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庄园上的1.48亿颗爱心,把这群女孩从大山接了出来

2018年9月22日10时21分内容来源:天下网商

蚂蚁庄园上的1.48亿颗爱心,把这群女孩从大山接了出来

女孩们的故事不尽然于此,公益项目也不仅于故事。



文|宁函夏


上午在县大楼开完保险理赔大会不一会儿,宁陕县各村的打油诗便就出来了:“蚂蚁好保险、政策体民情,手持支付宝、理赔快又好”、“蚂蚁好保险,扶贫献温暖”。


“蚂蚁好保险”,“好”即女子,能领到这份保险的是当地3004名建档立卡的贫困女性,为的是保障她们有书读、生孩子生病有补助。


阿里巴巴工作人员、当地村干部向受助人讲解理赔流程


短短几天,1.48亿颗爱心在蚂蚁庄园诞生,超过2967万人次通过蚂蚁庄园“帮助贫苦女性,幼有学,老有依”公益项目参与捐赠保险的爱心接力中。



1、读与劝


住在秦岭弯弯绕绕的山里,自然要练就一身不晕车的本领。要不然扛不住这动辄2个小时的盘山路,可就出不了山了。


陈东玉住在陕西省安康市宁陕县太庙镇双建村。9月7日,她步入大学生活。爸爸给她准备了两套干净的棉被,加上四季的衣服和简单的洗漱用品,足足要一个行李箱两个蛇皮袋。俩人从镇上坐大巴到宁陕县再到西安市,然后坐火车到宝鸡,折腾了一天,一路下来花了209元。


今年,女儿陈东玉以502分的高考成绩进入宝鸡文理学院行政管理专业,一年学费6000元。


家里出了大学生让父亲在村子里倍有面子,但6000元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可是一笔巨资,加上日后的生活费,足以让这位骄傲的父亲面露难色。


爸爸吃过没文化的亏,小学两年级就辍学闯社会。大人搬砖一天1块钱,小孩只有5毛。后来他去过供销社、粮站,工地上也干过,还在四川的小煤矿做了几年矿工。一路摸爬滚打,见识不少,认识的字却没有几个,所以经常在女儿面前念叨,“就因为当时家里人说了一句’吃饭的人多,干活的人少’”,年轻气盛的他负气退学了,家人居然也没阻拦。现在落下一身的毛病,回县里打零散工,一个月挣两千元。


经历苦与寒、自叹读书可贵。因此在这个家庭,读书是天大的事。


“再难也要供着。我就告诉她们别着急。女孩子念过书了,以后成家立业懂事,不会在社会上混着,能处的人也不差。”


可是陈东玉还有一个姐姐在在兰州读大四,姐妹俩一个月的生活费弄得他有点吃不消。这次暑假,姐姐跑回来告诉他想考研就被阻止了。


“先找个职务再说吧,要不然我真的没办法了”。


爸爸看了一眼姐姐,还是松了口,“缓一缓,以后还想的话我想办法”。这几天他在和原先四川的矿友联系,问那边的矿有没有批下来。因为做矿工,一个月能挣5000块。


2、留守的爱


位于秦岭深处的陕西省安康市宁陕县,是一个只有7.4万常住人口的国家级贫困县。县里仅有的2个今年才装上的红绿灯还是为了达到文明城市“无闯红灯、乱穿马路”。但无论多小,这里所有人都有一个共识:最好最气派的建筑是学校,好过县委大楼。


事实上2012年的时候宁陕县便开始了从学前到高中的15年免费教育,初中高中都有寄宿,为此每年要投入近40%的地方财政收入。


“穷县”办出“富教育”,这里没有失学儿童,但存在“留守的困境”——虽然老师和同学们常年陪伴弥补了家庭缺失的爱,可对于那些只有在寒暑假见到父母的孩子而言,独立与坚强是必然性格。


