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科技微信公众号文章 >极客公园微信文章 >当传统作业成为了孩子们的「慢性病症」,AI 带来了解药和更讨喜的老师

当传统作业成为了孩子们的「慢性病症」,AI 带来了解药和更讨喜的老师

2018年5月16日04时00分来源:极客公园

2018-05-16

作者哲铭

儿童教育领域的 AIOC(AI Oriented Content) 有三个特点:认知的极小颗粒化、多重刺激和高频互动。


小学一年级还没上完,刘夜就被老师要求退学。因为在两次考试中,他一次得了 0 分,另一次得了 40 多分。老师们下了结论:这个孩子将来不适合学习。

但这个 1979 年出生的浙江温州人还是跟学习磕上了,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

2014 年 7 月,刘夜与百度前战略合作部总经理王克、英特尔前中国区教育负责人贾晓明一起创办了一款在线作业工具「作业盒子」。由此杀入彼时单凭技术便可夺取流量红利的 K12 题库工具赛道,搭上在线教育创业红海的末班车

四年时间内,作业盒子已经对外公布了五轮融资信息。今年 2 月完成 C 轮 1 亿美元融资,该轮融资由云锋基金领投,好未来等机构跟投。刘夜对极客公园说,这笔融资将主要用于搭建地推团队和 AI 教师研发。

拿到融资后的这段时间他并未觉得轻松,依旧每天加班到半夜。他认为,创业公司很脆弱,每一轮融资都是闯关打怪,要是不能交出成绩单就会死。摊子支得越大意味着将来的路越难走。


致命的切口

实际上,2014 年不仅是大量题库工具涌现的一年,也是互联网医疗资本涌动的一年。刘夜最初选定的方向是后者,因为从小他就对科技和医学非常迷恋,直到现在他也把作业盒子定位科技创业而非教育创业。

2014 年年初,刘夜在参加全国极限滑雪比赛时不慎摔出赛道,左腿膝关节骨折。这正好给他提供了实际考察的机会,那段时间他拄着拐杖跑遍北京各大医院。

但考察结果并不让人欣喜,他意识到,做互联网医疗需要深厚的人脉资源,不管以哪种形式,医生、设备等这部分供给端的问题都没法解决。前段时间埋头看的一万多份病例讨论显得有些白费功夫。

正值一筹莫展之际,刘夜组建了一个分析师团队来梳理全球科技领域的所有创业项目。他们发现教育不仅是其中一个大品类,并且教育模式和医疗模式十分相似——医患关系可以套用到师生关系上,而作业就是病例。在刘夜看来,所有的学习都是一场极为漫长的「慢性病」。

然而,此时入局这个赛道显得有些晚。「一起作业」在 2014 年 7 月宣布获得 2000 万美元 C 轮融资,当时其 CEO 刘畅还笑称一起作业已经是七个小矮人中最高的一个。与此同时,「猿题库」也宣布获得 1500 万美元 C 轮融资。

刘夜认为入局晚正说明他们发展快,作业盒子是这些公司中以最快速度在小学数学作业这个场景拿下第一的公司。的确,四年不到,作业盒子已有近 3000 万师生用户(未含家长),DAU 为 370 万,产品已经进入 了 7 万多个公立校,覆盖 31 个省。

而取得这些成绩的一个关键原因,刘夜认为是选对了切口,这个切口要体现他总结的「高频边缘」原则。整个作业场景中有几十种题型,而作业盒子只挑了口算这一个题型打进去。口算不仅在小学数学作业中必不可少,并且相对于应用题、分析题等题型来讲相对边缘。这样一来,使用口算盒子的认知成本就会非常低。

但粉笔网推出的猿题库最初是瞄准时下非常火的国考市场,同样是从作业场景切入并兼顾「教师」、「学生」、「家长」三方需求的一起作业则主打英语作业。虽说无法评价这两者是否均符合高频边缘的原则,不过至少都证明了切口的重要性。

刘夜笑称自己是「手腕毒辣的老司机」,他说,如果选错品类,你花 1 亿,我花 1000 万,可能我做得比你还快。他认为现在整个赛道基本上已经分了个大概,各家都有自己的立足点,而作业盒子目前的立足点就是数学第一。

