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爱的路这么艰难。

2018年2月14日07时26分来源:LinkedIn

前几天看了陈可辛导演的《三分钟》,因为妈妈工作不能回家,孩子只能在车站与她相聚3分钟的故事。


这样比起来,我已经很知足了。虽然回家仨小时,抢票半个月。




春运大潮如约而至,扛起归家的行李时心中有一丝丝顾虑:年后怎么回公司啊,现在了还没抢到票。


边排队检票,边时不时掏出手机看看抢票软件,心中盘算着要不要坐大巴车赶回来。


旁边跑来一大哥,冲到了队伍最前面,焦急地说了几句话,队首的人就侧身让大哥先进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大哥扛起半人高的包袱脚下生风被拦在了安检前。



回家的路可真难啊。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刘十九。身体里没住远方和信仰,只有故乡和匆忙,是个俗人。





“我的车就要到点了”


车站里能看到人间百态。


读者@chyna4就说,在火车站看到了一位衣着过时,还挑着扁担的老爷爷。


旁边阿姨斜眼用余光撇他,用表情表明了自己对他的厌恶。


但老爷爷身上似乎有那个时代特有的年代感,明亮的眼神是很多衣着光鲜的人都没有的,身上的精气神和状态让我联想到,王力宏在《无问西东》里流露出的少年感。


他的珍贵我都能看得到。



抢到票一般只是回家的第一步,大家和春运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十几个窗口检票,依旧排得蜿蜒。


旁边队伍的男孩踮起脚来向前张望,时不时掏出手机看一下时间,对照着大屏幕上的发车时间表,喉结上下滚动,充分暴露了他的焦急。


他一手紧紧地攥着拉杆箱,不时转动几下,可以明显看出他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只差把“误车”俩字刻在脸上了。


他装作不经意似的用余光撇了一眼前一个人的车票,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做了半天准备,终于鼓足勇气碰碰那人的肩膀,“您好,我的车快要到点了,能和您换下位置吗?”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小心翼翼和不确定,期待又怕受伤害大概指的就是这样吧。


前面的男人答应得很痛快,一看就是时间并不着急,随后拉着箱子站到了他的身后。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住和男人道谢。男人摆摆手,谁都有个着急的时候。



首战告捷的他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果断地又拍了拍前面女生的肩膀,并告知了自己的诉求。


女孩的耳朵里塞着耳机,没听清,摘下耳机问,“怎么了?”怕女孩不答应,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车票,向她证实自己是真的要晚点了。


他就这样争取队伍里每个人的同意,一个一个往前换。


但是时间不等人,他验完票,拉起箱子跑得飞快。大家都知道,即便进了站,他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马上就停止检票了”


“不好意思,借过。借过,不好意思。”他一路喊着,跑得跌跌撞撞。


好不容易冲进了候车大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工作人员的广播就像如来佛祖压下来的五指山一样,“XXX次的列车就要停止检票了,请还没检票的乘客速到6号检票厅进行检票。”


这趟车赶不上,怕是真回不了家了!他拖着死沉的行李箱,艰难地跑着,因为吃力,有些像老鸡啄米。



工作人员大声催促着他,“快点快点,马上就停止检票了。” 口袋里的手机不住地震动起来,他也管不上了。


赶车也是有技巧的。在这种时候,一定要表现出对家的渴望,对上车的势在必得,对检票员等待的感激。


如果额头上能适时地流下几滴汗水,那就再好不过了。



屏幕上的绿字在一瞬间变成了“停止检票”。千万不要放弃希望!善良的检票员不会为难一个归家心切的漂泊者,冲啊!


终于看到了回家的车。而缓慢行进的电梯正拼命挽留他,他拎起行李,从电梯上靠右站的人身边一路挤下去,没等跑到自己所在的车厢,提前蹦上了车。


他掏出口袋中的车票,检票时印上的“已检”已经被蹭花,红呼呼的一片。

“终于能回家了”


上了车,也算是历经了80难,只差最后一难即可成佛。


如何穿过三节车厢到达自己的座位成了他最大的劫。


用读者@weixs的话来形容:穿过春运时的车厢,就是穿越华容道。


行李架早就被塞满,过道上、座位下、挂钩上到处都是行李,还有不少买了站票的人,比起高峰时的地铁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推着箱子准备进攻,“不好意思,让一下。”“来来来,借过。”


为了通过仅余十几公分的过道,他要使出挤地铁的绝技了:先将箱子举过头顶,然后当众劈了一个叉,呼哧带喘地穿过了人群。



买了站票的乘客因为避无可避,被他撞了好几次。对方皱着眉挺直身体,企图让他迅速通过,他只好不住说着抱歉,然后从人肉搅拌机里拼命挤过去。


回家好难啊。


终于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坐着一个小姑娘,他说不好意思,103号是我的位置。


对方也说不好意思,她的男朋友坐旁边,方不方便换个位置。小姑娘都面带歉意地开口了,他似乎只能做个好人。


终于踮着脚挤到小姑娘说的那个座位了,上面依旧坐着人。看到他,那人马上起身,是个买了站票想要歇歇脚的乘客。


他把腿岔开,把行李箱夹在腿中间。


不管怎么样,终于能回家了。



他对面座位上的小朋友正在看小猪佩奇,两眼一动不动。旁边的阿姨在看《花千骨》。周围传来各式各样的方言,说着“我上扯啦,泥甭担心了。”


这世上有这么多人有家要回,真好啊。他想。


旁边座位上的人满头大汗,看样子赶车的过程也是一通折腾。


邻座的年轻男人,女友留在家乡。说好会在车站接他回家,终于能结束小半年的异地。等他的是棵相思树。


临下车时,后面的女孩问他,“您能帮我拿一下上面那个白箱子吗?”他二话没说替她扛下来,对方连连道谢。


他说不用客气,老乡,过年好啊。


“您也是,过年好。”


今年,你的回家路还顺利吗?

如果有路上的照片,发到我们的邮箱吧:

wechateam@linkedin.com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刘十九。身体里没住远方和信仰,只有故乡和匆忙,是个俗人。

本文图片来自人民日报、视觉中国、影视截图和原作者。为非商业用途使用,如因版权等有疑问,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LinkedIn。

LinkedIn欢迎各类广告品牌合作,发邮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获取更多信息。

2018 领英 保留所有权利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