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航黑匣子数据破解出惊人内幕,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被调查

2019年3月19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距埃航空难已经过去一周。


在这一周里,波音公司一直面临着来自各方的批评之声。


3月16日,法国民航事故调查局(BEA)发表推文宣布,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坠机事故中,飞机的黑匣子“驾驶舱音频记录仪”(CVR)数据已成功下载。


(图源:aerotime)


法国民航事故调查局声称,他们并没有听取录音。


根据国际民航公约,空难一般由航空所属国展开调查


如果航班所属国没有能力调查,也可以委托给第三国家进行代理。


据报道,此前埃塞俄比亚还曾委托过德国,被德国以“没有能力”拒绝。


由于黑匣子在下坠的过程中受到了损坏,数据的提取花了很多时间。


经过两天的工作,BEA最终在2019年3月17日下午向埃塞俄比亚调查团队发送了数据。


(图源:aerotime)


对黑匣子进行初步分析后,埃塞俄比亚交通部长达格马特莫格斯(Dagmawit Moges)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302航班和狮航610航班之间存在明显的相似性”。


两架飞机的最大起飞时间都是8秒,起飞几分钟后即坠毁,而且都是飞行员报告出现飞行控制问题。


半年之内,同一家航空公司,同样的机型,两起空难。


这一报告坐实了此前的猜测:波音的安全存在问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交通部现正在对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批准波音737 MAX喷气式客机的情况进行调查。


美国联邦政府的安全调查员认为,波音737 MAX客机新安装的控制系统的安全评估存在疏漏,而作为监管机构的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也有着逃不掉的责任。


(图源:phys)


《西雅图时报》报道,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现任工程师说,


波音公司2015年推出这款737 MAX新型客机之后,为了获得联邦政府的认证,向联邦航空总署提交了客机新型飞行控制系统的安全评估,系统全称是“操纵特性增强系统(Maneuvering Characteristics Augmentation System)”。


而当时,联邦航空管理局的工程师就发现,波音提交的安全评估存在很多问题,例如:

一, 飞行的MCAS新型控制系统可以自动转动飞机的水平机翼,让机头朝下,以避免失速。但是在安全评估里完全低估了控制系统的力量。以至于当这些飞机后来进入服役时,MCAS能够将机尾移动的距离比最初的安全分析文件中所述的远四倍以上。


二, 安全评估中没有提到当驾驶员做出回应后,控制系统则会自动复原,更容易导致飞行员的失误。


三,即使存在种种漏洞的操作系统,在波音的评估里却被评为“危险”,仅仅比最严重的“灾难性”低一个等级。



(图源:Boeing)


四, 报告称,客机水平翼的转动角度小于0.6度,但去年狮子航空公司610航班坠毁之后,波音公司首次向各个航空公司提供的“操纵特性增加系统”说明则把角度标成2.5度。

(图源:the drive)


虽然飞机的系统存在严重且明显的安全漏洞,但是由于当时波音737 MAX客机的竞争对手是欧洲空客的A320neo客机,而他们的研发已经比对方晚了九个月。

于是为了不耽误进度,联邦航空管理局就把波音737 MAX飞行控制系统的安全评估任务交给了波音,并要求自身的工程师们加快检查进度。

当埃航坠机事件发生之后,波音公司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都被问到如何看待以及回应此事。

(图源:daily express)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表示,他们严格遵循了737 MAX的标准认证程序。


当记者想要询问更多情况时,发言人称该机构“无法深入调查任何细节”。


而波音公司则发表声明称,“联邦航空管理局在MAX认证期间考虑了MCAS的最终配置和运行参数,并得出结论,它符合所有认证和监管要求。”


最令人感到恐怖的是,波音新增加的“操作特性增强系统”使得系统可以自动控制和下压机头。


(图源:BBC)


早在印尼狮航空难发生后就查明,该系统可能在没有缘由的情况下自动启动,错误的读取数据,进而触发MCAS下压机头。


而且一般情况下,学习新机型的操作需要飞行员在模拟器上进行数小时的训练。


波音公司以及美国民航局却决定不为新的机型建立模拟器,波音737 Max的飞行员都只需要通过ipad上的软件学习操作,便可直接上机。


为了利益最大化,他们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面对这样接二连三发生的重大事故,波音公司当然是主要责任人。


然而作为它的监管机构,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更是逃脱不了关系。


当初推出这款新机型之前,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明明已经发现了安全漏洞,却视而不见。


(图源:Reuters)


印尼狮航发生事故之后,明明可以召回所有737 Max,或者直接责令停飞,他们还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直到短短5个月后,同样的机型又夺走了157条生命,全世界都停飞了737 Max之后,美国政府才最后一个决定停飞。



(图源:BBC)


上次的印尼狮航和这次的埃航加起来三百多条生命,在他们看来都不值一提吗?


