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生活微信公众号文章 >居家小妙招微信文章 >两姐妹共用一个身体,妹妹新婚之夜姐姐在旁边,男友表示能接受!

两姐妹共用一个身体,妹妹新婚之夜姐姐在旁边,男友表示能接受!

2018年7月13日12时13分来源:居家小妙招

两姐妹共用一个身体,妹妹新婚之夜姐姐在旁边,男友表示能接受!

  喜庆的婚房里,霍沉香摊开纤细的手掌心,嫩白的掌心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水。

  此刻,她的心紧张得快要跳出来了!

  不敢相信,她今天结婚了。

  虽然这场婚姻没有华丽的婚纱,也没有浪漫的新婚仪式,甚至连新郎都没有出现,一切简陋得不可思议,可是,她还是很开心。

  因为……她嫁给的人,是陆景天!

  陆景天,他是所有女人的憧憬与梦想。

  身为陆家大少爷,他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却不同于别的纨绔子弟,他还是最年轻的军区少将。

  而且,她暗恋他已久。

  一想到今晚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她的脸就不由得燥热起来,心跳加速。

  时间悄悄走到了午夜。

  霍沉香蜷缩着瘦弱的身子,窝在沙发里,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门被人推开,男人高大的身影一声不响地走了进来。

  陆景天身着迷彩服,一身军装,正气凛然。

  明明应该是威严无比,可在那张正气的面容上,却偏偏生出一丝慵懒。

  沙发上的那个小女人,却什么声响也没听到,依旧熟睡着。

  陆景天轻描淡写地看了她一眼,脸上不免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这个女人就是霍家给他准备的——所谓的生子工具?

  陆家和霍家,一直是门当户对的两大豪门。

  他与霍家大小姐霍蔓婷自小就有婚约,且因为他特殊血型的缘故,小时候霍蔓婷还曾输血救过他的性命,所以他并不排斥与霍家的联姻。

  只是没想到霍蔓婷在婚前被查出不能生育,而霍家又不想放弃与陆家联姻,便出此下策,让霍家的私生女霍沉香来代孕。

  霍沉香,霍蔓婷同父异母的妹妹,从不被霍家承认的野种。

  陆景天上身微微前倾,仔细的打量了霍沉香一眼。

  面前的这个女人,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她是个为了金钱,什么都可以出卖的人?

  毕竟,这个私生女,外界的传闻可是不怎么好听的。

  此时,似乎是睡得不是很安稳,霍沉香翻了个身,温柔恬美的睡颜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落入陆景天的眼里。

  那一头松软的秀发,和吹弹可破的肌肤,五官柔和美丽,嘴角边似乎还带着一丝幸福的笑意……

  陆景天忍不住嘴角轻抿,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许多。

  看来,这段荒唐的生子婚姻,也不全然是坏事。

  陆景天走上前去,将小女人轻轻抱起,抬腿大步走进了卧室。

  一阵凉意让霍沉香醒了过来。

  她睁眼一看,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还是一丝不挂。

  “啊,景天!”

  霍沉香惊吓了一声,下意识伸手,推着男人的胸膛。

  “怎么,害羞吗?”

  陆景天唇角微勾,带着一丝嘲讽。

  一个不自爱的女人,怎么会害羞!

  沉香的小脸一片通红,一醒来就是这样的场景,即使已经结婚了,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应对。

  “景天,我……我……”

  陆景天没有让霍沉香说下去。

  他俯身,吻在了小女人两胸间的肌肤处,一路吻上去。

  香肩、脖颈、脸颊……他是如此慢条斯理,慵懒而又放肆。

  霍沉香从未被男人碰触过的身子本就敏感,在陆景天刻意的挑.逗下,体内像有团热浪迅速扩散到血液,令她燥热难耐。

  “想要?”陆景天紧紧吮住她莹润的耳垂,轻轻咬下。

  “啊。”霍沉香禁受不住的发出一声低.吟,小脸滚烫的像块烙铁。

  他的手已经抚过她的腿部,探向了她最隐私的部位,她紧张的并起双腿,被他再次分开后就没再反抗。

  她的心在多年前就给了这个男人,现在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她心甘情愿的把身子给他,因此她努力的放松自己……

