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世8年后,麦昆在这座马厩里活了下来

2018年2月13日09时03分来源:识尚东西



对这几年时尚界后起之秀都脸熟的话,你一定不会对Craig Green这个名字陌生。


自从2015年春夏伦敦男装周上,那一队列里走下来的“宁采臣”吸引了整个时装界的眼球后,现在的Craig Green已经成了伦敦新生代设计师里的领军人物。


图片来自Vogue Runway


天马行空但又兼具实穿和舒适性的设计,让Craig Green吸引到了Drake和Rihanna、甚至新晋独立音乐女王FKA Twigs等等一大票明星粉丝。


以上2图来自Pinterest

图片来自i-D Magazine

最近,Craig Green的品牌设计工作室把新家搬到了伦敦码头区。8个全职员工,窗外就能看到泰晤士河的绝佳地段,看起来一切都符合这位新兴设计师日渐成熟的品牌经营模式。


不过他说:“我还是迷恋这里。”


“这里”,指的是东北伦敦Haggerston地区的一处维多利亚时期的马厩。自从2015年开始,它一直是Craig Green的工作室所在地。


图片来自金融时报


而这座看起来略有些脏兮兮的马厩,真正的主人,其实是麦昆生前就已经出资设立的Sarabande基金会。



图片来自Pinterest


2月11日,刚刚过去的周日,是麦昆自杀离开这个世界8周年。


怀念他的人很多,但在这个Alexander McQueen品牌设计正在变得越来越乏善可陈的时候,却有人注意到这个由麦昆本人创立、至今也不过11岁的基金会,原来才是真正让Lee作为设计师的狂热和天马行空所传承下来的载体。



2007年创立这个基金会的时候,麦昆并没有用自己的姓名Lee Alexander McQueen命名它。“Sarabande”,是他当时刚推出的2007年春夏女装系列的名字。


以上2图来自Tumblr

Sarabande基金会的负责人名叫Trino Verkade,是麦昆生前在自己品牌的左右手。


时间回到1994年,操着满嘴利物浦英腔的Trino认识了麦昆。两个陌生人就像多年好友一样迅速玩到了一起,麦昆顺势邀请Trino给他做个人品牌的PR。


说是PR,其实这时候的麦昆工作室,就只有他自己和Trino两个人。


就像现在任何一个刚成立的工作室一样,每个人都是身兼数职。Trino除了是麦昆的媒体联系人,还是他的工作助理兼会计。Trino和麦昆之间,甚至只有她有钱买了一辆破旧的菲亚特,于是连把衣服从工作室送到秀场的任务,都落在她肩上。


Trino Verkade

图片来自Financial Review


这样的合作,Trino和麦昆一干就是16年,直到2010年后者的生命戛然而止。


如果说买下麦昆第一个系列的Isabella Blow是他的伯乐、在他之后接手品牌的Sarah Burton是后继有人,那么Trino就是麦昆整个品牌的顶梁柱。正是麦昆的设计天才,加上她的商业头脑,成就了时装史上可以说独一无二的Alexander McQueen。


2016年,Trino还正式出任了

印花女王Mary Katrantzou的品牌CEO

图片来自Business of Fashion


8年前麦昆去世之后,除了家人、慈善捐赠、以及他生前最爱的斗牛犬之外,遗产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Sarabande基金会。不过由于遗产的分配与办理流程繁杂,直到2012年,基金会才正式收到了这笔款项。



钱一到账,Trino立即展开了为Sarabande基金会物色“大本营”的工作。她几乎立即就看中了前面提到的这处马厩,然后又等待了两年,直到2014年才拿下了它的产权。


曾经与麦昆本人合作设计品牌门店的建筑师William Russell也参与到了这栋建筑的改造工作中。他和Trino一起,将总面积超过8500平方米的室内空间改造成了多个办公室、一个大型画廊,以及12个独立设计工作室