(图源:BBC)


美国政府对波音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仅仅是因为它是美国的公司吗?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高级经济顾问桃乐茜罗宾(DorothyRobyn)说:“这是唯一一家我可以完全支持的公司,”


“在发动机行业,你无法在通用电气和普惠之间站队。但对波音来说,你别无选择。因为他们就是我们的。这是唯一一个我们实际上拥有冠军级别企业的行业,你必须完全支持它。”


《华盛顿邮报》16日的一篇名为《美国政府和波音公司长久以来有着特殊的密切关系》中称,


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波音公司就为美国提供了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还为美国配备顶级的军用飞机,并通过为全球供应飞机,促进美国的出口。


这些年来,波音公司只有70%的收入来自商业客机,而其他的,则来自血淋淋的军火制造。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2014年波音工资总收入907.6亿美元,其中30%是靠“履行美国政府的合同”,通过美国政府向外国出售军备。


波音公司生产的杀人武器赫赫有名,包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B-17(绰号“空中堡垒”),代表作品B-52轰炸机,服役后30多年中一直是美国战略轰炸力量的主力。


2014年至2018年间波音与美国政府间的合同交易额达1040亿美元。


这些钱都用在了哪里?


看到这些叙利亚战争中无辜受难的灾民,他们的良心难道真的不会痛吗?


(图源:新浪)


除了经济上的联系之外,波音公司在美国的政治圈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自1998年起,他们的总政治游说花费在众多公司与机构中排行第十名。


《华盛顿邮报》指出,


自2017年至2018年,波音公司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向政治候选人捐款240万美元,在美国企业中排名第八。受助人包括329名现任国会议员。


响应性政治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丹尼尔奥布尔(DanielAuble)曾说,波音公司是“金钱在我们的政治体系中产生不正当影响”的“绝佳例证”。


在过去三十件间,美国总统的专机“空军一号”的主要机型就是波音的“VC-25As”。


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政府和波音的关系更加密切了起来。


去年12月,在前任国防部长马蒂斯辞职后,特朗普就马上任命波音前高管沙纳汉担任代理国防部长。


(图源:Washington post)


埃塞俄比亚当地时间3月10日8:44分,也就是飞机失联后第6分钟。


随着一声轰然坠地,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无一幸免。


(图源:YouTube)


他们分别来自全世界33个国家,包括8名中国公民。


飞机上的很多人都是为社会事业献身的民主斗士,其中还有4人持联合国护照。


遇难的中国公民中有一名叫陈馨的女孩。如果没有搭乘这架航班,下个月就可以庆祝自己的22岁生日了。


得知她不幸遇难的消息之后,很多善良的网友都去她最近一条微博下留言


“千万别上那架飞机”,“我请你来成都看大熊猫好不好,求求你不要上那架飞机啊”。


(图源:新浪)


青岛出生的金也淘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机电学院航空宇航制造工程系,后进入中国航空工业集团。


是我们眼中年轻有为的有志青年。


作为公司的业务骨干,金也淘一年到头没有几天是和女朋友在一起的。


他仅2018年一年就累计出差超过50次,时长达到260天,足迹遍布30多个国家。


在飞机上眯几个小时,落地之后马不停蹄开始工作早已是他的生活常态。


他因工作原因刚到南苏丹的第一天,隔壁院里的一个保安就被枪杀。


这个消息对于刚毕业不久的金也淘来说,差点让他整个人崩溃。


同事跟金也淘打赌,说他在这肯定呆不了三个月,然而他在南苏丹一待就是4年。


在那里他曾染上过疟疾,回国接受治疗三个星期后,只因放心不下自己的项目,他拦不住地又飞了回去。


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金也淘喜欢穿浅色的T恤搭配牛仔裤。


还喜欢看NBA,最爱的球星是特雷西·麦克格雷迪。


闲暇的时候他会唱歌给同事听。萧敬腾的《新不了情》是他最拿手的曲目。


空难废墟中找到的金也淘护照

(图源:观察者网)


他叫Cedric Asiavugwa,今年32岁,来自肯尼亚第二大城市蒙巴萨岛。


因为未婚妻的母亲去世,事发当天他正准备返回肯尼亚看望。


(图源:Georgetown Law)


Cedric目前是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大三的一名学生。


从津巴布韦大学哲学系毕业之后,他一直在东奔西走,为解决难民和其他边缘人群的社会正义问题而呐喊。


他专门研究东非地区的国际冲突和粮食安全问题。


在他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保护弱势妇女和儿童逃离索马里战争的社区组织。


他一直致力于解决自己祖国的贫困问题,还曾在一所艾滋儿童的免费高中任职。


Cedric生前的同事和同学不约而同地称他为他们见过“最有魅力,有风度,又有感染力的人”。


(图源:new york times)


他叫John Quindos。


他一直站在内罗毕机场满心欢喜地等待着他的妻子,女儿,和三个外孙的到来。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九个月大的外孙女,Quindos就激动到手舞足蹈。


得知消息的他一时无法接受跪在地上号啕大哭,甚至一度呼吸短促,被送到急救站。


“我的心在火上煎熬”,六十多岁的Quindos对记者说道,“请把我也一起带走吧”。



尽管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停飞了波音737 Max,但是这些逝去的生命却再也没办法挽回。


资本家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对他们视而不见,反正“一条人命赔得起”。


那么下一次呢?他们想要推出新机型的时候,是不是还要继续用血的代价来做实验呢?



ref:

https://www.aerotime.aero/clement.charpentreau/22474-lion-air-and-ethiopian-crashes-similarities-put-faa-under-fire

https://www.voachinese.com/a/boeing-737-20190317/4835091.html

https://www.seattletimes.com/business/boeing-aerospace/failed-certification-faa-missed-safety-issues-in-the-737-max-system-implicated-in-the-lion-air-crash/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