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世界各地的土味汽车饰品,我再也不嫌弃那些在车尾贴壁虎的人了 | 深度

2018年8月10日10时45分来源:名车志Daily

看完世界各地的土味汽车饰品,我再也不嫌弃那些在车尾贴壁虎的人了 | 深度

我一直以为,国人对于汽车内饰挂件的审美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独领风骚的“独特”。

我们一边鲜有鲜明的信仰,同时又迷信于各种民间传说。总是喜欢将平安这件事托付于那些玄幻的代表物,始终希望有神灵保佑,在开车的时候能够帮助我们化险为夷。车里的佛像、手串,车尾的壁虎、红绳莫不过都是我们安慰自己的精神寄托。至于那些贴着水钻的安全带卡扣或者毛茸茸的方向盘套,则是在实打实地抵消着那些虚幻的神力。

然而在国外走动的次数多了,才发现自己还是To naive。有些国外的土味汽车装饰辣起眼睛来,不比国内差到哪去。



如果你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开车,经常能看见的场景是皮囊包着两个球状物挂在皮卡的车尾甩来甩去。

在野性的德州,这些挂件大小似乎可以和车主彪悍程度划上等号。对于这物件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这种潮流出自于越野比赛,谁在越野比赛中开得越勇猛,围观群众越会竖着大拇指夸这种人”You got balls(你真有种)”,在敢于和美国警察拼抢的牛仔们横行的德克萨斯,这种勇气的象征物流行起来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还有一种说法就比较悲凉,传闻Cletus和Jed两兄弟飙卡车比赛谁更有种,Cletus第一个到了终点,在争执中擦枪走火,Jed的枪打掉了Cletus的蛋,找遍全场最终发现它孤独地挂在卡车上……从此以后,南方跑长途的司机们就在卡车上挂仿制品以纪念这位“英勇先烈”。

德州政府对这种有伤风化的装饰当然不会坐视不管,为了不让来德州旅游的姑娘们看见皮卡就红着脸,政府曾多次尝试通过法案,对车上悬挂类似“猥亵性物件”者罚款几百美元。

结果可想而知,民风剽悍的德州人怎么可能为一纸禁令放弃自己骄傲。甚至还有人把德州政府反告上了法院,最后这项规定也就不了了之。

谁能想到,德州人民居然能够在大洋彼岸觅得知音。在广袤的澳大利亚开车,司机们最怕碰见的就是那些精力旺盛的袋鼠。甚至在塔斯马尼亚岛上,会专门有一种路标提示过路司机小心那些横穿马路的举重袋鼠。倒不是怕你把袋鼠给撞死,是怕那种力大如牛的袋鼠把你车给掀翻了。

而澳洲人民对于袋鼠蛋蛋的喜爱,则来自于一个流传很久的传说:土著人Tamuddie照顾了一只受伤的袋鼠,但等他寻找食物回来时,发现这位袋鼠朋友已经惨遭啃食,残骸里只有蛋蛋被完整保留。Tamuddie把它挂在脖子上,回归途中他遇到了敌对部落袭击,神奇的是没有一根长矛可以刺中他,所以这东西也叫Lucky Pouch。

虽然我个人觉得这种说法是在忽悠不谙澳洲世事的旅游者们,但是澳洲人对于袋鼠蛋蛋的热情却有目共睹。他们倒不会把那些东西挂在车尾,却会做成钥匙扣,据说也有保佑出入平安的功能。

同样是做有信仰的钥匙扣,德国人就文明很多。

德国的交通法律出乎寻常的严格,目的也是为了全方位地确保行车安全。而对于车内摆设,法规也规定摆件们不能阻挡驾驶视线以及后视镜的视野。甚至连车内都不能出现发光的摆设,理由是光源会影响驾驶员在夜间的视线。所以在这些法规的限制下,德国人索性就在车里保持个很素的状态,连玻璃贴膜都不会贴。

但是在天主教非常普及的德国,人们还是希望在开车的时候得到上帝的庇佑。然而留给他们可操作的空间并不多,于是德国人就在钥匙扣上开始动脑筋。

很多德国人的车钥匙上会挂耶稣保佑的钥匙圈或者木头的小牌匾,意思很单纯,就是希望“高高兴兴开车去,平平安安回家来”。


然而又有谁能想到,德国人的知音同样是在大洋彼岸。在整个南美,车里最“一丝不挂”的肯定是阿根廷人。我有个在阿根廷留学多年的朋友,在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忍不住问当地人:“为什么你们车里干净的什么都没有?难道不应该挂一些幸运物件么?”

据说那个阿根廷人像看外星人一样地看了他半天,反问道:“为什么要挂那些东西?难道不危险么?”

在阿根廷,最爷们的车肯定是那种车里素的跟刚出厂时一样的。绝大多数阿根廷人不会在车里挂任何东西,最多也不过是贴张老婆孩子的照片或者挂个十字架而已。而让阿根廷最“鄙视”的车内装饰,是那些卡通玩偶。因为在他们看来,驾驶是一件非常“成人”的事情。如果你车里摆着各种各样的布娃娃,他们肯定会觉得你这个人一点都不成熟,根本不够资格开车。所以在这里,就连女性驾驶员也不会把那些布娃娃放在车里,更别提像国内那样塞满后车窗。


然而在同样是美洲的墨西哥,却是另外一种画风。

奔放且同时看淡死亡的墨西哥人在开车的时候可没阿根廷人那么谨慎,车里面自然也是越花哨越个性越好。很多我们看上去“心大”的司机,甚至会把骷髅状的挂件挂在后视镜上。他们在座椅上则会铺上各种民族风的花俏坐垫,据说这种坐垫冬暖夏凉。

墨西哥人同样也继承了些美国人的喜好,就是在车内挂香片。在美国和墨西哥的汽车用品商店,卖得最好的饰品永远是那个Little Trees的小树香片。

据说同样是讲英语的英国人,就很不理解美国人这种粗浅的车内饰品。在英国人看来,一枚罂粟花才是最有腔调的汽车饰品。

1915年,加拿大的一名军医约翰·麦克瑞(John McCrae)中校前往法国战场接收阵亡将士的遗体,目睹生长在坟头上的罂粟花海,触景生情写下诗句:“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在弗兰德斯战场,罂粟花吹动)。”这首十三行诗后来以民歌的形式传遍整个英联邦战场。

所以在英国,经常能看到车头挂着一枚红色的小花。每年的11月11日是英国的罂粟花日,或称阵亡将士纪念日。到时候满大街都是红色罂粟花的海洋,而英国皇家退伍军人协会是一家致力于帮助退伍军人、售卖手工罂粟花为退伍军人筹集资金的慈善机构,称售卖活动为“罂粟花的请愿”。只要捐款数超过1英镑,就可以得到一个可以佩戴的手工罂粟花。

捷豹还专门为此推出过特别版的罂粟花车身涂装

虽然英国和印度有着各种渊源,但是印度人却在汽车饰品方面可比英国人随性多了。车里挂一串辣椒什么的似乎也没什么可奇怪……

似乎在亚洲有着右舵驾驶习惯的国家在汽车装饰方面都有着很独特的想法。其中能够和印度一争高下的,就是泰国了。

我实在不知道这位泰国司机用的何种神力观察路况的……

看到这些大哥之后,真心觉得国内那些车里摆着的香水瓶和手串真不算什么事儿了。

撰文//万湑龙 图片//网络

对于汽车土味装饰有什么想说的?后台留言告诉我们吧!每期我们都会抽取一位留言读者,送上Hot Wheels风冷系列特别版车模。

上期中奖观众

请中奖观众后台留言快递地址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