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论剑 | 对话张勇:不争一时之长短,一切以产品说话

2019年3月22日03时57分内容来源:华山论剑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尽管在过去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新创造车企业风起云涌,每天都在“抢头条”,但3月21日合众汽车北京设计中心揭幕和全新智能纯电动SUV的首次亮相,却可以说是本周新创车企动态新闻中绝对的“C位”。


合众汽车北京设计中心揭幕

设计中心毗邻北京798创意区,占地4000多平方米


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方面,北京设计中心的揭幕,既是合众汽车整个研发布局和体系能力建设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也可以管中窥豹,了解这个低调的新创车企未来的产品设计方向和规划;另一方面,U车型的首发,是合众汽车在造车过程中迈出的极具历史性意义的一步,也是产品系列搭建的关键一步。

与哪吒N01主打小型车市场和三四五线城市不同的是,合众U是一款跨界SUV车型,轴距达到了2750mm、NEDC续航里程达到500km,最大续航更是达到了660k m,同时搭载L2.5级智能驾驶系统和多项智能科技配置,主打的是以北上广深为代表的城市消费群体。


合众汽车副总裁兼设计中心总经理常冰

介绍首发亮相的合众U智能纯电动SUV


除了年内将实现量产交付的合众U之外,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合众还将展出一款内部代号EPX的全新概念车和哪吒N01的升级改款车,再加上此前上市的哪吒N01,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合众汽车将集中精力,将这4款产品做到极致。

这是合众汽车总裁张勇所说的“聚焦”和“做减法”,也是合众汽车对于未来发展的战略思考和定位。



“今年会有三分之二的新创车企死掉”


“新能源汽车和智慧驾驶是汽车领域无可争议的方向,然而在中国并没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值得投资。”近日,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撰文称,2019年将是造车新势力的倒闭年。他给出的理由是持续亏损、补贴退坡、特斯拉国产和传统汽车厂家带来的压力。


合众汽车总裁张勇接受“华山论剑”专访


一石激起千层浪。张维这种“一棒子打死”的判断,有支持者,但更多的是反对的声音。“投资从来没有雪中送炭,都是锦上添花。”张勇在接受“华山论剑”记者专访时表示,如果基于现在来看新创车企的未来,肯定是没有出路的。对于汽车市场和格局的变化,一定要基于未来的眼光来看现在。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技术在不断进步,用户需求在不断变化,新创车企成功的机会就在于,未来5到10年里,基于用户需求的变化,会成长出更多有本土化能力和创新能力的企业。

“还记得2000年前后,中国要加入WTO,大家也是高呼‘狼来了’,认为当时刚刚萌芽的中国自主品牌车企一定会不堪一击,但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吉利、长城等企业并没有被打败,反而在学习中战斗,战斗中变强。新能源车市场也一样,如果用现在的三电成本来断定新创车企不能盈利,是非常无知的,无论是电池成本还是电机成本,都在快速降低,再加上规模化的摊销,企业的盈利能力是趋好的。更何况,特斯拉也是在成立16年后才实现盈利。”

张勇认为,整车行业的产业链太长,至少需要5年时间才能立住脚,但新创车企到现在也才两三年时间,现在就区分谁是“头部企业”,是否值得投资,是很可笑的。


“我每天都在思考,我们应该怎么才能更好地活下来?相比有着百年历史的宝马、奔驰、奥迪等跨国公司,以及同样在快速发展的吉利、长城等中国品牌,我们的优势在哪里?”张勇表示,整车企业主要比拼的是效率和成本,但新创车企在成本方面暂时没有优势,甚至,在体系能力、资金和人才的积累方面也都没有优势,因此,只有更大力度的创新,创造更高的效益,真正做减法,在某一细分领域里做到极致,使自己从硬件企业变成硬件、软件双驱动的用户运营企业,才能有出路。

在张勇看来,评判新创车企到底能否存活下来,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到了目前这个阶段,再谈资金、资质和人才等基本条件都没有意义,最重要的还是看产品,只有真正把产品做好,做出特色,才具备活下来的基本条件。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有300家新创造车企业


