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后烦躁症(PCD)是怎么回事?

2018年8月20日08时59分来源:利维坦

性交后烦躁症(PCD)是怎么回事?

利维坦按:此文让人容易联想到一种所谓名为悲伤乳头综合症(Sad Nipple Syndrome)的症状,这是指当事人的乳头受到外界刺激时,便会产生绝望、空虚和抑郁的情绪感受,这可能会导致当事人想要流泪的冲动,抑或是性冷淡、性欲下降的现象。很多人以为只有女性才会有这样的体验,但据说不少男性亦曾经表示自己有悲伤乳头综合症的特征。


不过,悲伤乳头综合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个问题目前在医学界尚未有一个明确而统一的结论。虽然网上流传着许多类似的症状,例如“烦躁不安的泌乳反射”(Dysphoric Milk Ejection Reflex,意指当哺乳期的妇女在进行哺乳行为时,有可能会感受到情绪低落和悲伤的感受),但都不足以真正表达和解释悲伤乳头综合症。真正的悲伤乳头综合症,既不分年龄、更不分性别,这或许也正是它难以被解释的原因之一。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126760/)



文/Tracy Moore

译/乔琦

校对/斩光

原文/melmagazine.com/men-get-sad-after-sex-now-we-have-a-concrete-answer-why-ae4fc490613b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乔琦在利维坦发布


图源:melmagazine


这个世界,总有些没法合理解释的事,美好的事情也并不总是美好。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有些男性高潮之后,就会十分沮丧,这种现象称为“性交后烦躁症”(postcoital dysphoria,PCD)。好在,现在总算有这方面的好消息了,至少也是更清楚地了解了这一现象背后的成因。已有证据表明,男性兄弟们要比所有人认为的复杂得多。


这个结论,我们等了很久。去年,我们就告诉过你,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昆士兰科技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罗伯特·施韦泽(Robert Schweitzer)正努力寻找男性罹患性交后烦躁症的原因。之前从没有针对男性性交后烦躁症的正经研究,施韦泽教授也是在道听途说中才知晓了原来男性也会患上这种病症。


在此之前,施韦泽教授已经研究并证认过女性性交后烦躁症。46%的女士表示,她们身上曾出现过这种症状,原因则有很多,但都和性创伤史以及担心因没有让对方高潮而被厌弃有关。

(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002/sm2.74)


图源:MIMS Malaysia


在去年施韦泽教授开始寻找问题的答案之前,我们曾要求男性汇报自己在性事后会感到沮丧的原因。他们的回答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1、觉得对方对于这次性生活的感情投入和自己迥然不同(你在乎,她不在乎;或者你不在乎,她在乎)


2、为一夜情感到懊悔。


3、酒后办事,事后酒醒了。


4、从小受到的宗教教育让自己产生了羞耻感。


5、知道这段关系不正当,甚至后果严重。


还有其他几条男性觉得可能会让自己性后抑郁的原因,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这些自认为必须在床上展现赳赳雄风的大男人觉得,自己的“阳刚之气”会在射精之后不可避免地丢失几分。这种想法自然就带来了悲愁。


然而,施韦泽教授本周发表的一项研究却让我们对这一问题有了新的认识:大概41%的男性曾经历过性交后烦躁症,这一比例和女性大致相当。而起因基本就是以下几项因素中的一项或多项:心理压力、性创伤史以及性功能障碍

(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0092623X.2018.1488326)


图源:WBUR


这可不是什么进化心理学的胡编乱造:那些压力过大、有性创伤史或者勃起困难的男性确实会在性交后感到很沮丧。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不过,其实很多人都忘记了,其实男人也是人。


为了开展研究,施韦泽最终调查了约1200名来自78个国家18至81岁且自称性生活频繁的男性。这里面的大多数人没有宗教信仰,且之前至少拥有一段一年以上的稳定两性关系。他们自己也认为在上述关系中获取了性满足。在研究中,这些被试要完成一个时长30分钟,包含14个问题的在线调查。这些问题主要针对以下几个方面:性取向、目前这段关系的持续时间及满意度,还有性功能障碍史(包括早泄史或延迟射精史、性欲衰退以及勃起障碍)