  陆景天干净的、骨节分明的手指,触到她湿润的部位……


1
002 他的羞辱

  霍沉香的身子,在男人的手指下,颤栗着。

  陆景天再次勾唇冷笑,这个女人,演技还真是不错。

  他原本打转的指尖,突然刺了进去……

  这是惩罚的动作,却被一层柔软阻挡。

  陆景天微微一滞“你竟是干净的?”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陆景天皱着眉头,深邃的眸子意味不明。

  而疼得小脸发白的霍沉香,先是迷惑,然后是委屈。

  难道在陆景天眼中,她就该是不干净的吗?

  片刻的静默后。

  陆景天的手指退出,他健硕的身子压了上去……

  他分开沉香修长白皙的美腿,一个沉腰,冲进了柔嫩的紧致……

  “唔——”

  沉香痛苦地一皱眉,死死地咬紧了嘴唇。

  身下,一朵嫣红的玫瑰在洁白的床单上绽开。

  他,真的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陆景天心里某一处地方,蓦然受到了撞击。

  不由自主的,他放慢了动作。

  “嗯……景,景天……”沉香感受到了那份温柔,情不自禁的呢喃着。

  陆景天俯视身下动情的小女人,安抚的轻轻啄吻她的眼睛,嘴唇……

  等到沉香完全适应后,陆景天才放开自己内心压抑的野兽,快马加鞭,尽情地将她据为己有。

  该死……这种如食罂粟的快感,竟然从来没有过!

  身下的女人,带着致命的诱惑,按捺不住,陆景天一次又一次地占有……

  第二天。

  当霍沉香醒过来的时候,陆景天没在身边。

  昨夜的回忆涌入脑海,她红着小脸,幸福的笑了。

  她终于成了景天的妻子!

  简单的收拾后,沉香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直接走向书房。

  出嫁之前,爸爸曾经给她仔细讲过景天的生活习惯。

  果然,陆景天坐在书桌后,正在阅读一份军报。

  这一刻的他,不像平时的慵懒,也不像昨夜的狂肆,而是真正军人的冷峻凛然。

  霍沉香还记得,自己第一眼爱上他,就是现在这种感觉。

  心,忍不住的怦怦直跳……

  沉香放轻脚步,走到茶几前,泡了一杯红茶。

  她把茶杯轻轻放在陆景天桌上,试探着道“景天,早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陆景天静默着,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军报,就像身边没有人一样。

  霍沉香动了动嘴唇,却再也说不出第二句。

  昨夜的温柔,或许只是一场梦,不是吗?

  沉香转身,依然轻手轻脚的向门口走去。

  就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轻轻的一声,“嗯。”

  只是这么一声,陆景天再没有别的表示。

  而霍沉香,身子震颤了一下,整个人被巨大的喜悦淹没。

  景天同意她给他做早点了!

  爸爸说得对,石头也有焐热的一天。

  她只要坚持,景天一定会爱上她的……

  沉香就像插上了翅膀,脚步轻盈,连身体的疼痛也感觉不到了。

  她刚要下楼去厨房,忽然,听到卧室里传来手机铃声。

  那是她给爸爸预设的铃声,爸爸也是霍家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亲人。

  沉香快步回到卧室,接听了电话。

  “沉香,景天……对你好吗?”

  电话里,霍青的声音有点忐忑。

  霍家本来只是想让沉香代孕生子,一年的婚姻,是霍青为小女儿争取的唯一回报,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对女儿好。

  霍沉香被蒙在鼓里,理解不了父亲的担忧。

  她欢喜的回应道“爸爸,景天对我很好,你放心吧。”

  “沉香……”

  霍青不相信,陆景天的性格他是知道的,那么骄傲的男人,会轻易接受他这个无能岳父的安排?

  沉香肯定是不想自己担心,报喜不报忧。

  霍青语重心长的嘱咐道“沉香,爸爸知道你性子倔不服输,但你进了陆家,千万不要顶嘴,一定要让景天在一年里喜欢上你,不然我怕你到时……没人疼!”

