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如何在伊拉克赢了美国?

2019年6月16日10时26分内容来源: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051-伊朗与伊拉克


作者:深眸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伊朗和伊拉克作为当前什叶派主导的两个领土相邻国家,虽然有着相同的被殖民的历史经历,也都在20世纪初伴随民族解放运动而相继建立起来,但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在2003年之前却一直不和谐


两国不仅存在民族和教派矛盾,还有十分复杂的边界争端、地区争霸问题,上世纪甚至爆发了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


这场战争对两国关系,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在当前,两国的关系却十分密切,被美国破坏了整个工业体系的伊拉克,甚至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伊朗的电力支援。在一些边界省份(例如巴士拉、米桑),如果德黑兰拉闸,那当地就会一片漆黑。


这对冤家何以走到一起?



萨达姆倒台提供了绝佳机会


伊朗和伊拉克是位于亚洲西南部的两个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两国陆地边界线长达一千多公里,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都排在世界前列。丰富的资源和欧亚十字路口的地理位置使两伊成为了众多强权垂涎的目标。


两国都是波斯湾石油圈的一部分

同时伊拉克北部、伊朗北部里海沿岸也是能源重镇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一直在积极试图向伊拉克渗透。一旦其在伊拉克构建起足够的影响力,就可以从经济上突破西方国家制裁,并在战略上构建起从德黑兰穿过巴格达最终连接黎巴嫩贝鲁特的“什叶派新月带”。


如果这个包围圈真的成立

那沙特还真是受不了


而伊拉克也具有同样想法,压制伊朗不仅可以将影响投射到整个波斯湾沿岸以造福伊拉克经济与民生,也可在阿拉伯世界树立威信。因此,2003年之间的两伊关系一直处于相互竞争和渗透的利益争夺状态,两国势均力敌,互有胜负。


曾经的阿拉伯首脑会议,右二为萨达姆

也是一代强人,想的是吞了伊朗科威特的大帝国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完全改变了这种状态,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的军事行动不仅造成伊拉克国内经济的全面崩溃,也导致逊尼派在伊拉克政治中的全面衰落,什叶派开始登上政治舞台


美国人解决掉了一个“独裁者”

但这片充满教派与部落冲突的土地

会不会诞生更多独裁者,那就管不了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Lance Corporal Kevin C. Quihuis Jr. (USMC))


在这样的背景下,伊拉克就陷入了弱势,伊朗的政治渗透更为强势


一方面,伊朗加强了与该国传统政治力量的联系。伊朗不仅与伊拉克权势政党伊斯兰最高委员会和伊斯兰达瓦党都加强了外交,还扶持伊北部的库尔德政党以牵制伊拉克政府,甚至直接为什叶派武装力量巴德尔组织和萨德尔派提供武器和财政支持。


库尔德人区域主要位于伊拉克北部的底格里斯上游

这里除了紧挨着伊朗

还有非常多的石油

为库尔德人提供了强大的经济后盾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另一方面,伊朗还积极参与伊拉克的战后政治重建,表面上是支援兄弟,实则力图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在伊拉克五大城市设立使领馆便是最突出的表现,除首都巴格达外,伊朗的外交设施还可在伊拉克石油化工重镇和最大港口城市巴士拉、什叶派宗教圣地卡尔巴拉、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东北部靠近伊朗的苏莱曼尼亚见到,真可谓布局深远。


政治中心、经济中心、宗教中心

+库尔德两大重镇

这个布局可以的


当然,伊朗最关心的还是什叶派对伊拉克政府和议会的有效控制


在2005年和2010年的伊拉克议会大选中,伊朗都为其什叶派政治盟友提供了大量资金援助,这使巴格达建立了一个什叶派主导的政府,政府中的很多领导人在反对萨达姆的岁月中也多次受到伊朗政府庇护,自然是投桃报李。


