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艺人当经纪人,我每天有500个想辞职的念头…

2019年3月25日06时25分内容来源:玩儿电影

【娱理】采集来自娱乐圈的第63个幕后故事

——————

【本文文图无关】

综艺节目《我和我的经纪人》


一档《我和我的经纪人》节目,将经纪团队这个本隐于艺人身后的存在曝光于大众面前。


节目“主角”之一,壹心娱乐创始人杨天真和我们对谈时曾坦言,尽管她认为优秀经纪人(团队)确应藏幕后,但在这个职业越来越被公众言论“妖魔化”的当下,她亦希望可以呈现其背面的真实。


节目首播后,我的朋友圈被众多身处艺人团队的朋友刷了屏。经纪团队和艺人之间微妙的关系,源于上级Boss、合作方的业务压力,来自媒体、网友的舆论冲击…种种呈现,让他们感同身受。


本期娱理工作室开放“树洞”。邀来来自“资深乐坛前辈”、“三线女演员”、“顶级流量小生”、“话题女王”、“选秀爆红新人”五组团队的工作人员,听他们聊聊经纪职场里的那些焦虑事儿。



“资深乐坛前辈”前执行经纪小佳:

年龄/35 职龄/9

职业焦虑:艺人惯于保守 难拓展工作


小佳在今年辞了职,离开了奋斗了5年的某大型唱片公司。走之前,她是该公司最大牌的某资深歌手Y的执行经纪。


“突破不了了。”这是小佳出走的原因。在说自己,也在讲艺人。


在外看来,她之前所带的那位歌手尚处一线地位,有较高国民度,演唱会上座率不错,也有一批铁杆粉丝…但小佳表示,“其实是在吃老本儿。还好之前作品不错,撑这么久。实际上他的工作越来越难拓展。”


首先,是其商业价值告急。很明显地,鼎盛时期,Y一度坐拥近十个代言,但没有一家能拢住,基本是只代言了一年就被换掉了。究其原因?歌手配合度太低。而低配合度源自保守。


譬如基础活动,商家希望结合时下流行的直播之类的玩法,但统统被“打枪”。艺人有“包袱”,希望所有流程都“传统”地来,这也导致宣传效果平平。


不仅体现在商务层面。早前发行音乐作品时,小佳他们也和某平台沟通过很长时间,欲做一个几十分钟的直播宣传,平台给到的推广资源非常诱人。但Y本人最后仍放弃:担心直播过程中“尬”掉,又怕说错话。


如今短视频大火,小佳欲以该形式做一些艺人日常露出为传播所用时,艺人也是抗拒的,“他会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想法,觉得发短视频的都是网红聚集地,很多内容很‘赤裸’很‘飘’。他不想再多去尝试。”


近年,各种接地气儿的真人秀在内地市场大火,不少节目组数度抛出橄榄枝,邀歌手担任固定成员或飞行嘉宾,但也遭到拒绝。“他对于真人秀的印象,就是上山下地,往水里跳的,很折腾。其实不是所有节目都那么激烈。有些可以去尝试的慢综艺,也放弃。不愿下‘神坛’。”


在综艺节目中“神偷懒”的沈腾


此外,小佳在工作中面对的困扰还有,尽管是执行经纪,但她的话语权不算高,团队内还有另一位跟了歌手十余年的老派经纪人把控大局,很多事情在经纪人那儿又被挡一道,更难疏通。


之前有一次虽然是新人,但也是当下当红流量的艺人前来邀歌合作。小佳刚把信息传达给经纪人,却遭经纪人一口回绝,理由是“她觉得”自家歌手的歌迷肯定会骂,而且该新人是拍网剧出身,按经纪人想法:这也有点low。之后,该流量新人又找了其他前辈歌手合作,市场反响甚佳。


“虽然他有十几年固定的受众,但9012年了,除了作品之外,没有更多的新鲜途径去吸引来新粉,少有意愿去跟上时代变化。在市场上存在感就会渐渐低下去。”


待了5年,提出的不少策划都被否决, 小佳走得遗憾但也无奈:“我也是没有什么信心、心气再去磨了。觉得你既然什么都不想做,那就这样吧。”



“三线女演员”执行经纪花生:

年龄:29 职龄:5

职业焦虑:艺人很佛系 老板不满意


女演员L三十多岁,是业内公认的一位实力派演员。拍戏多年,也拿过一两次颇具分量的演技奖项。但细细算来,她演出的戏均不算“大爆”,角色也无一具有“国民度”。


一个事实是,因为她的不温不火,事业也受到了很大限制:想演的片子演不了。低成本的片子主动找来,品质又不过关。不上不下。


L自己倒是很佛系,秉持“等待”态度。有合适的片子就拍,对每个角色,觉得自己在专业度上努力就OK了。毕竟日子也不愁过。


艺人“佛”,但团队还是要有所作为的。花生在一年前成为L的执行经纪。上任后,他更能直接感受到为L敲对外工作的被动和尴尬。最尴尬就是商务这块,品牌找合作艺人,基本以流量为主,看大数据说话。像L这种非人气型,又鲜有话题的艺人就非常吃亏。


其实,三十多岁的L面容清秀,多才多艺。作为工作人员,花生觉得她有潜力,也应该再在事业上冲一冲。于是某段时期,花生也会联动营销号,再铺一些通稿“捧”L,安利她的好演技,安利其生活趣味,“说白了,是要把她的大数据顶上去,让潜在的合作方看到。”


但实际上,哪怕营销号安利了L,网友们还是对其日常话题的自然关注度兴致不高,根本发酵不起来。此外,这些演员身上本就有一些标签:专注表演,与世无争。突然开始刷数据,有时反而会适得其反,失去原有影迷。


花生工作很难展开:“我根本没法给我的艺人争头条。尽管艺人不看,但老板会看。一年业绩摆出来,跟上面不好交代。”



目前花生团队共四人,对于L这样的艺人,他们面临的问题还有:不是顶级艺人就招不到顶级团队来服务。花生坦言自己资历尚浅,大经纪人又是偏保姆型的,所以经常会出各种不专业的问题。


比如团队的人都有L的微博账号密码。之前就有过一次,花生突然发现L点赞了一则很“奇葩”的微博内容,他本以为是团队中哪位不小心“手滑”所致,问了一圈下来,大经纪竟表示是自己故意点赞的,因为他觉得那则微博很有趣。若被网友发现,也是会引起话题热度的一件事情。


花生当下就懵了,因为他知道话题也有正负面的影响之分,为什么要让艺人平白无故遭‘黑’?“其实是经纪人想模仿新兴的炒话题方式,但他又把握不了那个度。”


“专业团队大部分还是利益至上,跟红的艺人有饭吃。”


“话题男星”经纪人叶子:

年龄:31 职龄:9

职业焦虑:血泪经验表明 沉默不是金


《我和我的经纪人》中,杨天真告诫张雨绮,“私生活部分不要以任何形式再曝光了”。张雨绮无奈反问:“我不想被曝光就能不被曝光吗?”看到这个片段,叶子深有感触。


叶子是“话题男星”M的经纪人。早年间,因不时被爆工作态度恶劣,加之和彼时女友的一桩感情纠纷,导致M口碑不太好。随后这几年,M的私人感情状态尤被关注,每每被拍到和异性同框,总能引发一波话题。


叶子深知M女性朋友多,大家又爱聚会,本也无可非议。但她也理解,因为之前的感情纠纷,大众容易将“感情混乱”的负面标签直接贴给M。


《我和我的经纪人》中杨天真和张雨绮沟通


早前叶子刚带M时,常秉持“清者自清”观念,对于太无聊的传闻基本不回应。但几次下来,叶子发现这样反而更让大家觉得M是在“默认”,不说话就是心虚。


于是她总结教训,为扭转M的形象煞费苦心。当再被拍到看图臆测的内容时,M工作室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官方澄清。此外,对于之前确有不妥的耍大牌传闻、感情问题等,叶子也不再“消极”处理,而是转换了思路。


“只有新的话题点不断出来,才能分散掉外界对你旧事的关注。与其少做事,我们现在更愿意多曝光,多放大一些他能‘卖’的点,比如演技好,衣品好,幽默,写得一手好字等等。”


“我们也反省过。早年他红,确实有些态度问题,但我们也顺着他。采访又多是拍时尚杂志,很少有深度内容输出。他懒得聊,我们也不强求。但现在必须要让M认清事实,就是很多东西都轮不到我们了。而且到了这个年纪,他该是一个有思想的艺人了。我们也会放大一些特点,帮他总结一些态度,让他的自我表达代替坊间揣测。”


“这么做其实是有一定效果的。但因为之前我们都走错太多路…慢慢来吧。”


“顶流小生”前执行经纪小雨:

年龄:30 职龄:7

职业焦虑:撕番撕得心累 无奈某些艺人心态失衡


回想做小生G的执行经纪的那一年,小雨感叹:“每天过得都提心吊胆的!”