甚至装饰品都让人无时不刻不想起麦昆:墙上挂着的45件艺术品,全都是麦昆生前的私人收藏品;而门厅里的家具,也都是从他家里搬来的。


图片来自1 Granary


但这些都不是Sarabande基金会真正让麦昆“复活”的原因。


自从设立以来,Sarabande基金会每年都会选择6名学习时装设计、珠宝设计或Fine Art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在这座马厩改造完成后,其中的12间独立工作室,则是会选择有潜力的艺术设计类毕业生,提供给他们作为刚毕业后的事业起步“大本营”。


这些工作室,连租金都出乎意料的低:在周围平均租金为每平方米30英镑起步的这个地区,Trino却把工作室的租金全都压到了只有每平方米10英镑的水平。


一般来说,被选中的毕业生可以自由使用工作室1年,不过品牌发展顺利的话也能多待1-2年。Craig Green就是这里的第一批入住设计师,直到今年,Trino觉得他的事业已经发展到不需要基金会支持的强大程度,才把他“扫地出门”了。


Trino和Craig Green合影

图片来自金融时报


当然,Craig Green还不是Sarabande基金会这些年扶植出来的唯一设计师或者艺术家。


除了他之外,事业从这座马厩里成功起飞的,还有以针织设计成名的圣马丁毕业生Serena Gili,她和新兴设计师Grace Wales Bonner的合作款在惊艳了不少人。


以上2图来自AnOther Magazine


另外,珠宝设计师Charlotte Garnett也在这里开发出了她别具匠心的“减压”珠宝系列,很快就打入了伦敦本地的独立小众设计师市场,站稳了脚跟。


图片来自Pinterest

图片来自wallpaper


选择并且扶植了这么多新生代设计师,显然不是Trino能一力完成的。


实际上,不少麦昆的生前好友,都参与到了Sarabande基金会对助学金学生、低价工作室毕业生的遴选和培养工作中来,包括大师级摄影师Nick Knight、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主管Andrew Bolton、黑珍珠超模Naomi Campbell、时装设计师Giles Deacon……


Giles Deacon(左)也是

Sarabande基金会目前的捐赠人之一


而对学生的挑选范围,也很是宽广:中央圣马丁时装设计专业本科和硕士,UCL斯莱德艺术学院的纯艺硕士、拉夫堡大学面料设计专业本科、诺桑比亚大学纯艺硕士、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时装设计本科、邓迪大学珠宝设计专业本科……


受基金会帮助的设计师Katie Roberts-Wood

在工作室里的面料实验一角

男装设计师John Alexander Skelton

也是基金会目前支持的设计师之一

以上3图均来自金融时报


到现在为止,Sarabande基金会向学生们提供的助学金总额已经达到了77.5万英镑,而自掏腰包补足12间工作室的运营成本,每年也需要大约3.5万-4.5万英镑。


但无论Trino还是其他参与到其中的时尚领域前辈们,都觉得这一切非常值得。Nick Knight就这样说道:


“我选中的一个奖学金资助对象,她为了支付自己的学费,甚至选择以实验对象的身份参加到医学实验中。这得是多大的热忱!”


“Lee(也就是麦昆)一向对充满模糊感、颠覆性、常人难以理解的事物感兴趣。他肯定希望能帮助所有这些工人阶级出身的孩子们,他们连坚持下去的资金都没有,和他当年一模一样。”


年轻时候的麦昆

图片来自Culture Whisper


有人说,现在的时尚设计类学生们,不是富二代都坚持不下来,因为干这一行,需要的投入太多。


还有人说,大师的年代已经结束,麦昆也许是最后一个出身低微、但仍然成为了一代大师的不世奇才。


这一切说法或许都没有错。但有这样一栋马厩、一个基金会,让所有那些和当年的麦昆一样对这个行业充满热情的穷学生们,有理由和能力坚持下来……


在麦昆去世后的第8年,这让我感觉,他仿佛从未离开,还在身边。



作者 | 维克多

I miss you, Lee.


内容参考金融时报、Vogue Runway

图片除标注外均来自网络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