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微信朋友圈封面图,是不是也有什么含义?

2019年3月19日11时00分内容来源:机核

点击上边的“机核”关注我们,这里不止是游戏



在现代社会,几乎每个人手机里面都会有的软件就是微信。联系朋友、拜年红包、就连办公都开始用起了这个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位的社交软件。当然,机核也不例外。

不在去年年末的时候,微信对整个UI做了一次较大的升级调整:除了开屏的地球图做了一点微妙的改动以外,还加入了许多扁平化的设计,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很多人觉得这个每日都会使用的软件一下子就变的既熟悉又陌生。

而作为熟悉彼此,寻找话题的最佳渠道“朋友圈”,也在这次升级中似乎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粗看依旧是往常的朋友圈结构:标题、头像、正文,一个都没少,但是当我偶然点开西蒙的朋友圈时,却发现了“朋友圈”在细节上的一点改进:

朋友圈首页的“题图”竟然变大了,以往恰好能放下一张图的位置,现在看起来就这么空了一块。而占位变大的题图,在新版的朋友圈中也变得显眼了起来。这让我不由得开始注意起来大家朋友圈的题图。

有的题图看起来是非常随意的一张生活照片,而有的题图却似乎包含了某种意义。

于是怀着好奇心,我采访了办公室里几位开通了朋友圈的同事们,询问了他们的朋友圈题图到底有什么含义。

天叔 —— 偶像大师、游戏王与凤舞九天


起初看到天叔的朋友圈时,总是会被封面这个写着文字的纸片所吸引。莫非他是欧美“先锋”音乐爱好者?仔细一想,如果是天叔的话,倒也并不是毫无可能。

但是似乎是我想得太多了,在我询问了天叔为什么要把“丁日”作为题图的原因后,他这样回答道:

“之前我在网上买了两个玻璃瓶,其中的茶色玻璃瓶里有东西,我就给倒出来了,然后就发现了这张纸……通过几个关键词我好像已经知道它报道的是什么了,可谓窥一斑可见全豹。因为其独具一格的闷骚气质,我就选它当封面了。”

“顺便说一下,我以前用这张图当封面。露出“ANICELADY”这句话,如果往下拉的话就会看到整句话了,哈哈。”

那么您对贾斯丁比伯是怎么看的呢?

“我想听未处理的《Baby》。”

Emma —— 尽职尽责的机核保育员


打开Emma的朋友圈时,这张深邃而又略显不符合她本人气质的宇宙图片映入了我的眼帘。作为负责“机核零食角”补充的重要角色,这位不但爱笑,还爱一边笑一边给我安利乙女游戏的女生在朋友圈里却显出了另外一种气质。

在我是否考虑要用一种很严肃的口吻来询问题图有什么具体含义的时候,Emma的回答却稍微出乎了我的意料。

“其实这个意义比较简单吧,就是为了和自己的头像相符。微信头像当时是觉得怎么用自己氧气(?)或者是背了扩音器(?)在宇宙漂浮的宇航员很酷,然后就一直用作头像,久而久之为了固定印象就没有再换。之后有一天发现这个宇航员的图片所以就换上了。”

不过能选择宇航员作为头像,出于直觉考虑我认为应该还会有更深层的意思,于是便追问了下去。

“感觉有点不像你本人啊……”

“哈哈哈哈哈,有吗?用头像是觉得用自己的氧气来弹琴真是有种死亡前的浪漫感,然后又很简单所以一直保持下来了”

“感觉我的喜欢太浅薄了,都不配称为喜欢,就是初步的喜欢宇宙的星星与浩瀚的感觉吧。”

四十二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四十二的朋友圈题图看起来似乎有点意思——文字的感觉上有种宗教的含义。在向四十二提出询问后,他首先表示因为现在朋友圈功能都基本不用了,所以说白了这张图算是对自己的一个警示吧。

“汝辈尽可祈愿,然于事无补。汝之所为,罪有应得。”


这个是《西境以东》漫画的其中一页,而上图的话就是漫画里的剧情。

《西境以东 East of West》的剧本由Jonathan Hickman执笔,讲述了美国在南北战争中陷入分裂,并被分成七个国家。而曾被预言的天启末日即将来临,天启四骑士也为此而现身,不过死亡骑士因为爱上了人类,因此他成了对抗其他骑士﹑枪客﹑怪物的反末日成员。

