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背后的男人才是神

2018年12月09日11时38分内容来源:Sir电影

「海王」背后的男人才是神

《海王》炸了。


票房口碑双炸。


票房,北美还没上映,内地首周末累计已超六亿,预计最终票房15亿+(数据来源:猫眼票房)


口碑也高得吓人。


豆瓣8.2,稳坐DC电影宇宙C位,把排名第二的《神奇女侠》(7.0)甩出一大截。



《海王》真的是DC翻身仗?


就电影而言,算不上——比起之前诺兰三部曲、扎导的《守望者》《钢铁之躯》,《海王》的剧本不够密实,人物不够丰满,主题也流于陈腐。


但Sir仍愿意为《海王》叫好的原因是——


温子仁。


不得不承认,借《海王》一役,温子仁,这个出身于马来西亚的华裔导演,正式拿到了好莱坞一线导演的船票。


他强烈而独特的作者风格。他花小钱办大事的工业思维。乃至他对类型叙事的钻营和更新。


都值得同行,尤其是中国电影好好学习。




1



都知道温子仁是拍小成本恐怖片起家。


在恐怖片界,曾有这么一句名言广为流传。


温哥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好吧是Sir瞎掰的)


就像《招魂2》IMDb页面一个网友评价——《招魂2》恐怖吗?当然!只要是温子仁执导,再老套的片子都能吓死个人



而在《速激7》和《海王》之后,这句“名言”也可以改成:不光恐怖片,只要是温子仁执导,也能绝处逢生。


《速激7》前,该系列正苦于如何从B级片阵营突围至超A级制作,温子仁接手,成了,系列单片成绩首次突破10亿美元(全球票房15亿)。


《海王》前,DC宇宙的尝试屡屡扑街,从苦大仇深的《正义联盟》到强扭成漫威喜剧而四不像的《自杀小队》,温子仁接手,又成了。


凭什么?


因为温子仁从不是一个听话的导演。


他的电影,总带有反叛性


以他闻名的恐怖片为例,就罕见性地中西结合。既改变了好莱坞恐怖片捣血浆和卖恶心的传统套路,又不像亚洲恐怖片,用狰狞鬼脸一惊一乍。


《招魂》,直到第43分钟,鬼才第一次露脸——


亮相时间,两秒。



节制即高级。


温哥显然掌握懂。


温子仁的高潮,总来得比别人晚一些。


高潮前,各种欲擒故纵的铺垫,细节像蛇,慢慢缠住你的脖子,足够的时间积压出足够的势能。


最终,在你因为长时间紧绷而不得不松懈时——


蹦!


鬼如雷劈。


让我们再来重温《招魂》那场“上天”的捉迷藏游戏。


游戏开始前,我们先看见一只鸟莫名其妙死在窗下。



接着,通过母亲视角,看见房里的小女儿,跟空气对话。



诡异,悬疑。


游戏正式开始。


蒙上双眼的母亲要在一栋别墅中,找到躲起来的小女儿。近乎直觉的,她走进其中一间房。


一进去后,身后的衣柜门突然打开——


从衣服堆伸出两只手。


啪啪。


拍掌。



我们都知道,女儿其实在另一间房。


拍手的不是她。


只有母亲一无所知。


她一步步向危险走去。



按照大部分恐怖片尿性——


当母亲走到衣柜前,一定要有鬼扑过来。


温哥偏偏不——


以为自己赢了的母亲拆开红布。


但衣柜里,空空如也。



母亲的疑惑是,女儿呢?刚刚明明听到鼓掌声。


而观众想不通的是,鬼,去哪了。


这时,我们跟母亲一样被吓到,但点到为止。我们跟她一样,在心里种下疑惑——


刚刚是谁鼓掌?


不久后。


(轮到)母亲被困地下室。


这时,漆黑中,前方(又)突然传来一把声音——嘿,要玩拍手捉迷藏吗?



没等母亲回答。


她的身后慢慢长出两只手——


……


……


……


啪啪。



你看。


连鬼脸都不用露,仅仅靠一双手,两下掌声,温子仁就成功把一款童年经典游戏,扭曲成大人的梦魇。


说白了,它不是那些劣质恐怖片常干的,使劲摇着观众胳膊,大声追问“你怕不怕!你怕不怕!”


它是潜伏在你身边。


你知道有危险,但绝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出现。


你以为虚惊一场。


啪啪。


这才叫危险。



2



发现没,看温子仁的电影,你很少走神。


——再不喜欢他的观众也会在某一瞬间,堕入他营造的代入感


温子仁喜欢把观众一点点带进电影。


接手《速激7》,他就寻思着怎么从傻大憨粗中寻求突破。


在他看来,大多数动作片刺激归刺激,很多时候观众是置身事外,是抱着吃瓜的心情看主人公打打杀杀。


但。


“恐怖片不是这么玩儿的。”


他要让观众在看的时候忍不住去想:我如果身处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


这个“进入”的过程,就是温子仁的本事。


在他的理念,镜头,不仅是展示内容的工具,也是观众的眼睛。


就像《招魂》时时刻刻的跟拍镜头,让我们以第一人称视角,和“冒险中的人”一起去探索门后究竟藏着什么。



《速激7》,你肯定记得保罗·沃克挂悬崖大巴上的经典场景。


当时,保罗·沃克身处的大巴冲向悬崖,千钧一发之际,大巴终于刹停。


但其实,一半车身已悬空。


摇摇欲坠,摇摇欲坠……


温子仁在这时采用大量类似GoPro摄影机的运动视角。


我们,即保罗·沃克。


跟着他的目光观察、行动、脱险。


开门:



