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色魔队医”性侵265名少女,电影都不敢这么拍

2019年6月16日05时39分内容来源:电影迷


最近,“荷兰被性侵少女选择安乐死”一度登上热搜。


年仅17岁的荷兰女生Noa离开人世。生前她曾被多次性侵,过去多年都在与痛苦挣扎。



新闻一经发出就引发全网震惊,让更多人去正视性侵所带来的问题。


17岁,本应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


却也有人亲手毁灭自己。



这一切背后的罪魁祸首,直直地指向了那两个字:性侵。


而在美国的体育届,也发生过震惊世界的“性侵案”。


HBO把这起丑闻拍成了纪录片,还原了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


《在金牌的核心:美国体操丑闻》



体操在美国有很强的影响力,数百万计的孩子正在参与这项运动。


除了观众们热爱,美国女子体操的选手们的实力更是强劲。


2014年10月8日,美国队以179.280分获得了第45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女子团体冠军。


2016年8月10日,里约奥运会,女子体操团体冠军。



成为奥运体操手,站在赛场上为国争光,是多少人的梦想。


然而在这些光鲜亮丽的背后,除了艰辛的努力,还有肮脏不堪的事实。




体操因为需要大量的训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许多人在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进行枯燥的训练,在这个过程中,身体受伤已经成为了家长便饭。


于是在体操队就会跟随医护人员。


就发生了借以此事,行不轨之事——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



这位在美国体操队当医生的30多年时间里,利用自己的身份性侵了265名女孩


“治疗”为由,对她们实施性侵犯。


那么就有人问了,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这么多年都没被发现吗?


众所周知,体操队的训练可以说是痛苦不堪的。


美国体操队有一对叫做贝勒和玛塔卡罗伊夫妇,亲手打造了罗马尼亚常胜冠军。


他们训练6岁的孩子,进行半集中式管理。



过程非常残暴,动作做很多次,越多越好,不理会你是不是累瘫了,受伤也得做。


而且还不准抱怨,否则就别想去奥运会。



疲惫不堪,每天都处在险境当中。


但医生纳萨尔却是个好人,会私下给零食和借用手机。



在当时的情况下,女孩们对于纳萨尔全心全意的信任。


她们将纳萨尔视为唯一的朋友,和他交换社交账号,私下里聊天,从他那里获得安慰和鼓励。


在艰苦的环境下,纳萨尔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少女们的信任。



就算对他们上下其手,也只会说:我们是朋友


很多女孩被侵犯的时候年纪还很小根本不明白,直到多年后才意识到自己当年被

侵犯了。


可能很多人看了都不理解,性侵了就说出来告他不就行了吗?



但是当身边的所有人都告诉你,你的教练你的伙伴甚至你的父母,你就会觉得是你错了。


不谙世事的少女,残忍冷酷的教练,人面兽心的“朋友”。


一场悲剧,就这么开始了。


从1994年开始,纳萨尔已经是一名惯犯。


他的作案手法,直接粗暴。



单独为伤员治疗,时间很长,甚至有时还去到地下室:诊疗的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检查、按摩、放松肌肉…


但后半段,完全就是赤裸裸地性侵。



用手指侵入对方的阴道,还厚颜无耻地说:这也是放松疗程的一部分。


因为这项运动的特性,被接触身体很常见。所以,大部分运动员在被性侵后的第一反应往往不是责怪和愤怒,而是疑惑。


是我想多了吧,其他人也是这样。



看看身边的人,就这么说服自己。


而且在紧张辛苦的训练里,没有时间想太多。


更何况,纳萨尔确实做了诊疗。



而这个禽兽之所以能为所欲为十几年,不仅仅是因为他操控人心的作案方式。


更重要的,是来自于各方面的包庇。


与纳萨尔共事的教练后,面对队里的各种流言,依然选择和他愉快合作;



被女孩投诉到教练那里,得到的回答却是:举报纳萨尔的话,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有女孩向密歇根州立大学检举了纳萨尔的性侵行为,迫于舆论成立调查组,



然而他们允许纳萨尔自己找四位独立专家证人,来证明他诊疗手段的合理性。


最后也是丝毫没有改变。


犯罪还在继续,这一切的背后是美国体操界的体制



不过终究被一个女孩打破,她叫做瑞秋·丹贺兰


现在是一名律师,之前也是一位被维萨尔性侵过的体操选手。


她勇敢站出来揭露纳萨尔的行径。



但纳萨尔被警方叫去询问时,装的十分无辜。


还花了100万美元来保释。


出狱后,他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


反倒是受害者们,被骂的不敢抬头。



指责她们无中生有,只不过是想趁机捞钱。


直到2016年12月,联邦探员在纳萨尔的电脑硬盘里搜出了37000多张儿童色情图片和录像。



越来越多的人人站出来讲述自己的遭遇,其中不乏一些金牌国手,她们的影响非常大。



纳萨尔终于百口莫辩,锒铛入狱,而他也最终被判175年刑期。


在最近为期7天的庭审中,其中一部分受害者站在了法庭上直面这个恶魔。


她们勇敢坚定地站在那里,揭露了维萨尔的恶行。


第一位叫做凯儿。



她在6岁的时候,就遭到了维萨尔的性侵。



起先是暴露性器,然后是在她面前自慰,甚至是用阴茎摩擦她的脚,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



直到12岁的时候听朋友讲述她造性侵的经历才觉得不对。


但是当把这些告诉父母,父母质问维萨尔,他全盘否认。



出于种种原因,父母选择了相信维萨尔、


在他12岁到18岁的时候,都在尽量疏远父母。



尤其跟父亲的关系一度恶化,父亲指责这样恶意质控他人的行为非常差劲,还逼她道歉。


但是,当事实被揭开的时候,父亲发现害惨了自己,在16年的时候选择自尽。



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向女儿“赎罪”


我想,任何的宣判惩罚都没有当一个个女孩诉说自己的遭遇来的让人痛心。




她们的青春和梦想被摧毁,失去了家人,失去了爱好,失去了对任何人的信任。



曾以为参加训练参加奥运会是最大的挑战,但最难的是却是承认自己曾经被性侵。



若掌权的成人未尽善尽责,若体制放任凶手肆意妄为。


结果就是这样,法庭满是受害者。



这些创伤永远无法磨灭,而在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还有很多孩童在经历着可怕的事情。


但希望这场庭审能成为一个窗口,越来越多的人能够透过它看到背后的黑暗。


添加本【团长】微信mishuxiaozhu

并将【团长】设为星标好友

这样团长发的活动、奖励你就都能看到啦~


更多福利、电影资讯等你来

一起来玩转“电影迷”!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