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财经微信公众号文章 >财新网微信文章 >特稿 | 复盘《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疾控漏洞

特稿 | 复盘《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疾控漏洞

2018年2月20日01时38分来源:财新网

财新记者复盘患者诊疗经过和误区,为读者提供面对流感时可参考的应对指南;长期以来,不仅是患者不熟知,而且许多医疗机构也并不十分重视,新春之际,流感威胁并未远去


记者 刘佳英 见习记者 马丹萌


(本文共8376字订阅后可畅读全文)


春节前,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社交媒体激起了广泛讨论。但对于文中作者岳父所患何症,救治过程前后是否及时、对症,出现了不同的理解和声音。 作者称,一种”未知病毒“的感染,令其身板素来硬朗的岳父一步步走向不治。从最初症状出现,到老人不幸离世,中间只相隔短短27天,却辗转了多家医院,输血,进ICU,上人工肺,插管,用尽了各种复杂救治手段,患者和亲属痛苦不堪,救治费用令人咂舌。求医过程的曲折艰难,激发读者强烈共鸣。


在解释流感发展成重症为何并非延误造成时,冯子健结合文章中的病例指出:“患者的个体反应不同,有些患者的病症是自限性(靠自身免疫机制作用,进展到一定程度可自动停止的疾病—编者注)的,3到7天,症状就能缓解;另一些患者可能就会持续加重,像《流感》中作者的岳父,即便使用了‘人工肺’这一最高级的医疗手段,也无法挽回。” 但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詹庆元等人,十分强调对流感患者应当早诊早治。他们曾在后期为患者提供诊疗。 詹庆元等人曾在1月中旬,通过视频和文字,与同院医生王一民及于歆在呼吸学科自媒体《呼吸界》详细分析了一个多次转院的患者病例。经和《流感》作者自述比对,可以确定该病例即文章所述岳父。王一民在总结作者岳父病例时明确表示:如果“尽量早识别流感,早使用抗病毒治疗”,“这对避免病人发展成重症是一个机会”。

........


图片来自 视觉中国

g

附患者病程发展记录:

一,第一家医院:“通州民营医院”

1.12月28日 老人感冒流涕 没有吃药

中日友好医院记录:患者劳累后出现咳嗽、咳黄白痰,量较多,易咳出,伴轻度头痛、流涕、浑身肌肉酸痛。无明显胸闷、胸痛、呼吸困难,无恶心呕吐、腹痛、腹泻。未治疗。

2.12月29日 开始发烧

吃感冒药

3.12月30日 挺不住了

去了通州民营医院甲

医院验血后开了3天输液

消炎药头孢

输液后有改善(第一天输液)

当晚孩子发烧

中日友好医院记录:11天前出现发热,体温最高38℃,伴畏寒,无寒战。就诊当地社区医院,查血常规基本正常(自诉,未见结果),诊断「上呼吸道感染」,予头孢类抗生素(具体不详)静点2天,患者咳嗽咳痰减轻,体温恢复正常。

4.12月31日 姥姥发烧 岳父输液 医生强调戴口罩(第二天输液)

中日友好医院记录:患者再次出现发热,体温最高38.5℃,伴呼吸困难,呼吸频率加快,食欲不振,乏力等症状。

5.1月1日 姥姥去输液 孩子好了 岳父睡不好(第三天输液)

6.1月2日 姥姥好转 岳父精神状态不太好

7.1月3日 岳父病情恶化

去通州民营甲医院拍X光片

肺部有小部分感染

白血球低

心电图基本正常

换用阿奇霉素

晚上略有好转,继续发烧

中日友好医院记录:患者在当地社区查胸片:双下肺少许炎症,予阿奇霉素0.5g QD抗感染,呼吸困难仍进行性加重。 二,从第二家到第三家医院(解放军263医院-朝阳医院)

8.1月4日 去通州民营甲医院输液 ; 晚上19点去家附近乙医院做CT 大夫认为病情严重, CT显示腹部大面积感染,做咽拭子甲流、乙流都是阴性。医生表示没有床位,且病情严重,建议去大医院治疗。

晚上21点到朝阳医院,第一名医生说不看片子、今天已经输过液,第二天早上来化验,是否有必要等化验结果。第二名医生看片子,说先挂号做心电图,后面也抽了动脉血 凌晨到朝阳医院取结果,使用莫西沙星、多索茶碱、甲泼尼龙、阿昔洛韦等药品输液,并配合吸氧。

