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司乘冲突,岂能只靠敢坐“壮士座”的“孤胆英雄”

2018年12月06日12时34分内容来源:光明日报

制止司乘冲突,岂能只靠敢坐“壮士座”的“孤胆英雄”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公交车司乘冲突引发刑事案件分析大数据专题报告,报告显示,2016年以来,全国各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结的公交车司乘冲突刑事案件共计223件,案件发生量呈上升趋势。

  2016年1月至今年10月,在已结一审公交车司乘冲突引发的刑事案件中,超半数案件有乘客攻击司机的行为,其中有近三成乘客出现抢夺车辆操纵装置的情况,近六成案件的起因多为车费、上下车等小事,近四成案件有人员伤亡的情况。报告显示,在面对纠纷时,约三成案件的当事司机选择了避让,仅在一成案件中,出现其他乘客出面制止司乘冲突的情形。

  自从“重庆万州公交坠江”事故发生后,公交车行安全引发了人们的强烈关注,司机与乘客之间发生矛盾该如何解决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有人认为车上司乘人员发生矛盾,每个人都有义务去阻止,旁观者的冷漠让这种事故层出不穷,如何才能保证人们公共出行安全成为了一大热点。

  

  如今,制止公交车上的司乘冲突,又有了新招数。


  近日,河南省郑州市44路公交车专门设立“壮士座”,座位上贴“我是公交安全守护员”的标语,鼓励乘客主动制止司机和乘客冲突。有乘客表示,在此座位的人责任重大。



  平心而论,在公交车上专设“壮士座”,的确大有用武之地。从近年来突发的一些司乘冲突看,之所以愈演愈烈、不断升级,甚至酿成重大安全事故,不仅有乘客的无理取闹、司机的不够理智的因素,还与一车乘客的漠不关心、无动于衷有关。有了专门的“公交安全守护员”,那些热心的乘客就能主动承担责任,挺身而出制止冲突,为突发事件加上一把安全锁。


  但是,从目前专设“壮士座”的做法看,还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


  首先,这是一种相对随意、缺少约束力的“合同”。对于公交车方面,仅是打印一张“我是公交安全守护员”的标语,张贴在司机身后的座位上,愿意担任“壮士”就自己坐上去。虽然类似于“合同”,却没有“合同”的法律效力。


  如果公交车上人满为患,老弱病残将就入座,是不是也要奋不顾身?如果出现了司乘冲突,坐下去的乘客没有站出来制止,该如何追究责任?如果担任公交安全守护员的乘客出现了伤亡情况,该如何救济?对于这些问题,显然并非一张普通的标语所能解决。



  其实,面对公交车上的司乘冲突,应当挺身而出制止的,不仅是个别“壮士”的义务,而应是乘坐一辆公交车所有乘客的责任。客观来说,面对不理性的违法乘客,多人的见义勇为,总比个人做“孤胆英雄”要好得多。近期的多起司乘冲突,也大多是数名乘客联手,一起制服违法人员。


  审视公交车上设立“壮士座”的做法,把见义勇为责任转移到个别人员身上,反而弱化了其他乘客的安全责任,不利于及时制止违法行为,确保车辆行驶的安全。


  一个法治社会,处理危机、化解矛盾的最好办法,就是运用法治手段“釜底抽薪”。从长远看,处理司乘冲突,还得依靠法治的力量。


  一方面,要让法律长牙齿,对一般违法情况依法给予治安处罚,对在车辆行驶中有抢夺方向盘、暴力殴打司机等违法行为的人员,须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等罪名,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另一方面,也要具体细化法律规定,进一步明确司机和乘客的责任义务,规范应对处理程序。一旦出现突发事件,司机和乘客都能依法依规采取有效措施,解除后顾之忧,防止司乘冲突升级失控。


  在公交车上专设“壮士座”,体现了处理司乘冲突的“民间智慧”。更为重要的是,立法、司法、执法也应提速挂档,有效规制危害公交行驶的违法行为,让公众出行更加安全。(作者:欧阳晨雨,系法律学者)



来源:光明时评(作者:欧阳晨雨)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本期编辑:吴亚琦 王远方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