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神探李昌钰:章莹颖的尸体应该在这些地方!

2019年6月15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华人生活网

ID:Huarenlife168


该死的被告克里斯滕森承认杀害了章莹颖,并称其在死前遭受强奸和折磨。


但令章莹颖家人痛心的是,他们至今仍未找到其尸体。



到底该如何寻找章莹颖的下落?如何看待辩方可能使出的“有精神疾病”一招?


带着诸多问题,“华人神探”李昌钰博士说话了....

李昌钰博士称,章莹颖的案件是件很不幸的案件,因为美国的办案系统是地方分权,


当时案件发生后,当地警察局曾联络过他。


但后来发现章莹颖案的发生地点是在大学,因此由学校校警处理,校警和联邦调查局联络,因此后来他并没有参与此案。


李昌钰博士表示,通常一个人失踪后,一般被丢在水里、被火烧、藏匿或者被分尸等,大概有12种不同的方法。


因此,当警方从监控摄像头已经发现并确定嫌犯克里斯滕森的身份时,美国联邦调查局应当先等一下,不要着急逮捕犯罪嫌疑人。



“应该先分析那天,他在让章莹颖上车前加过油没有、油箱有多少油、最远能开到哪里,然后可以分析出他弃尸的话最远会弃到哪里。”



克里斯滕森曾在录音中表示,他是在浴缸里将章莹颖杀害并斩首,那么为何不从浴缸入手呢?

“可以拆开浴缸底下管道来看。”


这些管道通常都有弯曲的地方,不是直直地下来。因此这些弯曲地方可能会有碎片、毛发、肌肉等东西,这些可用作直接证据。”


更重要的是,克里斯滕森是大学里的一位物理学助教,他可能知道实验室有什么隐蔽的地方。


他既然在实验室工作,必定知道实验室里的秘密通道、热气管等。


假如知道克里斯滕森对章莹颖进行了分尸,那么分了多大,藏会藏在什么地方,就可以进行科学的分析。



因为地方就那么大,对那里一块一块地进行分析,就有可能找到章莹颖的尸体。

由于距离章莹颖失踪已经过去2年时间,那么如果现在去浴缸底下管道寻找的话,还有可能寻找到么?

“现在机会很少了。”但至少还应该去找一找。


另外还需要查看的是,克里斯滕森在犯案后是否有购买过搅拌器、清洗剂一类的东西,详细调查他的购物记录,在一两个星期内是否购买过任何特别的东西。

答案是——有!

嫌犯出庭的肖像画,图源:abcnews


而据Gazette报道的美国当地时间6月13日的最新庭审记录中,检方公布称,在克里斯滕森杀害章莹颖的3天后,他去了趟超市,购买了Drano(管道疏通剂)和厨房垃圾袋。

对此,这种当时就应该马上查,买的是哪种垃圾袋,一个盒子里有多少垃圾袋,还剩多少个家里。


假如查出他用掉4个,那么你就知道你要找的目标是4个垃圾袋,是黑色还是白色,是哪一个牌子,一定要用科学逻辑的方法,而非东找西找。


在犯案之后,警方还应查看克里斯滕森到过什么地方,他的薪水有多少、都用在什么地方以及信用卡等。


辩方已经在开庭陈词中承认克里斯滕森杀害了章莹颖,但是对方用的辩护手段就是称被告有精神问题。


以精神问题为由的案件,美国常常有,所以他们会说他有精神病,他一定已经找了心理医生。

但对于该问题,检方一定也会找心理医生称被告正常,辩方也找心理医生称其不正常,所以最后就看法官和陪审团是相信检方的,还是辩方的。


庭审现场肖像画,图源:abcnews


不过这点似乎不太行得通,因为对方的辩护律师刚开始从利用精神问题,直到要对被告克里斯滕森进行心理测试的时候,对方又拒绝了。


但是,李昌钰博士认为,接下来检方可能会和被告克里斯滕森达成一个协议,告诉尸体下落就可以减刑。


20年刑期的话,通常不到10年就可以假释了。


因此,被告克里斯滕森可能会用尸体下落,来和检方谈条件。



曼加纳罗证实,克里斯滕森在接受问讯时不断改变自己的故事,法庭上也公布的一段FBI特工和伊利诺伊大学侦探2017年6月15日与这名嫌犯对话的视频。


此前,校园内的一处监视摄影机拍下了章莹颖失联前的最后画面,显示她搭乘一辆黑色的土星阿斯特拉(Saturn Astra)轿车。



特工史密斯证实,在早些时候对克里斯滕森的公寓和车辆进行初步查证后便开始注意他。


因为黑色的土星阿斯特拉并不常见,而克里斯滕森的车有天窗且轮毂盖破裂,和监控录像中的一样。

FBI提供的视频显示,在接受问讯时,克里斯滕森最初重申了早前说法,即章莹颖被拍到进入黑色的土星阿斯特拉车中时。


自己正在家中睡觉或玩游戏。“我看了监控录像,但在里面没看到我。”克里斯滕森试图这样辩解。

随后,侦探斯蒂文森回应称“你看到的是我们允许你看到的内容”,暗示他们手中还有更多视频,并已经知晓克里斯滕森接触了章莹颖。


这时,克里斯滕森变得焦躁不安,态度也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他在不久后承认:“或许我记混了日子。我确实接了一个女孩上车。”


克里斯滕森描述称接上车的是一位20岁左右的亚裔女孩,但仍嘴硬称“在几个街区之后就让她下车了”。

调查人员持续对他进行施压,称有记录显示章莹颖进入克里斯滕森的车后曾搜索过一个地址。


FBI特工继续问道:“你带她去了哪里?我们需要找到莹颖。”这时候克里斯滕森则表示:“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停止回答了……我已经尽力帮你们了。”


真的是死不悔改!



6月13日在法庭上,章莹颖的父亲、弟弟和男友一直通过耳机收听庭审内容的翻译。


章莹颖的母亲由于情绪不稳无法出庭,在法院中的其他地方收听。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