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得柬埔寨国王恩宠,迷倒赫鲁晓夫,惊艳了一辈子的她,如今把北京当第二个家

2019年3月20日01时30分内容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83岁高龄的莫尼列夫人堪称柬埔寨近代史的活化石。

作者:俞懿春 杨俊

编辑:李士萌 咖喱



去年的中秋节,钓鱼台宫灯初上,玉渊潭流水淙淙,一派祥和。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和太后莫尼列正在此修养,北京是他们的第二个家。


时隔6个月,又到了北京最美的季节,柳絮和风,樱花伴舞。3月17日,莫尼列太后母子俩再次乘专机抵京。


吉祥奶奶又回家了!


今年已经83岁高龄的莫尼列夫人堪称柬埔寨近代史的活化石。


1953年,柬埔寨宣布独立。但好景不长,上世纪70年代,朗诺在美国的策动下发动政变,再次把这个国家的子民推向炼狱,而红色高棉的屠虐一点点消磨着人民的希望,美帝搅动邻国战火,熊熊气焰,谁都懂得唇亡齿寒。


正值柬埔寨危难之际,风华绝代的莫尼列和她的丈夫西哈努克为重建柬埔寨勉力奔走,也因此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



倾国倾城的外交女神


莫尼列夫人全名诺罗敦·莫尼列·西哈努克,是已故“柬埔寨独立之父”西哈努克的第六位妻子,原名莫尼克·伊吉。她的父亲弗朗索瓦·伊吉是个有意大利血统的法国人,母亲博夫人是柬埔寨人,但有一点中国血统,这样的基因组成让莫尼克身上兼具典雅气质与异国风情。


西哈努克曾在自传中说:“莫尼克的父亲与我父亲是好友,我早就认识莫尼克和她的兄弟姐妹,领略了她那天生的窈窕淑女风采。坦率地说,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将成为她的情人。”


西哈努克的直觉没错,最后与他携手共度半生的,就是莫尼克。


△西哈努克和莫尼克早年照片。


不过在莫尼克之前,西哈努克曾先后娶了舞蹈演员甘霍、西索瓦·蓬珊莫尼和西索瓦·莫尼盖珊姐妹、号称“万象之花”的玛尼婉及表妹诺罗敦·诺丽亚。


1955年,西哈努克娶了诺丽亚之后,封她为第一夫人,后来再娶莫尼克时,就封为第二夫人,给予公主称号。上世纪60年代,诺丽亚和西哈努克的关系恶化,“原因是诺丽亚越来越嫉妒莫尼克”。最终,诺丽亚去了法国。从此,西哈努克独宠莫尼克。他说:“莫尼克的魅力,她的微笑,她的耐性,就如一种武器,足以使我无暇考虑对别人的爱。”


△1967年11月1日,西哈努克访问某工厂,受到该工厂员工的热烈欢迎。


西哈努克作为一个被政治耽误了的艺术家,还拍过电影。在他拍摄的电影《黄昏》中,莫尼克饰演土邦主的妻子玛娅,被评价为“从头到脚都充满着魅力”这种魅力让西哈努克深感自豪。


△在一部由西哈努克自己导演的电影中,他亲吻他的妻子莫尼克公主。


西哈努克讲过一个故事:有一次他访问美国,在飞往纽约的飞机上,机长突然离开驾驶室向他走来,对他说:“您的夫人很美,我想单独跟她谈一会儿。请您离开一点,那边有一个空座儿。”大约10分钟之后,他又走过来说:“这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一次飞行。您的夫人实在太迷人了。”莫尼克后来说:“那位机长非常有趣,但有些厚颜无耻。”西哈努克说,那个飞行员可能向她求爱了。

在西哈努克的回忆中,许多外国领导人都曾为莫尼克的魅力折服。“菲律宾总统迪奥斯达多·马卡巴加在为欢迎我而发表的正式讲话中毫不掩饰地说,我妻子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漂亮和最难抵抗的女人,她给柬埔寨带来了荣誉。”


赫鲁晓夫更是口出狂言。1960年,西哈努克出席联合国大会,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鸡尾酒会上邀请他访问苏联。西哈努克回忆说:“赫鲁晓夫当着各国报界人士的面说,如果莫尼克不陪同我一起去,他将不让我进入他的国家,她的美貌给赫鲁晓夫留下了强烈的印象。”


后来在莫斯科,赫鲁晓夫邀请莫尼克参加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讨论建设甘寨水坝问题的会谈。西哈努克还注意到一个小细节,“坐在我正面的勃列日涅夫先生,也总是斜着眼睛瞟我的夫人”


当然,莫尼克也拥有与其美貌相匹的外交智慧。聪明的她曾经为西哈努克的外交活动解围。


有一次,尼日尔总统迪奥里·阿马尼访问柬埔寨,前来欢迎他的孩子们一边热烈鼓掌,一边喊着“这个大个子黑人穿着一件大白袍,真有意思”孩子们直白的表达无意间触及了敏感词汇。此时,阿马尼夫人好奇地问莫尼克:“孩子们在说什么?”莫尼克灵机一动,婉转地回答说:“孩子们说,总统真有大贵人的风度。”