据刘夜介绍,目前作业盒子已有 100 多万的付费用户,付费率达到 6% 以上,但他们并不着急盈利。首要的事情是打赢,就像滴滴一样,而赢的前提是有足够宽的护城河。

护城河却不能光靠数学,得靠 AI、流量、用户规模、用户黏性等几方面来建筑。而这几方面也与其融资后的下一步举动息息相关。


未来的成绩单

当联想之星 2014 年投了天使轮融资后,作业盒子一直在不停地交出新成绩。A 轮融资后,开始全面完善小学数学口算产品。B 轮融资后提出深入学科建设,除低年级口算题外将引入综合题目,强化自建题库。B+轮融资又提出 AIOC 战略(AI Oriented Content),即基于自适应学习场景的内容建设。

刘夜介绍说本轮融资后的战略规划主要有三方面,即从「空中」到「地面」、从「老师」到「学校」、从「边缘」到「主流」:

从「空中」到「地面」,是指改变以往产品运营和传播都集中在线上的状态,开始采取地推的方式,目前作业盒子已经组建了一个分布在全国的 300 多人的地推团队,将来会根据需求再扩大。

从「老师」到「学校」,用刘夜的话来解释则是,如果是老师自己用,那么本质上仍是一个 2C 的产品,如果要在学校做更高的渗透率就需要深化服务。因此,今后将会结合学校的学情管理需求提供一整套的作业和其他服务。

从「边缘」到「主流」是指作业盒子将会在语文和英语科目上进行补充。据了解,去年 4 月作业盒子的小学版就已经添加了英语、语文两个科目,题库覆盖各地区主流教材的每个章节。

刘夜总结了自己 14 年的创业经验,提出了「2B 产品 2C 化,2C 产品 2B 推」的原则。实际上,以上三点是从服务体系、产品设计以及内容丰富度三个角度来进一步实现产品渗透,实现 2C 产品 2B 推。从空中到地面的推广能更好地与学校联系,而能够服务学校的基础前提是有更多的老师使用,因此在服务学科上也开始逐渐「主流」。

据公开资料显示,一起作业自完成 D 轮融资后就提出进一步丰富并优化产品线,覆盖小学语、数、外三科中的更多细分品类。同时致力于扩大了用户规模来拓宽护城河,至 2018 年 3 月一起作业用户数达到 6000 万,涵盖近 12 万所学校。

不仅如此,二者还有另一个相似的发力点:人工智能。刘畅曾公开要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减少学生学习负担,提升学习效率。而作业盒子提出的 AIOC 战略则更为确切,本轮融资后的另一个目标就是专注 AI 老师研发,让 AIOC 落地。

据了解,AIOC 内容有三个特点:认知的极小颗粒化、多重刺激和高频互动。简单来讲,就是对知识进行拆解,让学生以思考的方式掌握知识点而非记忆。譬如 AI 教师可以将「日照/香炉/生紫烟」这句古诗拆解为三个意象,并且每个意象都进行相应的配图和说明。

目前中国的教师资源相对稀缺且补习费用也较为高昂。据教育部 2017 年 10 月发布的《2016 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 22.98 万所,在校生 1.42 亿人,专任教师 927.69 万人。其中全国共有小学 17.76 万所,在校生 9913.01 万人,小学专任教师 578.91 万人,生师比为 17.12:1。

刘夜说,AI 教师则能解决这些问题。未来的学生都将有两个老师,一个是学校里的老师,另一个是家里的机器人老师。他建议将其想像为一个视觉版 Siri,能够根据学生提交的不同答案来进行不同的交互。

目前公司内部的 AI 团队正在研发这一行业垂直应用,但并未考虑与其他 AI 公司合作开发。刘夜认为其他公司并不能胜任这一工作,因为这并不是底层技术的问题,而是这个行业解决方案的问题。

尽管并不确定作业盒子在未来多长时间内能交出其所期许的成绩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小学生的教育市场非常大。正如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龙宇分享投资逻辑时所说,中国人十分重视教育,因为教育不只付出金钱成本,还有时间成本。中国的基础教育做得最好,机构也都在抢占 K12 这个制高点。虽然在线教育之前发展得不温不火,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2013 年起已有 60 亿美元投入在这一垂直领域。

责任编辑 卧虫

本文由极客公园原创

转载联系 zhuanzai@geekpark.net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