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刘欢:一万个人如果只听一种音乐,不是繁荣

2019年2月12日06时24分内容来源:南方周末

“歌手”刘欢:一万个人如果只听一种音乐,不是繁荣

(节目组供图/图)


全文共3002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 “我们大部分的电视秀都在规避原创,很多节目甚至不允许歌手唱原创。很多导演希望大家唱更耳熟能详的东西。耳熟能详就意味着是过去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一直这样做下去,那我们的流行音乐是不是就变成无米之炊了。”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李邑兰

责任编辑 | 宋宇


在2019年1月11日首播的湖南卫视第三季《歌手》中,刘欢而非某个“流量”明星加盟,成为首发阵容中最重量级,非常令人意外。


“有人说处女座不承载众人期待,我觉得有道理。大家觉得我不会来,我偏要来。”刘欢笑道。


导演洪涛“三顾茅庐”,最终打动刘欢出场的,是专门为他设立的“刘欢原创音乐基金”。刘欢一直鼓励原创,经他推动,灿星制作于2014年推出原创音乐综艺《中国好歌曲》。但在中国电视屏幕上,鼓励原创音乐的平台仍然凤毛麟角。


1月17日,《歌手》第三期“踢馆赛”在长沙录制,歌手在录制结束后分别接受群访。十分钟里,刘欢将一半时间都放在谈“原创”上:


“我们大部分的电视秀都在规避原创,很多节目甚至不允许歌手唱原创。很多导演希望大家唱更耳熟能详的东西。耳熟能详就意味着是过去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一直这样做下去,那我们的流行音乐是不是就变成无米之炊了,我们没有歌曲可以翻唱了。假如我们现在不再提出这个警示的话,未来我们会出歌荒的。”


当天的踢馆赛上,通过网络视频走红的人气歌手刘宇宁,最终败给了藏族歌手宫巴、巴雅组成的ANU组合,这支组合就以原创音乐见长。


刘欢做事心无旁骛,极少接受媒体采访,投入《歌手》录制后谢绝了大量媒体邀约。刘欢的歌曲,观众熟知的多为“大歌”,歌唱家国情怀、豪情壮志。实际上,他偏爱带有个人化表达的歌曲。


本季《歌手》第一期,刘欢初次登场演唱的《夜》就是自己的“心爱之物”。它也是刘欢担任《中国好歌曲》导师期间为总决赛创作的。“我享受夜,我享受寂寞,我的一生有无数个这样的夜。《夜》理所当然是我加盟《歌手》的第一选择,她告诉观众,这就是刘欢。”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9年1月21日,刘欢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独家邮件专访。

1


“比起获得,我更希望分享我对音乐的感受”


南方周末:每位歌手来综艺舞台的目的各不相同,有些人是为了成名,有的是为了“翻红”,对于你来讲,以你在乐坛的地位,这两者显然都不需要。那你还愿意来参加的原因是什么?《歌手》舞台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希望获得什么?


刘欢:主要原因是为了推动原创。“刘欢原创音乐基金”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和芒果V基金共同设立的。其次,是为了借助《歌手》这样一个品质高影响大的音乐平台和观众分享更多元的音乐,丰富大众的耳朵,留下一些我认为美好的音乐作品。我在大学教了近三十年音乐史,我热爱音乐,我希望以己之力传递音乐之美,传播一点是一点。这个舞台对我意味着一种全新的体验和刺激。有人说处女座不承载众人期待。我觉得有道理。大家觉得我不会来,我偏要来。哈哈哈。其实我也是去年洪涛他们邀请我后才开始认真关注《歌手》的。我注意到其中一些并不大众的歌曲排名也很靠前,发现观众的音乐鉴赏力这些年还是在慢慢提高的。这也让我有了一些好奇。比起获得,我更希望分享我对音乐的感受。


南方周末:“刘欢原创音乐基金”具体是怎样运作的?和《歌手》合作的模式是什么?


刘欢:我的基金由芒果V基金具体运作,目前募集的两千万人民币已经到账。明年起,每年的1月11日,即1.11,比光棍节更顺口更好记!“刘欢原创音乐基金”会在这一天为一位未成名的年轻唱作人颁发奖励金100万元人民币用于原创音乐作品制作。第一年也就是明年,2020年,由我“空降”颁奖,即突然出现在获奖人面前宣布获奖人选,送达证书和奖金。这是一个完全有别于其他的独立颁奖方式。湖南卫视也将在每年1.11同步发布新闻对此进行报道。往后每年由上一年获奖人代表我“空降”送达证书和奖金,以此类推。入选名单由音乐专家推荐的方式提供,最终获奖人由我确认。每年会有不同类型音乐的侧重,以鼓励音乐多元化发展。音乐专家将由十人组成,每年会因音乐类型侧重做出相应调整,其中会有音乐学院教授,音乐制作人,唱作人,乐评人,媒体人等。因为目前忙于《歌手》,很多具体事情还来不及细化。《歌手》一结束,我会花很多心思投入其中。


南方周末:导演洪涛是如何打动你出马的?


