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或涉跨国重婚案!正处多事之秋的科陆电子再被曝猛料

2019年6月15日09时40分内容来源:凤凰财经

来源:深蓝财经(shenlancaijing),原标题《重大爆料:科陆电子老板涉嫌跨国重婚案!股权或被分割》


在18亿定增项目流产、计提坏账超2亿、因违规操作收到监管函之后,科陆电子(002121)再次被曝猛料:网友质疑科陆电子董事长饶陆华,涉嫌卷入跨国重婚案!


6月14日凌晨,投资者互动社区尺度APP的一位用户发帖称,来自中国的富豪饶(音)先生(Lu Hua Rao)在加拿大涉及一起婚姻案件,帖子被分在尺度APP的“排雷板块”,并与上市公司科陆电子进行了关联,而科陆电子董事长饶陆华与此案件中受到指控的富豪名字读音一致。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科陆电子证券部人士回应称:“这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炒作出来了,具体的内容并不知晓。”


尺度App上,这位用户帖子描述的内容极为详尽,包括饶先生如何与女子相识、如何与女子结婚在加国买房,再到如何被识破国内已婚的事实。帖子中提到,两人的离婚纠纷一闹就是三年,至今还没把事解决干净,当中还涉及上千万财产纠纷。



01

饶先生与李女士的爱恨情仇


根据帖子的描述,来自中国的饶先生(50多岁)和一名加拿大籍华裔李(音)女士(PeiPei Li,30多岁)相识于2015年8月,饶先生当时到加拿大出差,而李女士是一家公司的行政助理。


两人认识之后,彼此互有好感。饶先生向李女士求婚,并表示答应给她买房,2016年4月份,两人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结婚。婚后,两人创办了一个名为LPP Properties的公司,用来投资温哥华房地产。


一份来自加拿大的法院材料亦展示了此次事件。



该材料显示,2015年9月,李女士注册了LPP公司,持有100%的股份。一个月后,李女士与饶先生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规定,饶先生向LPP公司投资2000万加元,成为持股50%的股东。协议还规定,李女士投资1000加元,持有另50%的股权。


随后,饶先生又向LPP公司捐赠了1765万加元,其中约700万购买了一处房产,900万存入李女士与LPP公司的共同账户中。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饶先生自己在国内已经结婚了!有另外一位妻子!




据李女士称,饶先生告诉她,自己已经离婚了,他们还讨论过要孩子。但是到2016年11月,两人关系恶化,李女士开始怀疑饶先生,并通过中国的律师得知他并没有离婚。


但据饶先生称,他与李女士的关系时断时续,他主要在中国做生意,偶尔飞去温哥华。他曾经对李女士说过自己已经在中国结婚。但是李女士说,在拉斯维加斯注册没有任何影响。饶先生还说,自己告诉过李女士,不会与妻子离婚。


矛盾爆发后,饶先生状告李女士商业欺骗,试图将投资在LPP公司的钱都要回来,但是在诉讼中却没有提及两人已经结婚。


李女士则是反告饶先生重婚罪,指其隐瞒在国内的婚姻,要求男方支付赡养费并且分割其部分财产。


随后,饶先生要求法院将此案转交给一个中国贸易仲裁委员会处理。但李女士认为,饶先生和委员会关系密切,对自己不利,要求法庭颁令撤消饶在该委员会的相关程序,还要求房产100%归她个人所有。


温哥华最高法院法官认为饶先生试图获取不正当的优势,拒绝终止诉讼案件。而两人在加拿大是合法夫妻,另一名法官宣判饶先生必须支付李女士的赡养费,并且分割他的部分财产。


饶先生不服,对这两项裁决提出上诉。


除此之外,李女士还因另外一件事将饶先生告上法庭。李女士称两人在2018年3月份,在香港见了一次面,并试图进行私下和解。李女士声明两人曾达成和解,饶先生拿回800万,剩下的钱和温哥华的地产都属于李女士。不过饶先生则反驳,两人从来没有达成任何调解协议。


最后,李女士再以LPP公司的名义起诉饶先生,称饶先生曾向公司借走1600万,李女士以公司唯一董事的名义向饶先生讨回1600万和借钱利息。


许多网友都直言饶先生就是饶陆华,最早的传言出现在2018年。



科陆电子2019年一季报显示,控股股东饶陆华持股32.35%,与其他前10名无限售流通股股东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一般情况下,如果大股东离婚,其配偶都会获得部分股权。


如果说加拿大的饶先生就是饶陆华,不仅其本人涉嫌重婚,科陆电子的股权结构也可能因为他和他妻子离婚而发生改变。



虽然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法律文书中的饶先生,就是科陆电子董事长饶陆华。但无论帖子内容是否属实,作为上市公司,针对此类可能对股价造成影响的消息,科陆电子均应作出回应。