  差一点,霍青就说出了真相。

  “爸爸,我真的很幸福。”

  沉香为了不让父亲无谓的担忧,加大了语调,“爸爸,你放心吧,我保证做个乖巧媳妇,让景天这一年里爱上我的!”

  霍沉香说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

  陆景天先前的回应,给了她从未有过的信心,可她却不知道……

  卧室门外。

  陆景天脸色冰冷,差点捏爆手里的茶杯。

  该死的,这个女人原来知道一年的协议!

  还妄想在他面前演戏,让他爱上她?

  更该死的,他差一点,就被这个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女人骗了!

  霍沉香结束与爸爸的通话后,再次向楼下厨房走去。

  匆匆忙忙的她,完全没有看到,角落的垃圾桶里,多了一个变形的茶杯。

  这儿是陆景天的私人别墅,只有一个中年女佣,负责平时的清洁。

  当霍沉香做好早点,准备上去叫陆景天的时候。

  女佣提醒道“少奶奶,少爷已经回陆家大宅去了。”

  “回大宅去了?怎么也不等我一起。”

  新婚第二天,本就该去给长辈问好。

  霍沉香急忙解下围裙,就要上楼换衣服。

  “少奶奶,你别急,少爷他……”

  女佣声音别扭,继续说道“少爷说了,你不用回去,老太太不想看到一个……野种。”

  女佣不想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可陆景天的命令,她更不敢违背。

  霍沉香呆滞的站在楼梯口。

  是呀,她只是个霍家不承认的……野种。

  连进入陆家大宅的资格也没有,不是吗?

  沉香苦涩的笑了笑,回过身来问道“那景天有没有说,他几点回来?”

  “少爷没说。”

  女佣把头低了下去,实在是不忍再看少奶奶的笑容。

  “没说啊,那我做好饭等他……”

  沉香一步一步的回到了厨房。

  这是他们新婚第二天,一个人吃饭不吉利的。

  所以,她一定要等到景天回来,多晚都等。

  霍沉香这一等,就是一整天。

  陆景天不仅没有回来,还把她的号码拉黑了。

  ……

  一个多月后。

  沉香站在二楼窗口,望着别墅的大门。

  手,不自觉的抚摸着腹部。

  她怀孕了。

  在她想要放弃的一刻,宝宝意外来临。

  或许,宝宝能够捂热冰冷的石头?


1
003 把字签了

  九个月后。

  霍沉香在医院妇产科的病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

  剖腹产的伤口还未痊愈,她顾不得疼痛,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沉香姐慢点,小心伤口。”

  一个小护士推门进来,手里抱着刚刚洗完澡的宝宝。

  沉香回到床上,小心的接过了宝宝。

  陆子尚,乳名左左,她给儿子起的名字。

  宝宝一到她怀中,立刻咯吱咯吱的笑了。

  “沉香姐,左左太可爱了,我们科所有人都抢着给他洗澡呢。”

  小护士站在床前,逗弄左左的小肉手。

  一半是对沉香这个单身孕妇的同情,一半是左左太可爱,整个妇产科的医生护士,都对霍沉香特别照顾。

  左左似乎听懂了小护士的话,抬起手摇啊摇,就放在了沉香的病服上,抓啊抓,抓得好起劲。

  沉香紧紧的抱着宝宝,笑容从未有过的幸福。

  随即,她整个人突然紧张起来,问道“悠悠怎么样了,会有事吗?我想去看看她。”

  悠悠,她的双胞胎女儿,左左的妹妹。

  儿子很健康,可女儿正好相反,一生下来就进了保温箱。

  小护士也担忧了起来,甚至不知道怎么安慰霍沉香,悠悠的状况实在是不乐观。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推开,一大群人一拥而入。

  沉香知道的霍家人全都来了,包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霍蔓婷。

  而陆家,只来了一个管家。

  沉香唯一想看到的,等了整整十个月的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霍沉香!赶紧把字签了!否则有你好看的!”

  霍夫人从不掩饰她对沉香的憎恶,把一份文件扔在了病床上。

  签了?签什么?

