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世界第一大眼镜生产地的焦虑与机遇

2019年3月18日08时42分内容来源:商业人物

丹阳眼镜市场水很深,一副眼镜利润翻几倍,别说外地人,就是丹阳本地人也摸不透。早些年丹阳很多人就靠眼镜发家,外地人要真过来买眼镜最好带个行家。”

作者:史艺敏 编辑:毛毛鱼

来源:经授权转载自锌财经(ID:xincaijing)

原标题:《直击丹阳:世界第一大眼镜生产地的焦虑与机遇 | 锌荐》


下了火车,抬头就能看见相邻矗立的新旧两栋眼镜城。


一排又一排的眼镜店铺,金子招牌闪得晃眼,有“史无前例打骨折”,也有“特价再打折”、“就是这么优惠”。


这里是丹阳。5万人在全力卖眼镜。


火车站附近眼镜城城际通道,对面是丹阳眼镜城


丹阳,江苏省南部小镇,离上海一个半小时车程,以眼镜生产批发基地闻名于世。


据新华社统计,在不到百万常住人口、仅千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丹阳坐拥眼镜相关企业1600多家,从业人员超5万人。官方数据显示,丹阳年产量3亿多副的光学玻璃以及树脂材料的镜片占到了全球每年总量的40%,国内市场的70%,为世界第一大镜片生产基地。


时隔多年这片土地的眼镜生意怎么样了,卖眼镜的人怎么样了?前段时间我们走进丹阳,观察了三天两夜。


两重冰火


新旧两栋丹阳眼镜城大楼高高耸起,彼此相隔50米,楼中走动着零散的人群。


新眼镜城


旧眼镜城


眼镜城附近,是一些老旧矮破的门面,多数打着眼镜产品批发门店的招牌。


随意走进街边一家门面在不足15平米的店内,镜片产品一层层叠加堆满,写着只有行内人才懂的数字标记。


人们格外看重品质的镜片,散乱在丹阳市场角落。因为太平常了。


店内,商家与小批发商们背擦背地走过货架,根据型号迅速取拿产品;拿到货的小批发商们,正蹲在地上清点货品,装在塑料袋里后,结账走人。


芳芳眼镜培训中心开在旧眼镜城后门。一位个子不高、约莫30多岁的女老师在给学员上课:


“很多外人一听说新眼镜城,以为里面是刚做眼镜生意不久的商贩。实际上他们起码做了十几年生意,很多已经是二代、三代生意人,家里开厂。”


锌财经了解到:丹阳新眼镜城以批发为主,旧眼镜城则以零售为主。


下午三点多,新眼镜城空空荡荡,简陋蒙灰的货架,杂乱堆砌镜架的台面,摆满配件的店铺,门外角落摆放的快递盒。


杂乱堆放镜架的台面


快步搭上一位行人,他是做淘宝老花镜生意的,正拿着塑料袋、进货单、急匆匆奔向红金玉老花镜批发店。


他向店主换一批有瑕疵的货,店主坐椅子上懒洋洋的用手撑着脑袋,“哎呦,都是老客户了,你自己看着拿吧!”


店主许丹,40多岁,微胖,土生土长的丹阳人。她接手父辈老花镜批发生意十几年了。


十多年来,许丹从卖眼镜的小女孩,变成了卖眼镜的中年胖女人,生意也愈发窘迫。“你看你用苹果手机,我用的什么手机,现在生意难做的啦。”


许丹的老客户上门拿货


许丹知道,现在全国都有批发市场,互联网又发达,很多客人都不来丹阳了,生意不好做,维护老客户很重要。


她并不打算开辟网络渠道,“就我一个人,老客户的生意都做不过来了,我也不会弄淘宝。就这么着吧,反正比打工肯定是强的。”


她这么一说,生意似乎没那么不堪。


眼下的情形像是冰火两重天,就看怎么定义生意好做不好做。锌财经走访下来,眼镜城还有不少人和许丹一样一边抱怨生意难做,一边又说忙得很。他们现在所谓的“难做”是相对以前的鼎盛时光。


新眼镜城二楼立正光学眼镜店装修精致,玻璃柜面一尘不染,镜架整齐摆放,这是一家温州商人镜架批发店。


遵循温州商人代代传承的风气,王原追随舅妈做生意,看不出今年才26岁。他能说会道,经常全国各地跑批发订货。


“我们只做高端镜架生意,货源从深圳代工厂定制,批发价从几十到180不等。”去年,王原的眼镜店毛利稳定过百万,“生意不错。”


