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费15万英镑,变性三次的她终于找回自我

2018年10月12日05时29分内容来源:LLEMEN睿士

花费15万英镑,变性三次的她终于找回自我

男人来自火星,

女人来自金星,

他在两者之间来回穿梭。


你对变性人的想象,如果还停留在脱口秀主持人金星和卡戴珊家族的继父凯特琳詹娜那里,可能不免有些过时。

有位生于伊拉克、后移居英国,原名萨姆哈希米的百万富翁,几十年间先后变性三次,这位老哥对自身性别认同的焦虑,估计已经大大超乎你的想象。

今年年初,他接受了最近的一次变性手术,从男人再次变回女人。折腾过一轮之后,他表示这次终于做回了自己,甚至,比第一次做女人还要开心得多,此前,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

“我们变性女人和真正的女人一样,不是被阉割过的男人。”




从百万富翁,

到魅力女郎


这位现年58岁的英籍律师站在西伦敦一栋价值三亿英镑的豪宅门口,不远处是一辆顶级红色奔驰跑车,她穿黑色西装和精致的白色蕾丝衬衫,一头金灰色的卷发服贴地包裹着脸颊,从头发的缝隙中能隐约瞥见金色自然垂落的耳饰,右手的手腕上戴着一只上好的卡地亚手表,左手的第三根手指上,前些年的订婚戒指显得尤为瞩目。

远远看上去,这是一位成熟且取得显赫成功的现代职业女性。第二次做女人,她已经能对过去那些漂亮衣服鞋子淡然处之,“我希望自己和男性一样被平等对待,这个世界对女性的态度应该有所转变。”萨姆不紧不慢地说。



差不多二十年前,三十七岁的她接受了人生中第一次变性手术,并改名为萨曼莎。那次手术中,她原有的男性生殖器官被摘除,不仅重塑了女性生殖器,还进行了乳房填充、鼻部整形、牙齿贴面、苹果肌移除和喉结摘除等后续操作,共花费十万英镑。

手术非常成功,她看起来魅力四射,在外形、声音上都变得和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但这一举动却让家人难以接受。

萨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一个保守的中东家庭,哥哥是一名伊拉克上校。受传统社会观念的影响,小时候对男、女性气质的理解都是被塑造的,虽然从童年时就隐隐感知到自己想要成为女孩的渴望,他还是按照社会规范长成了一个男性应有的样子。

豪车、游艇、年轻漂亮的女朋友……是社会对成功男性的期待,也一度是他过去有过的样子,七十年代移居英国后,他在一家总部位于沙特的公司担任投资部负责人,投了不少数百万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还一度差点收购了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

1984年,他和英国女孩特鲁迪结婚,并育有一儿一女,总之,成功男性应该具备的一切,萨姆都占全了。



好景不长,他的第一段婚姻只维持了十二年就结束了,婚姻的破裂让他再度陷入童年时的身份危机之中,他起初只是怀疑自己是个双性恋,慢慢的,对性别认同产生质疑。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一间变性俱乐部,在那里,他认识了不少有过相似经历的人,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服用激素治疗,另一些人,干脆已经完成了性别的转变,“做女人太美妙了”,不断听到此类声音的萨姆,一度以为变性也是自己的解药。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接受了手术,完全没考虑过家人的接受度。

“我父母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听到我高亢的嗓音吓了一跳,问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想不开。”核心手术结束后的恢复期,他曾回约旦度假,但那时父母已经几乎不认识他了。




“做女人太‘浅薄’了

还是做男人好一点”


尽管父母在之后的日子里慢慢尝试去理解她的这一选择,但她自己却在巨大的社会压力面前,先行“沦陷”了。

她曾像很多跨性别女人那样,努力将自己打扮得性感撩人,在衣服和妆容上都下足了功夫,还一度钻研如何走路、如何说话才能看起来更像女人,总之,这个社会对于女性特征的想象,她一个都不敢怠慢。

“就像萨姆是个百分百的男人一样,萨曼莎也是个百分百的女人。”