“我判断今年会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新创车企会死掉,明年最多也就剩十来家能够存活下来。”张勇认为,现金流比是否亏损更重要,而产品比现金流更重要。“很多人说我们太低调了,但我的观点是,不争一时之长短,一切以产品来说话。”

从目前的情况看,合众汽车规划的4款产品中,两款哪吒车型主打三四五线城市,通过渠道下沉,尽快实现铺量;合众U和此后EPX的量产车主打一二线城市,通过高品质、高颜值,提升合众汽车的品牌形象和溢价能力,形成有效互补。



“电动化的发展会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成立于2014年10月的合众汽车,可以说是比较早踏入造车行业的新创企业,而且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构建“四国七地”的国际化研发体系,获得了发改委和工信部核准的“双生证”,位于桐乡的智慧工厂已开始投产,启用“城市合伙人”这样全新的渠道模式,并发布了“阿基米德计划”和“云海计划”……

合众汽车桐乡智慧工厂去年5月竣工

去年7月,合众汽车发布“阿基米德计划”

去年7月,合众首款量产车型哪吒N01下线


如果从公司成立算起,合众汽车走过了4年多的时间;如果从去年6月发布首款产品哪吒N01算起,也不过短短9个月的时间,而张勇加盟合众汽车,也刚好一年零一个月。这一年多时间,也正好是新创车企从蓬勃发展到快速凋零的一年,让人恍惚有种斗转星移、一日三秋的感觉。

这一年,对于张勇及其带领的团队来说,也是极富挑战的一年。“最大的挑战在于,新创车企的体系能力建设比想象的难,从采购、制造到供应链等等,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有纰漏,而且,整车企业不像互联网企业,只要有一个长板就可以了,而是不能有短板,这种体系能力的形成,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因此,哪怕你的战略方向非常明确,但在真正落地的过程中,还是会碰到很多问题。”

但这并非合众汽车一个企业的问题,从特斯拉到蔚来,从威马到小鹏,也都在经历这样的磨合和阵痛期。比如产能问题、比如品控问题、比如一些零部件的供应和配套问题等,都对新创车企在提出不小的挑战。


而且,去年合众汽车还经历了大股东的变更。张勇坦言,那是一段非常煎熬的阶段,好在,大股东顺利完成交接,而且新的大股东继续相信这个团队,支持所有的既定战略,使得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出现动荡。“更何况,开工没有回头箭,该投入的都投入了,团队也基本组建完成,我们要做的就是相信趋势,相信未来。”

当然,如何做到产品和模式的创新,也是非常大的挑战。“我不太认同大家说特斯拉国产是‘狼来了’,好像国内车企都会没有活路了一样,这是不对的。但特斯拉提升了国人对于电动车的理解,对消费者起到了非常好的教育作用,这是任何电动车企难以企及的。至少,目前提前电动车,没人会再联想到老年代步车了。”


张勇认为,特斯拉成功的核心是在产品方面的创新,无论是电池技术、整车架构,还是整车的快速迭代能力和整车的设计创新等,都给行业树立了典范。但即便它在中国国产,也不可能做到比中国车企更本土化,而效率则主要体现在对本土化的理解,因此,他坚信,中国人太勤奋,学习能力太强,成本控制能力太强,因此,在不远的未来,包括汽车在内的大规模、工业化的产品,中国都能走在时代的前列。

“有人说电动化和智能化是汽车行业的未来,但电动车天然更适合做智能化的升级,电动化也能够促进汽车从摩托罗拉时代到苹果时代的升级。”在张勇看来,在智能化时代,消费者的需求是在不断变化的,就像手机一样,在摩托罗拉时代,人们对手机的要求是接听电话信号好、摔不坏;如今,手机成了个人生活方式的体现,人们已经离不开手机。“未来汽车会不会也出现这样的变化?我认为有极大的可能。”

张勇表示,我们往往容易小看未来5年用户需求的变化。未来5年,90后甚至95后会成为购车的主体,他的社交方式和对网络的依赖,跟我们现在完全不一样,如果把车做得跟手机一样好玩,就会带来更多变革的机会。“高频使用的产品一定需要赋予它出行之外的功能。”






精彩回顾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