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技术和劳动力出现冲突,普通工人该如何应对?

2019年5月15日09时53分内容来源:财富中文网


职场科技方兴未艾,迫使各行各业的工作者借助工会保护自己的权益。


原文刊载于:2019年5月出刊的《财富》杂志

原文标题:《当技术和劳动力出现冲突》


几年前,万豪酒店在五个城市的酒店推出一款新应用,可以通知客房清洁工哪些房间需要打扫。本意是为了节省清扫人员时间,却变成一场灾难。


结果客房清洁工在不同楼层的房间之间疲于奔命,却顾不上走廊另一端凌乱的房间。从员工角度来说,他们觉得新应用反而降低了工作效率,还要担心因为没法按时完成工作受雇主惩罚。“简直是白费劲,”代表万豪清洁工的工会Unite Here女发言人瑞秋·古伯特如此描述。


工会得知新应用导致问题几个月后,万豪酒店的员工举行了罢工,部分原因就是针对客房管理应用等新技术。经过激烈的谈判,12月酒店员工获得了明显让步,新合同要求管理层提前165天通知应用新技术,以便处理相关疑问。


万豪签订的合同凸显了工会如何努力推动保护员工对抗无情闯入工作的新技术影响。最近,赌场员工、记者甚至职业篮球运动员都在就合同进行谈判,合同中规定了一些条款,比如重新培训因新技术下岗的工人,以及限制企业如何利用从设备中收集到的相关数据。


鲜有企业就该现象公开表态。例如,万豪只发表了一份声明,但拒绝评论,声明称万豪已调整了客房管理应用,以便员工更好地掌控日常工作。“酒店采取新流程时,我们通常会与同事合作,征求反馈意见,” 万豪表示。


马修·谢尔勒是Littler-Mendelson律师事务所专攻技术领域的律师,该事务所在劳动事务纠纷中代表企业方。他说,多数企业都忽视了员工对技术日益增长的担忧。谢尔勒表示,与公司客户交谈时,他建议认真对待员工的疑虑,这样管理人员可以在问题出现并影响业务之前解决。


“不太清楚美国公司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也不清楚何时会出现所谓‘卫星时刻’,”马修·谢尔勒表示。他拒绝讨论公司代理的具体企业。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认同创新会导致一些工作消失,同时打开大门迎来新的就业机会。比如说,应对商店使用自动结账系统放弃人工收银员方面,战争就已经结束了。


Sainsbury's超市里,购物者使用电子柜台自助结账。图片来源:Simon Daws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过去,工人经常组织起来抵制新技术,有时甚至极力反抗,19世纪欧洲的裁缝就曾烧毁安装了新式电力织机的工厂。如今,工会领导人采取的抵抗方式则更加克制。


“工作不会消失,”美国最大的工会联盟AFL-CIO的政策和特别顾问达蒙·希尔佛表示。“将出现新的工作岗位,现有工作的内容也会改变。”


现在许多领导者都在潜心研究人工智能等话题,商业顾问也一样。西尔弗斯说,AFL-CIO已经会见卡内基梅隆大学、凯西大学和商业咨询巨头麦肯锡的专家,探讨技术对工人潜在的影响。经常有人讽刺工会落后于时代,现实却恰好相反。工会表示,关键在于不要阻止技术进步,要主动了解工人和企业应如何避免技术导致严重破坏。


工会也确实就技术和自动化进行了多年谈判。(看看汽车工业就知道)但现在斗争越发围绕软件而不是工业机器人,而数十年来机器人曾夺走大量工作。


凯莉·格里森在大众民主中心领导“公平工作周”倡议,她表示零售行业里负责安排员工工作时间的软件是关键所在。该软件可根据商店繁忙或空闲的时间安排员工,实现所谓的准时劳动力。


然而问题在于,商店经理使用软件给员工排班时,经常安排每天工作短短几小时,而不让员工一次上班时间长一些,然后能有机会休息整天。因此,许多员工完全没法预计上班时间,只能24小时随叫随到,也很难找到兼职。


作为回应,一些代表零售业员工的工会最近就合同进行了谈判,明确管理层使用调度软件的方式,避免干扰员工的生活。一个例子是,2014年United Food and Commercial Workers Local 5与梅西零售公司签订了合同,要求提前通知员工时间表以及任何变更。


2017年的合同谈判中,代表NBA球员的国家篮球运动员协会针对的是可穿戴设备。工会规定,禁止球队在某些情况下利用健身追踪器中收集球员的健康和表现数据。


举例来说,训练或比赛中收集的心率信息可能显示运动员身体不适。根据规则,团队在比赛期间可以使用相关数据协助制定策略。但跟NBA球员个人谈判合同时则不能用数据说事,因为正如NBA联盟副总顾问大卫·福斯特解释,数据显示的信息可能不准确。


当然了,现实情况是美国大多数员工并不具备NBA球星的议价能力。非工会企业可以自由使用任何技术,包括收集和分析有关员工绩效的数据,只要不涉及种族和性别等因素。


例如,营销公司可以跟踪员工在电脑上的打字时间评估业绩。打字越多业绩表现也就越佳。


“随着机器学习越来越强大,通过技术监控员工成本越来越低,也越发容易,” 坦普尔大学法学教授布里森·罗杰斯表示。“公司将收集更多员工表现方面的数据,还会尽可能利用数据降低劳动力成本。”


代表记者的纽约新闻协会与新闻机构就通过数据评估绩效进行了谈判。工会关注的是,许多记者的业绩与文章的网络点击量挂钩,工会组织主任纳斯塔兰·莫希特称此举为“比拼谁底线更低”。


新闻协会表示,接受当今数字世界的现实,但雇主应该根据记者的工作质量评估业绩,不要定量安排。因为设定的工作量可能因谷歌或Facebook突然改变算法受到负面影响。


莫希特表示,新闻协会能争取不提定量安排工作,或者限制在少数新闻机构内。例如,法律新闻社Law360曾要求其记者每天写四篇报道,不允许例外情况。莫希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之为新闻业定量安排工作 “最苛刻也最有问题”的案例之一。


她说,2016年Law360员工终于加入工会后,员工“第一件事便是放松定额工作量,最后彻底取消”。Law360的母公司LexisNexis拒绝置评。


2018年,拉斯维加斯一个工会大厅里,烹饪协会的成员扛着标语。图片来源:John Locher—AP/Shutterstock


不仅蓝领工人担心技术的影响。会计师或律师助理之类白领工人也一样担心,这些人通常不是工会成员,而且一般来说不用担心技术问题,但如今人工智能支持的软件可以帮客户计算税收或处理法律研究问题,所以同样面临风险。


“现在白领阶层焦虑情绪严重,”哈佛商学院教授威廉·克尔说。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销劳动力中心的低工资工作项目主任安妮特·伯恩哈特说,到最后工会可能敦促立法者以更广泛的方式解决科技对劳动力的影响。




作者:Jonathan Vaian

译者:冯丰

审校:夏林



每天花1分钟看世界

视界


这家人造肉公司股票在上市首日便上涨了163%。


更多视频,后台回复关键字获取


2019年全球消费最昂贵的城市榜单| 回复 CS 获取


3D打印火箭技术或将颠覆航天制造业| 回复 3D 获取


贝佐斯前妻成为世界第四大女富豪| 回复 FH 获取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