△莫尼克和她的两个孩子。


做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西哈努克于1953年带领柬埔寨人民取得了国家独立。他对中国一直十分友好,曾经把儿子送到中国学习。


1963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刘少奇访问柬埔寨,受到西哈努克亲王和20多万柬埔寨群众的热烈欢迎。


当时,中方已经获知台湾特务打算刺杀刘少奇。为确保安全,柬方安排刘少奇一行乘直升机到达代表团驻地。莫尼克和西哈努克一起陪同刘少奇夫妇参观吴哥古迹,游览暹粒市容,参观中国援建的柬中友谊纺织厂,还到湄公河畔观看传统的赛船。


两年后,莫尼克随西哈努克访华,第一站是成都。陈毅副总理前往迎接并陪同他们参观访问、转赴重庆。周恩来总理专程赶到重庆欢迎他们,和他们一起乘船沿江而下游览三峡等名胜古迹。莫尼克激动地和西哈努克一起创作了歌曲《怀念中国》,歌中唱道:“敬爱的中国啊,我的心没有变,它永远把你怀念。”



1970年,柬埔寨首相兼国防大臣朗诺和副首相施里玛达趁西哈努克出访之际发动政变,国际哗然,西哈努克成了流浪国王,只能暂时定居在中国。


有一次,莫尼克和西哈努克一起到无锡散心。她有些忧郁地对陪同他们的叶剑英说:“亲王做了那么多工作,他已经把他的一生贡献给了他的国家,而他们却废黜了他。”叶剑英劝她:“一年多前,我们的周恩来总理就说:西哈努克亲王仍然是国家元首,而且是柬埔寨的唯一国家元首,我们决不承认别人。莫尼克公主,我们中国支持你们。”这些话让莫尼克非常感动。


△1971年4月,叶剑英陪同西哈努克亲王、莫尼克公主在无锡太湖。


在1970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庆祝现场,毛泽东主席会见西哈努克,将原定一小时的会见时间延长到两个小时。在与西哈努克等外宾合影时,毛主席突然高喊:“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万岁!”


△1970年5月20日,在天安门城楼上,西哈努克夫人恬静地站在毛泽东、周恩来中间。


那时,西哈努克要经常发表告同胞书,包括社论和讲稿在内的所有稿件都要亲自撰写,每天从上午10点忙到深夜。莫尼陪伴他住在北京一个幽静的院子里,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周恩来总理曾经到这里看望西哈努克,还开玩笑地建议将此院改名为“柬埔寨元首府”。


朗诺政权垮台后,红色高棉掌权,莫尼和丈夫一起回到了柬埔寨。然而,推行极端政策的红色高棉很快软禁了身为国家元首的西哈努克,只不过红色高棉忌惮中国的压力,没敢加害他和莫尼。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莫尼成了家庭主妇,做饭、洗衣、打扫卫生,什么活儿都干。


但这都不算什么,更大的挑战在后面。1993年,西哈努克在北京体检时查出患有恶性肿瘤。国家复辟在望,西哈努克却病倒了。


莫尼没有逃避,坚持要把病情如实告诉西哈努克,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不会被轻易打垮。


幸运的是,在中方的积极治疗和莫尼克的精心照顾下,西哈努克康复了。


这一年还有一个好消息:柬埔寨实现了和平,西哈努克出任国王,恢复君主立宪制,莫尼克的身份由莫尼克公主变成了莫尼列王后。改名是因为莫尼克更像一个法国名字,而莫尼列更接近柬埔寨名字,还有一个非常好的寓意——“智者中的最智者”。


2004年,西哈努克宣布“因健康原因”退位,将王位传给儿子诺罗敦·西哈莫尼,自己当太皇。莫尼列成为太后。


△2004年10月29日,金边王宫,西哈努克看着他的妻子莫尼列亲吻儿子西哈莫尼。当天,西哈努克传位于其子西哈莫尼。


2008年,西哈努克的癌症卷土重来。还好有莫尼列照顾床前,陪伴左右,他再次战胜了病魔。


他乡成故乡


晚年的西哈努克夫妇,将北京当成第二故乡,经常居住在北京,最多时一年里能待上八九个月。


2012年10月,西哈努克在北京去世。西哈努克去世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前往西哈努克生前在北京的住所看望莫尼列及其子西哈莫尼(现任柬埔寨国王),欢迎他们在中国休养,并向他们拜年。


温家宝说,无论何时,中国一直都有你们温暖的家。无论国际和地区形势如何变化,中方将与柬方继续风雨同舟,携手前行。


在柬埔寨,莫尼列活跃于各类慈善公益和女权事业。柬埔寨的华文媒体习惯称西哈努克为国父,称莫尼列为国母。她是柬埔寨红十字会的名誉主席,也是为柬埔寨女性争取权益的斗士。


在中国,莫尼列更是受到特殊的尊重。2014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西哈莫尼和莫尼列。习近平说,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就受到中柬友谊的熏陶。西哈莫尼国王和莫尼列太后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我们十分珍视同柬埔寨王室的友谊,一直非常牵挂你们。看到你们身体健康,精神饱满,我感到非常高兴。北京就是你们的家,欢迎你们常回家看看。


阳春三月,继两会的清风吹过,莫尼列太后再次来访,是个回家的好季节。




更·多·精·彩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