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 以哲学画珠宝 做勇敢的思变者

2019年4月15日02时57分内容来源:中国宝石杂志

2019年3、4月刊封面珠宝《赫拉女神》


以哲学画珠宝

做勇敢的思变者


享誉东西的华人珠宝大师陈世英在2019年TEFAFMaastricht欧洲艺术博览会上呈现30件珠宝艺术品和雕塑作品。本期封面作品《赫拉女神》,即来自这其中一件。通过这些作品,我们再次走近这位始终坚持创新的珠宝哲学家。


华人珠宝艺术家 陈世英


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Maastricht一直被认为是世界领先的古董艺术博览会,被称为“没有围墙、移动的博物馆”,在这里可以毫不费力看到博物馆级艺术品。而作为首位参加这个著名艺术博览会的华人珠宝艺术家陈世英,今年呈现了30件最新创作。

在陈世英45年的珠宝旅程中,他获得了诸多成就,包括备受推崇的“世英切割”、钛金属工艺、翡翠切割润光专利技术、石镶石工艺、真空妙有及最新问世的“世英陶瓷”。他强烈的好奇心促成多个创新发明,已经功成名就、享誉东西,但是他并没有停下创作的步伐。

在2019年一月香港佳士得举行的陈世英平行宇宙个展上,陈世英表示,“对于我来说,创作是带我通往宇宙的一只宇宙飞船。每次进入创作的状态,我就已经好像去了另一个星球一样。现实的我并不完美,现实生活也都不完美,但当我去到外层空间,去到创意的星球,就是我最可能接近完美的时候。创作,是一种自我圆足的状态。每一件作品、每一种工艺、每一次创新,都是一个宇宙。不同的宇宙之间,互相输养、同步发展。创作并非一个单向或者线性的过程,而是一个多向并持续跳跃的过程。”


华人珠宝艺术家 陈世英


在这次TEFAFMaastricht欧洲艺术博览会上,陈世英表示,“在欧洲艺术博览会展出了最新作品,包括以世英陶瓷创作的第一件作品《宇宙新生》。世英陶瓷是历时七年的科研成果,不论是在美学追求上,或是在功能发展上,它也为我打开了极大的创作空间。它与钛金属两者的升华关系,为我的创作生涯谱写新章。”

对陈世英来说,珠宝不只具美化作用,它是故事的表达,是历史的载体,是时间的投影,也是实现梦想的途经。宝石是他的语言,从中翻译出宇宙的信息。陈世英对艺术、自然、文化、哲学、科技,以及转变的热诚投入,推动他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作品,彰显时代精神,跨越当代珠宝的界限。”我想要追逐具像与抽象之间,似是而非、亦真亦假的极限,就像把朦胧的梦带进清醒的现实一样”,陈世英如是表示。


《赫拉女神》


《赫拉女神》 胸针及戒指

黑蛋白石1颗14.61克拉、帕德玛刚玉2颗共1.21克拉、彩钻、彩色刚玉、翠榴石、祖母绿、海蓝宝石、珍珠、蛋白石、青金石、水晶、钛金属、世英陶瓷


孔雀身披丽翼彩羽、形庞辉煌,不论古今中外都为世人所钟爱。于古希腊神话中,孔雀羽翼上的“眼睛”来自效力于婚姻女神赫拉的阿尔戈斯。他又称百眼巨人,身上之眼无处不在,无一不见,对赫拉的忠诚也至死不渝。由于孔雀乃赫拉最钟爱的动物,阿尔戈斯在任务中牺牲后,赫拉把他的一百只眼睛转化到孔雀羽翼上,以表达厚爱,也彰显他的忠勇。在另一神话中,阿尔戈斯无一不见、无所不知的眼睛被赫拉化为天上无处不在的繁星,他就是孔雀座。他在黄土中见世,在星空中观世,其闪烁光芒向世人传达忠爱之义。

在东方世界中,孔雀同是女权的象征。佛教和印度教皆相信,孔雀乃凤凰之化身,是阴阳之合,故此容貌美如淑女。在中国的孔雀古称“文禽”,道出孔雀在鲜艳的羽翼背后,也具备文雅、优美的一面。《赫拉女神》栖息于穿戴者肩上,羽翼盛开,如星辰般看守万物,渗溢的不仅是女神的爱意,更是创作者的情怀。创作者于四年间不断物色羽翼上数千颗的宝石,从看似无差的颜色中寻觅微小的不一样,以构筑孔雀栩栩如生的渐变色彩。行行并列的黄钻、蓝宝石、祖母绿与翠榴石又相互辉映,营造黄绿交接、色彩幻变、孔雀开屏的视觉。创作又以帕德玛刚玉点睛,其精微细节,例如宛如眼珠的黑色圆点,更具增添赫拉的活力——眼如情燃,罕如真爱;而牵系钻身的黑蛋白石戒指,于漆黑中挥划幻彩,寓意不熄不灭的宇宙。