中日友好医院记录:患者就诊于解放军263医院,血常规正常,胸部CT:双肺多发磨玻璃影,胸膜下为主。

甲乙流初筛阴性,当日转至朝阳医院急诊科,诊断「肺部感染」,予莫西沙星+奥司他韦+更昔洛韦抗感染。 三,从第三家医院到第四家医院(朝阳医院治疗-东直门中医院)

9.1月5日 早上7点半去医院,等8点医生查房可能安排住院。岳父到输液去开始吸氧,9点医生开始巡查病区。大夫表示10:30左右才知道是否有床位。

中午在朋友安排下,住到丁医院。医生说病毒扩散很快,病情急转直下,变成大白肺,需要呼吸机支持。ICU不一定有床位。医生说是未知病毒感染,建议转到朝阳或协和 下午大夫让去买达菲,丁医院没有,周围先去的第一家医院也没有,到朝阳医院开了一盒达菲。

中日友好医院记录:转至东直门中医院住院,予莫西沙星+奥司他韦+哌拉西林舒巴坦抗感染,呼吸困难症状进一步加重。复查胸部CT:双肺磨玻璃影影较前明显增多。为进一步治疗收入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

10.1月6日 夫人转述病人大量输液高烧不退,最高39度。另一位大夫说要做好转院进ICU准备。下午到医院换班,医生说病毒性肺炎会引起很多并发症,最终死因归于其他病症。当晚服用退烧药,退烧。

11.1月7日 没有病情记述 四,第五家医院:中日友好医院

12.1月8日 夫人转述,一线抗生素都用了,病毒没有控制住,继续扩散,整个肺都已经被病毒占据。普通的鼻导管供3升氧量已经不能支撑,开始用面罩吸氧,开到10升的氧量,勉强将血氧量维持在90。丁医院大夫集体讨论后,再次建议转院,并且直接进ICU。

下午到戊医院,直接送进ICU。每个病人都专门有护士24小时看护,医护人员数大概是患者人数的4倍。无创呼吸机已经上了,血氧量回到90以上。

中日友好医院入院诊断:患者主要诊断为:甲型流感病毒肺炎;ARDS;乙型肝炎病毒携带;肝功能损害。

12. 1月9日 岳父精神奕奕

13. 1月10日 岳父在ICU的8个病房中,被从较大的病房转移到最小的病房,体温和血氧指标也相对平稳

14.1月11日 下午 夫人急电:“今天拍片结果还是不好。医生决定插管

15. 1月12日 岳母在医院急电:“今早拍片结果还是不行,医生准备上人工肺。住院医师:“不太好,他前后经历5个医院,现在感染上了医院的一些耐药细菌。我们已经给他上了最强的抗生素——万古霉素,但还是在恶化。”

16.1月13日 无病情记录

17. 1月14日 作者连续咳嗽,前往另一家医院,一切正常

18. 1月15日 无病情记录

19.1月16日 夫人打电话,说拍片结果有好转

20. 1月17日 无病情记录

21.1月18日 无病情记录

22.1月19日 无病情记录

23.1月20日 住院医师走过来,和我们说:“我们设备已经开到最大转速4000转了,但他的血氧含量还在下降。只能靠肺工作增加氧气供给,所以你会看到他的呼吸增加。我们是不希望这样的,他胸腔已经有积水,压迫其他内脏,心脏功能受到影响。我们抽了两次,但情况还在恶化。”

24.1月21日 无病情记录

25. 1月22日 大夫说,1)会诊认为医学上没有继续治疗必要。肺部全部被细菌和病毒感染,呼吸衰竭,肾功能衰竭,肝功能衰竭,消化道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低蛋白,高钾血症,高钠血症。2)建议病人转院。留在戊医院当然可以,只是每天费用2万多。

26.1月23日 夫人急电:“大夫说爸爸可能只有2个小时了,你和妈妈抓紧过来,我请二姑去买寿衣了。”夫人又来电:“大夫说如果心脏停止跳动,医学上可以采用电击等抢救手段,问家属的意见。”

27.1月24日 夫人:“爸爸不行了,医生说这次真不行了。”

(根据《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文和中日友好医院医生相关公开资料整理)

阅读详细内容,请点击此处阅读原文付费订阅。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