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嚼玻璃,凝望深渊 | 达利欧的痛苦进化论

2019年5月16日07时57分内容来源:混沌大学



1983年的冬天,一个年轻人站在空荡荡的家里,把车钥匙交给陌生人。为了凑齐上个月生活费,他已经厚着脸皮向父亲借了4000美元。面对新的账单,他只能变卖家当,维持生计。

在几个月前,这座房子还是华尔街风头最盛的研究机构。全球的基金经理,每天都会等待这里发出的传真:《Daily Observation》,从中参悟商品市场的宏观大势。

而他的主人,也受邀为国会咨询经济形势。面对议员和镜头,他展示了自己惊人的发现:由于债务崩盘和通胀失控的两难悖论,美国经济即将陷入衰退,就像是1929年大萧条的前夜。

当记者质疑他的时候,这个32岁的意大利金童自信的回答: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因为我知道市场如何运转。”

“I am sure what I say, because I know how market works.”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在接下来的18年里,美国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无通胀大繁荣。这个哈佛优等生赔掉了毕业后赚的所有钱,而他的客户赔的更多,并对他失望透顶。他失去了大多数客户,辞退了一同创业的兄弟,甚至连拜访客户的机票钱都付不起。

但是,30年后,他又成为了一个传奇,管理着300亿的资产,人们都称他为对冲基金教父。

他的名字是Ray Dalio

从黑发到白发,从濒临破产的的绝境,到今天成为风卷云舒的教父,达利欧经历了什么?那无疑是一段痛苦的历程。

埃隆·马斯克曾经描述那种经历是:口嚼玻璃,凝望深渊。玻璃是自己犯下的错误,而深渊则是必须直面的失败。

那是日日夜夜,无法入眠的痛苦。

也许,理解达利欧的第一段密码就是:

痛苦



理解痛苦


为什么在被上司训斥,被女神拒绝,或是濒临破产的时候,你会感到痛苦?

从生理的角度看,你的身体没有受到物理伤害,你也没有吃下什么毒素导致内伤。没有任何一个痛觉的神经被激发,但你依然会感到心痛如绞,或是头痛欲爆。

那是因为痛苦不仅仅是身体的感觉,痛来自大脑。实际上,最有效的止痛药都是作用于大脑,从源头消除痛苦。比如吗啡,比如在欧美滥用的芬太尼,都是通过抑制中枢神经的阿片受体来起效,而不是针对痛苦的物理原因。

|《痛苦,压力与情绪的神经学》


作为一种大脑预设的神经回路,痛苦的本质是接受,筛选从环境获取的各种刺激,将其综合成一个强烈的警告讯号。这个讯号告诉你,现在,环境可能要威胁你的生存。

痛苦的感受会驱动肌肉立刻做出保护动作,同时释放激素,升高血压,提高警觉度,让全身进入生存战斗的状态。通过痛的感受,大脑调动起身体的即时行动。

痛本身不是伤害,痛是对伤害的保护机制。感受不到痛苦的生物,早已在作死而不自知的路上,成功淘汰掉了自己。所以痛苦是必须的,是一种进化优势。

如果继续探究,你会发现这个保护机制更深的本质:

痛苦,意味着大脑的预测与现实的反馈之间出现了危险的偏离。

当一个小孩伸手去抓仙人掌,或是男生向女神表白,或是你道听途说,买了一支股票。这些行为的背后,都蕴含着某个我以为应该会怎么样的预测模型。大脑通过这个模型,对外在的世界做了一个主观的预测,并期待着在下一刻,预测与现实吻合。

王阳明所说的以心照物,也是同样的道理。

我们对预测模型的信念是如此之强,以至于对不符合预测的可能结果,毫无准备。

但现实的真相却溢出了预测的范围。小孩会被刺戳到,男生会被好人卡当头一棒,你的股票也会被打趴在跌停板上,关灯吃面。现实在极短的时间里,给出了与预测完全相反的反馈,而这种信念的瞬间破灭,就触发了痛苦的保护机制,给身体发出立刻撤退的信号。