《梦回时空》

《梦回时空》 项饰

祖母绿1颗96.71克拉、梨形海蓝宝1颗74.36克拉、南洋珍珠、红碧玺、祖母绿、粉红刚玉、绿碧玺、紫晶、钻石、钛金属、世英陶瓷


一梦多少时空?作品从创作者的角度,呈现在创作的过程之中,梦中有梦的状态。科学的说法告诉我们,一个人所梦见的人或物,必然是他或她在现实生活中见过的;创作亦然。创作的过程,好比走进时光隧道,将回忆的碎片重新整合,赋予它们新的时空去发展。每一寸的创作土壤,也是建立于过去之上;每一呼一吸之间,都是历史的气息。过去的现实成就今天的梦,今天的现实成就明天的梦。同样,过去的梦成就今天的现实,今天的梦也成就明天的现实。

作品以宇宙间最严谨的结构──五大元素作为主题,表现宇宙内有宇宙,时空内有时空,而梦中也有梦。96.71克拉的祖母绿如同大地之母,以永恒谦厚亲和的爱拥抱世间万物,滋养生息。祖母绿吊坠的背面镶有红碧玺,象征梦的热情,其红色光彩与祖母绿的平静形成对比。强烈的色彩对比可说是创作者具征志性的表达手法之一,以之带出平衡于生命中的重要性。

该项饰有多种戴法,其灵活结构有赖于钛金属和世英陶瓷的无缝结合。这结构象征五行在大自然和宇宙中的终极组合。与海洋渊缘甚深的海蓝宝和珍珠,则象征水。水既永恒流动,也伟大包容,以己身作为载体,令地球之上,以至地球以外不同的能量循环而不息。


《宇宙新生》

《宇宙新生》 戒指

蓝宝石3颗12.713克拉、海蓝宝石、钻石、蓝宝石、世英陶瓷及钛金属


创作者听过一个有趣的说法:在银河系中,平均每世纪会出现三颗超新星。后来,他了解到,原来人类史上记载的第一颗超新星,是由中国人在东汉时期发现的,那颗超新星在夜空中照耀了八个月之久。

超新星象征活力和光,而在创作者心目中,它的活力和光都是不定形的,这些基础成就了这件作品的形态。他想用一件作品,去表达在创作的世界里,时间是如何的被拉长,空间是如何的被扩张,所以他用三颗宝石去代表三颗超新星,表达超越一个世纪的活力和光,陶瓷的亮白,以及看似柔软的质感,正好表现这种不定形和持续变化的状态。

在中国文化里面,除了陶瓷有着根深蒂固的意义,上一代都对一种叫翠玉兰豆的玉雕特别的情有独钟,兰豆的数目代表不同的吉祥意义,而兰豆本身由于豆内有豆,有着百子千孙的意思,通常会送给新婚的女性作为礼物,祝福她开枝散叶,母子平安。这件作品是创作者对中国文化的记忆,以及他对宇宙的好奇,所混合组成的一个新生命。


《双星神话》


《双星神话》 戒指

彩钻1颗 6.39克拉、蛋形海蓝宝1颗 38.90克拉、杏形粉红刚玉1颗 1.48克拉、粉红刚玉、蓝宝石、钻石、珍珠、世英陶瓷、钛金属


观察天文学有一现象,当一双恒星在地球观察角度上对齐,即产生两星二合为一的错觉,此为“双星”本创作以彩钻和海蓝宝为星,两者一重一迭、相依相偎,产生的视觉宛如双星,眼前一景是真是幻?所见所闻是实是虚?

俯视着朝天的戒指,晶莹剔透的海蓝宝四方圆润,八面无瑕,与上下皆粉的陶瓷紧紧相连,水乳交融。眼聚双星其二的彩钻,旁镶的宝石更趋精致,蓝宝、珍珠、和粉红刚玉巧镶有序、层层夺目。

若从侧环视戒指,景色则迥然不同。看似浑然一体的海蓝宝和粉瓷实隔一层薄钛,此乃它俩交融之道;粉红陶瓷与戒臂的白瓷互映生姿;两星的衬托纷至沓来,是彩钻背藏的粉红刚玉,硕大不矜,亦是俯视不见的钻石,蓦地于戒中往来如梭,琳琅满目。创作如双星,此处真,那处幻,宇宙如是,生活如是。宇宙创万物,万物皆宇宙,断真假,何不取宇宙之道,视之为人,以其为师?


