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在看”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2019年4月15日02时27分内容来源:微信派

“想放弃的夜晚,看到你的文章,于是我看到了今天的太阳。”


Nina(化名)的头像是几片彩色的药片,看到那篇文章的时候,她正在经历着家人的离去,陌生城市独自生活的无力感,对未来的迷茫。情绪一股脑压下来,她感到绝望。


手机亮起,微信看一看里有人分享了《想放弃的那个夜晚》。


现在不就是这个夜晚吗?她点开了文章。


“在看”


北京中关村,巩金鹏又刷了下插画师的应聘简历。他和胡晓莉、刘宇轩三人创办“大人别出声”公众号不足两个月,这篇漫画的脚本就修改了近一月,后台催更的留言积累了数百条。


公众号后台出现一个红点,是Nina。


她刚刚看完《想放弃的那个夜晚》这篇漫画,说的是在一个女孩因情感问题而快要崩溃时,城市的人也经历着各种更加烦恼和崩溃的瞬间:


打工者因被骗钱无法回家,赶着回家给孩子做饭的母亲被车撞到了……你觉得无法承受的痛苦,可能已经是别人羡慕的生活。


(“大人别出声”《想放弃的那个夜晚》片段)


“想放弃的夜晚,看到你的文章,于是我看到了今天的太阳。”Nina留言。


这篇文章阅读量近50万,有1.2万人点了“在看”。


2018年12月,微信公众号、看一看同时更新了“好看”(现名“在看”)。至今创立不到两个月、更新不足5篇的漫画号“大人别出声”已经有了6万粉丝,“在看”比例突出。


因为传递信息的效率更高,内容优质的漫画总是更容易被人们所接受,也更容易传播。


“我们的文章最开始是朋友们帮忙转发,后面全靠内容本身扩散出去的。”巩金鹏说。


共鸣,弱推荐,新知识


今年1月,创办不足半年的“不会画出版社”作品《别难过,我先走啦》刷屏,获得了800万+阅读量,在看数超46万。公众号“瓜鹅子”萌化画风的《我想有个深圳朋友》达到163w+的阅读。


直达人心的内容,让这些漫画公众号获得了更多的“在看”。


在《别难过,我先走啦》的故事里,去世的奶奶跟家人一一告别,安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现代人,“别那么内疚,你已经好好陪过他们了,也好好道别过了”。


(“不会画出版社”《别难过,我先走啦》片段)


创业公司CEO老白看到了这篇文章后,默默地点了文末的“在看”。“看到文章就想起了自己的奶奶,点在看是表达它戳中了一种共同的情感吧。”


白领Anna在“在看”中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最开始没有打算点开。后来不同领域的几个好朋友都分享了,就不自觉打开了,“发现这个号原来挺有意思的。”


过了一周,在“在看”中再一次看到“不会画出版社”的其它漫画时,她果断关注了。通过在看,她已经发掘了4、5个新的公众号。


觉得这篇文章值得被阅读,或者是表达自己的观点,是多数人主动点击“在看”的原因。有的自媒体人还会“特别留意一些厉害前辈分享的文章”。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在看”叫好。广告公司的马克发现,同事们都在分享客户的广告。毕业生小雯通过刷朋友们的在看文章,大概知道了同学们都在那个自媒体就业。


媒体人Emma最开始也很困惑这个功能,但慢慢发现了乐趣。


“当觉得别人不是一定要看,但自己看了觉得还不错的时候,我就会点‘在看’”,Emma说,“相对于朋友圈是一种‘弱推荐’,就是大家还是可以随便看看的意思。”


稳定的阅读空间


巩金鹏担心,用户点击“在看”的动作会让“大人别出声”的增粉速度减缓,“很多用户点了‘在看’之后,就不会再转发朋友圈了,对应的阅读量也会削减。


但“不会画出版社”的创始人王泽鹏有不同的看法。据他观察,“不会画出版社”的很多读者都是通过“在看”关注到自己的。在1月份的用户调查中,来自“看一看”的用户就有20%。


“20%是什么概念?当时有很多大号要求转载我们的文章,我都要求必须带上我们的二维码。尽管如此,有那么多转载,他们带来的粉丝数也仅仅只带来了20%。


王泽鹏认为,在看对阅读量的转化虽然不及朋友圈,但对积累粉丝却有很大的作用。


现在,“不会画出版社”的看一看阅读占比达到了30%,创办半年积累了83万粉丝。


因为身在传媒圈,Emma总会比较早关注到一些爆款文章,但一两周后,她还能看到不同行业的同学通过“在看”分享,“‘在看’能给文章带来比较长周期的传播。”


王泽鹏也发现,“在看”已经形成了稳定的阅读空间。“不会画出版社”每篇文章,不管阅读量高低,在看率基本都是维持在10%。“也就是说明,这是一个稳定的途径。现在大家不是那么容易跟风转朋友圈,但点在看会更容易一点。”


当人们期待朋友圈出现爆款文章时,在“在看”的空间里,公众号只需要持续输出好的内容,就可以获得稳定的增长。


他写下了一句话:“如果你是一个想做内容的人,最好的时代一个是在以前,另一个,就是现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