刘欢:我女儿从Tisch毕业后常年会在美国游学,所以每年我会和太太去那边待一阵子。前年《中国新歌声》结束后不久我们照例去纽约休假,洪涛通过朋友表示想去美国见我,邀请我参加《歌手》,我不假思索地拒绝了。没想到今年他锲而不舍,继续邀请我,还说前几季没出面邀请是“连想都没敢想”。我却怀疑是我太太传递了某种信息,搞不好她就是一“卧底”。因为她去年起突然也开始一反常态撺掇我参加。我太太是湖南电视台最早的节目主持人,嫁给我之后调到了北京。她一直想促成我和湖南卫视的合作。所以,在我最钟爱的节目《中国好歌曲》遭遇困境时,我曾极力“怂恿”灿星的田总与湖南卫视强强合作,可惜种种原因未果。今年洪涛带着洪啸去了美国两趟,和我太太“里应外合”把我“忽悠”来了。当然,有些是玩笑话,但的确是洪涛和湖南卫视的领导们十二分的诚意打动了我。他们不但承诺这季《歌手》会做出调整,以唱作人为基础,以原创为核心,还专门设立了“刘欢原创音乐基金”。您说,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来?比赛对我并不重要,它只是节目的一种包装,我不认为我在参加比赛,相反我是在“利用”比赛这个游戏规则,传递我对音乐的理解和对原创的态度。


南方周末:你在《歌手》舞台的选歌标准是什么?


刘欢:简单讲就是:多元,经典,美好。


(节目组供图/图)

2


“大家都在追求流量,流量成了标准”


南方周末:你唱的歌大多数,或者我们所熟知的,都是“宏大叙事”的,这次在《歌手》第一期,你意外唱了一首个人化表达的歌《夜》。能谈谈这首歌的来龙去脉吗?以及为什么会选它作为你在《歌手》的开场?


刘欢:“宏大叙事”可能是老百姓对我早期演唱的成名作的深刻印象,也曾经是你们报社对我的“盖棺定论”。呵呵。没错,在我还没有勇气说“NO”的年龄我的确接唱过不少所谓“大歌”,其中大部分都不是我喜欢的。我自己的原创作品绝大多数都是邀约之作。我可以借助对影视剧的选择尝试各种音乐类型。虽然作品并不多,歌曲不足百首,涉猎的音乐类型却不算少。


《夜》是我五年前担任《中国好歌曲》导师为总决赛创作的一首歌,她浓缩了我的一夜。我享受夜,我享受寂寞,我的一生有无数个这样的夜。《夜》理所当然是我加盟《歌手》的第一选择,她告诉观众,这就是刘欢。


南方周末:有没有自己特别想写,但是大家又不太知道的,或者还没有发表的东西?


刘欢:当然有。但还没想好。我比较懒。没有任务感。所以我的创作大多是“被动”创作。


南方周末:很多观众听你的歌是获得力量,励志,如今你希望观众再听你唱歌获得什么样的体验?感动,或是其他?


刘欢:我希望我的音乐带给人美。因为在我眼里,音乐就应该是美的。音乐创作是要给人提供美好。音乐是一种审美过程。


南方周末:你一直对原创音乐非常支持,在你看来,《中国好歌曲》之后,中国原创音乐的创作环境是变好了还是更恶劣了?


刘欢:不好说,可能更恶劣了?网络时代,大家都在追求流量,流量成了标准。想想这其实蛮可怕。如果大家一味追求流量,迎合流量,势必会丧失个性,就永远停留在“中国制造”,不可能有“中国创造”。音乐的繁荣不体现在流量,而应该是多元。假如一万个人只听一种音乐,这不是繁荣,而一万个人听百种甚至上千种音乐才是繁荣。文化如果落后,你在别人眼中就只是一个暴发户,人家只想赚你的钱,却永远不会尊重你。对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南方周末:除了综艺,还有别的方法可以带动原创音乐的勃兴吗?


刘欢:肯定还有,只是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或许当代社会需要各种不同媒体的联动,但这很难。



    发送中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