因为漫画讲述了一个重构天启四骑士的末日审判故事,所以这句话配上漫画中的各种人物,尤其是“死亡”本身,十分之有魄力,就会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这个漫画那可太他妈好看了,强烈推荐。”四十二激动地说道。

不过在四十二向我安利漫画的时候,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头像上。自然,海豹就是他的本人,然而海豹头像之上却覆盖了大名鼎鼎的“笑面男”Logo。在我的追问下,四十二表示神山健治所导演的这部攻壳机动队对他的启发非常大,每年都会看一遍。

“其实笑面男这个角色我本身倒没什么感觉,而是整个TV版里对StandAloneComplex和某种很有前瞻性的对信息时代网络社会的描述很触动我……还有已经没有源头的‘模仿行为’和‘连续模仿行为中的异化’等等,都让我觉得很有洞察力。”

“所以就笑面男这个符号在我看来倒不是什么叛逆精神的符号,本身就是这种洞察的象征。”

Ann —— 下周的《混合理论》不是她供的稿


坐在我旁边的Ann,除了在机核的笔名“河童”外,又被我起了“机核女巫/魔女/星象师”(etc……whatever)的称号。至于称号怎么来的先暂且保密,不过Ann本人却并不像在节目中那样神秘。而Ann的朋友圈题图,与她的头像惊人的一致。

Ann姐是个蜥蜴爱好者?还是说有其他的含义?Ann在首先表示我一本正经的采访语气“太不习惯了”之后,提到自己的微信、微博、和不管啥平台的头像都是蜥蜴。

“是有某种寓意吗?还是说想像蜥蜴一样隐藏自己?”

“不是的。因为好几年前就特别想养爬宠,尤其是蜥蜴,就觉得特别可爱。以前想养个守宫或鬃狮玩玩,但它们得吃活虫子,要是养的话就还要养蟋蟀,蟑螂这类食物,遂放弃了。加上我以前经常搬家,也没有那么大地方,养了也让它受罪……”

“也就是说实际上只是因为喜欢才换的头像吧……”

“是啊虽然养不了,但可以把头像题图什么的换一下,平时也在b站上看看别人家的蜥蜴,云养一下。”题图也是她在汤不热瞎搜来的,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

随后Ann给我发来了一大堆蜥蜴的Gif……

最后Ann强调,“对虫子太恐惧了,所以养就没戏了。”

开开 —— 摇滚、电影、蹦迪,都不会老去


开开作为电影组的主力成员之一,平日只能看到她埋头于笔记本电脑前奋笔疾书的背影。当然,作为办公室文字产量前茅的一支女性力量,她的朋友圈题图也似乎散发出应有的那种“永不低头”的摇滚气息。

看到开姐的题图似乎是一场演唱会,以演唱会切题的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2017年的混凝草(音乐节),DIIV,前几年很喜欢的一个队儿!(#害羞)”

“300一天的门票真是咬了牙买的。”

“真不后悔啊!”

“真他妈好!”

“为啥喜欢他们?年轻,干净,有活力。”

10年前其实很流行这种乐队,diiv,wild nothing……有点点年轻,又不那么暗淡的后朋克。于是我追问到:“就是他们很能弹进你的心里?”

“弹进心里……有点儿煽情啊。我想想,咋说呢……你知道听歌这个事儿,是看年龄看阶段看心情的嘛!跟看电影看书打游戏一样,有时候讲个阶段性。反正这个队,就是我好多年前听过。当时并不喜欢,觉得挺闹腾的。那时候哥们还丧着呢!喜欢听丧的。”

“大概工作后吧,再听就很喜欢了,有点像高中听joyside,后海大鲨鱼那种感觉,特年轻,特有活力。走在路上,听着就觉得自己是某部正在拍的电影的主角,这首歌儿就是配乐。”

“就是那种感觉“年轻气盛!”嘛!少年心气!!”