汤晶,住在江口镇新庄村吊庄组,今年19岁,高考成绩476分,在榆林学院读学前教育,学费6000元。


上一代的故事,说起来有些艰辛。爸爸因故造成一级残疾,丧失劳动能力,弟弟还在上初中,全家收入靠母亲外出打工以及政府每个月1000元的低保。日子过的紧紧凑凑。


上高三的时候,汤晶几乎没有回过家,爸爸妈妈也没有去看他。他们偶尔打一次电话,内容无外乎“好好学习、好好吃饭”。大大小小的考试,汤晶也很少汇报成绩,“太多了,他们也不怎么问”。


父母不是不关心孩子。妈妈在西安打工,一年只回家三四次,爸爸平常在家,每天种种小菜、打扫屋子、洗衣服做饭就要花常人3倍的时间。为了这个家,他们有各自的忙碌。


汤晶、爸爸和弟弟


汤晶很清楚,考上大学对这样一个家庭意味着什么。


暑假期间汤晶去西安一家火锅店打了一个月的工。火锅店也是妈妈工作的地方,早上9半点上班,中午休息2个小时,晚上10点下班,吃住店里包了。汤晶挣了2200元,一分没舍得用,她说要留到大学当生活费。


她还记得,有次端锅因为没拿稳汤汁撒出把客人烫伤了。被骂后汤晶难过的跑出去一个人躲了起来,妈妈只能急忙带着客人去门口的小诊所卖药。那天妈妈买药一共花了55元。


“我难过死了,但妈妈没有骂我。后来我做事就非常小心,再也没有出错过了。我想把所有事情都做好。”


汤晶扶爸爸坐上助力三轮车


3、有网络的地方


但凡有网络的地方,总是聚集着年轻人的色彩。


例如宁陕中学,全县唯一一所高中,每到放学时候快递代理点就挤满了学生。学生们喜欢一起团购,喜欢相互买生日礼物。一份快递寄到这里要四五天的时间,孩子们翻找自己的快递至少要半个小时。许多人从高一就开始网购。


成长于互联网上的00后一代从今年开始迈入大学时代。作为互联网原住民,即使深处高山峻岭,他们面对的世界也尽在眼前。相比于上一代,他们有更多视野。


刘慧,2000年生,是广货街镇沙沟村人,今年考上了西安石油大学计算机系高考成绩498分。


刘慧的身后挂着满墙的奖状


她只在学校里用过电脑,问她为什么选择计算机,自己也说不清楚。


“哥哥姐姐们给的建议。听起来好就业、高科技。” 刘慧想,未来如果当上了女程序员,天天对着电脑噼里啪啦,看上去就很酷。


她没有说的是,互联网的宽阔、自由与多彩,代表都市、科技和未来。这样,或许她就能在城市里扎根,实现自己的理想。她的暂定理想,是读遍各种好书,结交各路好友。


在2015年和2017年,阿里巴巴举办过两届“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马云提到,以前很多女性的梦想就是嫁个好男人有个好孩子,但现在很多女性的梦想是改变世界。“我相信本世纪女性真正能够成为推动社会政治、文化、经济进步的主要力量。


刘慧最近一次“很酷”是逛淘宝。家里信号不好,为了买一瓶开学军训用的防晒霜,她要跑到1公里外的马路边找信号。


在她的已购栏里,有宿舍4个人一起团的20块钱一条的打底裤、给同学的生日礼物手账本和杯子、日常用的卫生纸。这是一个18岁女孩的“剁手清单”,关于友谊和生活。

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副主席彭蕾说过,“只有女性脱贫,才能从根本上保证农村家庭的脱贫”。


宁陕县当地一共有3004位贫困女性建档投保。


在全国,这个数字暂时为165057。


陕西省安康市宁陕县只是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此行的目的地之一。“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项目帮助国家级贫困县湖北巴东县、云南元阳县和陕西宁陕县共16万建档立卡贫困户女性,为国家级贫困县建档立卡女性(0-100岁)提供覆盖全生命周期的保障性保险。


超过一亿网友正通过蚂蚁庄园参与其中,平台仅开放留言3天收到了十几万条回复。


蚂蚁庄园的留言中有这样一段,“无论你正经历着什么,过得是否开心,世界不会因为你的疲惫,而停下它的脚步。那些你不能释怀的人与事,总有一天会在你念念不忘之时早已遗忘。无论黑夜多么漫长不堪,黎明始终会如期而至”。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