据他透露,他们批发180元的眼镜,零售店起码卖到上千元。


王原店内产品


而在三楼一家低端镜架产销批发店内,我们真正见识到上游生产链端的暴利。


以店内热卖产品复古镜架为例:成本9元,批发最低16元,零售市场200元起步。店主马翔打趣:“没准你在一楼零售店买的镜架就是我们生产的。”


滴滴司机曾提醒我们:“丹阳眼镜市场水很深,一副眼镜利润翻几倍,别说外地人,就是丹阳本地人也摸不透。早些年丹阳很多人就靠眼镜发家,外地人要真过来买眼镜最好带个行家。”


芳芳眼镜培训中心老师解释:“眼镜是个低频次消费品,有时候一天只能卖出去几副,所以零售一般要翻到成本价十倍以上卖。高利润是为了对冲房租、成本、员工工资等开销。”


下午四点左右快递小哥陆续过来收取快递


下午四点,眼镜城商家开始陆续打包快递,快递员收取各家门口堆放的快递。在新眼镜城侧门,长途快递车在等着他们,每天包装好运往各地。


往日时光


从上海到丹阳,一个半小时的高铁车程。当我们走进丹阳,实际上走进了它30余载的岁月里。


上世纪80年代初,丹阳眼镜市场一片繁荣,个体眼镜厂、小商贩生意兴起,仅靠丹阳眼镜企业供应全国眼镜市场,批发商们都是在拿钱等货。


“当年经常出现缺货状态,批发商们为了第一手拿到货,都抢着给工厂交钱,交完钱工厂回去赶工生产。”赵龙生说,父亲是当年批发商中的一员。


新眼镜城负一楼丹阳视光学研究所所长赵龙生


赵龙生是丹阳本地人,今年60多岁了,他的店,主要经营验光配镜,开在新眼镜城负一楼。


赵龙生在眼镜行业摸爬滚打30余年,从十几岁开始帮家里打理眼镜生意,一路见证丹阳眼镜市场发展,“丹阳眼镜市场是一个自发性眼镜市场,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谁组建的。”


据他回忆,计划经济时代,上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来到丹阳,因不会干农活,索性办起了眼镜工厂。当时市面上眼镜货源很少,除去上海,丹阳成了全国唯一一个眼镜生产地。


中国眼镜协会成立大会全体代表合影留念,1985年5月30日于镇江


赵龙生对当年眼镜市场的生意记忆犹新:“交通极其不方便,全国各地批发商坐火车来到丹阳,还要再坐车去社办工厂拿货,很麻烦。”


有人在火车站附近旅馆住下来,从工厂把镜片、镜架运过来,白天摆一个桌子放在外面,外地批发商直接到这里拿货。久而久之,在火车站附近卖货成了传统。


为了满足市场需求,人们自发在原来旅馆后面的空地建小瓦房摆商品。据赵龙生描述,“房子随便用砖头茅草堆砌,矮到不如乡下人猪圈那么高,进门必须要低头。”


随之,丹阳乡镇开始大肆修建眼镜工厂,货源越来越多。


1986年,车站大队建立华阳眼镜市场,之后双庙大队扩建云阳眼镜市场,丹阳眼镜市场迎来鼎盛时期。


华阳眼镜市场开业典礼


赵龙生介绍,“那个年代远比现在繁华。白天进货就像过年在菜市场买菜,人挤人。到了下午、晚上,眼镜市场打烊,这个地方吃饭的小饭店也特别多。”


到上个世纪末,经过四期改造,丹阳两个市场连成一片,占地25亩,摊位180多个,拥有眼镜经营户500多户,交易量超过10亿元,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眼镜交易批发市场,并开始“走出国门”。


市场变迁


多年后的今天,在这两座眼镜城里,有人赚得盆满钵满,有人被暴利引诱加入,有人半死不活撑着,有人做不下去关门。


不热闹的新眼镜城


因为市场在发生变迁。锌财经看到,时下丹阳大体有两类人在做眼镜生意,面对时代变迁,他们的态度截然不同。


第一类人是开实体店的,就是眼镜城里的店主们,他们多数无法理解互联网冲击潮为何如此迅速,十多年淌出来的生意路突然走不动了,或精力不足,且害怕改变,只能不断缩小生意盘。