因为G是“顶流”,在外界的过度关注下,经常会出现争议,所以小雨时时都要准备危机公关。


印象深的有一次,G不忍私生骚扰,做出了一些反应。结果照片被“狗仔”刻意取角度地拍了下来,还附上解读,便成了他耍大牌,无理于粉丝的证据。之后营销号大肆扩散,影响恶劣。


小雨记得当时全团队上阵,发动所有人的关系,联系到全部媒体平台,尽早将断章取义的照片做了删除。此外,除了团队官方发声外,他们亦铺了通稿,也找了营销大号来做新一轮引导。短短不到半天时间内,舆论风向就由全网指责转向了“心疼G”,赞其对私生行为勇敢作为。



对于处理危机公关的态度,小雨有一套准则:“如果是真有其事,我们往往是真事往小做,尽量删东西。但比如一旦确定是污蔑艺人的假新闻,我们就会往大做。扩大声量让大众都知道是有人使绊。”


提到“顶流”,不少人会觉得他们徒有人气,“脑袋空空”。该印象来源于“顶流”的种种采访内容常以“片儿汤话”居多。媒体也会不满于流量提纲经常被砍掉一半,只留下不痛不痒的问题。


小雨表示,艺人采访时能多出新闻亮点他们也高兴。但对“顶流”这个级别的艺人,他们很多人是抱着不说不错,少说少错的心态,“大门户还好,有些媒体的问题方向,你都能感受到第二天标题会提炼什么噱头。哪怕我们有得罪媒体的风险,也是一定会给他删的。”

“越顶流,身边的容错率越低。可能原本错误只有一粒米大小,但是因为它发生在流量身上,就成了一锅粥。”




流量小生之间的番位之争也常为网友津津乐道。小雨无奈:“这个东西没办法,就是要争的呀。”她进一步解释:为自家艺人争得首番,除了物料看上去漂亮外,确实也会产生实质性影响。


譬如接戏方面,如果前一部戏被某小生或小花压番,之后再争同一部戏的男一(女一)时,片方就会以上部戏作为参考,对方胜的几率就会大。另在商务层面,哪个艺人的番位多在前面,他争取到代言的几率就会更高,要价也会更狠,“这其实是关系到艺人切身利益的事情。市场还是会看番位的。”


虽然G所处环境纷杂,但小雨评价他心态还不错,算清醒。之前在另外一位顶流小生团队工作时,小雨就很一言难尽。前团队中,大经纪人常给艺人灌输“因为我们红,所以就该迟到,该大牌一点。很多负面声音是因为嫉妒你”的思想。


“一天两天他可能觉得不对,但其实‘顶流’身边圈子很狭小的,身边人什么想法,长年累月他自己也会陷入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封闭状态。”前艺人当初有部作品被嘲,票房扑街。客观看,其演技确实青涩。“但他私下觉得自己演得很好,只是观众对‘小鲜肉’有偏见罢了。”

说回G。眼下G面对的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在事业上该如何突破。


小雨坦言,人气爱豆最终的目标还是要转化成影视演员。但在传统的电视电影名导面前,G那样的花美男长相是不占优势的,加之确实没什么演技。“之前作品有粉丝撑着,不算扑。但真正再往上走接好戏就非常难了。尤其影视现在越来越闭环,大多影视公司都是用自家艺人。其实并不是像外界想象的,他不愁资源。”




“爆红新人”执行经纪水草:

年龄:28职龄:6
职业焦虑:艺人心理状态亟待调节


水草是两年前来到A公司的,负责公司旗下几位练习生。练习生时期,水草要做的工作不算繁琐:督促男孩们日常训练,再不时曝光一些训练视频,“让外界知道有这么一帮人存在就行。”


随着去年某档选秀节目热播,练习生队伍里的小陈虽未以九人团出道,但也算是被万千少女pick了出来,成了人气新人。水草则因此被委派成了小陈个人的宣传总监。


焦虑排山倒海而来。最大的焦虑,来源于小陈状态的不适。


从默默无闻的素人练习生突然走红,小陈首先要面对的是来自外界对他爆炸式的关注。海量评论中,不乏大量恶意黑评,且还有很多是针对其外形某特点的刻意嘲笑。初出茅庐的小陈做不到不闻不看,他愈发烦躁,甚至开始不自信。



被放大了的不自信感浸入日常细节。拍摄工作照时,小陈很介意摄影师之外的“围观群众”用手机拍他,“万一拍到不好看的形象,发出去了,可能又要被嘲。”往往此时,水草就要出面请大家收掉手机。也不是没从朋友那儿听到过,有人私下传话:“小陈他们以为自己是谁?拍照都拦着?耍大牌哦。”


