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纯中医医院开业:大胆尝试,还是剑走偏锋 ?

2019年3月18日07时38分内容来源:南方周末

3月18日,宝安纯中医治疗医院开业现场。(院方供图/图)


全文共2819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 “我们这个医院就想试验一下,如果把西医、西药拿掉,中医院单独靠中医能不能发展?如果做得好,是不是全国都可以来复制呢?”


  • “过度强调纯中医治疗率的占比没有太大意义,医院的终极目标是给患者提供最佳的、可及的治疗方案和药物。”


  • 一场大胆的中医医院试验正在深圳市宝安区铺开,直指中医医院沉疴。争议已起,有专家认为是一次符合趋势的探索,亦有声音斥其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呈现多方建议,以期这场试验能良性发展。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

南方周末实习生 唐一鑫

责任编辑 | 何海宁


一栋颇具中式建筑元素的大楼已拔地而起。3月18日,号称全国首家“纯中医”的宝安纯中医治疗医院正式开业。在之前相关宣传文章中,医院已经打出了首日挂号费、诊金全免的广告。


在深圳市卫健委的解释中,这一崭新的医疗机构“除院内紧急救治和麻醉外,纯中医治疗率达到95%以上”。


然而,医院还未开业时,争论已至。有知名中医专家认为这是一种有利于发展传统中医药诊疗方法的探索,亦有专家担忧剑走偏锋,存在医疗安全隐患。不管如何,在中西医争论的背景下,深圳此举无疑是一次大胆试验。

1


纯中医治疗率达95%以上,如何计算


2018年5月立项,10月底动工建设,11月开始引进人才。按规划,这家深圳市宝安区的公立医院有门诊诊室54间、病床205张,设有内科、妇科、儿科、皮肤科、肛肠科、正骨门诊、治未病中心、针灸推拿康复科等科室,同时在门诊设置国医大师工作室、流派大师工作室、传承医师工作室、民族医药工作室等特色科室。


“我们这个医院就想试验一下,如果把西医、西药拿掉,中医院单独靠中医能不能发展?如果做得好,是不是全国都可以来复制呢?”负责医院筹备工作的宝安区卫计局一名相关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上述官员称,该医院设立背景之一,是深圳正在建设国家中医药综合改革试验区,这所示范性的中医院将向全世界展现中医药临床服务能力,输送中医药人才。


深圳市卫健委官网显示,从2018年10月26日开始,《深圳市纯中医治疗医院设置标准(征求意见稿)》便已在征集修订意见,此后又两次公开征求意见,采纳了共计9条建议。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焦点之一即到底如何限定纯中医医院里的中医治疗率。


深圳市卫健委在上述标准起草说明中写道:参照原卫生部《医疗机构基本标准(试行)》对中医医院门诊中医药治疗率不低于85%,病房中医药治疗率不低于70%的要求,为体现纯中医治疗医院的完全中医药治疗理念,标准规定纯中医治疗医院中医治疗率达到90%(含非药物疗法,不含急危重症抢救治疗)。


在最终公布的标准中,这一比例已修改为“除院内紧急救治和麻醉外,纯中医治疗率达到95%以上”。


对于该比例的算法,深圳市卫健委官网公布的标准征集意见及采纳情况表这样解释:“纯中医治疗率是指采取纯中医治疗的病人数占全部收治病人数的百分比,是全部采用中药和中医非药物疗法进行治疗。《标准》允许纯中医治疗医院开展中医传统手术。”


“对于纯中医医院建设的可行性、必要性、依法性,我们都做过相关论证,认为是可行的。”宝安区卫计局一名官员说。

2


咨询会上,专家提了什么


从多轮征求意见、细节反复修改的过程可以看出,为纯中医医院设置标准的工作并不容易。


2018年10月27日,宝安区进行了一场专家咨询会,包括国医大师石学敏、浙江中医药大学校长方剑乔等多位中医界专家参与讨论。


“我们认为可能是一个好的探索。”方剑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但也怕它走偏——过于强调中医,其实西医的化验检查、危重病人急救也是要有的。”


