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比《熔炉》! 几十年前英国寄宿学校中的系列性侵现在才被曝光

2019年3月19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寄宿学校是英国最有影响力的公共机构之一,教育出众多政治家、法官和商界领袖,甚至四分之三的首相。

据估算,上百万英国人曾在寄宿学校就读。但如今,几十年前学校里长期发生性侵的黑暗历史才在一部名为《英国之耻》的纪录片中得以曝光。

这其中多数是因为学校有意不顾儿童安全,怕影响名声



第一名讲述者是受害人同时也是本片记述者:阿里克斯·兰腾。他在8岁时被性侵。

作为孩子,他也曾想要逃离寄宿学校的管制。妈妈却说:“你会喜欢这儿的,大家都会喜欢这儿的。”

谁会怀疑,这个教育初始的地方带来的竟然是这种不堪回首的记忆呢?


1969年,阿里克斯进入阿斯顿豪斯预科学校(Ashdown House),苏塞克斯著名男童小学。不过数月就被老师(汤姆斯·肯)性侵。


“床上很冷,很害怕,忍住不哭。”

在学校里,他时刻被暴力威胁,什么事都可能挨打。但只要屈从,就会得到糖。通常被性侵后会得到一块水果口香糖。

这种惩治嘉奖制度,被根植在他的意识里。

不但如此,学校一直以来灌输“保持静默”的规矩。

在这种威胁暴力和迷惑下,他不知该屈从到什么地步,什么时候说不



直到2013年,一些前校友终于发声。

他们报警状告70年代的另一名老师马丁·黑格涉嫌强奸,当时的科学老师(因其在70年代严重猥亵了四名阿斯顿豪斯学生,去年三月被判12年监禁)。



问题不只在于禽兽恋童癖教师们,更令人震惊的是学校本身,以及他们处理性侵指控的低效。有时候甚至坐视不管。


遭遇马丁·黑格性侵的受害者及其父母曾向学校的运营人员提起投诉,学校最后决定让黑格悄悄离开。


校长却给了黑格推荐信,诱导其它学校录用一个已知对孩子们有重大威胁的教师!

换校后的黑格继续实施性侵,直到被控诉。



本片记述者阿里克斯的母亲也曾状告校长比利·威廉姆斯,结果反被劝服。以为是小孩子瞎编的,就不再过问了。

一个稳重的成年人更何况是校长的话显然比一个小孩子的话更有分量……


自始至终,校长否认接到过黑格性侵的投诉。

而这所学校里的所有人都学会了“体系”内最重要的课,不抱怨,绝不示弱,绝不告密


在当时,性侵案件是其他类型案件的两倍,却绝少有学校在当时报警。

人们保护体系而不是保护孩子


另一名受害者:菲利普·维特坎姆。他痛苦的回忆发生在赫里福德专为5到18岁孩子而设立的拉肯顿学校。

菲利普入校后的第一学期,舍监潘特主动承担监督学生淋浴的“义务”


这“淋浴”代表了什么,不言而喻。

从视奸到动手动脚再发展到校舍里实施性侵。更可怕的是,“他们把这种事灌输在你脑子里,让你自愿让他们做。”


当菲利普终于鼓起勇气把这事告诉校长凯斯·微微安时,校长说:“好了,咱们别再讲故事了,快回到班里去吧。你不想惹麻烦,对吗?”

之后几次去找校长,不予回应。



后来潘特无声息的走了,却继续被推荐并被其它学校雇用。直到2016年被指控入狱。

讽刺的是微微安校长后来成了一名牧师,并否认之前没有回应校园性侵。



在另一起性侵案中。


多人投诉教师乔治·皮尔格林,70年代他在东萨克西斯的圣奥比恩斯寄宿学校任教。

受害者理查德对记者说,有次性侵发生时被校长(威廉·杰维斯)发现。校长勃然大怒,然而并未做任何尝试来查清事件

学校通常的做法都是摆脱教师,却根本不会阻止他去别的地方性侵

但对孩子们而言,整个生活都被污染了。


圣奥比恩斯学校的另一名受害者加文·帕切斯,1987年入学时仅8岁。性侵者是他的数学老师杰弗里·尼古拉斯(后因在校性侵另外两名学生入狱)。

几年前,加文因抑郁症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年仅37岁

活着时,几乎从没说过被性侵的事。

他自始至终都被一种被抛弃感所包围,认为母亲在将他放到寄宿学校时就已经抛弃他了。



而事实并非如此。


他所感受到的抛弃感其实是因受过侵害后心理上对自我的抛弃。



在英国顶尖预科学校之一的谢伯恩预科学校,这样的性侵事件更是屡屡不断,难以阻绝。

性侵者为校董兼校长的罗宾·林赛,70到90年间在校实施了系列性侵。


距退休只有几个月时,才被法院裁定“专注的恋童癖”,并禁止从事教育行业。


纪录片中该校70年代的3个受害者聚到一起。他们回忆道,在“监督”下,有时一天要洗两三次澡。


1985年,该校有名教师去了IAPS(预科学校协会)告密。但根据后来仲裁的结果,并未对罗宾采取任何有效行动。

原因是协会中有人互相包庇,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罗宾本人竟也是协会成员。


直到1998年独立学校仲裁进校,才迫使罗宾离校。罗宾死于2016年,生前从未面对警方指控。


而当年负责调查罗宾的检察官表示,在调查过程中大多数家长阻拦警方与孩子交流取证。


对家长而言,最重要的是孩子能去想去的公立学校



影片记者阿里克斯采访了前预科学校老师詹姆斯,他是一名恋童癖。因70到80年代性侵一直在狱。

“我在预科学校时,被5个教师性侵过。” 詹姆斯说。



令人诧异的是他表示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反而让他在生活各方面都愉快的多。


“得到各种小玩具,烟牌……这是我在家时缺少的爱和感情。”

他相信他的第一个受害者(12岁的男孩)想被他性侵,他完全是受那个男孩“勾引”。

并且深信受害者是同谋,认为这种校园性侵是传统。多年的牢狱,也分毫没有改变他的思想。


我们可以从这些过去发生的性侵事件中发现,教师没有背景审查是当时的普遍现象


一个没有背景审查的教师很可能曾受到过性侵伤害并继续以同样的方式施加这种伤害。

如果怀疑有性侵,学校应该立即向当地机关报告性侵指控。但由于英国学校没有向主管机构报告的法定义务,不少学校隐瞒了指控


因为缺少明晰的法律规定和参考,学校为了保住名声而牺牲掉孩子就变成了常有的事。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到2017年,英国70家地方主管机构共收到404桩性侵指控报告。


这个冰冷的数据背后,埋葬了多少人的青春。多年以后,当年的受害者还在舔舐自己的伤口,他们无法走出这个“被圈禁”的世界。


而那些对孩子下手的“老师们”又有多少是心安理得的过着余生。


也希望所有的家长,不要将自己的世界里的谎言强加给孩子,谨慎对待孩子说的每句话。


人生不光只有学业,还有更多我们不曾接触的面向。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