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经整整死了7年了

2018年10月20日03时42分内容来源:环球时报

他已经整整死了7年了

7年,弹指一挥间。但7年时间,足以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命运发生剧变,比如利比亚。


今天,是卡扎菲7周年忌日。7年前的10月20日,一代枭雄卡扎菲死于利比亚人民的“打卡运动”。他死后7年,利比亚没有变成迪拜,却变成了“第二个索马里”。


在这七年里,利比亚老百姓忍受着七年之痛,还经历着与西方关系的七年之痒。7年的动荡没有停息,多少利比亚民众失去生命,更多家庭生活无望,流离失所。


但谁该为这一切负责呢?这是一个极其沉重的问题!历史还没有给出答案。


1

“打卡”之后


黄昏时刻的卡扎菲,这是他留在谷子地佩刀相机中的最后造型。(谷子地佩刀2011年4月摄于的黎波里)


2011年10月20日,卡扎菲在老家苏尔特附近一处排水管被活捉,随后被打死。


尽管当时的执政当局否认虐杀传闻,但美国《全球邮报》网站曝光的混乱且血腥的图片和视频显示,卡扎菲被俘虏后“遭到性侵”:几名士兵持枪押着老卡,其中一人左臂张开控制老卡,右手拿棍状物用力捅他的屁股……


曾以残忍和压制统治利比亚42年的卡扎菲以这样被残忍和压制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神话。老卡死后3天,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宣布全国解放。卡扎菲死前遭凌辱,死后和儿子穆塔西姆的尸体又任人“免费参观”……


吻别?卡扎菲曾经拥有支持者,但他最终还是让利比亚人唾弃!(谷子地佩刀2011年4月摄于的黎波里)


2012年7月,抓获了卡扎菲的小伙子沙班被卡扎菲支持者绑架,在企图逃跑时被枪射中颈部和胃部,后被送往法国医治。


两个月后,22岁的沙班因伤势过重,死在异国他乡。据说,利当局曾许诺奖励沙班80万美元,但这笔钱在他死前并没有兑现。


“打卡运动”中的帅小伙!今天你还好吗?(谷子地佩刀2011年4月摄于班加西)


沙班这样的年轻人本应是重建利比亚的主力军。


利比亚去年的人口统计约为640万,其中1/4是年龄在10岁到24岁之间的青少年。但过去这7年,他们在利比亚没过什么好日子,没享受到什么好福利。


比他们再大个十来岁的人成长在“卡扎菲时代”,沾了点石油财富的光,也遭了很多高压统治的罪,他们“眼见老卡起高楼,眼见老卡宴宾客,眼见老卡楼塌了”。


他们在消灭老卡的“革命事业”中开着皮卡、架着机枪,奋勇当先。然而,尽管年轻人在2011年“打卡运动”中发挥积极作用,但却没有真正分享到胜利果实,他们的诉求并没有得到新政权的优先考虑。


国家乱了的时候,老卡告诉他们:“你们是国家的主人,房子归你们了!”抢完房子这些年,他们才悲催地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2

七年之痛


这7年,在利比亚,你能听到这些青壮年的抱怨,诸如:“利比亚人终于自由了吗”“卡扎菲正在地下嘲笑我们”“生存才是我们每天先要面对的问题”“没想到我们也成了索马里”“都说叙利亚会是第二个利比亚,结果却没有”。


7年前的这些渴望自由的利比亚青少年,如今还好吗?(谷子地佩刀2011年4月摄于班加西)


没有了卡扎菲的利比亚,似乎已被世界遗忘。没有了卡扎菲的利比亚,依旧是一个乱摊子。


内乱依旧、石油减产、民众逃难……结束“强人政治”后“西式民主”在部落纵横的北非地带遭遇水土不服。


目前,利比亚东西部被两大势力割据对峙,两边相互攻讦,冲突不断。对立的两个政府和大批武装民兵正在争夺对这个盛产石油的国家的控制权。


地方武装控制银行,左右黑市货币价格,威胁着油井、机场、政府部门和基础设施的安全。这就是今天的利比亚。


7年前推翻卡扎菲政权的东部地方武装,如今是否依然在和其他武装以牙还牙?(谷子地佩刀2011年4月摄于班加西)


利比亚塞卜哈大学工程学院前院长阿里·布哈纳曾失望地告诉谷子地佩刀,利比亚当前混乱局势让他失望至极,“简直太糟、政府太弱”。


在这些利比亚知识分子看来,革命没有取得真正成功,新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国家四分五裂、恐怖分子混入……利比亚人的生活不断恶化,人道主义危机愈演愈烈。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11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其中有37.8万名儿童急需人道主义援助。


利比亚的媒体在质问:为什么西方没有履行“历史责任”,对一个失败的利比亚视而不见?