然后开姐突然话锋一转:“都(年龄保密)的人了,现在还挺珍惜这种感觉的……”

老白 —— Common Sense的中年之路


作为机核中年人代表的老白,经常会在编辑部说出很多富有哲理和内涵的话语。当然,老白自己本身也并不会特意回避自己身心上的一些病症。所以有时候与老白聊天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看这张题图上的烟,想必也应该是老白最喜欢的牌子了。“抽了十来年,一直没有换。”老白这样回答道。

只不过这张图上的“Smoking Kills”的字眼实在太醒目,跟香烟本身形成了一种非常微妙的矛盾感。

“也不算是矛盾吧其实,算是反讽吧。你看,Smoking Kills,比‘吸烟有害健康’还重了那么一点。说白了就是吸烟会死人……但是这世界上能杀死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那么说来,这张图就会有两种意思了:一个是晒一下作为个人喜好的香烟;一个是告诉大家“即使香烟杀了我又如何”。作为人生旅程比全编辑部任何人都长的老白,是否已经对生死看得很淡呢了?

“也没有,以个人体验来说,人真的死到临头是很恐惧的。所谓不怕死,不是胆子很大,而是没有办法,这世界就是这样的。”

“只能说事到临头,个人怎样其实并不重要。所以抽支烟和这种事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么,用这张香烟盒图作为朋友圈题图,是出于对自己的提醒吗?

“并没有。烟盒放在那,更多的意思大概是:我不在乎一些小事,例如吸烟有害健康;同样,朋友圈里的你也不会在乎我的生死这样的小事。我的人生,对于旁观者来说,不会比一句‘smokingkills’更来的有价值。”

“人是很难被记住的。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Wing —— “老干部”只是正直之上的小小伪装


大家都总说Wing像是老干部,我只是觉得单纯是因为学法律的,从骨子里都会有一种正义感。而Wing的这张题图,看起来更像是“正气”对面的“艺术气”。

当然,能拍下这张题图的,肯定是在某个展览之上。根据Wing自己描述, 这张照片摄于2018年1月《深港双城双年展》的展览上。

“以“城中村”为出发点探讨中国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城市发展模式,呼唤多元、包容、有活力的城市生态系统。融合城市\建筑和当代艺术的“世界|南方”、“都市|村庄”和“艺术造城”三大板块相辅相成;来自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的参展建筑师、规划师、艺术家和设计师跨界合作,带来225件精彩纷呈的作品。深双汇集全球前沿思想案例和本土探索实践,同时与本地居民积极互动,以“城市策展”的方式介入城市更新,描绘面向世界和未来的“共生”范例。”
百度百科


他在百度上搜来了这么一大段话。

“大概就这个意思。其实这个展还是挺牛逼的,我这种没文化的人都深受震撼。但是这个场景确实也是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而且照片也好看,就拿来用了。”

“这个场景表达了什么?我看用多国语言写着各种词语……”

“具体表达什么,其实我也不懂。”

小五 —— 机核的“好孩子”


作为机核的“好孩子”,我总是和Nadya尽量避免让小五接触到一些不大好的成人世界的东西——开玩笑而已,小五确实在办公室中会经常提问到“这是什么啊?”但这只是小五单方面的好奇和求知欲而已。而小五的朋友圈题图,看起来也俏皮了那么一些。

不过细看小五的朋友圈写的是6月,也就是很久没有使用过了。在征得本人的同意下,我看到了最近的一篇是16年发的。不过比起朋友圈的内容,我更喜欢这张题图。细问之下才得知,这张图的作者叫做“Lim Heng Swee”。

“中文名我记得好像是叫林行瑞,好像是马来西亚人。我就是挺喜欢的他画的图,微博的头像也是他的作品。”(说回来小五的微博头像我好像还完全没有注意到过)

“这些图其实是他的一个系列,叫《I Love Doodle》。画面简单可爱,但是又会藏一些梗——会让你会心一笑的那种。还在想有时间的话,把这位画师分享给大家。”

虽然小五已经很久没有换过微信头像和题图了,但是这张Laying的“P”又非常微妙地契合了现在小五的状态。我试探性地问了他一下:

“小五你是个恋旧的人吗?”

