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这件小事,白居易久久不能忘 |  光明夜读

2019年4月20日09时00分内容来源:光明日报

白居易像


▼点击收听▼


初恋这件小事,白居易久久不能忘


时下,许多年轻人因被长辈催婚而烦恼不已。

殊不知,古人,也曾为此事而头疼过。

唐代法令规定,男十六、女十三当婚。在当时,白居易,也曾是个“大龄剩男”。

36岁那年,白居易还依然单身,他的母亲催他不止。

风流倜傥、叱咤古今的唐代大诗人为何也有一段晚婚的经历?

是因为房价贵——“米价方贵,居亦弗易”?还是因为不得志——“同是天涯沦落人”?

都不是。

风流才子白乐天有着一段尘封心底的往事,这还要从他的初恋谈起。

白居易11岁的时候,随母亲搬到了徐州符离,此后,他便认识了小他四岁的邻家女孩,湘灵。

湘灵活泼可爱,略通音律,成了白居易青梅竹马的玩伴。白居易19岁,湘灵15岁时,两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开始了朦胧的初恋。

在爱人的眼中,湘灵美丽如天仙。

邻女

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嫦娥旱地莲。
何处闲教鹦鹉语,碧纱窗下绣床前。


尽管和湘灵感情甚好,为了前程,27岁时,他不得不离开符离去往江南。这途中,对湘灵深深的思念一直绕在心头,是《寄湘灵》“应凭栏干独自愁”的孤独,是《寒闺夜》"笼香销尽火,巾泪滴成冰”的眼泪,是《长相思》“愿作远方兽,步步比肩行。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的真挚誓言。


29岁那年,白居易考上进士,恳请母亲要求与湘灵结婚。唐代的门户偏见很严重,母亲以此为由拒绝了他。

白居易痛苦,于是他对婚姻绝望:黄河水白黄云秋,行人河边相对愁。天寒野旷何处宿?棠梨叶战风飕飕。

到了33岁,他再次苦求母亲,这一次,白居易的母亲不但拒绝了他,还全家搬迁让他与湘灵不再相见。

白居易不甘心,他写:唯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无后期。

于是,他开始以不婚来反抗母亲。在怒火与哀愁交织的夜晚,他写《冬至夜怀湘灵》等诗来怀念湘灵。

然而,在37岁时,母亲以死相逼,白居易只好与同僚杨汝士的妹妹结婚。至此,湘灵,只能变成回忆的一部分。

从相识相爱到相知相离,白居易的初恋可谓坎坷。

湘灵,仿佛是心头的朱砂痣。

《夜雨》里,白居易感怀: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赶镜》中,白居易思念:

赶镜

美人与我别,留镜在匣中。

自从花颜去,秋水无芙蓉。

经年不开匣,红埃覆青铜。

今朝一拂拭,自照憔悴容。

照罢重惆怅,背有双盘龙。


初恋这件小事,白居易,一直不能释怀。

白居易被贬江州途中遇见了正在漂泊的湘灵父女,白居易与湘灵抱头痛哭,写下《逢旧》:

逢旧

我梳白发添新恨,君扫青娥减旧容。

应被傍人怪惆怅,少年离别老相逢!

44岁的他和40岁仍未婚的湘灵重遇,白居易“恨”,从此遗憾惜别。


《偷影子的人》里有这样一句话:童年的爱是很神圣的,什么都无法将之夺去,它会一直在那里,烙印在你心底,一旦回忆解放,它就会浮出水面。

正是因为有了湘灵,白居易才会对爱情有那么深的感悟。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长恨歌》中,白居易对唐玄宗、杨玉环的痴情描写,仿佛也是在写自己与湘灵。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但令心似钗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伴随着对爱情的伤感与思考,白居易得以写下这些感人肺腑的句子,创作出文学史上经典名篇《长恨歌》。

白居易53岁的时候,在杭州刺史任满回京途中特意绕道符离,谁料,“变换旧村邻”,旧人已不在。

一段长达35年的爱情悲歌终究画上了句号。

初恋不一定有终点,没有大团圆式美满结局,也可能执手相望后转身再见。可经历初恋酸楚的人,在这段酸甜交织的过往中,从懵懂青涩到感知爱、学会爱、懂得爱。也许,成长与蜕变,便是执着于这份念念不忘最大的意义 。

男女生分桌吃饭,可以防止谈恋爱?

毁容父亲婚礼扮哆啦A梦,假的也动人?

去年人均读书4.67本,你拖后腿了没?

“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

电梯上“左行右立”,就这么过时了




文字:常莹

策划:王子墨

图片:网络

朗诵:王茜

责编:王子墨

编辑:常莹 孙岱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