达利欧对此早有了解。在《原则》这本书里,他是这样去回忆自己当年的失败:

“我开始用极不寻常的方式去体验痛苦。我不再感到崩溃或是击败,我意识到痛苦只是自然的指标函数,告诉你有些重要的真相需要学习。”

“I began to experience painful moments in a radically different way. Instead of feeling frustrated or overwhelmed, I saw pain as nature's reminder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important for me to learn "

因为痛苦,我们才能快速修改信念,在现实进一步惩罚我们之前,迅速认清现实的真相。

无痛苦,则无真相。


认清真相


真相。

在数百页的《原则》这本书里,这是达利欧反复提到一个概念,那什么是真相?

达利欧在书里用了一行大字来描述:

真相是对现实的准确理解。

当我读到这段的时候,我首先意识到它是不完整的,因为这句话缺失了一个主语:是“”对现实的理解?

不过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这种不完整才是对的。是“谁”的理解并不重要,甚至很多时候,执着于是“谁”的理解,会带来致命的错误。

最常见的错误是执着于“我”的理解。在之前的文章里我曾经提到,人的大脑是一个预测—编码的机器,它善于生成对这个世界的预测模型,为这个世界做出各种解释。《原来“戏精大脑”才是人生最大的Bug》

但这种“预测者之脑”,往往是我们了解真相的障碍。你的预测模型并不总是来自现实,而当一个观点在“我”的脑里出现后,我总是会不可抑制地成为这个观点的奴隶。

但“我”的理解,并不一定是对现实的“准确”理解。

达利欧十分欣赏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这位“新加坡控股集团”的创始合伙人,著名的政治强人,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

“你希望这个世界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认清这个世界事实上是怎样的,并在接受这样的事实的前提下,努力去做一点事情。”

李光耀的一生给这段话做了完美的注释:

作为“苏伊士以东最后的英国绅士”,他没有去附和文化上认同的英国,而是看清时势,为反殖民人士出庭辩护,即便那些人是他讨厌的政治对手。

在被马来西亚赶出联邦后,他深受打击,痛苦的当众流泪。但转身就重新“附和”英国驻军,四处招商引资,为新加坡挣口饭吃。自打自脸,无怨无悔。

而在严禁赌博几十年后,为了打造旅游业的品牌,突然建了两个赌场。因为发现赌场带来的旅游收益,足够弥补社会的副作用。

有人说他是见风使舵的老手,但我觉得这是现实主义的大师。李光耀从不把“应然”和“实然”混淆,从不把“自己以为”的信念,或是感情上的障碍,凌驾在现实的真相上。

用达利欧的话来说,他是“live in truth”(活在真相里)的人,这也是达利欧努力要成为的人。

80年代的那次痛苦历程中,无论之前的分析多么有“道理”,真相却是市场不可思议的逆向而行。当预测和现实发生撕裂的时候,达利欧也有痛苦的时刻。但是这些痛苦,都被他转化成了对真相的认识,而从不是对真相的逃避和掩饰。

他没有固执于曾经的立场,而是花了2年时间认出了市场变化的原因,并坦然认错。他看重真相,比自己的任何脸面更重要。

重要的不是“我”对现实的理解,而是对现实的“准确”理解。也许,这就是破除我执的境界吧。


活成算法


痛苦揭示真相,而真相需要学习。

如果痛苦仅仅被忍受,那么它给大脑留下的,也仅仅是浅层的条件反射。当痛苦的感觉过去后,小孩不会再去抓仙人掌,但下次会去捏烤箱。你也会对股市敬而远之,但当遇到“这次不一样的”的诱惑时,你又会跑步进场了。