“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恋旧,可能就是习惯吧。有时候还挺喜新厌旧的,但有些时候又特别固执。喜欢什么就一直喜欢……其实我很少会更改这些东西,印象中这张图自打看到就换上了后就一直没替换过。”

一边聊着,一边看了一下小五在几年前发的朋友圈(同样是在征得本人的许可后),发现他短发时代的照片还挺帅,于是我就调侃他说你要是什么时候剪了短发,那就一定是失恋了。

“那要是这么讲,当时开始蓄发还真是和喜欢的女孩有关!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就不说了。契机就是我们差点不会再成为朋友。”

“后来想明白了后就变回普通朋友了。”看起来结果还是蛮好的。

Nadya —— WUG is over but Minami still here


Nadya坐在我的左手位置,在经历过二龙路的事情之后,我已经习惯了他突如其来的提醒:“别老坐着,起来站会儿,不然就跟我一样了。”而在看到Nadya的朋友圈后,我觉得自己应该会有很多问题想问问他。

Q:还记得这个题图是什么时候换的吗?

Na: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上大学的时候,大一大二的时候吧。

Q:够早的,感觉能够从这个图看出点儿当时的喜好,当时是一个追逐美国文化的boy?

Na:对,当时在宿舍里特别喜欢看《辛普森一家》,吃饭的时候就会跟其他几个舍友一起凑在电脑前边,一边吃一边看一边聊

Q:辛普森一家是不是给了你很多对于美国文化的"奇怪"印象?

Na:《辛普森一家》里所展现出的美国生活确实挺奇怪的。虽然当时的我还没有去过美国,不过有很多认识的朋友都在美国留学,所以能从他们口中了解到正常的美国生活。

Q:那看到你题图里面辛普森一家穿的都是潮牌,也是在那时候接触的吗?

Na:对于这些品牌的了解大概是从上大学开始的,因为有一个舍友特别懂这些东西,然后也特别喜欢给我们介绍这些牌子。起初我对于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因为我的身材并不能支持我去购买和穿戴这些品牌的产品。但是那个舍友每天都会在宿舍里跟我们分享这些品牌的新闻,比如哪个牌子又出了什么新品;或者是某个品牌和另一个品牌推出了联名款等等。不知为何,慢慢地我就对这些品牌产生了兴趣。

Q:还记得第一次穿潮牌或者买潮牌是啥时候吗?

Na:其实我一直觉得“潮牌”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因为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规定说什么样的牌子就算“潮”,而且我相信没有几个人能说的明白到底什么是“潮”。在社交网络上咱们总能是看到很多人说哪个哪个牌子特别的“潮”,我觉得这多半是厂商为了能把东西卖出去而刻意把“潮”这个模糊的概念加到自己的品牌当中。

到底什么是“潮”呢?我到现在也说不清楚。不过让我选择的话,我觉得TheNorthFace就是我心中最“潮”的品牌。第一次购买TheNorthFace的衣服是在大学暑假去日本旅游的时候。从那时开始我就对这个品牌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Q:说到潮,我就看到你的头像,sadboy很有种supreme的感觉。听说这个头像是您自己做的,结合这个悲伤蛙,有什么寓意吗?

Na:这个设计并不是我原创的,但是我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看到的。当时看到这个设计的第一眼就被它迷住了,悲伤蛙的形象加上“sadboy”,我觉得这就是在说我。所以当时就特别想找到这个设计的原图,不过到最后都没能找到,一气之下就打算自己做一个出来。

之所以看起来有种supreme的感觉,是因为我在做的时候保留了红色的方块,并且直接使用了跟supreme非常相似的字体。虽然我为了看上去更舒服一点进行了微调,但是这个设计一眼看上去就是supreme。

Q:那为什么是sadboy呢,你那时候很sad吗

Na:可能都有一点吧?但更多的应该是sad。其实我的内心永远都很sad吧(笑)

Q:说回题图,na老师将这张图放在微信的头部,是有什么特殊的纪念意义吗?

Na:大学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在网上搜各种奇奇怪怪的图,某一次在搜索辛普森一家的时候看到了这张,当时就觉得特别有意思。其实那个时候有很多人都喜欢把各种潮流品牌跟辛普森一家结合在一起,看起来很搞笑,但是这种角色大合影还是挺少见的,所以就直接下载下来设置成了微信朋友圈的头图。

Q:Na老师觉得这个头图是给自己看的,还是给他人展示用的?

Na:我觉得主要还是自己看。我不知道其他人的使用习惯是什么样的,但是我很少会进入别人的朋友圈主页。所以我觉得大部分时间都只有自己会看到这张图。

Q:现在再看看这样的图,是不是感觉自己对当时的一种缅怀了?

