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案听审记: 正义虽姗姗来迟,但愿它不会缺席

2019年6月16日07时58分内容来源:南方周末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被绑架致死案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联邦法庭开庭。 (视觉中国/图)

全文共3786,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 克里斯滕森拒绝向女友透露将章莹颖的尸体藏在哪里,他说,“我不会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她永远不会被找到,她的家人只会空手而归。”


  • 6月13日,辩方试图申请这一次庭审无效,认为第二次审讯录像会影响陪审团做公正的决定。这个动议被法庭拒绝了。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 吴筱羽

当地时间2019年6月14日,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遭绑架失踪案的庭审进入第三天。这天下午,庭审现场播放了嫌犯克里斯滕森和女友特拉2017年6月29日参加章莹颖守夜会的关键录音,当中,嫌犯对女友描述了自己如何杀害章莹颖。


此时距案发已经过整整两年的法律程序。2017年6月9日,中山大学本科、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硕士毕业,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访学的章莹颖被同校物理学研究生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诱导,上了他的车,从此再无音讯。美国FBI在2017年6月30日逮捕了克里斯滕森,但他从未透露过章莹颖的下落,也没有承认是他绑架及杀死了章莹颖。


直到两年后开庭。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在开庭陈述的第一句话就表示,被告承认杀害了章莹颖,并表示章莹颖在死前遭受了强奸和折磨。检方陈述指出,作案细节极其残忍,章莹颖不断反抗、挣扎,试图逃命。


笔者两年前在UIUC就读,并于章莹颖失踪后发布了第一篇寻人文章,两年来一直关注此案。两年后,庭审在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联邦法院进行,同时在厄巴纳即案发地的法院内直播。庭审预计将持续近两个月,笔者也将在厄巴纳法院持续听审。


1

“极端令人不安”的录音


前三天的庭审中,检方首次披露了该案大量关键证据与细节,包括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女友协助FBI卧底录下的大量对话录音,及FBI在掌握了克里斯滕森的车即是犯罪车辆的证据后的审讯等。


克里斯滕森面临死刑控告,是该州第一个面临美国联邦检方死刑控告的被告。


他的辩护律师不断强调克里斯滕森之前没有任何犯罪前科,是只因一次冲动而犯下罪行的高智商人才,试图博得陪审团的怜悯。此外,庭审中也展示了检方如何搜查克里斯滕森的所有聊天记录、浏览及购买记录、身边联系人和他的住处,还原了一个早有预谋甚至无比享受章莹颖失踪所带来的外界关注的疑犯。


2019年6月13日,前述FBI的审讯录像被直接放了出来。在这段长达55分钟审讯中,笔者听到克里斯滕森如何在强大的心理战中一次次改口,最终讲出绑架的细节。


6月14日中午播放的沃尔玛的监控录像证明了克里斯滕森购买了Drano Max清洁剂、一个食品存储箱以及Swiffer Wipe一次性湿巾。


6月14日下午播放的录音中,克里斯滕森对女友描述章莹颖是一个“英雄”,是他“杀过的人里反抗最猛烈的一个”,但未有证据证明他的这一陈述。他对女友说“我不会想杀死你,因为你太庞大了,像是要处理掉150磅而不是100磅”。


克里斯滕森亲口说,特拉是他唯一告知的人,因为他太想找人说出来了,而他“信任”她。


参加纪念会过程中,克里斯滕森反复对特拉吹嘘,“很惊讶有这么多人来到这里,他们因我而来”,说“感觉很奇怪,这些人甚至在感谢我来到这里”。


离开的路上,他详细讲述了自己如何杀害章莹颖,而章莹颖是如何反抗的。对于这段录音,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也承认“极端令人不安”。


克里斯滕森还说自己有一次喝醉后,也曾向前妻米歇尔说过自己的“谋杀幻想”,导致了米歇尔向他提出离婚。


但克里斯滕森拒绝向女友透露将章莹颖的尸体藏在哪里,他说,“我不会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她永远不会被找到,她的家人只会空手而归。”


2

FBI审讯录像播放


以下为2019年6月13日播放的55分钟审讯录像节选,并非英文完整对话:


克里斯滕森语气平常地向两名探员复述了第一次审讯同样的内容: “我几乎在家打了一天的游戏。”


探员安东尼问:“那你有什么问题问我们吗?”


克里斯滕森脱口而出:“为什么我现在有嫌疑?因为我的车?还是什么?”


安东尼回答:“这是一辆非常稀有的车。”继而补充道,“你知道我们再一次把你带到这里来,不是和你聊你玩的游戏或者吃的午饭。”另一名探员斯蒂文森接着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带你来吗?”


之前语速稳定的克里斯滕森开始沉默,但能听到他深呼吸的声音,他仍坚持自己是在家打游戏。


“坦白讲,我们知道你在说谎。”探员斯蒂文森说。


“我为什么要说谎?”克里斯滕森低声说。


“我们要找到她。”安东尼说,“布伦特(克里斯滕森名),我在寻求你的帮助。我们要知道她为什么上你的车以及你把她带去了哪里。”


两位 FBI 探员说出他们已有足够证据说明他当天开那辆车出门,而章莹颖在当天下午上了那辆车。


克里斯滕森沉默了一会儿,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我看过那个监视录像,但并没有看到我(在里面)。”


这时两名探员向克里斯滕森展示他们已知的行车路线,包括克里斯滕森在接上章莹颖之前所兜的一个圈。克里斯滕森的呼吸声越来越粗。


斯蒂文森接着说:“我们知道你用车接了她,你在哪里让她下车了?”


