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刷单江湖,阿里巴巴出重拳!

2018年8月10日11时12分来源:天下网商

卧底刷单江湖,阿里巴巴出重拳!

阿里巴巴员工卧底刷单平台。阿里安全部还联合执法部门,打掉了傻推网、整点抢、牛刷刷、领啦网、蓝天碧水、蓝天网等大型炒信平台。



文|汪帆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1946年,侦查员杨子荣改扮土匪胡彪,深入匪窟,智取威虎山。


而今在阿里巴巴,也有8位“杨子荣”,三年来,他们卧底刷单群,与刷单平台斗智斗勇,打虎上山招招击破,配合阿里巴巴安全部,一举破敌。


这三年来,“杨子荣”和他们身后的小分队——阿里巴巴搜索和安全部门拳拳到肉,威震敌胆,更可喜的是,经过三年的围追堵截,刷单江湖已然老树昏鸦,凋敝萧瑟。


“刷单越来越难了,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不用做卧底了”,一位“杨子荣”欣然说道。


打虎上山


为了筹备这样一只“卧底小分队”,林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林方,阿里巴巴申诉团队负责人。2015年,刷单已经有了燎原之势。同年,她去南通调研,在电商聚集的物流公司,路边广告牌明目张胆写着:某某物流公司开始刷单了,全国3块钱包邮。“就像攀比一样,以吹嘘物流公司刷单能力强为荣”,这件事带给林方极大的震撼。

回来后,她决定,从客服小二里抽调精干力量,组建一支卧底团队,深入敌人内部,一探究竟。

然而,这个决定,在CCO内部,受到了各方的质疑。“小二就是小二,又不是警察,管那么多干嘛?

面对不解,林方没有放弃。刷单横行,对于踏踏实实做生意的商家,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一番话铿锵有力,林方的老板当即拍板,一支卧底团队被拉了起来。

小井,卧底小组“元老级”队员。小井是个90后大男孩,平日里嘻嘻哈哈,爱抖包袱说段子,是大家的开心果。2015年,得知要在小二中遴选卧底,他第一个跳了出来。

“当时我们在日常工作中,已经接触到一些刷单行为,很气人。”小井曾梦想当一名警察,最爱电影《无间道》,对他来说,做卧底惩恶扬善,简直是一件酷毙了的事情。

然而,等他真正开始接触“刷单江湖”,才发现,现实远比想象中,触目惊心。


进山门


卧底第一步,进山门。

通常,卖家和刷客之间有一环“中介”,即刷单平台。他们会通过微信群、QQ群、YY群还有各类网站招募刷客。小井本以为加群很容易,没想到一上来,对方就给他来了一记连胡带炸。

“淘宝账号历史购买记录、信用星级、评价这些,都截屏发过来。”

“他们非常谨慎”,后来,小井才知道,这是“中介”在验号,购买记录不能太多,因为一多就像刷号。此外,信用星级、评价也各有讲究。“他们不会告诉你他的逻辑,只会告诉你通没通过。”小井说,好在一开始卧底用的是自己刚注册的账号,交易低、信用一般,这才有惊无险地蒙混过关。

除了淘宝账号,有些平台还会要求申请者发ID。卧底成员有一次在公司用手机申请加群,结果对方直接定位到她的域名,阿里巴巴。“太可怕了,我都吓傻了。”没等她反应过来,对方直接隐身下线。

低端群要求高,一些佣金高的高端群更是严苛。不仅要熟人带,还要收取规格不等的会费。

“比如,收取99-199元不等的入会费,交99的,只能接10块一下的任务。199的,可以接10-30元的单子。而且,根据入会费不等,佣金的返还额也不等。”小井说,为了能打入这些圈子,卧底们没少花会费,一不小心还被骗了,交了钱,对方立马把他拉黑了。


入匪窝


千辛万苦进了山门,一切才刚刚开始。刷单群里的各式花招,才真是让卧底小二们叹为观止。

一开始,小井并没有急着刷单。“我潜伏在群里面,观察刷客和中介沟通,一段时间后,进一步摸清了刷单流程。“一般来说,有这么几步。中介发布需求,刷客接单、开始刷单、完成后截图给中介、返款、好评。”


刷单群


在这个过程中,中介会把卖家ID给到刷客。但是,要注意,不要直接搜索卖家,而是装作货比三家。随便点开其他店的页面,浏览三到五分钟,网页要拉到底,从头看到尾。然后,找到要刷的店铺,浏览完毕后,点开其旺旺,根据刷单要求进行聊天,拍下货品,商家一般会直接返款,然后发空包。


刷单群公布任务要求


这一环节,刷客和卖家之间基本都有暗号。比如,老板在吗?????5个问号一个都不能少。这样卖家就知道你是来刷的。假聊几句后,就可以拍下货品了。一般卖家会直接返款然后发空包。

卧底一段时间后,小井开始尝试接单。从简单的到高难度复杂的,一个月也能完成好几单。刷单成功后,中介会根据任务类型,向刷客支付佣金。每单从几元到几十不等。大的刷单网站,每小时发布的任务量就上千。


早些年,刷客一个月轻松过万。“刷单网站还会实时滚动,某某又拿下一大单,某某月收入几万等等。”小井说,整个刷单群里一片热闹景象。

所有这些刷单套路和新变化,卧底团队都反馈给了阿里交易风险治理团队。


破敌


老A,阿里交易风险治理团队负责人。“原来没有卧底收集情况,从新套路出现到平台发现,有一个周期。而现在,在作弊情况出现的早期,数据团队就能发现跟进。”

卧底在前线,从加入群开始到成交结束,都会进行记录。后方团队提取刷单新套路的核心,从而生成数据模型。

而且,通过卧底发现建立的模型准确率特别高。基本上被抓住刷单的卖家都不会来申诉。因为抓的对!哪些订单,有什么证据,一一摆在面前。

卖家进行虚假交易的,淘宝将对卖家的违规行为进行纠正,包括删除虚假交易产生的商品销量、店铺评分、信用积分或商品评论等不当利益;情节严重的,淘宝还将下架卖家店铺内所有商品。在纠正违规行为的同时,根据卖家违规的笔数和次数进行不同层次的扣分处罚,严重违规行为会进行关店。

卧底一年后,小井和队员们不仅推动了刷单识别和防控上很多的产品和规则升级。还配合阿里安全部联合执法部门,连续打掉了 “傻推网”、“整点抢”“牛刷刷”“领啦网”“蓝天碧水”“蓝天网”等大型炒信平台。

2017年6月20日,全国“刷单入刑”第一案在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90后”刷单组织者李某某因犯非法经营罪被一审判决五年六个月,连同原判有期徒刑九个月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


今年,不仅平台在严查,在物流端通过菜鸟物流抓空包件釜底抽薪,同时还联合工商、公安部门开展抓捕行动。因为各种刷单组织、淘宝店被抓,业内传闻颇多,其中一条就是“只要做过就有痕迹”。

三年来,卧底队员已从3人增加到了8人,越来越多的“志愿者”也参与进来了,支持打击刷单的工作。“但是,我们发现刷单真的越来越难了,很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不用做卧底了”,小井和他的队员们笑着说。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人物均为化名)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