Na:说实话,如果不是你来问我,我都不记得我曾经把这张图设置成了朋友圈的头图。现在又看到这张图,感觉自己确实是长大了吧。

Q:以后还会有换的打算吗?

Na:如果我以后还能再想起来有这么一件事,可能会考虑换掉。

囍字 —— 她竟然敢在我面前说怎么吃也吃不胖!


作为老孙手下的囍字之前因为过早地掉入了“法扎”的坑,趁着北京公演之际,她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疯狂地给Emma安利“法扎”——当然了,法扎真的很好看。出于经常要跟老孙跑业务,这位纤细的少女的喜好和大部分的日常也就只能在她的朋友圈中略窥一二了。

偶尔我会与囍字交流一下养猫的心得,再结合朋友圈的题图来看,让我以为她也确实在养着黑猫什么的宠物。然而实际上正相反——囍字因为小时候被猫咬过,所以母亲拒绝养所有可能会对她造成人身威胁的生物。因为多次的拒绝,现在她养猫的念头也已经被磨灭的差不多了。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她对黑猫的热爱:“普通的黑猫非常喜欢,可爱又神秘,总觉得可以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它们身上,不过阿努比斯那种风格的瘦长猫我就很害怕。”

”关于瘦长的猫,我记得以前看《猫儿历险记》的时候,坏姑妈(也可能不是姑妈)养了两只暹罗猫调皮捣蛋,那是我在动画作品里看到的最让我害怕的动物角色,至今都是。“

当然,囍字也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养宠物——

“养过金鱼、狗、帮亲戚代养过猫咪(然后被咬),金鱼的寿命在我手里都太短了,养起来都有负罪感,我家鱼缸就和火葬场一样,它们来我家都是为了从这世上消失,后来就放弃了,让他们死在别人手里吧。”

“狗是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养的,那时候我是个皮孩子,总试图惹怒它,妈妈就把它给舅舅了,在舅舅家(没有我打扰的环境下)寿终正寝。”

“猫就不说了,总之是被咬。至于为什么被咬,就是因为我太皮,它可能是觉得如果不咬我的话就会被我咬。”

感觉如果再继续问下去的话就会勾起囍字的痛苦回忆。囍字虽然总给人一种外表很Cool的感觉,实际上拥有着一颗非常纯正的少女心。

“可能我看起来会多少有点难相处..但我真的是个死瘦宅(因为大家都反对我说自己肥),到家只知道补番看剧打游戏嗑瓜子的死瘦宅少女。”

嗯,我也反对你说自己肥。

导演 —— 是真正的爱猫狂魔


但是如果说起养猫,就不得不提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亲爱的导演米高贝。一般来说,非常忠实的猫奴肯定会把自己的主子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而导演便是这样做的。于是借着同样是猫奴的话题,我与导演展开了非常深入的养猫技巧的交流。

导演家的这两只猫,黑的叫麦考,奶牛叫泰森,都是绝育过的大胖猫。不过他自己感觉泰森可能没绝育干净,“很可能还留了一个蛋!”他生气地说道。

拿着这两只猫做题图,可见是导演心头肉。虽然奶牛猫泰森让导演恨得牙痒痒——

“白天睡觉晚上唱歌跳舞,而且报复心极强,只要呵斥了它,下一秒就会悄悄跟着你从背后偷袭你的脚后跟!所有来我家玩的朋友基本都被它揍过,尤其是异性!可能它每天的工作就是吃饭睡觉打人/猫吧。”

“什么?你问两只猫打不打架?天天掐,但都是泰森掐麦考,基本就是一个背袭照着屁股狠咬一口,麦考就是疯狂躲避外加凄惨嚎叫,永远不反击。不过有时候也会互相踩奶,基本每天两三次,可惜从来不会抱着一块睡,别问,问了就是咬。”

不过泰森和麦考都是流浪猫,麦考是从微博上一个大姐姐手里领养的,是当时她从桥下捡的一窝里的其中一只,从两个月开始养,现在已经快7岁了,超胖。

而泰森是从豆瓣上一个姑娘手里领养的,当时她说的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允许,导演猜是因为泰森太招人烦了所以找个理由送出去了,领养时1岁,现在快4岁了,因为夜夜笙歌所以体态完美。

说着说着,导演给又我发来了一大堆猫儿的照片。

Moby —— 你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这几年,作为Gsense的重要组成部分,Moby和口哥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平时只要二位没有出现在公司,那就一定是在外面拍东西。

在采访Moby老师之前,我自己也有所担心是否会影响到他的拍摄。但是他的这张人文摄影看起来应该有点意思,于是考虑再三,我决定还是向Moby老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可是随着仔细观察,我才发现moby老师这张题图似乎是出自GTA V。沉迷于游戏中人文摄影的Moby老师也就此展开了话匣子:

“…您是很喜欢这种泳装大妞吗?还是觉得这样的镜头有一些语言?”