克里斯滕森沉默了许久。终于非常小声地说了一句,“也许我自己把日子搞混了。”


他低声补充道:“我确实接了一名女性,但我不知道在哪。”


他接着说,自己中途就让这名女性下车了,因为她突然“惊慌失措”,放她下车的地方是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小区,在上车位置的北边。


安东尼和斯蒂文森接着问该女性的种族和长相。


“一名亚裔女孩。她站在一个公交站前,神色慌张。我把车停在她的面前,问她需要去哪里。”克里斯滕森说。


“当你把车停在她跟前,你一定看到她的长相了。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有什么明显的特征?” 探员进一步问道。


“我忘了。我对辨别亚洲人有些困难,对不起。”


“她是不是戴着眼镜,头上戴着棒球帽?”


“可能,我忘记了。”


“布伦特,她是不是坐在副驾驶座?”安东尼问道


“是的。……我记得她有一个背包,并且在用着手机。”


“你是否记得手机的颜色?”安东尼问。“或者哪一类型的手机,安卓?或是苹果?”斯蒂文森补充道。


“可能是白色,不记得了。但不是我用的类型。”


“你用的是什么类型的手机?”“我用的是三星。”


“你记得她手机上在用什么程序?比如是地图?告诉你要开往哪里?”


“这个我不记得了。”


”你接她的时候,一定问过她要去哪里。你还记得她说要去哪里吗?“


“好像是往北。她说她好像什么事迟到了。但她说的英语我不太听得懂。”


“那她是怎么告诉你她要去哪里的?布伦特,如果她上了车,那她一定告诉了你她要去哪里。她是不是把手机上谷歌地图的位置给你看了。”


“对,是的。但我不知道那是哪里。”


FBI探员进一步击破他的心理防线。安东尼说 FBI知道章莹颖上车前一分钟用谷歌搜索了ONE North公寓的位置。


“她是不是在车上一直用着谷歌地图?当你把车开到大学街时,你拐了反方向,她开始变得像你说的‘惊慌失措’?”


“是的。她是一直拿着手机,而且在中途‘发飙’,强烈要求下车。”克里斯滕森承认。


“但你的车门是反锁的,所以她下不了车。”探员说道。


“我在中途停了车,让她下了车。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探员紧接着问克里斯滕森是在哪个地点让她下了车,克里斯滕森说自己完全记不起来了。探员问他是否经过了同个方向的一个个建筑,克里斯滕森有些说是,有些说不是,不置可否。


“之后你去了哪里?”探员最后问。


“家。”


“直接回的家?”


“对。这些对我那天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的看法是你没有让她下车。……我们会找到她。我们什么时候找到她就看你了。你我都知道她没有就这样下了车。”


克里斯滕森只回答了“ok”。


“你是不是希望和她有一个短暂的幽会(quick tryst)?”


“我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挺不错的。”克里斯滕森还特意说这个女乘客“足够有吸引力”。


探员接着问他和女友是否有一些“特殊癖好”,比如一起看成人影片,再进一步问他是否有“亚洲恋物癖(Asian Fetish)”。


最后,探员说章莹颖的父母千里迢迢从中国来找女儿,让克里斯滕森想象如果是他的亲妹妹失踪,他会怎么做。克里斯滕森没有再透露什么信息。“到此我只能回答这么多问题。一般建议是回答任何问题前都有一个律师在场。(我没有)我认为我已经回答了足够多的问题。”


3

辩方申请庭审无效遭拒


在探员安东尼的证词中,克里斯滕森的另一个邮箱名“lovemachine 689”浮出水面。


FBI从邮箱记录里找到了克里斯滕森从亚马逊网购6英尺(约1.8米)长蓝色筒型帆布袋的记录。FBI还展示了他在事件发生后,频繁搜索章莹颖被绑架的相关新闻,以及“iPhone手机如何定位”“如何彻底清理公寓”等。


对此,克里斯滕森的联邦公共辩护律师说,这个名字只是克里斯滕森“臆想”出来的名字,且为他和前妻分离后专为约会网站okCupid所注册的邮箱。“689”指的是其生日(1989/6


庭上,探员安东尼还呈现了收集到的大量监控录像,证明在案发当天早上,克里斯滕森在UIUC校园里驾驶着那辆黑色土星阿斯特拉。


超市管理人员也上台证词,证明了克里斯滕森曾在2017年6月9日早上7:49,在家旁边的超市Schnucks 购买了一瓶朗姆酒。三天后,他在同一超市购买了Drano(一种清理用品)以及16加仑装的厨房用塑料袋。


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向探员安东尼进行了提问,指出克里斯滕森早上7:49出现在超市,之后根据 FBI收集到的监控录像,他二十多分钟后就驾车出现在学校。这与检方在开庭陈词里说到的“买完酒后回家刮了胡子”在时间段上几乎不可能吻合。


至于蓝色帆布袋,辩护律师同样在时间段上进行提问和分析,提出案发之后,克里斯滕森曾在前妻米歇尔目光下从房间取出帆布袋,联邦探员与米歇尔确认过,她并没有感觉这个帆布袋以及房屋内的气味、陈设有什么异常。


辩方在2019年6月13日上午向探员约翰·史密斯交叉问询,目的是说明检方在调查克里斯滕森其他性伴侣的过程中,这些伴侣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6月13日中午,辩方试图申请这一次庭审无效(mistrial),认为克里斯滕森的第二次审讯录像会影响陪审团做公正的决定。这个动议被法庭拒绝了。


最后,辩方向探员安东尼交叉问询,说明克里斯滕森此前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包括检方开庭陈述中所说“章莹颖是他第13个(受害者)”,FBI没有找到任何相关依据。


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将在下周继续进行交叉问询。


其他人都在看:


一项源于传销的培训术如何掘金二十年?

“怼”法官的女律师:不是我在炒作案子

牛奶和蛋是对女(雌)性动物的剥夺?

小说《锦绣未央》引发的抄袭争议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