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红的血染红了那条河,也吞噬着他们的生命和人格

2019年4月15日11时55分内容来源:丁香园

本期主题:埃博拉出血热


普通人的一生,生理学上只会死亡一次——脑死亡。


但有一种病毒,能让人死亡两次。


先蚕食掉患者的大脑,再使之成为有呼吸、能行动的病毒播散者,直到彻底死亡。


它是生物安全等级4的死神(艾滋病为3级,SARS为3级,级数越大防护越严格);它是恐怖分子渴望的血疫;它是一场席卷整个非洲的灾难。


你想到僵尸了吗?


是的,它就是被称为僵尸病毒的——埃博拉病毒。




猩红的血


埃博拉,刚果北部一条河流的名字。


可惜,让它名扬海外的不是壮丽的景色,而是一场虐杀了河岸边55个村庄百姓的瘟疫。


这场瘟疫里,患者体内流出的血液足以染红整个埃博拉河。


因为出血,是这个疾病最显著的病理特征。


左两朵虞美人示肝区,右一朵示脾区


肝脏增大,易碎,切开后有多量血液流出;脾增大,髓质软而呈糊状,镜下观察有明显血液瘀滞。


胰腺、生殖腺、肾上腺、甲状腺、垂体、肾脏、皮肤等组织器官均见坏死性损害,而肺脏损害较少。


全脑可见神经胶质细胞损害,增生性损害表现为神经胶质结节和花环样形成,变性损害表现为核固缩、核碎裂。



到这个时候,患者全身淌着血液。


仿佛血液不是流出来的,而是在啃食患者的肌肤。


患者全身的血液都在凝结。


血流载着血凝块,在身体各处淤积:肝脏、肾脏、双手、大脑里全塞满了血凝块。血凝块堵在了血管里,切断了肠的血供,整段肠子开始变黑坏死。


可患者感受不到疼痛,因为他们的大脑也被这些猩红的花朵吞噬。


这样美丽却致命的损伤,抹掉了他们的灵魂——人格解体。生命活力和性格特质渐渐消失。




苍白的骨


人类不是埃博拉的唯一宿主。


灵长目的猩猩、猴子感染埃博拉后也可成为传染源。


部分研究认为羚羊、野猪一类哺乳动物也有可能感染并传播该病。


而有实验证实蝙蝠感染埃博拉后不会发病,对维持埃博拉在热带雨林中的存在可能充当更重要的角色。



蝙蝠是唯一一个不会发病的宿主


猴子、羚羊和野猪在埃博拉疫区都是常见食材,传统的狩猎行为和原始的饮食习惯成为了招来死神的罪魁祸首。


即使是现在,要彻底消灭野生动物身上的病毒也是天方夜谭。


仿佛象征着大自然本身的愤怒,埃博拉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潜伏在广袤的森林中,数十年间随着猎手的脚步一次次降临到人类社会。



传播途径


虽然走进中国大众视野是在2014年,但埃博拉疫情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在刚果爆发,至今已经反复出现二十余次。


埃博拉在西非之所以能如此快速的传播,也与当地人的葬礼习俗有关。


死者亲属前来哀悼时会亲吻并拥抱死者,有些地区甚至要剖开尸体清洗内脏之后才能下葬。


而接触传播,是埃博拉最主要的传播途径。



但即使有欧美人患病回国也不会大面积引发疫情,为何传染性如此之强的埃博拉会被「困」在西非这片土地?



真相令人发寒


埃博拉的潜伏期往往极短,病发之后最快几天就能杀死患者。


医疗发达的地区只要将患者严密隔离就能轻易扑灭疫情,因为患者根本就活不了太久。


对埃博拉病毒来说,人类根本就不是合适的宿主,脆弱的人类病死的太快了。


尽管始终没有大范围传播、感染中国人,如今埃博拉的恐怖也搭乘着信息浪潮席卷我们的视野。


一个又一个的村庄被席卷,落后的卫生条件使得隔离形同虚设,重症的病人鲜血淋漓又神志不清,在街道上徘徊。


病毒寄身于血液,仿佛一群狂兽,奔涌在草原。


病人如同从内部被溶解成为涌出体液的感染源,所见之物全部粉碎。哪怕只有一滴血,飞溅出去、接触到下一个受害者。


没有接触到也无所谓。


因为病毒所专心的,自始至终只有眼前的毁灭。



没有人知道她从哪来


在人们恐慌之时,医学界也一直在寻找埃博拉的来源。


但它就像一个蒙着面纱的巫女,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来自哪里。



目前最被接受的说法是:当地人民有食用蝙蝠和野兽尸体的行为,在这个时候接触感染了埃博拉。


祸从口入的事很多,但没有办法,这是贫穷和落后造成的。


这也是全球都在给非洲人民施以援助的原因,因为保护他们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参考资料


1.周元平.热带病学.2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

2.【英】玛丽 · 道布森.疾病图文史.金城出版社,2016

3.【美】理查德 · 普雷斯顿.血疫.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

4.埃博拉出血熱—維基百科

5.埃博拉病毒病—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配图:Sin_node

责编:李子怡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