他们还回答了一些测试抑郁或焦虑程度的问题,另外还有一些问题则涉及性虐待史或者童年创伤。接着,他们便被问道,是否在过去4周或者之前有过“在自愿性行为后没来由地哭泣、忧伤或者易怒”的情况。


结果是:大概41%的男性曾经历过性交后烦躁症。其中,大约20%表示,曾在过去4周内出现过这种症状。大约4%表示,他们“经常甚至总是”出现这种状况。这个现象很有意思——正如前文提到的,大约46%的女性经历过性交后烦躁症,其中,表示总是受到这些症状困扰的女性也是4%。


图源:Pinterest


不过,那些重度男性性交后烦躁症患者通常都在童年阶段遭受过性虐或者精神上的虐待,有抑郁及焦虑的病史——更常见的情况则是,性欲衰退,也就是提不起“性趣”(过去常常称为“性冷淡”,并且多数发生在女性身上。据信,33%的女性是性冷淡,而对应的男性比例只有20%)。这些重度男性性交后烦躁症患者中有过早泄或者延迟射精经历的比例也更高。

(www.myvmc.com/diseases/hypoactive-sexual-desire-disorder-hsdd/)


有些被试还详细地描述了自己的情况,下面就是其中一位的自述:


……那种感觉很难描述,但可以确定的是,在性交后,我有一种强烈的自我厌弃的情绪。通常,我会直接去睡觉或者做些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偶尔也会就那样安静地躺着,直到那种感觉消失。我觉得很羞耻。性交后,我常常会哭喊一阵,内心充满压抑,这让我的另一半很是担心。她偶尔也会在做爱后轻声哭泣,但频率要比我低得多。我真的不想让她为我这么担心,但有时,我会一连数小时都无法缓过劲来,她只得默默离开,就好像我们没有在一起生活一样。此外,我还有一些别的难以描述的负面情绪。


图源:crows nest


施韦泽强调,这个结果表明,男性的性后体验并不总是积极的,并且“可能出现的状况要比我们原来想的更多变、更复杂、更微妙”。


在接受本杂志采访时,他表示,此类研究相当重要,不仅因为这能帮助我们理解两性“性事”,还有助于消除我们之前对男性性生活存在的一些认识偏差。


虽然这项研究并不能解答所有问题——比如,为什么男同性恋更有可能罹患性交后烦躁症,这个问题就不能从这项研究中直接得出答案——但它在普遍意义上证明了,实际上,男人并不是为了交配可以不择手段的发情公狗。他们在性生活中也并非一心只想再下一城而全无其他感受。


“人们总是认为,在性关系中,男人总是不那么有趣的一方。有人说,他们只会勾引女人上床,甚至来者不拒,男人享受的是‘征服’的感觉,”施韦泽写道,“毫无疑问,在这件事儿上,我们还有很多其他偏见。这些假设中的一部分可能可以找到证据支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些情况并非男性专有,而是男女身上都存在的。而且,实际上,男性和女性的性体验都要比我们通常认识到的复杂许多。


图源:Bitterness Personified


虽然这项研究只是个开头,但施韦泽表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能够让我们了解如何让男性拥有更好的性体验,以及当性交后烦躁症出现时,我们又该如何控制这种症状。


施韦泽说,至少已有一位有过性交后烦躁症经历的女性通过服用精神类药物成功控制住了悲伤的情绪。能够意识到问题的存在,总是让各种不良体验回归正轨的第一步。不过,最终解决问题的第一步,还是要我们亲口说出自己的感受和经历,这比什么都重要。


“让患者能够抛除羞耻和不安,毫无顾忌地畅谈自己的经历。这很可能是最关键的一步,”施韦泽写道,“这种畅谈自身经历的行为本身也许就是颇有助益的。这也已经成了我们处理女性性交后烦躁症的经验之谈。”











往期文章: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liweitan2018

一家过去时的书店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进店

    阅读原文
    微信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