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事件 直播产业野蛮成长的交界点

2018年2月16日09时01分来源:游戏观察

导语:直播产业在鸡年与过去做了一个了断,直播产业在狗年将迎来新的开始。


王欣进去了3年,如今他终于出来了;MC天佑和五五开没有进去,但他们可能永远也出不来了。


4年前的2014年,春节刚过,王欣和他的快播就被送上了审判席,此后围绕在这家公司之上的话题就一直没断过,对于快播的倒塌,一则说法是涉黄,一则说法是盗版,但无论哪种说法最终的结果是快播分崩离析,王欣被处以“极刑”。


而同样是在4年前的2014年,那个时候的卢本伟刚刚以“S3亚军”的身份退役,在YY开启了专职主播的职业生涯,那个时候他还不叫五五开,叫White,而MC天佑直到2014年的11月才在YY开始闯荡直播界,那个时候他逢人便叫大哥,他还不叫MC天佑,叫李天佑,用他自己的话说,“一无是处。就一最底层的盲流子。”


4年之后,沧海桑田,与快播事件有诸多绯闻的贾跃亭和乐视在这4年大起大落,如今贾已远走美国,下周回国成为了一句网络流行语,而新乐视则刚刚在春节之前来了一拨对18万股民的闷杀。


一切都没变,一切都变了。


变的是,或许4年之后王欣已经看不懂这世界,但不变的是,他依旧是宠儿,他走出来的那一刻起,聚光灯环绕,各个大佬站台,风投要从监狱中开始的梗开始流传。


变的是,MC天佑和五五开已经坐拥千万量级的粉丝,成为了亿万富翁,但不变的是,他们又要回到直播镜头后面,成为李天佑和卢本伟。


而无论是当年的快播事件,还是MC天佑“做客”焦点访谈,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标志着一个行业从野蛮成长到有序竞争的交界点。



2016年9月,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对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CEO王欣获刑3年6个月,公司判处罚金1000万。


快播的事件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有人认为,快播作为一种播放工具,本质上不存在传播这一特性,真正传播的是那些设在境外的网站。


但也有人认为,这些网站所使用的主要播放器就是快播,并且往往需要用户去下载快播,才能观看那些视频,这当中是有一条利益关系链存在的。


怎么认为不重要,重要的是快播的确成为了这个产业链上重要的一条。


有趣的是,在快播出事以后,网民纷纷将矛头指向了乐视,因为在快播倒塌的事件当中,乐视起到了举报的作用。


然而,乐视所举报的与此次案件的主要原因是无关的,乐视所举报的是快播对于盗版视频的支撑,这一点直到今天当贾跃亭远走美国后,我们依旧会在其微博下看到网民们纷纷留言,“叫你当年举报快播”。


盗版、色情,一个是市场给快播定的罪,一个是法律给快播定的罪,本质都是在于快播一直以来的发展就是游离于“避风港”原则,它不直接从盗版或色情影视内容当中获益,它只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了将近2亿的用户。


实际上,很多互联网产业在发展的早期都曾游离于一些灰色地带,比如电商的假货、游戏产业的开箱子式赌博,利用这些去快速的获取用户。


等到某个阶段,获取了足够的用户,再去做转身,打击假货打击赌博,原本快播也是这么做的,就在处罚到来前几个月,快播曾宣布关闭QVOD服务器,并从技术转型原创正版内容。


但快播没能等到他理想的画面,他成为了视频行业向野蛮成长到有序竞争的一个标志性案件,他成为政策给整个视频产业的一个示例,不允许再打政策的擦边球,即使你已经获取了2亿用户,该取缔的还是要取缔。



回顾快播事件,我们便能更好的去看待此次的主播事件。


五五开暂且不论,仅去看MC天佑,MC天佑在成为顶级主播的过程当中,的确是打了很多擦边球的,标志性的与毒品的喊麦暂且不论,其它如物化女性,宣扬暴力的喊麦内容也不在少数。


但是,今天我们是否依旧可以看到MC天佑去主打这些内容呢?答案不是,现在的MC天佑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上,吐槽大会、明日之子都看到了他的身影,他在做转型,他在向主流文化价值观靠拢。