躲开车里迎头砸下的尸体:



一脚踩空,被脚下的深渊吓尿:



摄影机寸步不移跟随角色行动,死神的镰刀一次次划向喉咙,最近的一次,可能只有0.01公分。


可以说,当时当景,所有观众的屁股,就是悬在座位边缘。


温子仁的金句镜头,总是能炫技而无从躲避地插入你的恐惧深处。


哐,哐~,哐~~。


余音袅袅。


这才配叫大片。



3



今天,观众已被诸多恐怖片养刁胃口,他们对任何形式的恐惧都受过教育,出于这个原因,导演必须在每个回合都让观众惊讶,从头到尾都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如果他们期待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可以做些什么来破坏这种期望?”


今天,观众也被诸多大片狂轰滥炸,他们对任何形式的大场面都习以为常,出于这个原因,导演即使不能每个回合都让观众惊讶,但,每部片里也必须要有会让观众“在第二天早上起床后还在讨论的黄金点。


这是温子仁接受 Indiewire 采访说过的话。


坦白讲,能有这个意识的导演,太多太多。


问题是,能忠实践行这种意识的,太少太少。


我们说温子仁是商业片难得的“作者导演”,并不是说作品主题的延续性(虽然Sir觉得“家庭”应该是他一大创作母题),更在于他技术的实验性和执行力,总能为一个陈腐的题材注入新鲜的火气。


温子仁,绝对是技术的信徒。


他标志性的技术就包括“旋风摄影”(whirlwind cinematography)——


直接作用生理,制造措手不及的晕眩感,让你跟角色一起“疼”。


《电锯惊魂》。



《招魂》。



《速激7》。



《海王》也一样。



还有他酷爱的绿


红色代表危险,绿色象征和平,这是两种极致冲突的颜色。Sir以前说过,稍不留神就是,乡村爱情故事。



但温哥,偏偏化腐朽为神奇。



这一幕——


台上绿色的黑板,对应台下猩红的椅子。



血腥的花朵遍布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稍不留神,希望即绝望。


当然,《海王》也一样。


雨夜,恰当好处的灯光从顶部倾泻,媚拉一身墨绿色紧身衣+红色头发,危险又神秘。


“你会有种她真的来自异世界的感觉。”



说到这,不得不提整部电影那个堪称神来之笔的段落。


海王与媚拉大战海沟族。


原谅Sir在这借用网友留言:


密密麻麻数量庞大的海沟族纠缠着船只上的亚瑟和媚拉,俩人只能通过一个火焰信号跳海避开这群阴森可怖的怪物,之后的1分钟追逐战画面诡异美到极致,慢镜头惊艳到令人合不上嘴巴,头皮发麻并掉落一身鸡皮疙瘩。

温子仁再次做到了。



据说,电影开拍前,华纳曾给温子仁两个选择,“海王”和另一位超级英雄。


他毫不犹豫选了“海王”。


这是一个美丽神奇的世界,但同时也是一个可怕的世界。你不知道海洋里有什么。我想捕捉海洋的神奇,更想探索我们对海洋的恐惧。


温子仁再次做到了。


而当温子仁一次次做到,我们或许得寻思,为什么是他,为什么又是他。


《海王》演员之一格拉汉姆·麦克泰维什(亚特兰王扮演者)的一句话或许可以尝试回答。


他会花很多时间在真正微小的细节上,道具、环境、运动的速度,电影的节奏……令人难以置信。


换句话讲,温子仁拍片,再大,他也会看到小,专注小,雕琢小。


大不是凭空而起,是所有微小细节的合力。


大也不是天马行空,是看不见的现实的高度概括。


Sir有必要再重复一遍,《海王》不是多了不起的电影(其最终评分恐怕会跌到8分),但Sir仍愿意为它叫好的原因就是——


温子仁。


更准确地说,温子仁对技术的敬畏和尊重。


长久以来,我们的电影对“技术”都有一个近乎谬论的迷思:即,技术是形而下的,技术是可以花钱买到的。


这让我们的导演一边轻视技术,一边又(为了赚观众钞票)过分依赖技术。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大IP、大明星、大场面堆砌起来的土豪大片。


从《富春山居图》到《封神传奇》,从《封神传奇》到《阿修罗》……没一个气焰嚣张,没一个不一击即倒。


还记得今年暑期档上映3天,就紧急下线的《阿修罗》制片的“大话”吧。



结果呢?


颠覆好莱坞?


凭这些?



反观温子仁。


用他自己的话说,有限的资源才能激发无限的创造力,“吱吱作响的门就可以让你的背脊发凉,而且不需要花一分钱。”


2004年,温子仁和他一位死党,编剧雷·沃纳尔,在一家地下室捣鼓出一个剧本,拍成短片,被电影公司看重,最终投资120万美元,仅北美就狂卖5000万+美元,制造出影史《电锯惊魂》奇迹。


2017年,温子仁接受华纳邀请,以1.6亿成本(这在超级英雄大片绝对是中流),拍摄出“让别人误以为砸了3亿美金”“娱乐性爆灯”“DC逆风翻盘”的《海王》。


如果说这两者有什么共性。


或许来自温子仁说过的这句话——


“如果你做得对,很多时候你不需要很多钱。”


你看,钱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它是弱者技术含量不足的遮羞布。


也是强者又双叒更进一步的垫脚石。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