《蝴蝶星云》


《蝴蝶星云》 胸针

黄钻1颗2.01克拉、黄钻、钻石、翠榴石、粉红刚玉、紫水晶、红宝石、钛金属

黄钻1颗2.32克拉、黄钻、钻石、翠榴石、粉红刚玉、红宝石、钛金属


在距离地球4000光年之远的时空里,有一双美丽的蝴蝶,诞生于恒星释放出来的能量,世人称他们为蝴蝶星云。气流,是他们的翅膀,星尘,是他们的色彩。他们拥有三光年的宽度、极高的温度,以及令人向往的速度──假若能够乘他们而飞,地球上的人,一天内可以飞往月球60次。

星云蝴蝶的故事令创作者流连星际,想象驰骋,穿梭忘返,于是创造出美妙的蝴蝶星球,让一双蝴蝶星人从此化造人类的美丽联想。他们头上开展心花,手中开出光环,象征升华的智慧、丰盛的生命,以及愉悦的心境。蝴蝶星人的身躯以太空金属──钛金属配合微雕的祥云纹路打造,上面镶以闪钻彩色光芒,某些部份镶有紫晶浮雕及阴雕,以及各种自由切割的粉红刚玉,以工艺凝住幻彩流光,扭曲视觉,呈现宇宙中无形的声波。他们延伸的触角,除了表达身心平衡之美、表示四周弥漫花的馨香,也代表万物众生之间的共鸣与感通。

在蝴蝶星球上,星润万物,月泽众生,宇宙作为母体,以其源源不绝的能量,滋养至真、至善、至美的成长。


《玉龙千翠》


《玉龙千翠》 胸针

翡翠47.50 x 22.00 x 12.22mm

珍珠、钻石、绿碧玺、红宝石、青金石、水晶、蛋白石、蓝宝石、黄钻、钛金属


作品以战国时期的龙钩作为原型,呈现凤首龙身,一身化多身的当代演绎。古老的传说里,凤凰是神鸟,也是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祂会背负着人世间的种种爱恨,投入熊熊的烈火中,在浴火重生之中,为人间带来幸福祥和。衪身披密镶美钻,代表衪散发出尘的光辉;他眼眸是变幻的蛋白石,代表他拥有智慧与高度,洞悉凡尘中的浮光掠影。

自古龙凤呈祥,龙与凤凰皆是人与神之间的一座桥梁。龙凤雄雌,前者威严,后者和美。创作者以龙凤象征阴阳互应,让漫钻满石的闪烁拥抱翡翠的温润,让媲美天上彩霞的色彩互相交缠,让华夏文化在现代工艺的施腾下活灵活现。润玉千翠造就了凤首龙身的无上结合,象征着力量与仁爱在相融之中,延绵千秋万世。


《似梦迷离》


《似梦迷离》 颈链

坦桑尼亚石2颗18.77克拉及12.10克拉、彩钻、蓝宝石、青金石、贝母


无际夜空上,吐露点点星光,一闪一闪,乍隐还现。星光绕着星球打转,蜿蜒又是缠绵。低垂的夜幕,这么近,那么远。这幽幽的距离,梦一般的迷离,遂以宝石化诗,将月的温柔、星的璀璨,归藏于指弹之间。


《时间轮盘》


《时间轮盘》 项链

南洋珍珠152.12克拉、黄钻6.01克拉、蓝宝石、钻石、钛金属


《时间轮盘》乃一系列的十二条项链,各自象征着其中一个十二生肖,是时辰、日月、与年份的轮转。他们立于流水如河的钛金属上,浸沉于蓝宝石的水色,犹如游走于时间漂浮的维度中,逝去的随流而动,未知的随波而进,让穿戴者彷佛重拾过去,徘徊现在,窥探未来。钛,又称太空金属,披上钛铠的十二生肖,筑起了过去与未来的桥梁,而随之而行的是认知过去、追祟未来的美好现在。创作贯通过去未来,也跨越现实与梦,以十二生肖之一的龙为例,他是存在于另一维度的生命体,乃千秋万世的传说,万物之始祖;龙也是高不可攀的梦想——望子成龙、腾云驾雾,是皇帝的象征,是超越时空维度的梦的载体。