无论从“出圈”考虑,还是为提升个人商业价值做铺垫,团队都希望小陈多出席些活动。但之前被红毯“黑图”伤到的小陈对此亦有抵触,多次婉拒。“其实我们是干着急的,明明他现在是势头最好的时候,还不赶紧稳住?爆红就是个泡沫,上去容易,下来的也快。”


对比同个比赛出来的其他选手,小陈粉丝也不满于他的曝光量“还不够”。经常会怨念公司没有为小陈着想,没有主动争取资源。水草很无奈:“像小陈他们这样的孩子本来年纪就小,容易想得多。先让他把心理状态调整过来是最重要的。你逼他多工作,逼他顶着舆论上,可能就完了。”


据悉,由于工作繁忙加上舆论压力,已导致小陈经常处于连续失眠状态,如今已到了要夜夜吃药才能睡觉的地步。




除了承受能力有待提高之外,小陈对于已接的工作还另外看法。“他会觉得说,我现在已经有一些工作了,为什么还要做其他七七八八的合作?多做音乐不好吗?他觉得很多东西是在消耗他的人气。”


水草从专业角度分析:“如果客户只是把他单纯当做一个购买力,那的确是消耗,消耗的是粉丝。但如果你合作的产品本来是有市场口碑的东西,那其实是加分的。而且小陈他们不是咖位艺人,肯定是要累积一些基础品牌才能慢慢往上爬的,之后才能达到更精准更高端的代言。”


她透露现实:“我知道好多客户都在打听,能不能联系到他们那届另外一个男孩合作?因为那男孩最近一天一官宣新代言的节奏。现在市场已经变成某人代言多就证明他红,值得被抢,而不是代言多是消耗了。毕竟做歌还需要一个过程,所以曝光还是得要有的。这些都得我一点一点跟小陈讲通。”




结语


在大众看来,艺人经纪很神气,每天和明星打交道,和他们出入各种光鲜场合;艺人经纪很强势,掌握艺人事业大权,闭塞各方意见;艺人经纪总不懂事理,粉丝都“知道”的事儿,他们怎么总是做不“对”?


但听了以上5个故事,你会发现,所谓强大的经纪人,也只是职场上最普通的“打工仔”。除了工作内容、对象不同,他们面临的困扰和我们都一样。甚至因为工作对象备受关注,他们面对的状况更复杂,焦虑、压力也会成倍增长。


因为“过程”看不到,所以经常不被理解。当然,职场只看结果,也“不必”要理解谁。跌跌撞撞中,方向是成长。


【文本文图无关】


推荐阅读

点击标题即可


行业观察

《都挺好》背后,“正午出品”的价值观是什么?

先收购福克斯再宣布裁员,“娱乐帝国”迪士尼在下什么棋?

《地久天长》“泪点”背后的45个短故事

张艺谋林超贤赵薇…未来我们将看到这些新电影

家庭主妇、待业生、打工仔,三个电影新人的《过春天》

万人报名只招26人,300节课收费15万,艺考生的春天在哪里?

接连注销四家公司,郭敬明怎么了?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中外文艺片扎堆上映,三四月将成内地院线“文艺季”?

靠Disney+进军流媒体的迪士尼能打过Netflix吗?

站姐体验报告|手慢被鄙视,天冷熬不住,无钱又无爱,谁能干下去?

《以团》《青你》测评:第二年,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偶像节目?


事件、人物

郭京飞人生中的四次“挨打”

刺猬、猫和狮子,谁是蔡徐坤?

“大S婆婆”张兰被判监禁一年?五个关键点梳理来龙去脉

谁在“杀死”那个NINE PERCENT男团

屈楚萧经历风暴后:很羞耻,是被脱裤子打的感觉

郑云龙事件背后,谁在操控音乐剧票价定价权?

700元“陋居”背后:我们找到了孙楠将入住的湖景别墅

宁浩带我们去他家看了看“被虐”的狗子

“霍桑”乱局考:出品方内乱,发行不靠谱,寒冬之下图穷匕现

炎亚纶:我现在是什么状态,我也无法回答

仲代达矢对话濮存昕:人生三件事,出生、生存和死亡


表演行业调查

表演培训产业能给我们带来好演员吗?|表演培训调查④

为什么现在的新演员都不会演戏了?|表演培训系列调查③

陈都灵、董力都去学表演课了,会有提升吗?|表演培训系列调查②

偶练、101的选秀模式,能选出好演员吗?|表演培训系列调查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