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性感的女人,将竞选2020年美国总统…

2019年4月24日08时40分内容来源:每日精选

2020年,有两位女性准备参选美国总统。


她们分别是美国马萨诸塞州现任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和著名好莱坞女神安吉丽娜·朱莉



两位女性,一个情理之中,一个出人意料。


那就是安吉丽娜·朱莉



安吉丽娜·朱莉一直都是一位很有争议的好莱坞明星。



《破产姐妹》里有句很精辟的台词:


“在美国,你可以吐槽任何明星,唯独一个人做什么都是对的,那就是安吉丽娜·朱莉。”



毋庸置疑,她是美国人最喜爱的女星。

一因演技,二是酷。

她的酷里,渗着血。

她曾公开说过,自己最爱的就是刀子。

不是玩具刀,是那把能戳破皮肤,会刺痛神经的金属刀。

轻轻往皮肤上一划,血迹涌现。

朱莉还真这么干过。

上学期间,她曾用一把刀子,狠狠划过自己的手臂,看着血从皮肤里一点点,慢慢地渗出。

手臂传来阵阵刺痛感,朱莉的心,却愈加沸腾。

她享受这种极致的快感。

痛但爽。



仿佛神经末梢被人狠狠撕扯,痛得锥心而麻木。

但她不畏惧,也不惊慌。

只是肆虐地笑。惨绝而凄美。

后来,还是小男友把她送到医院就诊,拯救了朱莉一命。

面对医生的追问,朱莉闭口不言,只说是擦伤。

她没有告诉那满脸疑虑的老医生,她要自杀,她想自杀。

只是悻悻地接过病历,莞尔一笑。

这样的情景,在朱莉的人生,并不止一次出现。



她曾说:“当其他小女孩梦想着成为芭蕾舞者时,我有点儿想成为吸血鬼。

长大后的朱莉,也没能从这份“痛楚”里解脱。

她的前助理向《In Touch》杂志爆料,朱莉嗜血如命,她把小孩贴过、沾血的OK绷,全部收集在果酱瓶里。

她对血的热爱,愈加凸显出她对死亡的执念。

她想死,曾想请杀手一把了结了自己,只是杀手没同意。


她就把“死”字刻在背上。

继续悲怆地活着。

在这困顿的人世,朱莉就像个莽撞嗜血的孩子,

一边刺痛自己,一边渴求新生。



心理学家说:“孩子是治愈家长的灵药,可以修复童年。

我们都知道朱莉很爱孩子,不可否认,她的童年,很心酸。



她的传记里,也强调过这一点。

“不论我在哪里,我总是看着窗外,希望自己身处别处。

其实,她的生活并不赤贫,相反,还是演员世家。

父亲是奥斯卡影帝,出演过《午夜牛郎》。

母亲是模特,也是演员。



家境优渥殷实。

她不是独女,还有个哥哥。

父母对她很疼爱,简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原本,她也这样认为。

直到那天放学回家,父亲阴沉地对母亲说:“离婚吧,我爱上了和我一起搭戏的女演员。

母亲哭泣,不安,祈求。


父亲不顾母亲的眼泪,推门而去,只留下冰冷的离婚书。

从此,母亲变了,她看朱莉的眼神,从温和变得寒冷。

朱莉长得太像她的父亲了。

母亲不愿看到她,她觉得“和朱莉在一起太痛苦了。



为了逃避痛苦,她时常把小朱莉独自丢在家。

没有母亲的爱,她就把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

父亲偶尔会来,带她去踢球。

只是后来,渐渐不来了。

他有了新家,有了别的爱人。

唯一的期望也没有了,小朱莉变得叛逆、轻狂。

她把一头金发染成黑色,脱下裙子,换上黑裤子,黑外套,黑鞋子,整日与社会青年混在一起。



吸毒、打架、逃课。

“我曾是一个没人敢惹的小混混,一个局外人,我无所畏惧。

她不满母亲的冷漠,跑去勾引她的男友。

母亲带男友回家,她趁母亲外出,色诱她的老男友。

面对主动送上门的年轻女孩,谁会拒绝呢?

正当他们抱在一起时,母亲突然推门而入,恰好看到这一场景。

震惊,极度愤怒。

她把男人赶出了家门,和朱莉大吵。

把这些年的怨恨,统统发泄在朱莉身上。

朱莉悲愤至极,逃出了家。

“16岁时,我从学校毕业,离开了家。

少不更事的孩子,离开家,又怎么生存呢?

她想到一个办法,拍片。

小朱莉一家家敲影视公司的门,主动推销自己,只要给钱,不管什么片子,都演。


她太天真了,谁会要一个毫无经验的丫头。

倒是有家公司让她试镜,可一看到朱莉身上的疤痕,就摇摇头,让她离开。

那是她曾经自杀的印记。

哥哥不忍心妹妹颠沛流离,主动牵线,让她和妈妈和好。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母亲的气也渐渐消了。

