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转移阵地:女性化的微博VS直男化的今日头条

2018年10月11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新榜

崔永元转移阵地:女性化的微博VS直男化的今日头条

崔永元也转战今日头条了。

两天前,这位身处风口浪尖的前媒体人,以微博小号宣布“即日起,崔永元的自媒体将向今日头条转移”。


在这条微博下,那些喜欢他的粉丝们留言支持,表示已下载今日头条,追随崔永元的步伐。另一边,崔永元在今日头条的粉丝,从当天开始直线飙升至今天的677万。

三天涨粉600多万,这条消息传开,多少令那些苦心经营头条号的人羡慕不已。



就在半个月前,微博曾发布了一条号称“史上最严言论管制”的管理策略:凡是粉丝超过10万的博主,都可以自由拉黑评论区中的评论者,被拉黑者会遭到微博全站禁言3天的惩罚。

当时,有好事者戏称:“那些喜欢拉黑别人的大V终于有反抗的机会了,例如崔永元和毕志飞”。

仅仅过了两周,在范冰冰偷漏税款案水落石出后,这位被力挺者誉为“民族脊梁”的名嘴却宣告离开微博。连曾经的“网红鼻祖”之一,罗玉凤也发微博调侃:“方舟子走了,崔永元也走了,新浪微博究竟做错了什么?

而这背后,可能是微博和今日头条,这两个平台间的一场有趣的较量。


三天涨粉600多万

今日头条App下载量增加

时光倒回2009年,“微博”曾打败了“奥巴马”“甲流”等年度热点,成为当年媒体及网络最热门词汇。就在一个多月前,微博刚刚度过九周年的生日。

从数据上来看,今年8月,微博公布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微博的月活跃用户4.31亿,营收达到27.54亿元,同比增长59%,连续6个季度保持60%左右的增长速度,进入高速增长期。


和漂亮的数据不同,那些一路陪着微博走来的老用户们,对这款产品争议的声音越来越大。

比如“微博已经沦为追星工具”“一地鸡毛,每天只能看到各种没有价值的八卦”“僵尸粉实在是太多了”“刷着刷着就是广告”“沦为了广告营销的战场”……

在一些人看来,产品功能迭代上的不给力,越来越严格的审核制度,让这个昔日的“社交媒体之王”逐渐失去竞争力。

比如,略显唏嘘的是,崔永元宣布放弃微博的时候,有近1700万的粉丝,而在那条微博下,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被点赞最多的留言是一边倒的支持离开,几乎没有流露挽留的意思。



短短两天,在今日头条涨粉六百万,证明着崔永元号召力的同时,也让今日头条躺着得利。就像今天下午,新媒体人望月在朋友圈附图感慨:

免费榜前三被字节跳动给包揽了,据说今天头条App出现爆炸式的下载增长,主要是崔永元在微头条发布了最新内容。看来,继“误伤”范冰冰之后,崔老师这是又要误伤微博的节奏啊。


来到今日头条的崔永元,也大有“振臂高呼而追随者众”的感觉。最近一个月,崔永元在微博上最热的内容发布于10月3日,微博收到7.9万条评论,1.9万次转发和29万点赞。

除此之外的其它微博,平均评论数不到1万,即便是他宣布离开微博的那条,也不过2万评论和6万多点赞。

相比之下,在微头条粉丝数量远低于微博的情况下,宣布转移头条后,崔永元发布的第一条内容就得到25万条评论,2.6万次转发和69万点赞。这其中,不乏“美食作家王刚”这样的当红自媒体人。



虽然是特例,但这样的活跃度对比,难免给人造成微博和微头条之间“此消彼长”的假象。不过,客观来说,崔永元入驻今日头条,作为当下全网焦点人物,平台一定给予了不少流量倾斜。