除了北方独立性很强的库尔德人

什叶派和逊尼派在伊拉克国内也是势均力敌

这是个缺乏多数派基础的国家


2005年伊拉克过渡政府成立之时,总理贾法里便访问伊朗表示感谢,这实现了两伊战争以来双方最高级别的外交往来,还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而2010年中东剧变以来,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崛起、库尔德独立运动的高涨和沙特对地区主导权的争夺,都使两伊之间的共同利益迅速增大,二者关系也实现了进一步加强。


ISIS的扩张和暴行

给伊拉克以及库尔德区造成严重破坏

但库尔德人也在这种环境下整军备战壮大自身

而伊拉克政府则权威遭到重创


经济上依赖也是无可奈何


两伊政治上联系的紧密为经济上的合作提供了便利。


2004年,伊朗第一副总统拉西米在出访伊拉克前,在海军陆战队大学的讲演中就说“我出访所要带给伊拉克兄弟的信息是:“伊朗已经做好准备扩展与巴格达的关系,德黑兰已经做好准备在科技、能源、经济和商业等领域对伊拉克敞开大门”。


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在资源领域,伊朗长期为伊拉克提供电力资源。受长年经济制裁的影响,伊拉克国内电站本就设备老旧、毁坏严重,再加上战争的直接破坏,战后的电力供应至今都不能保证市民的基本生活需求。


比如摩苏尔,作为伊拉克第三大城市

在常年的战乱中遭到严重破坏和削弱

(图片来自wikipedia@Maximilian Drrbecker)


摩苏尔附近的ISIS标志(旁边为伊拉克士兵)

(图片来自wikipedia@VOA)


从总体上来看,伊朗提供给伊拉克的电力支援占实际需求的10%左右,而部分边界省份对伊朗电力的依赖幅度更大。从版图面积上看,德黑兰几乎掌握了伊拉克国内三分之一的电力资源,可谓“德黑兰一声令下,伊拉克边境地带一片漆黑”。


伊拉克的东部边境诸省份

国家不大,边境省份就占了很大的比例


而且伊朗还利用电力供应来谋求政治目的。2008年伊朗就在伊拉克政府打击亲伊朗武装力量的军事行动中,突然中断了对伊拉克的电力供应,伊拉克政府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此外,伊朗还控制着伊拉克部分水资源分配。伊朗政府十几年来在阿拉伯河的上游卡尔拉河、卡伦河上建造了大坝并抽取水源,而这些河流必须途经伊拉克的瓦西特省和巴士拉省,这就使两省居民的生活生产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伊朗。


虽然伊拉克的两大主要水源

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受影响不大

但是在边境省份,还是很需要来自伊朗的水源的

不过相比伊朗的断水

恐怕土耳其大坝才是最大的担忧


更为直接的是,伊朗在伊拉克国内开设的5家银行成为控制该国的有力武器。通过这些银行,伊朗可直接向伊拉克提供巨额贷款,间接影响伊拉克经济和社会重建的规模和速度,伊朗也可借此突破西方国家的金融制裁,一举两得。


最后,为了在伊拉克民众心目中塑造伊朗的国家形象,伊朗政府向伊拉克提供了一系列基础设施和便民服务。比如两国境内都有大量的什叶派宗教遗址,所以萨达姆倒台后伊朗政府便开放边界,欢迎伊拉克什叶派前来旅游。许多流亡的伊拉克人及其子女也因此选择留居伊朗。


这种操作已经相当于

是用跨越国界的认同来渗透伊拉克的国家认同了

库尔德人也是一个跨越国界的巨大民族

什叶派也是个跨越国界的巨大派别


在医疗服务方面,由于伊拉克政府无力提供基础的医疗设施,许多伊拉克人不得不前往伊朗看病。为此伊朗政府为人们提供了免费签证甚至还给予路费补偿,谁不想去呢?