承受痛苦,并不意味着自动学会真相。

苏格兰的科学家发现了一个叫Jo Cameron的病人。由于一个基因突变,Jo虽然拥有痛觉神经,但是大脑失去了对痛苦的感受。不但如此,她还没有焦虑感,在压力和抑郁测试中,都会得到最低分——0 分。


|Jo Cameron满是伤痕的手


你可能很羡慕她,但是缺乏痛苦的代价是她身上的累累伤痕。因为感受不到痛苦,Jo总是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到自己。而且她还有严重的健忘症,总是想不起伤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也很难学会新的东西。

她的大脑失去了从痛苦中学习的能力。

那么什么是学习的机制?在达利欧的《原则》里,他写下了如下的公式:

痛苦 + 反思 = 进步

从神经科学的视角来看,这简直就是一个强化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的流程:

痛苦是一个来自外界的逆向奖赏(Reward),给我解释真相。而你的反思会修正你的行为,试图让下一次接受到的痛苦变得更小。

当新的行为在现实中实践后,又会触发新的痛苦,让我们感知到更多的真相。于是,在一轮一轮的反思中,你内心的所思所想,就越来越接近现实真相。

人工智能的大牛邢波教授,曾在混沌创新院《AI思维》课程里用过这样一张图:



你会发现,达利欧提倡的进步方式,也同样是机器学习的算法。

达利欧对人的看法,和很多人都不一样。我们常常过多地强调人性和自由意识的重要性,要把人和机器区分开来,要尊重人行为的不确定性(或者叫不靠谱性)。

而达利欧一直以来用于自己,也用于他的员工的《原则》,就是要把自己炼成一台高效的机器,把痛苦,刻成大脑里的算法。

如果这个世界已经如此不确定了,那么可不可以,至少提高一下自己的确定性呢?

达利欧认为,这样的做法对你自己有利,也对和你一起工作和生活的伙伴有利。因为自己的确定性,就是他人眼里的可靠性,反之亦然。

一位在达利欧的桥水基金工作的中国人,曾经写下这样一段话:

“因为一起做事、做人、交流、管理、学习、方法都有《原则》的指导,所以不会有什么大的纠纷,有的话,一步一步按照《原则》去解决就好了。

因为知道别人也会按照《原则》去做,所以对于所有人会做什么会发生什么都会有预期,有了预期就心里很踏实,没什么情感波动。”


这是一种反人性的措施,和常人“与自己和解”的方式不同,达利欧选择洗清人性弱点,把自己打造成没有情绪的AI


所以桥水基金的新人经常受不了这种文化,辞职率极高。但这个现象的另一面则是,有很多人在里面过的开心的不得了,根本没法离开。

他们的思维方式,已经适应不了那种充斥了人类的办公室了。


原则


我不认为有多少人能学会达利欧,把自己也活成这种极致的算法,但这并不意味着《原则》浪费了你几十元大洋。作为这个时代最顶级的大脑黑客,达利欧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你他的内力心法。

这些内容里,总会有那么一招两式,能够融入你自己的人生算法里。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这个算法消耗的数据,都是痛苦:

No Pain, No Gain(完)


想要像达利欧一样经营人生算法,

最好来透彻理解下机器学习的原理

戳图免费试听,

来感受下AI大牛邢波教授深入浅出地讲解


大脑黑客专栏索引

为什么聪明人未能拯救地球

傻子才会去赌不确定性,真正的勇士会…

静心思索,雷霆决策 | 马斯克的剃刀式思维

原来“戏精大脑”才是人生最大的Bug

《权力的游戏》里,是谁活成了史诗?

*本文由混沌创新评论特约评论员刘正撰稿。更多个人作品,欢迎关注微信:混沌巡洋舰(ID:chaoscruiser)文中部分图片源自pexels.com,转载请联系授权。

版式:Summer

投稿:tougao@hundun.cn
商务合作:marketing@hundun.cn
企业团报咨询:tuanbao@hundun.cn

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后台输入“转载”,获取《转载须知》

痛苦+反思=进步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