就像朋友圈里有不少内容创作者调侃,自己的头条号涨粉难,某财经类自媒体人写下:“做了好几个月还不到7万粉丝,人和人的差距真大”。


过去一段时间,像崔永元这样高调与微博“告别”的人并不多,更多则是默默离开,或者渐渐离开,也或者不再那么频繁地活跃在微博。

比如,崔永元的死对头方舟子,早就在2012年就宣布离开,如今两人“你来我往、正面交锋”的舞台换成了今日头条。



微博和今日头条

一个年轻女性化,一个中年直男化

去年,张一鸣宣布“千人百万粉”计划后不久,一些熟悉的面孔纷纷加入微头条,入驻的速度,常常让那些颇有些年代感的微博用户感慨,似乎又看到当年一个又一个名人在微博冒泡的感觉。


比如,当时就有行业媒体人敏锐地发现,当今日头条宣布400亿流量扶持微头条后不久,知名互联网人和菜头,发布了一张漫布着云朵的天空的图片,试探着招呼:“Hello,今日头条”。

在算法打遍无敌手后,从固守智能分发到开始构建“订阅关系”,张一鸣在2017年底高调宣布,今日头条将从智能分发时代,走向智能分发和粉丝分发相结合的“智能社交”时代。

这样的战略理念体现在产品设计上,首先带来的变化,就是被摆到首位的“关注”页。如今,只要你关注的人有更新,上面便以醒目的红点提示。在此之前,如果你刷今日头条,打开的首页是基于用户浏览偏好的算法“推荐”页。

微头条的页面几乎和早期的微博一模一样。微头条上没有那些繁琐的功能,也没有信息流里刷个四五条,必然会出现的“推荐关注”和“商业广告”内容。

当然,这些表面可见的差异外,微博和微头条的用户结构和内容氛围,有着更微妙的区别。

根据《2017年微博用户发展报告》显示,微博30岁以下的用户占比高达80%。


对于一些不满30岁的用户们而言,崔永元的面孔可能是陌生的,和他名字挂钩的不是曾经风靡全国的《实话实说》《东方时空》《小崔说事》,而是“崔化钠”“转基因”“抑郁症”和“撕逼”。

他甚至像是一个堂吉诃德式的滑稽角色。每一次出现,可能多多少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比如,永远伴随着一系列的争议,永远在与强大的势力“抗争到底”,他永远在说一些有悖于“娱乐至死”的言论。

去年7月,今日头条发布《2017今日头条用户评论数据报告》,和微博明显不同,今日头条的主力评论用户为31-50岁的男性。

如果说微博的内容是偏娱乐、偏年轻、偏女性化的,比如微博热搜里永远填满的明星八卦。那么,微头条的用户在年龄显然更大,内容氛围上偏男性化,甚至可以说是更直男。

比如,我们观察到一个有趣的对比。

同样是关于明星影响力的排行,今天,在微博“明星势力榜”前三位分别是:蔡徐坤、刘昊然turbo和朱一龙。


换在微头条的“头条明星指数榜”上则是另外的模样:


不论两个榜单规则的差异,单纯从结果来看,两个生态之间微妙的区别便可以管窥一斑。


从观察来看,用户在微头条上总能找到一些怀旧的东西。比如,今日头条会邀请来一些曾经红火,如今已退居三线,乃至过气的明星们入驻。

他们绝对算不上流量明星,但曾有过家喻户晓的作品。比如,典型的济公爷爷游本昌,现在的年轻人,估计多数不知道他是谁,但头条的用户可能都认得这张脸。反而对一些当红小鲜肉,可能不熟悉,也没看过那些时下当红的网剧。



微头条这种直男的属性,还表现在偏资讯新闻的内容。比如,曾经在微博上喋喋不休的王志安、胡锡进等,入驻微头条后,粉丝量和内容活跃度都赶上了深耕多年的微博,甚至更好。

在这次和崔永元的互动中,还看到了包括台湾著名时政评论家邱毅。因为曾长期活跃在央视相关节目,邱毅和那些央视的主播一样,那些电视受众都认识这张脸和这个人。邱毅在微头条上已经拥有了162万粉丝。