到2011年,两国间的贸易额已经达到110亿美元,伊朗成为伊拉克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伊朗政府向本国厂家和出口商提供商品价值3%的税收优惠,但同时又对进口货物征收200%的关税,再加上地理毗邻、交通便利等优势,伊朗商品相对于伊拉克就具有强大的市场竞争力。


两国在下游只一河之隔

西岸是伊拉克,东岸就是伊朗

不过两国之间的桥梁和公路线还相当不足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曾经主导伊拉克经济的农业部门便因伊朗的经济活动而严重受损,伊拉克甚至在一段时期成为粮食净进口国


伊朗一侧的良田

这儿的水不是你用就是我用

总之是永远不够用的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其实伊拉克也想摆脱对伊朗的经济依赖,但由于重建的水平尚不能满足民众日常生活与社会发展的需要,所以当前只能忍气吞声,经济依附地位短期内很难有实质性改变


毕竟,这一连串的战乱动荡

已经延续得太久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Joey Buccino)


美国在伊拉克与伊朗竞争


在伊朗的一系列操作中,最感郁闷的可能是美国


萨达姆倒台后,是美国主导的伊拉克民主化改造,按理说美国应该成为伊拉克经济重建的最大影响力量。但在战后初期,远道而来的美国对伊拉克社会缺乏足够了解,占领当局未能找到合适的方法维护社会稳定,给伊拉克带来了深远的负面影响,民众怨声载道。


初看是解放者,仔细一看是征服者

(图片来自wikipedia)


这时候谙熟伊斯兰什叶派文化,又近在咫尺的伊朗就得以趁虚而入,取代美国在伊拉克的影响力。


比如战后初期的伊拉克社会各种势力互相争夺,基本上处于无政府的状态,时常爆发针对电力设施的破坏和抢劫活动。再加上反美武装力量的袭击,美国扶持的当局始终难以解决伊拉克电力短缺问题。


其实很多地方都不能保证24小时都有电

(图片来自wikipedia)


电力问题是伊拉克人衡量美国占领当局重建能力的重要标准,连电力基础设施都无法维护的美国人,似乎不值得信任。这是当地民众的共识,我们应该也可以理解。


而失势的伊拉克前复兴党部分官员、当地暴徒、地方武装、恐怖分子却从“权力真空状态”获得发展机会,“伊斯兰国”的崛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该极端力量中就有众多的前萨达姆武装部队成员。他们崛起有一定的民意基础,但也并非是他们做得多好,而出自美国同行的衬托。


ISIS能在伊拉克西部迅速扩张

与当地逊尼派人口的支持分不开

而逊尼派的不满又离不开萨达姆倒台后逊尼派的失势


再加上美国扶持库尔德人进行权力平衡以及大规模掠夺伊拉克石油资源的政策,民众早已对美国推行的民主化改造“怨声载道”。而伊朗却为伊拉克人民提供了实质性的物质援助,这就使其在伊拉克的影响力远远大于美国。


在当前的伊拉克政治结构中,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都占有一席之地,美国和伊朗都选择扶持各自的代理人(分别是什叶派和库尔德人)进行权力博弈,这就使伊拉克政府时常处于瘫痪状态,全国性的调度基本无法实现,双方都是占山为王的状态。


虽然美国也在大力培训伊拉克政府军武装

但政令出了巴格达后到底能传多远?

(萨达姆时代的军事核心可是逊尼派)

(图片来自wikipedia)


表现在电力资源上,美国基本上负责伊拉克北部西部的电力供应,而伊朗控制着东部,这无疑加剧着伊拉克国家的社会分裂。


难怪伊拉克什叶派领袖萨德尔高举反美反伊朗的口号就赢得了2018年的议会选举,可见伊拉克人民是十分希望国家能摆脱外来干涉,实现真正的独立和自由。



总之,萨达姆的倒台给伊朗对伊拉克进行全方面渗透提供了绝佳机会,而美国在伊拉克进行民主化改造的失败使该国人民进一步靠向伊朗。而伊拉克政府也明白经济依附地位很难在短期内实现完全改变,目前只能进一步与地理和宗教联系都十分密切的伊朗进行政治、经济合作,这才出现了“德黑兰随时拉闸,伊拉克东部一片漆黑”的奇怪现象。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wikipedia


END



扩展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