然而,与快播一样,审判依旧到来,即使你想告别过去,但你过去的污点依旧存在,即使你已经成为了以为网络名人,但该封杀的还是要封杀。


快播成为了视频行业从野蛮向有序的竞争节点,MC天佑们同样如此。


在过去这几年,直播产业飞速发展,至今根据统计已经有超过4亿的直播用户,造就了数量众多的顶级主播,这些主播的影响力与一般的明星甚至都没有什么两样。


但这些主播也好,某些平台也好,在发展过程当中有众多是有着原罪的,打着色情的擦边球去吸引用户、各种诱惑用户的付费打赏、依靠情绪引导去博取用户的认同等等。


在一个产业高速发展的阶段,或许监管只会对一些超出底线的事情做出反应,其余的一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当产业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你很难在相信监管依旧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该到了红利期结束的时候,该到了让规则有序的时候。


这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如此,一个产业从0到1,到1到100的阶段,需要宽松的政策和监管去扶持它的成长,去鼓励创新精神的存在,但是当从100走向更高的阶段,监管是必须要存在的,因为你不能脱离主流的价值观而真正的肆意妄为的去成长。


快播成为了视频产业的警示案例,不允许再触碰盗版、色情,MC天友们成为了主播产业的一个警示案例,不允许脱离主流价值观。


实际上,这也让Gamewower想到,这段时间以来关于各大主播跳槽的事件,你会看到法律对违约的惩罚正越来越高。


蛇哥的一审被判2400万的违约金,后面还有斗鱼起诉的4000万在等着,张大仙被判停播一年,再加上近期以来各种之前的处罚在这个阶段被曝光,这似乎也在说明行业政策红利期的结束,对主播的红利期结束。



这不难去理解,当行业出现了如斗鱼、虎牙这样已经准备在2018年上市的公司的时候,你很难再去说服自己,这个产业依旧在野蛮成长的阶段,因为巨头已经出现了,行业中各自的地位已经大差不差的定了下来。


因此,这个阶段的监管出现,对于行业无疑是一个好事,让主播也好,直播公司也好,将目光利用一些灰色地带带动流量的方法上移开,去真正的聚焦于内容之上,去真正的有序竞争下的良性发展,而不是虚假的繁荣。


市场该到了比拼内力的时候。


所以,Gamewower认为,行业巨头将会因此得益,一些具有创新意识的小平台也会因此得益,那些依靠不光明手段去赚取暴利的公司将会被彻底剔除,那些有内涵,有素质,有文化,经过正规培养的主播将会走上舞台,那些本就素质不高,靠着低俗文化而起势的主播将逐渐淡出视野


因为巨头们当发展到这个阶段早就意识到了内容的重要性,所以我们看到斗鱼在2018年大力的去宣传赛事。


而根据Gamewower获得的信息,2018年除了除了《英雄联盟》的赛事之外,包括暴雪系的赛事,《DOTA2》的TI赛事,斗鱼都已经收入囊中。


在这个过程当中,斗鱼甚至还有意识的去签下独家版权,和自己去打造一些独家的赛事。在独家版权方面,除德玛西亚杯之外,《CF荒岛特训》的众多赛事、《皇室战争》的职业联赛、《最强NBA》的全明星赛、《火影忍者》的无差别格斗大赛都签下了独家的版权。


在赛事制作方面,《绝地求生》黄金大奖赛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季。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赛事某种程度上助推了韦神的崛起。


再比如,斗鱼对于各个游戏分类的重视,在各种如今小而美的游戏品类当中,我们都看到聚焦了垂直度颇深的用户,如魔兽争霸,拳皇、星际争霸等等。


斗鱼这些巨头在打造深度化的内容,另外一些小平台们在发展创新内的内容,比如我们看到了《冲顶大会》的出现。


这个发展趋势有点类似当下游戏的产业,小而美式的创新产品如《恋与制作人》、《旅行青蛙》在市场上获得了成功,一些如《荒野行动》、《QQ飞车手游》等巨头的产品同样获得了成功。


与此伴随的是,那些依靠IP换皮的产品,那些依靠暴利刷量导用户,赚一波快钱的公司在被市场所净化。


只是不同的是,游戏产业更多是自我的净化,而直播产业需要监管来助力一波,因为毕竟直播上的灰色内容与游戏还是有着不同的。


直播产业,该到了走到阳光之下的时候了,亦如当年的视频产业告别盗版,告别灰色流量,从内容采购,自制内容上发力,从而我们看到《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火星情报局》、《晓说》等一批有质量的内容的出现。


我们期待着,直播平台也做出类似的内容。


商务联系

QQ:546551536

微信:Lancelot1211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