“用这张当封面是因为,我太喜欢海边的风光,有一种度假感。东北人讲:很休闲!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北京天气也不好,加州的阳光,和东南亚的海滩风情都是我内心最深刻的向往。”

不过从东北人度假都往海边跑能看出来,中国最懂老美那种沙滩文化的也是你们了。

“那是,东北人对沙滩棕榈树海风的向往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那moby老师有去过那种沙滩大海的地方实际度假过吗?比如加州的海滩?”

“加州是去过几次,也就是E3的时候去洛杉矶,但一直没时间去圣莫尼卡那边,也就更甭说海边了。

海岛我只去过普吉岛,我属于那种酒店度假村迷,就是度假泡酒店,啥也不干那种,找一个规模超级大切地理位置靠海边的度假村酒店那我能呆一个礼拜月不出酒店!按按摩,晒晒太阳,再来一个coconut shake(得是有三个餐厅,三个泳池以上的那种)但我下次去一定要背主机去!那就完美了!”

去年刚去了巴厘岛的我立刻表示了赞同:“去了海岛才第一次知道浪费生命也能这么爽,是不是下次的海滩游已经提上日程了?”

“已经提上了,下次是带爸妈去,一起浪费生命!”

西总 —— 女儿就是第二人生,健身可能只能排第三


西总布是我个人认为非常难采访的一位,一来是因为他的工作确实很忙,二来也是因为西总布回避话题的技术与他的酒量是同样“深不见底”的层次。但是当我看到西总布的朋友圈题图时,还是找回了一丝的自信。

在我向西总询问题图的设置缘由时,西总果然使出了传说中的话题回避之术:

xizongbu 下午3:37
就是随便用的

xizongbu 下午3:37
因为北京云彩不好看

xizongbu 下午3:37
没别的原因了

xizongbu 下午3:38
感觉可以跳过我的了

预料到话题即将终结的我,只能直接祭出王牌——用我多年在东京迪士尼的经验,指出这张照片背后的玄机!

“但是这张图很明显是拍摄自东京迪士尼!而且是东京迪士尼land,白雪公主设施前面,城堡后面!”

西总布立刻回答道:“那当然了!其实就是那天下午,感觉云彩真好看,闺女还比较配合就拍了。“”

于是我更进一步,问西总:“您闺女喜欢迪士尼吗?”

“还没到喜不喜欢的时候呢当时……当时刚1岁半不到。主要当时花车游行特别喜欢,因为正直万圣节主题,白天是普通的迪士尼花车,晚上是万圣节,特别牛逼!”

“那您喜欢迪士尼吗?”

“卧槽……还挺喜欢的!不管是孩子还是成年人,感觉大家都是带着笑容的。”西总补充道:“是一种很奇妙的气氛。”

“而且那天我去的时候,有一位残疾人,行动不便,必须要坐轮椅。现场应该是有乐园的工作人员一直推着为她服务的,这位残疾人游客还一直穿着公主服装,应该是像你说的可能是生日?感觉非常贴心。”西总像是打开了回忆的匣子一般,说了很多东西。

“我个人对迪士尼乐园里的形象不是特别的兴奋,但是现场的气氛让老婆和孩子很开心,感觉她们比我喜欢,陪着她们玩儿也完全ok”

最后


因为限于篇幅关系,有几位同事的访谈最终没能加入进来。而也有的同事因为心境的变化,朋友圈中的题图又出现了些许的改变。不过无论是不是用朋友圈或者有没有设置过题图,那些源自生活的回忆,却总是那么鲜活地铺满在人生的旅途上。

你的生活中是否也会有这样具有某种意义的照片呢?欢迎在评论区中分享你的故事。



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查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