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释放压力,越跑步,心越强大!

2018年1月22日08时11分内容来源:跑步吧

跑步招来风险,但也带领我超越平静、和谐,以及日复一日的平顺运作。


开始跑步后,我才发现放轻松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只要听从专家的告诫就很简单。「避免压力」,医生这样提醒,我照做。「减少紧张」,心理医生如此建议,我照做。「放下不安定的心」,牧师安慰道,我也照做。

当你不具备桑塔亚那所称的「最强大的热情」,即对工作的热爱;当你一辈子都独来独往,最大的渴望就是不参与不搅和;当你遇见的大部分人都不如你想法多且有趣;当你的内在心灵比外在生活更真实时,要做到上述医生与牧师的建议,完全不费力。


跑步并未改变这件事,我依然是骨架细小的孤独者,爱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我无法对任何企业、任何机构或任何人,产生兴趣或拥有天分。然而,除了这项限制之外,我现在可以接受无限的可能。


对平凡人而言,同意过得平凡也许是种常识。但如今,每件出于本能、出于直觉、超越逻辑的事情都告诉我,其实并非如此。它们告诉我,跟「应该成为的我」相比,如今的我只算是半醒着。



它们也告诉我,与威廉·詹姆斯一样,我只运用了心理与生理能量的一小部分。跑步带给我这些观念,它使我成为一名运动员,纵使我已经垂垂老矣,但它仍促使我朝向新的目标出发。


如今,我接受压力,甚至寻找压力。我不再回避现实的我与理想中的我之间因落差而形成的紧张关系;对于已实现的目标与应达成的任务这两者间所产生的差距,我也不再加以漠视。我明白自己尚未过上完美的、值得再活一次的日子。而且,当马斯洛暗示平静、适应、自保与调适是负面想法时,我知道,他是对的。


跑在路上的那一小时,我不接受任何负面的想法。刚开始时我可能迈着轻松的步伐,但很快地,山丘出现在眼前,我必须克服它,每座山丘都是一种挑战。在我气力用尽到达山顶之前,没有任何痛苦或喘息能阻挡我。而且,即使在这个时候,我还希望这座山丘能有更高的山头。



这肯定是疯狂的行为。要身体健康,并不需要这么做,事实上,健康还可能会从这个似乎是体适能运动所不必要的范围中流失掉。此外,这个范围也相当危险,因为就在超过身体负荷时,也存在着过度训练的可怕威胁,随之而来的是筋疲力尽与心智耗弱,漠然呆滞与意志消沉。而且,就像身体的压力会影响心理般,扰乱心灵的紧张同样也会对身体造成类似的影响。


然而,若这些危险存在,与之相反的说法也会是真的。也就是说,当你与自己做生理上的竞赛时,你将完全从中受益,也会有足够的能量来完成这些事。真正的问题,是要去发掘这些储藏起来的能量。



我的方法是跑步,那是我创意之轮的轴心。在这段时间,我是运动员,是诗人,是哲学家,甚至是圣徒。


跑步招来风险,但也带领我超越平静、和谐,以及日复一日的平顺运作。跑步时,我看出我最重要的不足之处,以及我身心的不完满。而且我明白,唯一的答案就在于将自己推往极限;或者在于绞尽脑汁,以精确的文字来表达真理;又或者在于寻求自我和宇宙的意义。


虽然如此,专家也可能是对的。压力是个杀手,紧张会导致神经官能症,不安的心可能会走向绝望。但若没有它们,我们的能力将停留在真我之下。如果你想,你可以过一个不冒险的人生,远离炼冶场,远离炽火、烈焰。但你要知道,喜悦、幸福与美好人生,往往是意料之外的插曲,它们只存在于永无止境、高强度、紧张且不停歇的自我追寻的旅程中。

摘自:图书《越跑,心越强大

-END -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