截至发稿,科陆电子尚未对该事件发表官方声明。深蓝财经尝试电话询问科陆电子,但无人接听。



02

计提坏账2亿、担保负债3000万

科陆电子遭问询


对于科陆电子来说,在当下传出与董事长有关的绯闻,可谓雪上加霜,因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科陆电子接连收到深交所问询函、监管函。


5月15日,科陆电子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其中全资子公司百年金海对外担保及其他应收款成为关注焦点。6月12日,科陆电子发公告回复了深交所的问询,称百年金海原实控人陈长宝私自利用百年金海对其个人债务进行担保、挪用资金,导致公司负债超3000万,计提坏账超2亿元。



2015年,科陆电子宣布以3.88亿元的价格收购上海太务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持有的百年金海100%的股权。2019年4月1日,科陆电子公告称,拟将持有的百年金海100%股权以人民币1元的价格转让给深圳市丰之泉进出口有限公司。


回复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百年金海已知对外担保总额1.73亿元,其中涉诉金额1.1亿元,公司计提预计负债3334万元。


这些担保未履行百年金海内部审批流程,更未经股东科陆电子同意,相关担保系百年金海原实际控制人陈长宝为谋取其个人利益,私自利用百年金海对其个人债务进行担保。


此外,截至2018年末,百年金海其他应收款2.92亿元,其中部分款项的资金往来方疑似陈长宝控制的公司,所涉及资金可能被挪用作其他用途,预计无法收回,科陆电子计提坏账准备2.49亿元。



2019年一季度科陆电子资产减值损失1.07亿元,主要系应收款项根据会计政策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及百年金海往来款项计提坏账准备。



03

业绩不佳、违规操作

频频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同样是6月12日,科陆电子又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监管函指出,科陆电子的股东大会在2018年6月5日审议通过了《关于回购公司股份以实施股权激励的预案》,但在2019年6月5日却发布回购股份数量为0股、未完成股份回购计划的公告,违反了相关规定。



科陆电子给出了解释:主要受金融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公司流动性一直处于趋紧的状态。


科陆电子2018年的业绩报告确实表现不佳,2018年,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7.91亿元,同比下滑13.36%;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2.41亿元,同比下滑919.96%。且早在2016年年报中,科陆电子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就出现了下滑,2017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已为负值。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科陆电子第一次收到监管函了。


2019年6月6日,科陆电子发布了《关于对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的监管函》。监管函显示,2019年2月28日科陆电子披露了《关于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同年4月2日公司又披露了《关于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更正公告》。虽然前者是由于担保纠纷事项,后者是由于收购后的商誉减值测试出现偏差,但这都不可否认的是,科陆电子的在会计上谨慎性不足。


监管函还显示,4月2日,你公司披露《关于百年金海科技有限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陈长宝利用子公司为其个人债务提供担保的公告》,称百年金海科技有限公司为第三方提供担保,担保金额1.73亿元,占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4.94%。上述对外担保未履行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2018年,科陆电子还分别于6月29日,12月18日收到监管函。



04

18亿定增项目流产

债券评级展望被调整为负面


监管风波还未结束,6月13日,科陆电子再次发公告称,拟终止“智慧能源储能、微网、主动配电网产业化项目”“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三个募投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共计约10.73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科陆电子给出的理由是:


公司筹划前述募投项目至募集资金到位的时间跨度已较长,所处市场环境和市场机遇已发生了一定变化,完全按照2015年募投项目设计的方案进行投入已不能保证募集资金实现效益最大化;


且自2018年以来,国内融资环境趋紧,金融市场资金成本大幅上升,公司经营资金受银行抽贷等因素影响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紧张,虽然公司已基本完成新能源板块的业务布局,但流动性紧缺导致公司在新能源市场特别是储能市场爆发的当下,经营性现金流无法支撑相关业务的正常运营。


该项目缓慢的进度印证了“时间跨度已较长”的说法。


2015年5月,科陆电子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募集资金净额为人民币18.04亿元,建设包括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等在内的四个募投项目。但直到2017年1月,科陆电子才拿到证监会的核准批文,2017年3月完成发行。


2018年5月,科陆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终止实施“110MW地面光伏发电项目”,并将该项目剩余募集资金3.31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而截至2019年5月31日,智慧能源储能、微网、主动配电网产业化项目募集资金投资进度为64.69%,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投资进度为28.91%,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的投资进度为8.01%。



就在前一日,科陆电子发布了2014年公司债券(第一期)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中证鹏远对科陆电子2014年9月发行的2亿元公司债券进行2019年跟踪评级,结果是,信用等级维持为AA,发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维持为AA,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并将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和本期债券信用等级移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中证鹏远表示,中证鹏远也关注到了公司存在实控人变更风险,盈利能力恶化,出现大额亏损,部分并购对象业绩不达预期,存在较大资产减值风险,偿债压力大,面临较大的或有负债风险,并存在多笔不良信贷记录等风险因素。



今天,科陆电子又曝出了董事长涉嫌重婚的传言,科陆电子的“水逆期”何时才能终止,尚有待观察。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在看支持凤财君

深蓝财经 深蓝财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