  沉香拿起文件一看,五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沉香的心,就像被刀子刺中……

  她刚刚生下孩子,陆景天就要把她扫地出门?

  沉香猛地抬起头,看向了陆家管家。

  陆家管家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少爷的意思,少爷说了,他只想看到小少爷。”

  说着,陆家管家大步上前,一把将左左抢了过去,然后转身就走。

  沉香急了,不顾一切的要追上去。

  霍夫人挡住了沉香,风韵犹存的脸上一片狰狞,“霍沉香,你真以为你是陆家媳妇吗?你配吗?如果不是蔓婷暂时生不了,你以为陆家会多看你一眼?”

  原来……自己只是生孩子的工具?

  沉香靠着床,身子摇摇欲坠。

  她面无血色,看向了爸爸霍青。

  霍青本想走上去,却被霍老太太一把推开。

  老太太阴沉着目光,“霍沉香,把字签了,霍家会给你补偿!”

  补偿?那可是她怀胎十月的宝宝……

  沉香想笑,笑容却浮不上脸颊。

  眼前这些人,可都是她的亲人。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霍老爷子也开口了,重重的柱了一下拐杖,命令道“沉香,你签了字,霍家可以正式接纳你。”

  正式接纳,从野种变成千金小姐?让她用宝宝换取荣华富贵?

  霍沉香猛地挺直了身子,嘲讽的笑了。

  够了,她忍够了!

  无论是陆家,还是霍家,她都忍够了。

  沉香忽然平静的说道“能都出去吗?我要换衣服了!”

  从今天起,她要找回自己浑身的刺,保护自己!

  “霍沉香,你还想耍什么花招?”霍夫人咆哮起来,习惯性的扬起手,要一耳光打下去。

  这时,霍蔓婷意外的阻止道“妈,你也别怪妹妹,让我与她谈谈吧,你们先出去,相信我,我会好好与妹妹商量的。”

  在众人面前,霍蔓婷永远是乖乖女的模样。

  等霍家其余人出去后,她瞬间变色,凑近沉香,得意冷笑道“霍沉香,我知道你还有一个女儿,要不要我通知陆家?”

  “你想干什么?”

  沉香愤怒的捏紧了拳头,陆家要是知道了悠悠的存在,肯定也会把悠悠抢走!

  “我想帮你,让你女儿留在你身边。”

  霍蔓婷倒没有说谎,陆子尚已经是一根刺,她可不想有第二根。

  而且,正是因为她的“帮忙”,陆家才不知道悠悠的存在。

  想到这儿,霍蔓婷嫉恨的看了霍沉香一眼,又说道“只要你签字,发誓永远不认回陆子尚,我就帮你联系最好的医生,让你女儿活下去,怎么做,你选择吧?”

  选择?

  沉香根本没有选择,左左已经被陆家夺走,她再不能失去悠悠。

  况且,她已经对陆景天……死心了!

  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儿,带着悠悠远离这个城市……


1
004 四年后的重遇

  四年后。

  “薰衣草”时装店,工作间里。

  沉香在整理存货,精神有点恍惚。

  昨晚,她又梦到了左左。

  离开这个城市多久,她就思念了儿子多久。

  三个多月前,她终于忍受不了思念的煎熬,带着悠悠回到了这个城市。

  “沉香!快点!来了位大人物,店长让我们都出去服侍着,得罪不起呢!”同事廖可可跑进来催她。

  沉香头也没抬,继续整理库存,“算了,你们去吧,少我一个不少。”

  “哎呀别理了!可帅着呢,饱饱眼福也好!”廖可可抓住沉香的手就往前面走。

  沉香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心里只有左左悠悠,对什么帅哥完全没兴趣。

  来到前店,沉香随意的看了一眼,然后……

  她整个人呆滞了!

  沙发上那个坐姿随意,但却处处透着尊贵的男人,竟然是陆景天!

  四年了,他们居然以这样的方式重遇了!

  沉香甚至没有半点准备!

  很快,沉香又笑自己,要什么准备?

  他又不是来找她回去的,别自作多情了!

  沉香要躲,陆景天却抬手一指,“就你了。”

  说话间,沉香就被人推了出去,尴尬地站在他面前。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