显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些名人们有着充沛的表达欲望,也找到了新的“一呼百应”的内容阵地。一方面有精英的视角,另一方面有底层的态度,这些人也都是得到过认可的声音,深谙讲话的尺度和边界。

所以整体上,微头条的内容更偏向底层用户的口味,就像崔永元做的事情,从央视《实话实说》到做抗战老兵的公益,从挺非转基因和如今以“孤胆英雄”的姿态打娱乐圈的假。

某种角度而言,崔永元做事的方式都非常直男,做得事都很接地气。显然,微头条的用户喜欢这样的内容,在那些振臂高呼、言辞激烈的评论里,不断有人以“民族脊梁”来称赞他,这也反映了一个更基层的中国互联网用户偏好的现状。



微博下沉

和来自微头条的阻击

把时间调到4个多月前,一篇《腾讯没有梦想》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此后,张一鸣和马化腾在朋友圈的隔空互怼。

如果说今日头条在面对腾讯时,表现得还稍显收敛,那微头条在和微博的竞争中,可谓咄咄逼人,毫不手软。

这几乎可以看作是社交媒体版的“农村包围城市”。除一线城市外的茫茫山河,都是今日头条野蛮生长的大后方。

两年前,曾被外界普遍“看衰”的微博,正是凭借着下沉,不断发力三四五线城市,加强在低线城市的布局,才迎来数据和商业上的第二春。

可是,那些在PC时代被遗忘的角落,正是今日头条顽强生长的腹地。一个要虎口夺食,一个是包围城市。

不可否认,微博依然是目前中国互联网最重要的社交媒体阵地。和微博相比,微头条有两个明显的劣势:


一是用户的规模和质量,偏中老年、素质偏低;


二是商业生态,做内容的人在微头条上怎么挣钱,显然没有在微博来得成熟和痛快。

头条的用户更多来自中底层,这是大家的共识。1月9日,今日头条公布2017年度120万头条号创作者画像。数据显示,平均每100位头条号创作者中,有11位来自贫困县。

也就是说,有超过10%创作者来自贫困县。

去年以来,农村自媒体一直是今日头条宣传的重点,那句“三农头条号账号总数超过1万”成为最响亮的口号。而微博则在强化更垂直领域的MCN的流量扶持和商业变现能力。

在那份头条号创作者画像中,一个代表着年轻的底层劳动者形象的头条号创作者“欢子TV”,他的故事被拿出来反复传播:

主人公曹欢,生长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一个偏僻苗寨。15岁初中毕业外出打工,做过蔬菜搬运工、家具厂学徒、商场保安,一个月最多挣过3000元。初恋女友嫌弃他家太穷而分手……后来,在头条上靠流量分成年入50万。

有人说头条系的产品更加下沉,这个说法至少不够精准,头条系的产品本身就生长在更底层的互联网环境。

显然,下沉中的微博与崛起中的微头条,已经短兵相接,一场遭遇战在所难免。

就在昨天,微博宣布,11月1日起暂停对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开放注册功能;同时宣布,微博打赏功能升级,将上线了单条微博打赏功能。


宣布“退博”两天后,崔永元再次发布微博。


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区里,我们意外发现并没有人说他“食言而肥”或者“吃书打脸”,而是一如既往的——“崔老师!我们支持你!”


也许是受到了鼓励,崔永元一天连发四条微博。


其中一条内容便是:本微博也重新开通打赏功能,所获款项全部用于寻找烈士亲属、并且帮助他们去烈士陵园祭奠亲人。感谢所有捐款者的爱心。”


以上内容使用新榜编辑器发布。新榜编辑器,多平台一键分发、海量在线图片搜索、大数据帮你了解“什么值得写”、丰富的样式中心,是能让你早点下班的编辑器。

微信改版

口红控养成

内容认证

月饼测评

小程序观察

一条开店

新榜树洞

口红控养成

深夜发媸

网红崩溃

成都小甜甜

华农兄弟

社交媒体

做公号渡劫

拖稿是病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