度过了最初成为女人的快乐时光,萨姆才逐渐意识到自己的生活状况本质上并没有得到什么改善,她依然被社会的性别期待所限,而普通女性的那些爱好,她其实并不是那么感兴趣。

长时间的购物常让她感到乏味,女人之间的谈话她时常插不上嘴,就连分泌的女性荷尔蒙本身,都让她感到厌烦,她常常情绪低落,任何一点细微地变化,都会引起她的注意。

除此之外,曾经职场上的叱咤风云也都成为过眼云烟,很多客户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很少有人再认真听取她的意见,甚至,一些男性伙伴还在私下里嘲笑她不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


她的确能毫不费力地凭借外表吸引男人了,却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逐渐兴味索然。就连平时打出租车,司机都会在电话里称呼她为“先生”,并要求她自己解决行李问题。一次,她在一间法国医院等待治疗自己受伤的手腕时,一个路过的男人阴阳怪气地指着她的鼻子问:“这真的是个女人吗?”她气不过,跟他干了一架,之后鼻子又受了伤。

所有这些,都一次又一次挑战着她忍耐的底线。仅仅变性七年之后,她就在公开场合宣称:“做女人太浅薄了,真令人失望。我之前做了一个糟糕的决定,还是做男人好一点。”

没过多久,她便花了几千英镑为自己实施了性别修复手术,乳房填充物被摘除、男性生殖器被再造,雄性睾丸激素取代了雌性激素……这一次,他给自己取名查尔斯。



“攀登珠峰的人,

才有资格赢得珠峰”


遗憾的是,第二次手术并没有第一次那么成功,很多改变本质上都是不可逆的,想要完完全全变回男人,萨姆想得太天真了。

在社会接受度方面,“查尔斯”的待遇甚至还不如“萨曼莎”,他的客户们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怪物,搞不清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加上萨姆时不时还有穿女士衬衫的冲动,周围的人愈发摸不着头脑。

“我以为我能去到金星,但实际上我连火星也回不了了,只能在旁边的一颗星球上着陆。”他变得不伦不类,觉得自己既不像个男人,也不是个女人。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交往到一位比他小21岁的女朋友维多利亚,两人2009年相识,第一次见面时,萨姆就“坦白”了自己变性两次的经历,对方出乎意料地没有感到任何不快,甚至还一度对他产生迷恋。



“查尔斯是一个真正体验过生活的人,他敏感而善解人意,在我们的关系中,他既是主导者,又是一个很棒的倾听者。”

萨姆过去七年身为女人的经历帮助他在这段感情中发展出强烈的同理心,他非常能理解女友的感受,很多时候无需多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就全明白了。维多利亚此前患有饮食失调症,但在他的悉心照料下,身体恢复得不错,自信心也重建了起来。

他们曾于2010年订婚,虽然最后并未走到一起,但萨姆至今仍佩戴着那只订婚戒指。


2013年,萨姆出席了儿子马耳他的婚礼,这是一家人自1992年以来的第一次团聚,虽然当时的场面颇为和谐,每个人都看起来彬彬有礼,但萨姆内心的那种矛盾却再次被激发。

不时有不明真相的客人问他儿子:“这是你爸爸吗?”但马耳他坚称无论他是什么性别,他都不觉得尴尬。

婚礼之后,儿子私下里和他进行了一次长谈,“他看得出我这些年变回来之后过得并不开心,他知道我还是想做回女人,但他完全能接受。”

虽然受到亲情的感召和鼓舞,萨姆这次倒是没有“冲动行事”,去年年初,他开始尝试着再次带入女性的身份生活,慢慢恢复过去的穿衣打扮。

一年之后,来自内心的强烈召唤,唤起了她再次做回女人的勇气。这一次,她看起来表现得更为坚决了,今年年初的手术过后,她不断向世人发声:“变性女人不是真正的女人这个观念是错误的。”

几乎没有人比她攀登“珠峰”的旅途更坎坷了,而她正在证明,那些攀登“珠峰”的人比直接乘坐直升机上去的人更有资格赢得珠峰。



祝她成功!


撰文/编辑:holly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