十二生肖各有千秋,有逸朗飞腾的骏马,也有目光凛冽的猛虎。他们高瞻远瞩,目不转睛,像脱世般的存在,有如缀满身旁的珍珠,出淤泥而不染。优雅华美、琳琅满目的珍珠又宛如星辰,记载着宇宙穹苍的记忆,是漆黑中为世人指点迷津的明光。形态不一的动物,身上蜿蜒回旋的纹理却大同小异,其高低起伏,表达宇宙众生的能量,深烙在肤上的漩涡,是历年的磨练,也是养育、呵护、成长——历经一切,成为了不褪的烙印。人以衣裳遮掩,动物坦荡无讳,他们卸下尘世枷锁,人生所苦所乐,表露无遗,是自由真摰的象征。希望,是脖子引伸的联想,殷切盼望的人翘首引领、引颈而望。围绕在脖子上的十二生肖,成为了珍重时间的抱负,让逝去的与未知的时间都彷佛于身体上流动,两者互通互融。


华人珠宝艺术家 陈世英


TIPS

陈世英创新之旅

世英切割 ─ 光之雕刻


陈世英于1987年独创“世英切割”(WallaceCut)。这是一个幻象雕刻法。雕刻原理是以逆向思维为主导,结合精准计算、宝石切割和360度阴雕的技术,创造四面倒影。陈世英还自创雕刻工具,并在水中完成雕刻,避免工具高速旋转产生的热度导致宝石崩裂。这种全立体的阴雕在透光的材料上,显现玄妙的幻觉,充满原创精神,为陈世英奠定了雕刻大师的地位。


玉石切割 ─ 光之盛宴

翡翠与中国文化渊源深厚,其温润细腻,发思古之幽。然而,要将翡翠应用到现今珠宝艺术中,必须赋予其当代精神。陈世英凭他对光的掌握和对玉石的深厚认识,研发出翡翠细化和亮度强化技术,令光能在翡翠之中加速游走、跳动,使绿与绿之间能互相折射辉映,令碧绿更浓。这项技术更于2002年获得发明专利。


钛金属 ─ 极致轻盈

钛金属被称为太空金属,在科技领域获广泛应用。钛金属轻盈、坚硬、亲和人体,且色彩丰富。传统珠宝制作多以黄金或白金为骨干,但钛金属的重量只有同体积黄金的五分之一。陈世英用了八年时间,终于掌握钛金属在珠宝创作上的技术,延伸了珠宝艺术的可能性。在2007年,陈世英以“可佩戴的雕刻艺术品”,为珠宝艺术创作展开全新的一页。


宝石镶嵌 ─ 巧夺天工

在镶嵌技法上,陈世英追求最大程度地展现宝石自身的色彩、光泽和魅力。在这样的思路下,他创新了以宝石镶嵌宝石的工艺:“钻石爪嵌接法”及“内格榫卯嵌接法”。前者是直接用钻石和宝石来镶嵌宝石;后者是受到明式家具(15-17世纪)的榫卯结构所启发,以特殊方式切割宝石,让宝石可互相紧扣,而不需金属镶爪。


真空妙有 ─ 精诚所至

从创意到实现,《真空妙有》的创作期长达十年之久。陈世英通过一个直径仅6.5毫米的开口,在一整块发晶中打磨出阔度只有42毫米的空间,再置入1,111颗祖母绿宝石,镶嵌出祥云图腾。从正面观看,视线可以穿越云雾看到一个景深;从侧面,可以看到云泊的起伏。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从打磨到镶嵌,需要超人的专注力和意志。就像被锁在水箱中的魔术师,只有一口气的时间解锁、开箱、成功脱身。每一个举动都在屏神静气、聚精会神中精准完成,一刻不能松懈。


世英陶瓷 ─ 回到未来

世英陶瓷经历七年时间研发,但事实上,其成果可以说是建立在数载的累积。研发世英陶瓷的意念由创作者的童年回忆所启发:一只瓷羹从手中掉下,碎落一地。那一幕深深烙印在其脑海之中,蕴酿他对陶瓷的好奇。文化悠扬,历史深远,世英陶瓷比钢坚硬五倍,从内而外,其色彩鲜明一致,质感柔润,光彩明丽,饶富当代精神。


2019年3、4月刊新鲜上市,欢迎订购


编辑/Ashley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并注明出处。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国宝石》APP,

开启电子阅读新体验!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