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京飞,这个蠢货。

2019年3月22日10时14分内容来源:晚安少年


最近郭京飞因为苏明成喜提了不少热搜。


想打他的粉丝不少,因为演技爱上他的粉丝也不少。


苏明成这个角色很不讨喜,不仅从小欺负妹妹苏明玉,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



长大了还啃老,最经典的台词莫过那句“我啃老怎么了?有本事你啃一个试试?”。


可以说是啃得理直气壮。



然而,就是这位集齐多个臭毛病的二哥,广场舞却跳得贼棒。



对老婆体贴又舍得花钱,让人又爱又恨。



昨天苏明成洗白成功,郭京飞立刻就发了微博庆祝。


现在的大叔真是集才气与地气于一身。


大叔不红,天理难容。




你有没有发现,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主角都是清一色的大叔:


除了《都挺好》里的郭京飞、倪大红,还有《逆流而上的你》里的潘粤明,《老中医》里的陈宝国,《芝麻胡同》里的何冰……


刚过去不久的贺岁档,票房前三的《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和《飞驰人生》,主演吴京、黄渤和沈腾也是大叔。

相比20代的偶像派,他们没有粉丝刷榜,少有粉丝接机,全凭扎实的演技突围。


在娱乐圈里,有人活的是造型,有人活的是人设,但他们活的是本事。


时间会证明,踏实修炼本领的人,才会赢得稳妥,不被淘汰。


01


成名之前,大叔们都有一段暗自努力的时光。


在那些不被看见的日子,他们没有抱怨机遇不足,而是踏实地钻研演技。


郭京飞今年因为《都挺好》的热播,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但他今年已经40岁,不禁想问过去的20年,他都在干嘛?


2000年,21岁的郭京飞考入上戏,虽然是一位大龄生,但在学校里却是风云人物。


后辈里像袁弘、雷佳音、陈赫都是他的迷弟。


毕业就被选入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用“职业京吹”袁弘的话说:演得好的才会被招进去,演的像我这样的就只能流落社会。



郭京飞首部话剧就是男一号,没跑过龙套。


为了排戏,那时候他每天只睡3个小时,常常是上一场台词还没背完,就要开始排下一场。


进话剧团短短五年,他先后拿下佐临、白玉兰、金狮三个重要奖项,可以说是拿奖拿到手软。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那时的境遇比“挺好”要好得多。



可是话剧演得再好,也没几个人找他拍戏。


作为演员,谁不希望被更多人认识呢?


于是,而立之年,他告别年少成名的话剧圈,从影视圈新人做起。


他演过一些正面的角色。比如,2010年和姚晨合作的《和空姐一起的日子》,他是贱兮兮的王磊。



《龙门镖局》中,他是戏很多的大当家陆三金,承包了剧中绝大部分笑点。



也演过不少反派的角色,像《失恋33天》的劈腿男陆然。



《琅琊榜2》中,自小被父母抛弃,心里扭曲的濮阳缨。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郭京飞把细节抠到极致。据说他洗手要用3种配方,14道工序,走路姿态要优雅,发型也不能乱。


一眼看下去,好像“女装大佬”。



《心理罪城市之光》,郭京飞演了无良律师任川,为了钱,他把扶老太太的女学生,亲手送进了监狱。


他的脸,一秒就能调动观众的恨意。



即使不是主演,即使戏份很少,他的表演态度也很认真,总能把小人物演活。


郭京飞可能演过烂戏,但他没演过烂角色。


可惜的是,这些角色没能让很多观众记住他。


直到2019年,他等来了《都挺好》这部剧,才让他大火。


《都挺好》开播的这些日子,苏明成和郭京飞轮番上热搜,观众一边想打倒苏明成,一边又夸赞郭京飞的演技。



在话剧圈磨练十年,影视圈又十年。


演过无数小角色的郭京飞,终于在40岁迎来了事业的高潮。


很多人觉得这条路他走了这么久,太蠢了。


但事实上,每一阶段都脚踏实地才是真的聪明。


因为演员最好的人设就该是踏实演戏。


02


和郭京飞一样,最近拿奖的章宇也有很长一段无人问津的时光。


今年,他凭借扮演《我不是药神》里的黄毛,获得了第13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男配角。