方剑乔的建议是,中医优势在门诊,在筹备建设过程中要把门诊面积、科室数量作为主要参考要素,控制床位数量。另外也要有基本的西医保证,譬如临床诊断技术、临时镇痛用药、危重病人急救等。


“从临床一线医生的角度来看,纯中医治疗医院在发挥中医治疗优势的同时,还要特别关注对于收治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危急重症的处理。宝安中医院已经考虑在该院旁边建设具有急症救治能力的医疗机构,考虑的很细致到位。”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针灸科主任赵吉平说。


危急重症环节是多名专家提到的重点。“通常认为,中医都是做慢性病,危急病人不是中医所擅长的。但中医中药的急救技术也在进步,比如上海龙华医院,急诊、急救中有很多中医的方法,广东省中医院也是全国中医院的一个学习样板。”方剑乔说。


以广东省中医院为例,根据2018年官方公布的数据,在该院的急危重症病人治疗中,中医参与率达100%,纯中医治疗率为86.5%。该院于2010年成立的中医经典病房,也是业界的“明星案例”。


该院一位主任医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中医经典病房主攻两种病人,一是难治性的肺部感染,另一个是顽固性的心力衰竭。”据悉,在筹备过程中,宝安区相关部门亦向广东省中医院取经。


关于“纯中医”,在中医师群体中也有诸多争论。2019年2月20日,微博认证为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全国重点肾病专科学术带头人的中医肖相如发布了一篇文章,题为《纯中医?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认为,“中西医研究方法的区别,决定了各自有不同的优势领域和劣势领域。二者只能互相补充,不能互相替代。以慢性肾功能衰竭的病人为例,在早期,很多病人经过中医治疗,肾功能可以保持长期稳定,可以不用或延缓透析;但对晚期尿毒症,透析或者肾移植才可以延续生命,中医还达不到这种疗效。”


而上海市疾控中心原工作人员、微博大V陶黎纳则认为:“所有中国人都应该实事求是地认识到,中医、西医的理论体系是大相径庭的,根本不可能实现中西医结合,不要再一厢情愿地把两者硬凑在一起了。”

3


中医优势,到底是什么


对中医药界来说,纯中医医院既是备受瞩目的新生事物,也更像一场需谨慎处之的“自救运动”。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季强在提案中细数了中西医的差别:在医院数量上,西中医的比例是6.8:1;在医生数量上,两者比例是9.4:1;2017年全国医疗机构总诊疗人次达81.8亿人次,其中中医为10.2亿次,仅12.47%。


“中医院(科室)在医疗卫生体系中的比重及投入不足,中医人才匮乏,诊疗水平明显下降。中药在临床治疗领域的地位下降,中药行业遭遇断崖式下跌。”胡季强呼吁在国务院层面建立协调机制推动中医药事业发展。


《2017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末,全国中医类医疗卫生机构总数达54243个,全国各个省市基本上完成了县级中医的全覆盖。不过,有一种说法是:“几乎找不到一家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医医院。”


方剑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中医医院西化现象明显,“挂着中医的名字,但中医医生还没有超过一半,甚至低于百分之二十,中医科室没有几个,中药使用率也很低,这对中医的发展不利。”


前述广东省中医院主任医师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发展得好的中医医院,大多西医实力也很强,这样才有能力养着中医。”在他看来,根本原因在于国家对中医诊疗项目定价过低,中医药价格相对便宜,国内很多中医院出于经营和利润考虑,西医西药诊疗的比重很大。


“比如说做一个颈椎的手术,需要10万块钱,但中医用正骨和推拿按摩的方法,也给治好了,在医院里收3000块钱,有人愿意干么?”上述广东省中医院主任医师说。


不过,多位中医专家也提到,“过度强调纯中医治疗率的占比没有太大意义,医院的终极目标是给患者提供最佳的、可及的治疗方案和药物。”明确中医优势病种,建立科学的中医药临床研究评价体系,完善药材、饮片的相关监管工作,都是摆在中医药事业发展道路上的关键问题。


“各种中医疗法,都要找出最适合发挥优势的病症,给患者提供最适合最优效的治疗方案,这需要我们在临床上认真研究、科学探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针灸科主任赵吉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