比如,三楼大光明眼镜是一家典型的夫妻老婆店。他们是江苏泰兴人,在丹阳做了20多年的眼镜生意,一路尝尽了市场冷暖。


老板娘阮真向锌财经吐露心声:蛋糕就这么大,大家都来分,生意自然难做。她指的“大家”是指全国其他地方新开的眼镜市场。


市场倒逼他们从纯批发商转型为批发零售商:“过去吃了太多批发商们欠账,赖账、死账的苦头,后来我们就慢慢转型,零售这块毕竟是现金生意,好结账。”


阮真的店铺


本来批发商的优势在于低价多品种,但如今这一切被互联网电商取代。


如同立正光学眼镜店的王原所说:“批发商在价位上不可能竞争得过互联网。互联网在员工工资、租金、装修上花销少,价位肯定相对更低。”


多数商户同阮真夫妇类似,他们是丹阳眼镜批发商们的缩影,从摆摊起家、或继承祖辈生意,手头积攒着老客户,做着原始批发生意。


在丹阳眼镜市场三十余年的变迁中,他们充当顺应者角色,靠天时地利吃饭,在最鼎盛时期赚的盆满钵满,当市场变迁、互联网冲击潮来袭,他们不胜招架。


好在,全国第一大批发生产基地的底蕴优势犹在,批发商们愈发依赖老客源。就像40多岁的店主许丹所说,“就我一个人,老客户的生意都做不过来了。”


许丹在理货


第二类人,便是主动迎接时代变迁的那波人,他们多数是年轻人。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任何“生意难做”的迹象,反而觉得“越来越好做”。


比如,位于新眼镜城3楼A区的眼镜配件批发店,店主的儿子儿媳正在接手父辈的眼镜业务,一年前,小两口开起网店。“过去父母亲都不懂网络,眼睁睁看着实体店生意被抢。我们必须要开拓新业务模式。”店主儿媳告诉锌财经。


同样开网店的王飞,其长辈在丹阳眼镜行业摸爬滚打了三十年,专做源头的生产供货。2014年9月,年轻的王飞看中淘宝生意的低成本、低门槛,决定尝试做以配镜和单镜框为主的淘宝零售生意。


早期入场的他竞争压力小,流量起速快,目前店铺销量稳定,最近又请了近40个工人负责店铺管理。


据2018年8月公布的一项统计结果显示,近年来,丹阳网店达10816家,其中眼镜行业的经营性网站、网店达1007家,全球线上销售额超25亿元。这份统计结果还显示,互联网渠道主要由年轻人承担,稍微上年纪的人不怎么用。


而市场变迁的压力,眼镜产业的普通制造商们同样躲不掉。


一直以来,丹阳人多以小作坊模式生产眼镜。30多岁的马翔在丹阳大伯镇自家三层小楼内设厂,聘请了20余工人。每月出厂60000余副。


这是一家典型的家庭作坊式工厂。我们到时,马翔父亲开车出去拿复古镜架的原材料了,而马翔母亲则在家赶工,整一套流水线机器,地上摆满了原材料……


马翔家庭作坊,镜架制作过程中的点焊


与小作坊生产相对应的,是大工业园区的集约型生产方式。江苏旭志光学创始人蒋人多,从2006年起,投入600万办厂,主要生产功能性镜片。


他告诉锌财经:“镜片生产需要经历抛光、蚀刻、去模块等多个生产步骤,防蓝光、防辐射,氧离子、负离子等技术在不断革新,因此,优胜劣汰的情况在镜片制造业更加残酷。”


目前在丹阳司徒镇有眼镜工业园区,大众熟知的海昌隐形眼镜、万新光学眼镜等企业在此建厂。蒋人多说,从纯手工制作到现在的流水线生产,淘汰了一批镜片落后的生产企业。


从一个民间自发小摊位,一步步缔造了中国眼镜的产销神话,拉动江苏小城GDP直线崛起,丹阳眼镜是所有中国传统制造业历史发展的缩影。


如今丹阳焦虑与机遇并存。


尽管近几年丹阳眼镜市场受到了互联网乃至国内外多方市场的挤压,我们也看到一批先行者们打响了保卫战,试图用创新、用技术力量突围市场竞争。


“我从事眼镜行业22年了,行业竞争确实在加剧,但对我们没什么影响,因为我们在创新。目前还在加班加点地生产。”蒋人多说。


(应受访者要求,除赵龙生、蒋人多外皆为化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人物”立场

*头图购自视觉中国,其他图片系作者拍摄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微信hsy111520,邀您加入商友会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锌财经 锌财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