而十年前,他还是初到北京,兜里没钱的北漂。


2008年,他住在表演学院西边的知春里小区,结果没多久房租上涨,被房东赶出来了。


最窘迫的时候,他跟人合伙开了一个三无作坊送外卖,生生扛了2个月才接到戏。




章宇第一次拿到男一号的电影叫《晓亮》,和每个身肩重任的年轻人一样,他特别珍视那次机会,想把每场戏都演好。


但是用力过猛,反而演得很拧巴。


后来,片子在中央六台播出,他看着电视里的自己觉得很羞愧。


但正是记住了这种羞愧,他才更努力地打磨演技。



2010年,他接拍电影《手枪》,在拍摄主场景的破旅馆住了一个月。白天打台球,晚上和农民工喝酒,去公共澡堂洗澡。


有次导演和摄影来复景,章宇在他们旁边晃了半天,对方愣是没认出他,还以为是素人。


这时的章宇已经和角色“猛子”混在一起,傻傻分不清楚。



2017年上映的《巧巧》,他也沿用这种方式理解角色。


开拍前章宇用角色“李卫”的名字在云南小镇上扎根了一段时间,每天吃吃喝喝、抽烟耍滑,把自己变成片中吃喝嫖赌的无赖。


拍摄时,其他角色多是当地的素人演员,他站在里面一点都不违和,根本看不出来是个外地人。



每接一个角色,章宇就把自己变成他。


这种演戏方式人人都懂,但耗时长,也不会立刻见效。


多数人不愿意做,他们更愿意上个综艺,参加一个时装周,增加点曝光。


但默默深耕的日子不一定是灰暗无光的低谷,它也可能是开启人生新阶段的原点。


2018年,36岁的章宇全面爆发,参演的《大象席地而坐》获得第55届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我不是药神》拿到31亿票房,《无名之辈》一路逆袭,成为国产片的惊喜之作。



03


和郭京飞、章宇相比,潘粤明大叔年少成名,算是顺风顺水。


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程咬金,在成为新的潘粤明之前,他做了5年的潘粤暗。



2012年的离婚大战闹了一地鸡毛,潘粤明背上了“嗜赌”、“负债累累”的标签,虽然后来证实为诽谤,但也让潘粤明的形象一落千丈。


长达5年时间里,他基本处于宕机状态,接拍了几部剧,成绩都不尽人意。


等到43岁,他才凭借《白夜追凶》翻身。



开拍后很长一段时间,剧组的通告表上都只有潘粤明一个人。


他每天要拍16到18个小时,来回换兄弟俩的衣服,背两个人的台词。


这样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白夜追凶》成为当年最火爆的网剧,他顶着“评分最高国产网剧男主”的光环重归大众视野。

大叔们熬了5年、10年,才换来一次爆红,而现在的人往往想加速跑,实现一夜成名、一日暴富。


毕业3年想要月薪5万,30岁想要财富自由,40岁想要环游世界,50岁可能就想要留下家产……


朋友,你到底在着急什么?


一个优秀的人应当有敢于韬光养晦的自信,市场绝不会遗忘踏实努力的你。



04


暗自努力的时光虽然很长,但人生也很长,你要允许自己等待


章宇、郭京飞、潘粤明等到四十岁左右,等来了事业的高峰,而有的大叔等了更久。


吴刚55岁才等到《人民的名义》



倪大红59岁还在演《都挺好》



金士杰64岁还在为《剩者为王》救场



葛优60多岁依然活跃在一线,陈道明还在给后辈当导师,李雪健老师一辈子没演过差角色。


越是有大才能的人,往往越晚成功。


大器晚成,从不是感慨命运不公的一声叹息,而是一种人生常态。


晚成也不是一件遗憾的事,因为深刻的经历已足够让自己内心充沛,专业的演技也足够让外人心服口服。


踏实打磨,熬得住等待,才能以德配位。


当然,走向成功的方式不止一种。


有人在踏实奋斗,就有人在走捷径。


说白了,这是个选择问题。

表面上看起来这两者的成功结果是相似的,但实际上成功背后的含金量和保质期是大大不同的。


娱乐圈里,流量明星的口碑永远比不上老戏骨。


职场里,奉承上位的主管也永远比不上用实力说话的老大。


所以,我鼓励更多人选择踏实磨练这条路,在一厘米的宽度上,挖出一公里的深度。


厚积薄发,未来才更可期。



写在最后:

我记得,去年有个社会调查,问年轻人最想做的职业是什么?


多数人的答案是kol,因为成功快,赚钱多,不累又可以做自己。


这真的是赤裸裸的误解。


能成功的kol大部分都积淀了很久,papi做了10年视频相关的工作,邱晨当过7年港漂……


除非你是天才,不然很难一夜成名。


就算撞大运赚了几桶金,你也只是薅了几根羊毛,只有熬得住的人才能抓到羊。



晚 安 少 年

听 说 看 了 这 个 号 可 以 脱 单


你可能还想看



合作请联系邮箱
bd@momentculture.com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