在帮陈世峰脱罪啊。

如果陈世峰最后真的以杀人未遂脱罪,你是不是很想长叹一声:既无正义与公平,还要法律何用?


是的。法律是公正的,但结果却未必



再严谨的法律,都有其无法概全之处有时候,程序越公正,越有空子可钻。

也的确有些律师,或为了打赢官司,或为了高额的代理费,削尖了脑袋来钻这些『空子』比如美国的世纪大审判『辛普森案』

美国的黑人体育明星辛普森被控杀害前妻与另一名男性。搜集到的证据都对普森不利,明眼人都看出辛普森没戏了,但是,他楞是凭借『梦幻律师团』(集结了美国最优秀的几十名高级律师),成功洗脱了罪名。


这当中,若没有律师团们寻根究底,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工作态度,辛普森是不太可能脱罪的。

当时,提供最有力证据的是一个白人警察,戏剧性的变化也出现在他身上。

美国法律对种族歧视把关特别严,警察在做证前,法庭经过各方调查,都证明他没有种族歧视,他甚至发誓『黑鬼』这两个字也没出口过。

但辛普森的律师团们掘地三尺,居然找到了一些录音材料。那是一个剧作家为了收集美国警员的生活素材,与这名警察通电话的时候录下的,这些录音文件里有大量攻击黑人的言论,过份的,甚至宣称洛杉矶城里的黑人都应该枪毙。

有了这份录音文件,辛普森的律师们就以警察有做伪证的嫌疑为由,使得那些有力证据全部作废。

律师这个角色的重要性,在辛普森一案中,真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而江歌案中,陈世峰的律师也在剑走偏锋,把陪审团和法官的思路往操蛋的逻辑上引。

陈世峰能否逃脱重罪,这个律师很关键。


江歌案中,还有一个关键是陪审团。

与我国法律不同,日本的法律借鉴了西方的陪审团制度,但又有不同。西方陪审团只参与庭上定罪,而日本的陪审团还会参与量刑。所以,他们的角色,在江歌案中也很关键。

(在此要先说明下,西方的陪审团制度,是指由十二名普通人组成陪审团,在经过一系列听证后,对正在审理中的案件做出最终判决。这些人并非法律从业者,而是随机抽取的普通人。只要你有兴趣当陪审员,都可以去递交申请。)

美国和俄罗斯曾一前一后拍过一部专门讲陪审员的影片,叫《十二怒汉》。两个版本对比,俄罗斯版偏感性,美国版偏理性。

美版的推理严谨缜密,台词经典,充满了正义的力量。而俄国版因其感性与随意性,戏剧张力更强。

俄国版《十二怒汉》剧照


俄国版的故事很简单。

一个车臣少年被控杀害了他的继父。案子看上去脉络分明,有证人举证,证据确凿。

庭上的程序走过一轮后,由陪审团做最后的退庭商议,交出统一意见,来裁定少年是否有罪。

于是,一群素昧平生的人坐到了一起,去决定另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的生死。

生命真的,或轻如鸿毛,或重如泰山。

俄国版《十二怒汉》剧照


剧情是通过十二个陪审员之间的舌战及心理战展开的。

从一开始的十一个陪审员都认定少年有罪,到最后十二人全盘推翻定论,判少年无罪。这其中的风云突变,真的述尽人性与社会成因。

其中印象很深的一幕是:其中一名陪审员(守墓人)指着学校里因为复杂人际关系而四十年不换的具有腐蚀性的管子,指责现在的俄罗斯人已经没有了灵魂。于是,在座的11人,因这一问责开始审视自己的良知与灵魂。

再接下来,峰回路转,一环套一环,就象串烧般,A的遭遇扯出了B的故事,C的发言触动了D的心结。

而这些故事,足以影响他们对这个案子的判断。就像现在,国内与日本的诸多外界舆论也会影响那些陪审团成员的判断一样。

俄罗斯版的《十二怒汉》中,还有个家伙对一个经商的陪审员所做的联想力测试,也让我深感震惊。

他通过形象的描述,引诱商人陪审员在想象中亲历一个犯罪现场,他步步深入的诱导成功地击溃了商人的心理防线,迫得他改变了原先对少年无罪的判定。


我由此想到了TVB政法剧里那些律师,擅长以咄咄逼人的态度,假设犯罪事实,一步步拟定框架,迫得被告或者辩护人心防崩溃,最后钻进他的圈套里,罪名成立。


一个厉害的律师在庭上的表现,完全可以扭转不利局面。


美国一部很早的黑白电影《控方证人》就完美地展现了这一点。双方律师在法庭上的辩论精彩绝伦,最华彩部分,当属对抗式庭审。双方律师在法庭上对证人进行交叉询问。

如果证人撒谎,在犀利的逼问下,大多难以自圆其说,最后露出马脚,除非心思极其缜密智商超群。即便证人没撒谎,也有可能自乱阵脚忙中出错。

而厉害的律师能够通过这一环节找出证人证词中的逻辑错误,从而推翻证人的证词。

《控方证人》里的老爵士律师


所以在江歌案中,刘鑫出庭作证已经不是说几句话这么简单。

照现在的形势分析,如果她说刀是她递给江歌的,那么,陈世峰的蓄谋杀人就会变成自卫误杀,还有可能是未遂,量刑极轻。

如果她说刀是陈世峰带来的,但是她之前与江歌妈妈会面过程中如有撒谎行为的证据被被告律师找到,她就有可能涉嫌做伪证。

如果因为她之前与江歌妈妈的冲突,导致被告律师有她受外力胁迫作证的证据,那么,她的证词也有可能以妨碍司法公正的理由被判决无效。


所以,无论她说真话也好,撒谎也罢,在庭上,都有可能出现戏剧性的变化。

在辛普森一案中,辛普森后来就凭着一双尺码不符的手套脱了罪,他的『梦幻律师团队』也得到了天价报酬。

鉴于陈世峰在庭上毫不悔过、冷血狡诈的表现,在情感的认知上,完全无法接受他逃脱重罪的可能。一想到江歌妈妈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为了让陈世峰被判死刑,在痛失爱女的煎熬里做了这么多努力,真的无法想象那不堪的一幕出现。


江歌妈妈在日本街头筹集判陈世峰死刑的签名


可是,走完了所有公正的程序,最后面临不公正判罚的例子也一直在发生。

我想起有一年,去听了一场北京高院的法官何帆的讲座,他讲到『少杀慎杀』的司法精神。

从前我是个情绪激烈的人,只知道杀人就要偿命,最听不进这等处事态度。后来,自己亲眼目睹过冤案错案的发生,才理解了这一精神的进步意义。

英美『宁可错放一千,也不可错杀一个』的司法精神的确帮一些蒙冤的人洗脱了罪名,但也使得许多有罪的人逃脱了法律的惩罚。

但是,就如同辛普森案所示,关心此案的美国人或许有百分之五十的人觉得是错判,可是百分之一百的人肯定辛普森受到了公正的审判,不管结果是不是公正。

逃脱惩罚的只是个体,法制的框架依旧独立,没有任何权力能够凌驾其上,这也算是以非正义的代价换来的正义吧。

别无选择之下,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扫描上图二维码,加入闺友读者群

和闺友一起成长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