她利用人脉,主动给朱莉介绍试镜机会。

得到母亲的帮助后,朱莉慢慢有了拍片机会。



她开始拍些不痛不痒的影片。

从《电子人2》、《盗网丽人》、到《骇客》。

虽不怎么起眼,但也能够磨炼演技。

她就这样,恨着母亲,又不得不得到她的帮助。

非常纠结。

她还没从这段情绪里恢复过来,父亲又给她来了致命一击。

他对媒体说:“朱莉有精神病。

这是一记猛料,第二天,各大报纸头条,写的全是“朱莉是精神病”。

她的名誉,受到破坏性影响。

公众形象一度下跌。



她一气之下,向法院提交申请,与他断绝父女关系,抹掉他姓氏。

自此,青山绿水,再无瓜葛。

可当父亲主动找上门,邀请她参演《古墓丽影》,朱莉还是忍不住答应了。

他老了,无戏可拍。

只能蹭女儿的热度。

影片有个情节,朱莉对父亲说:“我觉得很孤独。




父亲说:“你不孤独,我陪着你,永远陪着你。”



像是倾诉,也似是和解。

出乎意料的是,拍完这部电影,他们的关系,真的缓和了许多。


影片得了奖,朱莉特意让父亲陪自己参加。

一如当年父亲获得奥斯卡,他也牵着朱莉的手,带她参加奥斯卡典礼。



时光荏苒,当初叛逆的少女已长大,奥斯卡影帝渐渐有了皱纹。

由此种种,她也慢慢发生了改变。



“我很叛逆,但我不会毫无道理地乱来。”

《古墓丽影》需要到越南取景,在那里,朱莉震惊了。

因为工作需要,她遇到了很多事。

看到了以往从未经历的,

如:战乱,饥荒,还有被强奸而幸存下来的人。



她百思不得其解,又恐惧痛惜无奈。

她说:“从越南回来,我突然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美好。我的生活是那么安逸。”

“你开车去那里转转,你可以看到很多人非常富有,拥有很多东西,却不是经常展现出快乐。你到柬埔寨去,你经常看到有家庭带着毯子和野餐盒去看日落。”

人总是要看过不一样的风景,才会发觉自己的不足。

疯癫的童年,失而复得的家人关系,她终是慢慢放下了童年那把自杀的刀,学会去爱,去接纳。


回国后,她领养了很多孩子,其中有个就是越南小孩。


朱莉有过三段失败的婚姻,所以在她看来,孩子是比婚姻更郑重的承诺。

朱莉曾描述了在柬埔寨领养第一个儿子马多克斯的情形:

“当马多克斯三个月大时,我在一个孤儿院第一次看到他,我久久地抱着他不愿意放手,最后他睁开眼睛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不知不觉中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然而他却笑了。


以前我一直认为我跟孩子们相处会有一些问题,我的性格不能让他们高兴,因为我自己童年的遭遇,在我心中一直留有阴影,或者说我的经历让我不那么自信。我认为自己不可能成为一个好母亲,但他的笑容一瞬间化解了我所有的疑虑和担忧。”



领养马多克斯后,很多人都怀疑朱莉能否好好抚养这个孩子,毕竟朱莉曾经是个不良少女,不是毁灭别人,就是准备自我毁灭。


但结果证明,他们的怀疑不但是多余的,更令人跌破眼镜。

这个曾经的不良少女慢慢的变得温柔,充满母爱。



之后她又在越南和埃塞俄比亚领养了2 名子女,再加上跟皮特生的三个孩子,

她现在是6个娃的妈,组成联合国大家庭。



在孩子们面前她就和一个普通妈妈一样,去哪都抱着他们,陪他们学走路,陪他们玩耍,送他们上学……乐此不疲!




利用各种时间参与孩子们的生活,也让孩子陪伴她的重要时刻。




她让孩子们接受多元化,但一定要找寻自己的根在哪里。

她会带每个孩子去自己的出生地聚餐、旅游、交朋友,

同时也希望孩子多了解自己的国家历史文化。

朱莉家请了多名保姆来照顾孩子,

其中有两个保姆分别会越南语跟柬埔寨语,

朱莉始终要自己的孩子们记住自己国家的语言,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根。



她也带着孩子们去做慈善,教他们不自私、轮流穿哥哥姐姐传下来的衣服,还要帮忙做家务,她会在记事板上写下孩子们各自要完成的工作。


不同孩子用不同颜色做记号,如果完成 ,朱莉会给他们奖励。

孩子改变了朱莉生活的方式。

而她也用尽全力,不惜以牺牲婚姻为代价,去给自己的孩子换一个健康的未来。



不过要说在朱莉所做的所有“狗血之事”中,

最叫人佩服的,是她懂得“放下”的勇敢和“舍弃”的干脆。

不管是放弃一段“有毒”的关系,还是一对“有病”的乳房。



朱莉家族有癌症史,母亲、外祖母和阿姨都死于癌症。

由于家族遗传关系,2013年初,朱莉通过基因测序得知自己是 BRCA1 突变基因携带者,患上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几率分别高达80%和50%。

2013年5月,朱莉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专栏《我的医疗选择》中,

自曝已经毅然完成了双侧乳腺切除术。


两年后,她的验血结果又显示她罹患上初期癌症,

于是在医生建议下,她再次动手术摘掉了卵巢及输卵管,将乳腺癌、卵巢癌风险降至5%和接近于零。

“我的孩子们不必再担心因为乳腺癌而失去自己的妈妈了。”



她的一系列举措引发全球关注女性乳房健康。

大家也真的很佩服她毅然决然的勇气。



所以,如果她真要参加2020总统竞选,大家也不奇怪了。


就像有网友评论的:

“特朗普都可以,她为什么不可以?”

“反正美国总统都是闹着玩,为什么不选个好看的?”

总之,无论她的最终决定如何,都祝福这位勇敢的姑娘!



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1975年6月4日出生于美国洛杉矶,美国演员、导演、编剧、制片人、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特使。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