然而,西方的反思有限,多的是花边新闻:


卡扎菲2004年曾差点买下曼联、逃命期间曾给意大利的贝鲁斯科尼写信求助……2012年5月,1988年洛克比空难的制造者、利比亚前特工迈格拉希病死时,让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追悔莫及的是,“释放迈格拉希的决定是一个糟糕透顶的错误”。


今年2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访问利比亚邻国突尼斯时,才终于说了句“是我们集体将利比亚拖入了数年的混乱”。


美国大使惨死利比亚


利比亚的现状不能再持续下去,利比亚与西方的关系也有待实质性改变。在利比亚,反美情绪依旧。


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史蒂文斯和3名使馆人员在班加西领事馆遭袭事件中遇难。


西方媒体说,“史蒂文斯成为30多年第一个死于恐怖分子之手的美国大使”。前不久,美国驻的黎波里使馆大楼也被几发炮弹击中。


图中纸币中的老者为:利比亚民族英雄奥马尔·穆赫塔尔,卡扎菲的崇拜的革命前辈和精神领袖。1931年,意大利法西斯占领者当着两万多利比亚百姓的面,将被俘的穆赫塔尔绞死。

3

“利比亚国”


“卡扎菲之死终结了利比亚人民的长期痛苦,他们有机会建立民主、宽容的国家。”老卡死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这样畅想过“今日利比亚”。


但卡扎菲临死前一定恨死了奥巴马。这不,谷子地佩刀在卡扎菲军营里看到过这样一张漫画——


2011年4月,在的黎波里的阿齐齐亚兵营,卡扎菲支持者举出反美漫画。(谷子地佩刀2011年4月摄于的黎波里)


2009年的联大会议上,卡扎菲“喷”了一个半小时,为表达对西方的不满,最后还把《联合国宪章》扔在地上。


2018年的联大会议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大谈“美国优先”,称“这届政府取得超越美国历史任何时期的成就”,引来一片嘲笑。


展开我们的想像力吧,如果卡扎菲还活着,他在国际舞台上将和特朗普如何过招?


但历史没有给卡扎菲与特朗普过招的机会,只能是“一代枭雄萨达姆,难兄难弟卡扎菲”。



1969年,年仅27岁的卡扎菲就执掌利比亚政权,他是政治新星、是世纪狂人,他叫板西方,又认怂服软。搞“国家恐怖主义”,制造洛克比空难,让老卡不得人心。


不得人心的老卡有野心,但自不量力,你在非洲、在中东尚可和几个国家争当老大,放在全球,利比亚还是个“小国”,光有石油不成,你卡扎菲也只是个“疯子”,光会吵吵不成。


卡扎菲毕竟能力有限,不懂治国,没明白与其他国家如何相处。


2013年5月,利比亚的国名定为利比亚国(State of Libya)。我们是不是应给给利比亚正名了,再提“利比亚”似乎说的那还是那个卡扎菲时代的简称,现在该用“利比亚国”了吧。


据说卡扎菲次子将参加利比亚总统选举?


去年底,卡扎菲次子赛义夫获得“特赦”,随后还传出他可能重返政坛的消息。此前有报道,为结束国家的混乱状态,利比亚国各派领导人在巴黎举行的国际会议上达成协议,同意今年12月10日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


最后,让我们用句外交辞令祝福利比亚人民,希望利比亚国如期举行宪法公投和国家大选,早日结束政治过渡进程,让百姓安居乐业。



(文中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来源:补壹刀(ID:buyidao2016)

执笔:谷子地佩刀

了解《环球时报》的三观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or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ID:hqsbwx)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补壹刀 补壹刀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