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前市长:我知道怎么打败特朗普,但我不打算竞选总统

2019年3月18日09时57分内容来源:财富中文网



虽然没有比担任总统更高的荣誉,但作为美国公民,现在我最大的义务是尽我所能帮助国家。


我一直公开表示,唐纳德·特朗普对美国来说是个威胁。2016年民主党全国大会上我就说过:“纽约人一眼就能看穿骗局。”去年秋天中期选举时,我出资1亿多美元支持民主党。在国会里,共和党人很失败,而且一错再错,未能履行宪法赋予总统的责任。而且共和党一直纵容特朗普胡作非为,在最紧急的问题上拒绝与民主党合作。


当务之急是提名一位最有机会击败特朗普的民主党人,把美国重新团结起来。初选过程不可内耗过大,否则将削弱赢得大选的机会,最后变成“又得熬四年”。


许多人劝我竞选。有人告诉我,要想获得民主党内提名,要改变观点迎合民意测验。但我整个政治生涯中都有人这么说。


我竞选过三次,每次都获得了胜利,很大程度上因为我从来没根据舆论风向决定政治观点。我性格如此,也认为选民也不会选喜欢跟风的领袖。人们希望领袖能说实话,即便意见不一致,也能提出实际、明智且雄心勃勃的想法,真正解决问题见成效。


我来自商界,在私营部门和政府部门都工作过。解决难题是我平生最热爱的事。我的技能是建立和领导团队,制定创新计划,然后共同实施。我认为这正是身为国家总统应该做的事,尤其是经历了四年的混乱颠倒和欺骗之后。


我知道竞选获胜需要什么,每天读新闻时我都对总统办公室的无能越来越沮丧。我很清楚我们国家可以做得更好,也相信可以在大选中击败特朗普。但我清楚地认识到,在面临诸多竞争的情况下,想获得民主党提名非常困难。


我在思想上还有另一个沉重负担,即未来两年内美国面临最大的问题可能恶化。由于白宫领导人拒绝联合两党力量,国会几乎不可能解决面临的主要挑战,包括气候变化、枪支暴力、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公立学校倒闭和大学学费高昂等。种种问题都可能逐步恶化,总统的许多行为只会让事情更复杂。


我深爱自己的国家,不能袖手旁观,在国家问题恶化时不能只是希望一切变好。但我也意识到,到2021年甚至更长时间里,推动进步真正的希望都不能靠联邦政府。与大多数已经参与或考虑竞选的人们不同,我的幸运之处在于有能力投入资源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共同推动巨大的改变。


离开公职以来,我已经创建并支持了一些倡议,努力号召公民和城市、州、企业和非营利组织领导人自行采取行动。像我一样,大多数的美国人希望改善社区,真正做一些事情。我们一起证明,即使没有联邦政府帮助,同样可能完成。


接下来的两年里,我们可以完成更多的工作,但前提是继续努力并不断扩展。事实是:参与全国性的大选活动反而会限制我的能力。


因此,我考虑参与总统竞选时,面前的选择已经很清晰。如果明知道可能不会获得民主党提名,接下来两年里应不应该大力宣讲我的想法,介绍执政经历?还是应该在接下来两年加倍投入到已经领导和资助的工作上,而且很明显这些工作现在就能为国家带来真正有益的结果?


我逐渐意识到,比起夸夸其谈我更喜欢实际做事。结论是,目前帮助国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卷起袖子继续工作。


介绍下我做的工作。2011年,在国会的总量控制与交易立法失败后,我与塞拉俱乐部合作开展了一项名为“超越煤炭”的运动。通过组织动员受燃煤电厂污染影响的社区,帮助关闭了全国一半以上的电厂(530个电厂中的285个),取而代之的是更洁净也更便宜的能源。这是美国将碳足迹减少11%的最大原因之一,而且将燃煤发电厂导致的死亡人数从13000人减少到3000人。


现在是重要的下一步。首先,我将增加对“超越煤炭”运动的支持,争取在未来11年实现所有燃煤发电厂关闭。这不是白日梦。我们可以做到。第二,我将把运动推向全新也更雄心勃勃的阶段,即超越碳排放。通过民间努力推动美国尽快摆脱石油和天然气,迈向100%的清洁能源经济。


超越碳的核心是认为进展中每一年都很重要,科学界也已经明确指出。十年前由专栏作家汤姆·弗里德曼首次提出绿色新政,未来两年参议院不可能通过。但是大自然不会等待人类的政治日程,人类也同样等不起。


枪支暴力方面也差不多。近25年来,国会还没通过重要的枪支安全法案。上周,民主党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加强背景审查的法案,但共和党参议院肯定会阻止该法案通过。由于多年来组织动员的基层努力,20个州通过了更强力的背景调查法案或其他法律,防止枪支落入危险人群手中。但20个州远远不够,考虑到面临的风险,现在不能停止。


枪支暴力和气候变化还只是诸多紧迫挑战的一部分,即便联盟政府继续无视已经过证明的解决方案,我们仍然要努力获得进展。


我们知道如何改善公立学校,大力减少种族成就的差距。纽约市的做法是,提高标准、增加问责制、给孩子提供在当今以知识和技术为基础的经济中成长所需的教育。


我们知道如何增加低收入学生上大学的机会。这也是基金会努力的目标,现在主要与学院合作,给予经济援助和招聘机会,也为高中生申请提供协助。


我们知道如何应付阿片类药物成瘾现象,提升医疗质量和就医机会,减少无家可归者数量。纽约市人均预期寿命延长了三年,我正在努力帮助其他城市达到类似目标。


我们培养公民领袖,扶持他们从事的创新工作,从底层做起解决国家面临的挑战。这是基金会工作的重点,也是解决当前最严峻挑战的答案所在。


我们知道,为了保护民主,就要组织起来保护每位公民的投票权。


在很多问题上,未来两年内联邦政府不太可能采取有效行动。进步完全取决于我们。


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里,我将通过具体的行动和成果,更深入地研究如何扭转国家的局面。我将继续支持能在气候变化、枪支暴力、教育、卫生、投票权和其他关键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的候选人,并继续为实现承诺而努力。


希望敦促我竞选并帮他们呼吁价值观和原则人们能理解,左右我决定的其实是一个问题:我怎样才能更好地为国家服务?


虽然没有比担任总统更高的荣誉,但作为美国公民,现在我最大的义务是尽我所能帮助国家。




作者:Michael Bloomberg(他是前纽约市市长、彭博新闻社的母公司彭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和大股东。他也是联合国秘书长气候行动特使。

译者:Charlie

审校:夏林






每天花1分钟看世界

视界


圆周率,也就是π,对于学习过数学知识的你一定并不陌生。但关于圆周率背后的故事你了解多少呢?


更多视频,后台回复关键字获取


机器人数量增加,保障人类岗位的压力很大| 回复 JQ 获取


美国发展最快的10大职业| 回复 MG 获取


Facebook正准备进行一次巨大转变| 回复 FB 获取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