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回村

2018年2月20日03时03分来源:中国新闻网


我的老家有句俗话,过了三天年还(hai)是原还(huan)原。意为年过完了,又要谋划新未来,再次启程了。


春节假期接近尾声,别人家的父母都在为即将远行的儿女准备行囊,我的婆婆,正在收拾她的行李。她又要离开故土,去有些陌生的城市,帮我们带孩子了。


吴兰 摄


背井离乡当“城漂”


66岁的婆婆,当“城漂”三年多了。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孩子上小学后,她就可以回老家种菜种稻了。


2月14日,我们回到老家的第二天早上。睡梦中被一阵讲话声惊醒,原来公公婆婆站在厨房门口正和邻居聊天。


快一年没有回村,见到邻居自然寒暄一番,打听彼此一年的生活故事。


2014年8月之前,六十多岁的婆婆到省会城市的次数不超过十次,每次不过三两天而已,尽管他的儿子在那里已经待了十几年。


但从这之后,就开始了她的漫漫“城漂”路——带孙子。


婆婆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很多熟悉她的人都觉得她在城市里待不住。的确刚开始,她有种种不适:她说话别人不懂、别人说话她也听不懂。跟我们抱怨城市里的人真奇怪,见面都不打招呼,邻居都是怪人,她跟他们讲话都不理她。


婆婆在城里帮忙带娃 (吴兰 摄)


我们告诉她,不是不理她,应该是听不懂。婆婆讲的是老家土话,我是耳闻目睹三年后才解码其意,但仅限于能听懂,说是绝对说不了。邻居们自然也听不懂。


刚进城,不会用洗衣机、更想省电节水的婆婆,喜欢手洗衣服,然后挂在外面晒,我们说,不能那样晒,会淋湿楼下衣服的。她觉得晒个衣服怎么可能这么不自由,我晒我的没关系,直到一天楼下的住户气冲冲跑上来,一个人在家带娃的她,真是惊着了,城里不好理由又+1。


他乡遇同村,欣喜赛吃肉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尽管城里不如农村万般好,但她还是坚持下来了。


慢慢地,孩子大了,有了对话的人,在小区里也遇到几个同是带娃的同乡,可以愉快地聊天了。


有一次,遇到一个同村人,老姐妹俩聊家常里短半天都舍不得离开,她女儿跟她开玩笑说,这聊天赛过吃肉吧!


婆婆说,那肯定赛过吃肉。从他们的言语中,能感受到那种聊天赛过吃肉之爽的心情。


日常的生活慢慢改变,婆婆渐渐适应了城里的节奏,但是每到节假日,她还是特别想回家,很多时候因为我们的工作等种种因素无法回老家,言谈中的透露着失落,伤心处自然泪两行。


于是乎,只能每年过年时,跟着我们的七日假期可以回老家数日,开怀聊天的愉快心情溢于言表。


老家的院子里到处都可以晒衣服不用担心楼下的邻居。 (吴兰 摄)


为回老家不惧晕车提前备药


今年,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婆婆在一次闲聊中说,如果有可能她想早点回老家,但我们对她自己坐大巴晕车有些担忧。


她说:“没事,我买晕车药了。”


原本活动半径只是娃的幼儿园和超市的婆婆,回乡的思念胜过去陌生地方胆怯,不认识字的老太太,一个人找到药房买了晕车药,时刻准备回老家呢。


回到老家,自己的地盘,婆婆成了方圆几里的活络人,连步伐都轻快很多,和女儿们互相调侃,当话贩子(话贩子,当地方言,就是到处聊天的意思)。


婆婆在老家不再局限于一屋之内,拎个篮子去摘菜,东家站着聊会,西家站着谈几句,愉快的一天就过去了。


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可以见到她的喜悦。


婆婆说:人都这样过,我在这地方生活几十年,自然会特别想家,尤其逢年过节的时候。


年初三,我们带娃去两百公里外的娘家,不用照顾我们一日三餐,老两口在接下的时间,才能真正当“话贩子”,一解思乡之情。


去拜访亲友,去会会老姐妹,去串门聊聊八卦……


拎个篮子去菜园对于婆婆来说是特别开心的事情 (吴兰 摄)


多些理解和关怀,新的一年欢乐多


两代人的生活存在差异,和婆婆妈妈、岳母老娘住一起,总会有各种矛盾,尤其以婆媳矛盾为最。


刚开始两种生活环境下的人自然有不一致的生活习惯,饭菜的咸淡,孩子的教育,剩菜的处理都会出现分歧。


比如说,我的公婆对于哪怕剩一口菜,都舍不得倒掉,觉得留着可以第二天对付一顿饭。但我们认为,菜要新鲜吃,剩菜亚硝酸盐超标,对身体不利。他们会认为,农村长大的孩子,怎么能忘本,怎么能这样浪费,钱要节省。再说,都吃了六七十年,都没事,到城里几年就娇贵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老一辈的背井离乡,比我们更加不易,但是为了自己子女和孙辈,他们义无反顾地成为“城漂一族”。


看在彼此的真心付出,多一些理解,多为对方考虑些,让彼此觉得温暖踏实。也正是由于他们的真心付出,我们才可以毫无牵挂地出差、忙碌。


新的一年,祝天下父母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小新推荐



娘(深度好文)


新的一年,致生于60后的我们!


你有多久没牵过妈妈的手了?


《舌尖》回归!攒了4年的口水,居然忍不住想去买口锅……



编辑:丁宝秀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